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人出卖了就绿色新政的象征式投票

罗杰斯(Graham Rogers)

土日兀 译

季耶 校

“绿色新政,将会是社会上所有互相矛盾的利益冲突的竞逐场域。它将会吸引那些真正明白为了在未未的气候惩罚中生存下来,需要一场深刻社会重组的人。它也会吸引那些希望利用绿色新政作花招来吸纳环保人士选票的政客。”

(2019年)3月26日,美国国会的政治剧场又走过一场突如其来的表演。参议院大比数否决由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提出的法案,这仿照了参议员马基(Ed Markey)和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二月提出的、关于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主张的无约束力决议案。43名美国民主党人,包括所有参议院内的美国民主党参选人,对法案表示“在席”——即表示弃权,四名美国民主党人更联同全部53名共和党参议员投下了反对票。

美国民主党人试图把投票贬低为共和党人的恶意策略,不能掩盖此一绿色新政政策似乎具有可操作性的事实——美国民主党对气候行动缺乏承担再一次被揭露。

绿色新政的前提是,要应对气候变化及其对环境和社会具灾难性、逼在眉睫的影响,需要实时、激烈、大规模的行动。绿色新政的推动者借用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帮助美国在二次大战前走出大萧条的“新政”(New Deal),作为应对社会危机让国家进行大规模干预的范式。倡议是由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带头,并获所有美国民主党总统选举领前的参选人支持。

绿色新政的实际内容仍在发展当中,但其大纲已在参议员马基和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在今年二月提出的决议案中勾勒出来。决议把气候变化和经济不平等连结起来,并呼吁以十年全国动员来应对。决议列出目标,要以可持续原则改造国家基础建设和产业,创造百万计高薪职位,解决被边缘化群体的制度性不公,并确保所有公民享有清洁空气、食水、食物和大自然。

决议案接着勾勒了一系列计划以达成目标,包括联邦工作保证、工人组织工会和集体谈判权的充份权利、工业、农业和运输去碳化,为受影响产业工人而设的、合乎公义的转型计划,全民健保、教育和房屋计划,公共融资以及社区财富建设。

即使在这个绿色新政的初草企划,仍然有很多值得欣赏之处。革命社会主义者支持急速、全面地转向绿色能源、绿色交通、可持续农业,以及公义的、环境可持续的经济制度。必须对绿色新政的创建者予以肯定的是,方案当中很多计划与我们的主张十分吻合,且对工人阶级无疑是有利的。可是,自由派和进步主义者(包括美国民主党内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喜好的方案,以及革命社会主义者提出的解决方案有着重大的分别。

这些差异的核心在于对于危机的性质的不同看法。绿色新政的“进步主义”推动者针对的是在一个根本上健康的经济制度中的“歹角”(“bad actors”),并支持可以让民主党胜出选举、实施从根本上挑战资本主义利润特权政纲的策略。他们甚至声称,无需挑战这些特权者也可以建设一个绿色、可持续的未来。

相反,革命社会主义者明白问题在于资本主义的本质,尤其是资本主义必然要不断扩张,把追逐利润置于人类需求之上。这样的社会系统若不对社会、政治和环境的限制施以粗暴破坏,它便无法运作。而且这破坏趋势是无法靠改良就可以消除的。因此,从社会主义角度看,依靠亲资本主义的美国民主党去实施反资本主义政纲是有根本缺憾的。

气候变化是人类文明乃至人类此一物种存续的威胁,这一点怎么强调也不为过,而且为了生存下来的一点希望,需要比绿色新政所预见的更广泛的行动。如今全球气温比工业革命前的平均值已经上升了一摄氏度,这看似微不足道,但已经产生了一系列可见的负面影响。

自2000年起已经录得有纪录以来最热的十八个年份当中的十七个。暴雨、干旱、洪水出现的频率和强度都增加了。极地海冰的流失已让极地喷射气流不稳,产生让过去一个冬季中西部陷入极端低温的极地涡旋。全球一半珊瑚礁在过去三十年已经死亡,很大程度是由于海洋温度和酸度上升。联合国粮农组织(UN Food &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报告已指出由于天气反常,已经导致全球农业数以十亿元计的损失,这个数字仍在指数式上升。以上的因素,还有更多其它因素,在在说明了地球的气候系统已经在崩溃边缘。

科学告诉我们有关气候的最新讯息难以让我们消除忧虑。即使我们遵从2015年巴黎协议(Paris Agreement)缔约国提出的自愿性协议,仍然会让全球全球气温在本世纪末上升四至五摄氏度。这种暖化对环境的影响是灾难性的。这种程度的暖化已经会让海岸地区受淹浸,使居于其上的数以百万计居民流离失所。非洲和美国中西部农业崩溃,在像人口稠密的南欧等地区永久性干旱面积会扩大。由于我们赖以为生的生态系统在急遽的环境变化的压力下崩溃,全球人口将减少八至九成。这些将会在未来数十年发生的现实,结果是人类文明存亡的危机,必须正视和处理。

面对这急迫的现实,美国两大主流资产阶级政党继续选择玩党派之争的儿戏,而非作出有承担、原则性的回应。3月26日的参议院投票就是明证。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坚持党的立场否认气候科学,公开嘲笑绿色新政的概念。麦康奈尔就称绿色新政为“极左科幻小说”。另一位参议员麦克·李(Mike Lee)以汤汤(tauntauns《星球大战》中一种虚拟生物,一种雪地蜥蝪——译注)、漫画超级英雄水行侠(Aquaman)、前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骑着恐龙挥舞机枪等图片嘲弄这议案。

对美国民主党人而言,他们甚至连象征性的支持都没能鼓起勇气做到。他们异乎寻常地无法坚持一致立场——尤其是这是一份没有立法后果的无约束力动议——应该让任何期望把美国民主党当作把我们从气候灾难中拯救出来的工具的人引起严重警惕。我们如何试图让一个一方面宣称绿色新政是自家独创的,但一有机会证明自己立场的时候就闪躲的叶公好龙式的政党做不可能的事呢?

这些姿态一点都不能说明面对政治对手自己的坚定立场,只不过是浪费我们稀有的时间和精力。美国民主党领袖批评麦康奈尔试图在党内“制造分裂”,但事实上麦康奈尔不过是揭露了美国民主党早已在新生的进步一翼和根深柢固的新自由主义建制之间的分化。这些分化显示了美国民主党建制深层的精神分裂——对气候行动和社会正义施以口惠,实际上对资本主义特权忠诚并执迷于透过选举取得权力。

绿色新政,尤其是其目前发展中的形式,将会是社会上所有互相矛盾的利益冲突的竞逐场域。它将会吸引那些真正明白为了在未未的气候惩罚中生存下来,需要一场深刻社会重组的人。它也会吸引那些希望利用绿色新政作花招来吸纳环保人士选票的政客。它也将会招来资本力量在每一阶段的反对,它仇视任何挑战其以整个地球作代价、累积财富的特权。

冲突的结果——以及绿色新政能发挥多少潜力——根本上建基于斗争的阶级性质。有效的气候行需要工人阶级组织起有力、独立的运动,贯彻自身的意志——而非希望资产阶级政客会改变其本色。挽救人类仰赖广大群众透过自己独立的组织并加入斗争之中,并建立无可否认的群众力量。

2019年4月2日


译自美国社会主义行动网站(www.socialistaction.org)

原文题目及链接: Democrats fail symbolic vote on Green New Dea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