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食抗议者需要我们的大声宣扬

艾拉比·马尔万·巴尔古提、布莱恩·比恩  著

赤心  译

素侠云雪  校

一场有1500多名关押在以色列监狱里的巴勒斯坦囚犯参加的绝食抗议正进入第四周,以色列当局继续镇压它。

示威民众17日于以色列西岸的拉姆安拉声援巴勒斯坦囚犯的绝食行动。(汤森路透)

囚禁在以色列监狱的犯人中大约有四分之一参与了4月17日发起的绝食抗议,这次抗议围绕着他们忍受的条件和待遇提出了许多要求,从接触家属到医疗和结束单人监禁。以色列当局用镇压来回应他们,一些绝食抗议者被扔进单人囚室,其他人被分散到以色列各地的监狱系统。根据抗议者媒体委员会的说法,更多的犯人正在遭受严重的健康后果,包括肌萎缩、失衡。

其中一个最知名的绝食抗议者是马尔万·巴尔古提(Marwan Barghouti),他是第一次和第二次巴勒斯坦暴动(Intifada)的领袖,已被关押了15年。在芝加哥的一场与绝食抗议者团结一致的示威结束后,他的儿子艾拉比·马尔万·巴尔古提与布莱恩·比恩就斗争目前的状态和团结的重要性进行了交谈。

 

这次绝食抗议的起因是什么?抗议者希望达成什么目标?

绝食抗议于4月17日开始,有1500多名巴勒斯坦政治犯参与。他们一致高声反对监狱的不人道条件。

许多绝食抗议者身体状况不好,因此想要改善医疗。一些人不经审判被关押多年。当然,所有人不能定期探访他们的家属。他们想要能联系自己的家属。想要一个半小时的探视时间,而不是现在的45分钟时间,当他们的家属来探视时,他们想为其争取更好的条件。我个人在16岁前常常去探视我父亲。16岁后我只能两年看望一次。这是不合国际法的,但许多家属遇到这种情况。昨天,我遇到一个名叫默罕默德的犯人的父亲,他告诉我,在过去十六年里他只能探望儿子六次。

诉求是争取人道的条件和人权。这次抗议被称为“尊严和自由的绝食抗议”——尊严,因为是时候说出监狱里的不人道状况了,自由是因为他们都是自由斗士。

每个人都明白这些人并非因犯罪才入狱。他们是自由斗士,他们只是因为大声反对占领才被认定有罪。

 

当然,这并非是巴勒斯坦犯人发起的第一次绝食抗议。从卡德·阿德南(Khader Adnan)和萨默尔伊萨维(Samer Issawi)到默罕默德·阿兰及其他人,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用绝食来抗议以色列法庭和监狱的种族隔离制度已有很长的历史了。这次绝食抗议在斗争历史上处于什么位置?

绝食抗议是反对监狱当局最和平的方式。这次绝食抗议与像卡德·阿德南这样的个人发起的绝食抗议不同。那些人能够抗议七十或九十天,因为他们一直服用维生素和其它能够活命的东西。这起抗议更像1992年发生的那起绝食抗议。他们只吃盐和水。[根据最新的报道,一些绝食抗议者已开始吃维生素]。

他们要求得并不多,现在是时候说“足够了”。可以想象,他们的心态是最强大的。

我父亲有着从事反抗占领的长期经验,他的一生有超过21年在监狱中度过,他在七年前被赶出巴勒斯坦,我们谈论的不仅仅是他,还谈到卡里姆·尤尼斯(Karim Younis),他已被监禁35年,是这次斗争最年长的政治犯。我们谈论的还有那些病得很厉害,想要得到治疗的人,他们却得不到治疗。

他们都是英雄,这就是他们一开始就在监狱里的原因。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将一切都奉献给了巴勒斯坦。我觉得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

以色列政府表现得如此傲慢。任何人了解到绝食抗议者的诉求都会觉得很容易实现。这些诉求要是没实现,或许多数人会觉得很惊讶。但它们确实没有实现。所以绝食抗议者依他们的需要打算继续下去,直至诉求实现。

以色列用催泪瓦斯驱散抗议的民众

 

说明绝食示威规模的另一个不同点是巴勒斯坦许多不同政党派别都参与了。

巴勒斯坦的一切党派都包括在内。每天都有成群的犯人加入抗议。他们团结一致要求尊严和自由。政治领袖参与了抗议——我父亲马尔万•巴尔古提、卡里姆•尤尼斯派的艾曼•阿勒—沙尔巴特(Ayman al-Sharbat)、艾哈迈德·萨阿达特。

这些犯人在同一个计划下团结起来。以色列监狱当局试图与他们进行个别谈判,他们全都回答说以色列需要和我们的领导人谈判。

 

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不同派别如何达成团结的?

我想主要原因在于监狱里的政治领袖。他们是受人瞩目的杰出人物,他们受人尊重,人人都愿意听从他们。

自暴动以后,我父亲的主要意思就是要团结起来。团结是我们拥有的唯一力量。他一直为建立团结而工作,最终在监狱里实现了团结。人们不会讲“这家伙是哈马斯的”,“这个家伙是法塔赫的”,“这个家伙是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的”。他们一起为此而努力了多年。

我父亲在监狱里十五年了,他一直与艾哈迈德·萨阿达特及其他人一道建立这个基础。他们最终实现了团结,于是我们能在绝食抗议中目睹到他们的团结。

 

昨天,你和我参加了支持绝食抗议的芝加哥示威。巴勒斯坦和国际上的团结表现得怎么样?

团结非常重要,因为它给以色列政府施压。以色列政府用它的历史教育我们,没有压力他们不会行动或谈判。

国际上,我们得到了很多支持,来自阿根廷,欧洲和英国。我应该提一提一些学生在曼彻斯特街头进行数天的绝食抗议,他们之中有一个是我的朋友。他们鼓舞了欧洲的一些团体,几天前这些团体也开始绝食抗议。我收到一部来自南非团体的视频,他们也正在进行绝食抗议。从意大利国会到诺贝尔奖获得者,再到名人,人们表达了对我们的支持。

在巴勒斯坦,当然有大规模的抗议。甚至在美国,许多人也在支持我们。我们也看到盐水挑战( #SaltWaterChallenge)的成功,各地人们在视频中传来团结的誓言。

如果我们觉得自己在独自作战,那我们肯定不会继续下去,这就是为什么获得支持这么重要了,即使这个支持行为像更新状态,或发一则视频,或在脸书发一篇文章那样微不足道。我真的鼓励人们为人类发声,为正确的一方发声。

 

你能详细谈谈盐水挑战吗?这是你发起的运动,是吗?让挑战人士——就像ALS冰桶挑战一样——录下他们喝盐水(绝食抗议者唯一消耗的东西)视频,将它分享到社交媒体上。

盐水挑战由我和几个朋友于今年四月在旧金山湾区发起。我将他们集中到我家,告诉他们:我父亲已经挨饿八天,我需要做些什么不同寻常的行动。我要想它像病毒传播开来,这样每个人都知道绝食抗议。

我们开动脑筋,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想出了办法。我向阿拉伯偶像选秀比赛冠军穆罕默德·阿萨夫(Mohammad Assaf)和阿拉伯达人秀的裁判阿里·贾贝尔(Ali Jaber)发起挑战,获得了成功。在我挑战几个小时后穆罕默德·阿萨夫照做了,而阿里·贾贝尔在阿拉伯达人秀的直播现场做到了

许多名人纷纷效仿。来自阿根廷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韦尔(Adolfo Pérez Esquivel)这么做了。我真的难以向你描述这是如何触动我们的。

 

美国和以色列一样,有监狱系统,以种族主义和不公正而著称。众所周知,以色列和美国在镇压工具上狼狈为奸。这有助于潜在的团结吗?

几天前,我在旧金山的一场集会上演说,一个主要议题就是关注非裔美国人如何成为攻击的目标以及在监狱里面临的非人道环境。

轮到我演讲时,我开始研究思考我们之间有何共同之处。我认识到我们的确有相似之处。我们都处在被压迫的一方。

我从被教育评价像马丁·路德·金那样的人物,他说任何地方的不公平都威胁着全天下的公平。从小接受纳尔逊·曼德拉的教育,他说没有巴勒斯坦人民的自由,我们的自由是不完整的。从小接受安吉拉·戴维斯和吉米·卡特的教育,除了金博士外,他们都支持释放马尔万·巴尔古提和巴勒斯坦政治犯的运动。

我们有着同样的事业。我们都是正义的探寻者。

 

你昨天在抗议时的演讲中提到你父亲是如何开拓你的眼界,鼓舞你为正义而战。你能就此谈谈吗?

作为马尔万·巴尔古提的儿子意味着我无论如何必须得发声。我父亲就是我的一切,我会为他尽我所能,因为他给了我一切。他是我的榜样,他为我和我这一代人献出了他的一生。我能做的最起码的事就是发出声音,尽可能接触更多的人,尤其是在美国。

我在美国生活,这点很重要,因为我想和美国人讨论。我知道问题不在美国人民那。问题在于新闻传媒,它提供给美国人的是以色列的宣传。我要做的就是传播真相。

是时候揭穿以色列的宣传和谎言了。他们想尽办法对马尔万·巴尔古提进行人格诽谤,这意味着对巴勒斯坦人民的人格诽谤。但我会坚持下去,直到人们都知道以色列监狱里有超过1500名的犯人为他们的诉求(比如能够探访家属,能够接触他们)进行抗议。

我个人已经两年没有和我父亲联系了,老实说我们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不允许律师去见他,这当然是非法的,但以色列不在乎。其他犯人也不知道他的状况。

我们在15号见了卡里姆·尤尼斯,他告诉我们他们已经有八天没有见到我父亲了。 没人得知关于他的消息。

这让我无言以对。我们生活在怎样的世界呵?他们怎么会甚至不能告诉我们他是否安然无恙?以色列当局的这种行为代表了他们的政策和意识形态。真令人沮丧,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安然无恙。

 

人们能做些什么来支持绝食抗议?

人们可以发出声音,尽可能接触更多的人。我们有很多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人。

我父亲和他的伙伴容易获得支持,因为我告诉人们他们在为自己的诉求绝食抗议,他们一开始甚至就没有这些权利,人们为此而震惊。我想让人们谈论这件事,提高认识。

我父亲说我们的锁链会被打碎,他有这种决心。他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4月17日的《纽约时报》上,解释发动绝食抗议的理由,我鼓励每个人都去读读。这种行为遭到以色列当局的报复,他们将他投入单人 仅仅因为他发出声音。

你能看出这多么荒谬吗?因为他发声,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以色列发怒了,将他投入单人牢房。

2017年5月8日

 

原载于美国《社会主义工人报》,译自《国际观点》第508期,2017年5月号(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4983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