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罗斯多尔斯基:一位实至名归的马克思主义学者

埃内斯特·曼德尔 著

田七 译

译自《洲际通讯》第6卷第21期,1968年6月3日出版。法文版载于第四国际国际执行委员会机关刊物《第四国际》1968年4月号。



西乌克兰共产主义运动创始成员中的最后幸存者、近几十年来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之一罗曼·罗斯多尔斯基于去年(1967年)十一月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逝世。

罗斯多尔斯基的生平经历是整整一代欧洲革命者的命运的代表性缩影。唯独不同的是,他得以逃脱发生在乌克兰本土的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的重重迫害而幸存下来。

罗曼多尔斯基于1898年出生在利沃夫市(德文为Lemberg)。当时,这一乌克兰城市隶属于奥匈帝国。1918年以后,利沃夫市被波兰吞并(注一)。1939年9月,又被苏联军队占领。1941年,它又被纳粹军侵占。在1944年,它被苏联军队解放,并从此归并到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版图。

罗曼多尔斯基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乌克兰学者,他把一种强烈的被压迫民族群体的民族主义情感留传给了他儿子。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年轻的罗曼多尔斯基就成为了一名社会主义者和国际主义者。在1915年被征召入奥匈帝国的军队时,为了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罗曼多尔斯基参与组建了一个社会主义运动地下组织。该组织表明了与弗里德里希·阿德勒等奥地利社会主义者的立场团结一致,以反对社会护国主义。罗曼多尔斯基出版了一份小型杂志,并在十月革命伊始就予以热情的支持。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初创时,罗曼多尔斯基就加入其中。他是西乌克兰共产党组织的创始人之一,该党的整个中央委员会都在1930年臭名昭著的大迫害中被斯大林毁灭。在1925年,罗曼多尔斯基拒绝投票支持谴责托洛茨基和苏联左翼反对派,因为他缺乏足够的信息来判断真伪。在那时,他还没有成为一名“托洛茨基主义者”,毋宁说他对布哈林的倾向表示同情。在20世纪20年代末,他被开除出共产党。

与此同时,罗曼多尔斯基来到维也纳居住。在那里,他当上了莫斯科马克思恩格斯研究院的通讯作者。在梁赞诺夫的领导下,他承担马克思和恩格斯所有著作的学术版本(即《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的筹备工作。他的工作是在奥地利的档案中搜寻和马克思、恩格斯和社会主义运动初生时期有关的文件。正是在维也纳居住的日子里,罗曼多尔斯基逐渐认识到托洛茨基——对苏联境内斯大林主义政策和共产国际的灾难性路线(这导致希特勒夺取了德国政权)——的批判的正确性。

1934年2月,由于恩格尔伯特·陶尔斐斯对奥地利工人运动的镇压,罗斯多尔斯基被迫离开维也纳,并重返利沃夫。他参与了当地的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在一份以乌克兰语发行的托洛茨基主义杂志担任编辑。该杂志主要在加利西亚(中欧)东部的油田工人群体中传播。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迫使罗斯多尔斯基转入一场漫长而悲剧的流浪之旅,在途中他先后被关押进奥斯维辛、拉芬斯堡和奥拉宁堡的集中营,但最终他来到了美国。尽管他拥有博士学位,并在“二战”爆发前在利沃夫大学短暂地担任过教授职位,“冷战”气氛却导致他无法在美国本土的大学任职。他的主要职位是政论记者,并因为其学术研究而获得一些奖金。

凭借所受教育和个人努力,罗斯多尔斯基首先是成长为一名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对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已由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大师(例如:马克思本人、弗·梅林和托洛茨基)所应用——的透彻理解和把握,加上能够熟练运用学术研究技能,罗斯多尔斯基因而能够写出好几本日渐被认可为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的经典著作。

20世纪30年代,罗斯多尔斯基写出了一份关于加利西亚(中欧)乡村社区的研究报告,以及关于当地农奴制历史的两卷本历史学著作,但这些作品要到1959年才得以在波兰出版。40年代,他写出了一份见解深刻的研究报告:分析了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和《新莱茵报》在1848年革命中,对于斯拉夫弱小民族所持的错误立场。这一成果要到1964年才得以发表。在50年代,他写了一本研究奥地利皇帝约瑟夫二世的财政与土地政策的伟大改良的著作。这本书在1961年由华沙科学院(the Academy of Sciences in Warsaw)出版。在他晚年的时候,罗斯多尔斯基开始收集相关材料,来写一本有着重大历史意义的著作:奥地利工人阶级是如何回应托洛茨基在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与德国进行的和平谈判上发出的世界革命的呼吁的?1918年1-2月,革命为何没有在奥地利和德国爆发?

在罗斯多尔斯基的这些著作中,最为杰出的无疑是他那本《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和“没有历史的”民族的问题》(Frederick Engels and the Problem of the Peoples Without a History)(注二)。

通过应用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法来考察马恩的著作,罗斯多尔斯基令人信服地揭示了:科学社会主义的这两位创始人对于1848年革命中各种社会力量的分析是不充分的,并因此产生了误判。结果,马恩对诸如捷克人、克罗地亚人、乌克兰人和斯拉夫人等民族做出了消极的判断,并认为它们是“反革命势力”。

罗斯多尔斯基证明了:在诸如加利西亚(中欧)的某些特定地区,在所谓“革命势力”的一极(及匈牙利人)和所谓“反革命势力”即克罗地亚人、捷克人、斯拉夫人和乌克兰人的一极之间的政治分野实际上代表着土地贵族和农民之间的阶级对立。这个农民阶级并不注定会投奔反革命阵营。相反,它还把革命代表派往维也纳议会(assembly)。只要农民阶级的主要诉求“土地归于农民”得到满足,他们就会马上投入到革命当中。但由于实则是土地贵族的所谓“革命势力”顽固地拒绝满足农民的要求,因此,这些农民对结局深感失望,转而投靠了皇帝的反动军队。

这本书应该被翻译成多种语言,以作为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研究的经典案例。这本书不仅内容诚实,而且见解深刻。

尽管罗斯多尔斯基通过锤炼成为了一名历史学家,但在他生命的最后二十年里,其学术兴趣扩展到了政治经济学领域。就在“二战”后,刚以移民身份来到纽约市时,罗斯多尔斯基就意外地发现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德文为Grundrisse)的全部三本(或四本)复印本中的一份,《大纲》从而被远播至欧洲(注三)。在此之前,没有哪个马克思研究专家知道有这么一份《资本论》的不朽的“预备草稿”,它深深地打动了晚年的罗斯多尔斯基。他尝试并得以领略到马克思是如何发展出那些震惊世人的研究成果的。

从那时候起,罗斯多尔斯基的主要工作是:分析《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的内容,并且将《大纲》的主要观点宣传出去让更多人知道。他以此为主题为几份杂志写了许多篇文章,包括:Kyklos(瑞典)、Arbeit und Wirtshchaft(奥地利工会发行的杂志)和Science and Society(美国),等等。他还在《第四国际》杂志1954年1-2月合刊上,以Lerner为笔名发表了基于相同主题的一篇文章。

罗斯多尔斯基的这些文章为他日后的一本杰作奠定了根基,即《马克思<资本论>的形成》(Zur Entstehungsgeschichte des Marxchen Kapitals)(注四)。这是一本对《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的分析之作(事实上,就在罗斯多尔斯基之前,一位日本教授(注五)已发表了分析《大纲》的著作)。但《马克思<资本论>的形成》并不仅仅是作文本分析,它还严谨地、透彻地考察了19世纪50年代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过程。与之相关联的,这本著作还令人信服地及有效地捍卫了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基本要素,驳斥了工人运动和学术圈当中歪曲这些理论要素的企图。

罗斯多尔斯基谦逊地称自己为一名“马克思主义学者”,换言之他是这样一位研究者:专注于判断在这个或那个概念、以及在马克思的这篇或那篇文章当中马克思想表示什么含义,或根本没有表示什么含义。但他实在过于谦虚了。很少有马克思主义者可以深刻地透视卡尔·马克思的思想。罗斯多尔斯基对《大纲》的评注能够如实地揭示马克思基本的方法论和他的理论的基本含义,而没有满足于做轻描淡写的学院式注解。

移民到美国后,罗斯多尔斯基虽不再活跃于政治活动中,但他一直坚持做一名国际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同情者。虽然他是已故的伊萨克·多伊彻的好友,但他从不认可多伊彻对苏联可以从官僚独裁统治长入社会主义民主制的期望。罗斯多尔斯基和第四国际的分歧产生于如何评价例如朝鲜战争和匈牙利革命当中所发生的事件。但在他的晚年,这些分歧被归结到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准确判断一个资本主义制度被推翻、但同时无产阶级并未直接行使政权的国家的性质。

罗斯多尔斯基认为托洛茨基在距今30年前所发展出的“堕落工人国家”的公式不再适用于现实分析,而如若发达帝国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继续被延迟下去,(罗斯多尔斯基认为)那么不能排除官僚阶层演变为一个阶级的可能性。罗斯多尔斯基偶尔地采用“国家社会主义”的公式来概括上述这类国家,但他的解释却带有诸多犹豫之处和繁冗的措辞。

罗斯多尔斯基热切地把完成他的学术著作放在日常的政治活动之上。但是,即使在生命结束的前一刻,他依然非常高兴地目睹如下两股潮流的发展:其一、左翼共产主义者同盟在波兰重建起来,其标志性事件是库龙(Kuron)和莫泽莱夫斯基(Modzelewski)共同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注六);其二、美国爆发了反对越南战争的大规模学生反抗运动。罗斯多尔斯基认为这些事件佐证了他对列宁与托洛茨基的思想终将取得胜利的莫大信心(为此他马不停蹄地奋斗了半个多世纪)。罗斯多尔斯基对这些事件的热情回应,表明了他是作为在国际主义马克思主义传统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名革命者而走完他的一生的。

在罗斯多尔斯基逝世后,事件的进展最终为他正名:斯大林政权对乌克兰民族解放人士的民族镇压活动得到了若干个共产党官方(首先是加拿大共产党,它的绝大多数成员是乌克兰裔)的含糊承认。

而对于苏维埃乌克兰自身而言,尽管它一直或明或暗地推行俄罗斯化政策,但为将乌克兰语恢复为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官方语言的斗争已经展开。这也表明罗曼·罗斯多尔斯基生前的斗争不会白费。


注释:

注一:据Wikipedia的“乌克兰”词条,“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沙皇俄国被推翻,随即东乌克兰地区建立苏维埃政权,成立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18年至1920年俄国内战时期,“西乌克兰(东加里西亚和西沃伦)被波兰占领。1922年,苏联成立,东乌克兰加入联盟,成为苏联的创始国之一。根据波兰和苏联签订的《里加条约》,西乌克兰成为波兰领土。” ——译者注

注二:到目前为止,这本书只在德国出版过。([The Verlag fur Literatur und Zeitgeschehen,3 Hannover, Georgstrasse 50 B. It is volume four of this publisher’s Archiv für Sozia1geschichte. ] 或可译作:文学与时事出版社,汉诺威第三大街Georgstraße的50号B。这是该出版社所推出的社会与历史档案的第4卷书)——原注

注三:《大纲》的首个德文版本于纳粹侵略苏联前夕出现在莫斯科,仅有极少量复制本流入西方国家。而1953年发行的德文第二版则有更好的销量。《大纲》的首个法语版本要到1967年才由Anthropos出版——原注

注四:这本书将于1968年5月由法兰克福的Europäische Verlagsanstalt出版——原注

注五:应该是指日本学者高木小次郎(Kojiro Takaji)——译者注。

注六: 雅采克·库隆(Jacek Kuron)和卡罗尔·莫泽莱夫斯基(Karol Modzelewski)于1965年11月被开除出党,领衔署名散发了一封批评政府的《致党中央公开信》来解释他们的观点,两人被判刑三年和三年半。美国托派杂志《国际社会主义评论》1967年1-2月合刊发表了该公开信的一部分——译者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