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阶级的积极分子: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另类悼词

大卫·芬克尔(David Finkel)

杨吉姆 译

季耶 校

乔治·H·W·布什终其一生都是一名忠诚于统治阶级利益的活动家。

雪片般飞来的对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 )的哀思唤起了美国政治中那个被称为更有尊严、更不野蛮和“部落般”的时代。确实,第41任美国总统自身散发着与他身份相称的特定优雅、自信甚至是幽默,这种身份使他相信他和他家人生来就要统治世界。

但乔治·H·W·布什从未满足于躺在不劳而获的特权上打盹。他终其一生都是一名忠诚于统治阶级的活动家。

他在上世纪70年代爬到了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位子上——那正是中情局积极地与杀人如麻的智利独裁政权勾结、插手阿根廷将军们折磨和蒸发了成千上万人的肮脏战争的年头。那场屠杀的部分打手最终进了阿根廷的监狱,但他们的幕后推手布什和亨利·基辛格毫无疑问地得以逍遥法外。

在80年代,布什在美国资助的中美洲种族灭绝战争和华盛顿联合并援助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与阿富汗战争中的基地组织首领奥萨马·本·拉登期间担任罗纳德·里根的副总统。此时,美国还在秘密向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出售武器,意图在延长可怕的两伊战争的同时增加美国对尼加拉瓜康特拉反政府军(contras)的非法援助。

如果你从未听说这段并不遥远的历史,那这恰是我们的媒体巨头造成的大众健忘症的明证。这些政策很大程度上为今天中美洲难民绝望地从满地废墟的国家出逃、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以及新世纪倾泻而下的灾难埋下了祸根。里根身陷丑闻、初现痴呆后,布什努力使美国这艘巨轮保持不沉、鲜血继续流淌。

但布什没有止步于此。他在1988年总统选举中的胜利标志着一个对我们政治文化的重大贡献——在攻击性竞选广告中对种族偏见的蓄意利用,即以在假释期间犯下谋杀罪的囚犯指责倒霉的迈克尔·杜卡基思(Michael Dukakis)的臭名昭著的“威利·霍顿”( Willie Horton)广告。布什的顾问李·阿特沃特(Lee Atwater )在弥留之际表达了对那一种族主义的轰动性作品的懊悔;布什则与他的身份相称地从未因任何事情道歉。

尤其是他绝对未曾后悔美国在巴拿马统治者曼纽尔·诺列加(Manuel Noriega)作为独立毒枭大展身手之后于1989年将其推翻并逮捕——他曾是布什担任领导期间中情局在拉丁美洲最深受信任的能人。对诺列加的抓捕行动包括美国对巴拿马城平民的轰炸,其所造成的数以百计甚或数以千计的伤亡从未被完全揭露。

这不过是他任内最大胜利、1991年萨达姆·侯赛因强占科威特后第一次海湾战争的序曲。这场非凡战役的高潮是“死亡之路”上的猎火鸡行动——彼时萨达姆落败而逃的应征军队像杂草一样被刈倒(他的精锐护卫军则安全地置身于战斗之外)——以及将在巴格达阿里米亚( Ameriyya )防空洞中的平民家庭液化了的轰炸。这一切难道不都再一次被方便地忘却了吗?

紧随战斗的爆发,被萨达姆政权残酷压迫的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居民趁机起而反抗,而布什总统和美国军队有意纵容了伊拉克空军前往粉碎起义。萨达姆政权活过来了,但最终的结果人尽皆知。

“解放科威特”之后,布什在1992年的连任被简单地看作板上钉钉的事。可惜的是,事实并非如此。然而,布什的家族统治并没有中断多久。布什的两个儿子杰布·布什( Jeb )和乔治·W·布什(George W)分别成为了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的州长——后者作为石油商和棒球队老板都失败了——前者则成功地偷窃了2000年佛罗里达州的选举成果从而把他的哥哥送进白宫。

9·11(2001年)、灾难性的伊拉克战争(2003年)、卡特里娜飓风(2005年)等等——乔治·W·布什的总统任期直到最近都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一个。讽刺的是,唐纳德·特朗普的滑稽行为客观上给老布什和小布什的形象镀上了一层金边。

乔治·H·W·布什确实是一个积极分子以及一位他身处一生的统治阶级的总统。他被媒体亲切地赞颂,从保守派媒体、自由派媒体再到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 Saturday Night Live),无不如此。他们齐声说道,我们短期内不会再看到这样的一个人了。至少,我们希望如此。

2018年12月5日

END

原载美国团结社网站(https://solidarity-us.org/)

原文題目:A Ruling Class Activist:A Not-Eulogy for George H. W. Bush

原文鏈接:https://solidarity-us.org/a-ruling-class-activist-a-not-eulogy-for-george-h-w-bu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