纪念弗莱德·费尔德曼(Fred Feldman)

赤心 著

                      摄于1972年

弗莱德·费尔德曼(1942-2018),美国托洛茨基主义活动家,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前领导人,于2018年8月25日去世。

弗莱德在费城长大。六十年代初,参加学生运动,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学生和平联盟开展政治活动。后来在马里兰州为黑人争取权利的自由之行运动中多次被捕。他于1964年末加入了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青年组织——青年社会主义者联盟(YSA)。随后加入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

他在党内主要从事写作,为社工党的周报《战士报》、理论刊物《国际社会主义评论》以及第四国际刊物《洲际通讯》撰稿,文章内容主要集中在国际问题。较为知名的有 1973年,他与乔治·约翰逊一起撰写的《论越南共产党的性质》(《国际社会主义评论》,第34卷第7期,1973年7月/ 8月,第63-90页)和《越南、斯大林主义和战后社会主义革命运动》(《国际社会主义评论》,第35卷,第4期,1974年4月,第26-61页)。这两篇文章有助于第四国际就这一主题进行深入讨论。

1980年代初社工党在巴恩斯的带领下抛弃托洛茨基主义,转向古巴卡斯特罗,弗莱德留在党内。1990年代后,他靠打工为生,在周围同事和工会中从事社会主义工作;很少写作。1999年,在社工党大会前内部讨论中,他提交的意见触怒了巴恩斯集团,在巴恩斯的操纵下,大会一致批准了将他开除出党的动议。之后,社工党领导人将他排除在所有公共活动之外,并断绝他与党内朋友和支持者的人际接触,这使得他被迫离开四十年斗争期间建立的广泛的朋友圈。

                                          晚年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弗莱德体验到了工人阶级中最受压迫的阶层的被剥夺和不安全,但面对这种结果,他仍报以幽默。之前被开除出社工党的同志前来帮助他。离开社工党的弗莱德加入了美国团结社,又开始从事写作,为 Marxmail.org论坛撰稿,坚持社会主义思想直至去世。

在美国左翼运动史上,有两次较为重大的左倾现象,第一次是在19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资本主义经济大萧条时期,当时不少知识分子转向革命,其中有一些走向托洛茨基主义运动,这一代知识分子中的典型代表是乔治·诺瓦克,美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第二代领导就是出自这一代人。第二波则在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激进化高涨时期,这一代人受古巴革命、反越战、民权运动的影响走上左翼道路,更有不少在运动中崭露头角的青年加入当时的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投身托洛茨基主义运动,为党补充了新鲜血液,形成了美国托派运动的第三代领导团队,但这一代人主要是学生。弗莱德·费尔德曼则属于这一代人。

在老一辈领导人的领导和教育下,投身托派运动的这些青年人各自发挥不同的才能,在组织工作,反战运动,国际工作,编辑工作上贡献很大。1979年-1983年美国党的第二代领导人陆续去世或退隐,离开了老一辈束缚的青年人有了自己施展抱负的机会,但后来的历史证明了他们的表演很糟糕,在巴恩斯的带领下,党变成了围绕着它的宗派组织,逐渐变得无法容忍不同意见,不经讨论随意改变党的纲领,而党的高层领导人则成了CEO。

面对这一纲领性的挑战,这一代人中,表现各不相同,有的人站出来反对,被开除出党,后来组建新的运动继续战斗;有的人则对革命思想幻灭,退党后离开运动;有的出于自身的原因,保持沉默留在党内,但日益受到排挤,被边缘化。很不幸的是,费尔德曼处于这第三类人之中,或许他在作出抉择时应该记起美国托派领导人詹姆斯·坎农的一段话:

……大概要造成什么后果,看得很清楚。我时刻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欺编自己。我知道,我要付出的代价是我的头颅,还有我的安乐椅;但是,我又想,这又算得什么——还有比我更优秀的人为了真理和正义,拿他们的头颅和安乐椅来冒险。托洛茨基和他的朋友当时在苏联的流放营和监狱里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他的资材是多么有限,都应该记住他在青年时代一开始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的,并且应该把他们的主张讲出来……

费尔德曼的著作很多,多数发表在零散的刊物内,其中较为著名的是一本小册子《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争取自由的斗争(美国探路者出版社,1989年出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