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终身不屈的共产主义战士熊安东同志

素侠云雪  著

坚持大半生革命共产主义信念的熊安东同志于2018年2月26日去世,享年96岁。在当前的主流历史叙述中,很少涉及到他的名字。甚至我们都是在五个月后方才得知他去世的消息。

熊安东同志在高中时接受托派思想,后至重庆参与工人运动,1945年考入中央大学历史系,并在南京从事托派活动,在南京托派组织的重组过程起了重要作用。此后自1952年入狱,到1979年终获“自由”,有二十七年时间身陷囹圄。他人生的大好时光多在监牢和劳改农场中度过,即使“自由”后仍在监控当中,这使他难以在历史上做出什么“丰功伟业”,甚至自己原先想研究的中国农民战争史,亦无从入手了。但历史叙述并不应单由“成功”的伟人们构成,有些“失败”者显得默默无闻,但更代表未来。

两年前的夏天,我曾拜访过他在上海石泉新村的住所。那时他已是94岁高龄了,虽行动稍有不便,但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言谈流利,难以想象一年多后便会有黄泉之隔。人到此高龄,多已认命,但熊安东同志仍保持着青年时的信念与热情。忆及往事,他毫无悔意,仍不时称颂狱中坚持信念同狱方进行抗争的人,并指责那些为求“积极表现”甚而批斗同志的屈膝者。见面时他非常仔细地叙述这段历程,定是希望历史记住何为荣,何为耻。当年他被判无期徒刑,当是料定余生都会在狱中度过的。他称自己被捕时,家中的所有与他有关资料均被警察带走,甚至未给自己家人留下一张照片。那些消失六十多年的资料何时可以取回尚不得而知,这段史料的缺失,在现在看似乎还不可弥补。不过他仍重视保留中国老一代托派的历史,因而早先也积极接受了段跃的口述史采访。

他在晚年仍坚持学习与思考,虽然这看起来对运动已经不会起什么影响了。见面前大半年时,已经有人将美国托派领导人詹姆斯·坎农的《美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史》译成中文,见面时他称自己已将中文译本全部看完了。书虽不厚,但对于九十多岁高龄的人而言,要付出不小的精力方能读完吧。他称赞坎农为卓越的领导人,认为坎农在创建与发展美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历程中的思想与方法非常值得人们去学习。可见他仍对未来充满希望,这是战士的心态,而非受难者的心态。

熊安东同志晚至40年代方接受托派思想,此后却像几位二三十年代就接受托派思想的人一样失去自由二十七年,即使后来重获“自由”,也还会有资料受限的问题。他没有郑超麟那样丰富的革命经历,历史也没有给他在政治思想与活动上更加成熟的机会,因而他对一些历史与时政问题的看法自然也有限。这是历史带来的悲剧,未来的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应该从中吸取教训。而熊安东同志终身无改其志的精神,更值得我们纪念并继承。

2018年8月6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