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成员在纽约赢得民主党初选

图片来源: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from Facebook,via Mother Jones。

史蒂夫·泽维尔(Steve Xavier)著

宴之傲  译

素侠云雪  校

纽约州第14选区(包括布朗克斯区和皇后区的部分地区)的初选结果震惊了民主党。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前竞选工作者、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DSA)成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选举中击败了任职10届国会议员的乔·克劳利(Joe Crowley)。克劳利的竞选花费要高出奥卡西奥—科特兹18倍,她似乎准备挑战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民主党国会党团中的领导地位。

奥卡西奥—科特兹发起了一场草根运动,得到了许多自由主义组织和个人,如继续前进(MoveOn)组织、正义民主党人(Justice Democrats)、州长候选人辛西娅·尼克松(Cynthia Nixon)以及民主社会主义者党的支持。奥卡西奥—科特兹的竞选活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民主社会主义者党成员们的志愿工作。

奥卡西奥—科特兹在竞选中仅花费了大约12.8万美元,并拒绝接受公司的资金,这一事实表明,草根竞选运动可以获得胜利。然而,如果被困在像民主党这样的资产阶级政党的范围内,任何竞选活动的效力都将受到限制。

在竞选期间,奥卡西奥—科特兹呼吁废除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实现全民医疗保险,并要求联邦政府提供就业保障。奥卡西奥—科特兹还批评以色列当局在加沙“回归大游行”(the Great Return March)期间的所作所为。她前往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看到了那些试图在美国寻求庇护的难民们,并了解了他们的生存状况。在奥卡西奥—科特兹的压力下,克劳利将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称为一个“法西斯式的”组织,但他并没有呼吁废除这个机构。

右派对此做出了反应,他们通过赤裸裸的扣“赤色分子”帽子进行政治迫害的方式来回应奥卡西奥—科特兹的胜利。反动透顶的《华盛顿时报》声称她的胜利是对开国元勋的“侮辱”,是“给美国的一记耳光”。为达到他们的目的,编辑们还称奥卡西奥—科特兹是“通过其社会主义本性来危害美国生活方式的敌人”。福克斯新闻访谈的负责人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宣称“民主党正在分崩离析!”他称奥卡西奥—科特兹的政治观点是“可怕的”。

党的领袖们在马车上盘旋

这次选举的胜利意味着什么?首先,它指出了民主党内部的分歧,尽管长期以来该党领导人一直对此予以否认。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坚称,奥卡西奥—科特兹的胜利并不意味着民主党正在左转,也不意味着民主党面临着更年轻或更进步的候选人的广泛挑战。她像公众保证,社会主义在华尔街的另一边并不会“占上风”。去年,佩洛西在接受CNN采访时明确表示,民主党是一个资本主义政党。

事实上,该党一再表明,它是一个信奉新自由主义紧缩政策的政党,它支持帝国主义的海外冒险并且维护现状。面对工会的垮台以及公民权利和女性生育权的被侵蚀,民主党充其量只能表示同情。

尽管民主党人声称自己是“普通民众”和“中产阶级”的政党,但他们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向公众表明他们到底站在哪一边。在2016年的初选中,党的领导层竭力回避来自佛蒙特州的民主党参议院伯尼·桑德斯的竞选活动。桑德斯的支持者包括许多心怀不满的民主党人,这些人在特朗普当选后加入了改良主义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党。

 

同样,民主社会主义者党的报告称,在奥卡西奥—科特兹胜选以及雅努斯判决(Janus decision)后,其新成员的数量激增,1100多人在选举后的第二天在线报名。这场胜利引起了人们对社会主义思想的极大兴趣,新闻媒体报道了一位现任国会议员因“民主社会主义”而感到心烦意乱。根据梅里亚姆—韦伯斯特的报道,对民主社会主义定义的搜索量增加了1500%。

但是,对于如何界定社会主义仍然存在着根本性的分歧。对于许多“民主社会主义者党”来说,社会主义是新政自由主义的一种稍为激进的说法。他们认为,他们的社会主义可以通过在民主党内部工作以改革现有体制来实现。

马克思主义者不同意这种淡化的社会主义观念。我们认为社会主义是工人阶级及其盟友对经济和社会的民主地占有和监督。

选举是社会主义者向广大听众进行宣传的一个有用的工具,但真正的社会主义不可能通过选举手段而赢得——资产阶级通过限制性的选举法、控制主要媒体、资助其选定的候选人等方法来控制选举。此外,资本家们无意放弃他们的权力去服从多数人的意志;当有必要时,他们从来不吝使用欺诈或暴力来维护自己的统治。

社会主义只能通过将工人阶级与被压迫者独立于资产阶级政党的组织发展为大规模革命运动才能够实现。

“改革”民主党?

社会主义者参加民主党是一个错误,这种错误只能加强资产阶级方案能够解决劳动人民所面临问题的幻觉。民主党人一次又一次地表明,他们是“社会运动的坟墓”,他们要么强行指派运动领导人,要么在前一种方法不奏效的情况下通过镇压来粉碎他们。

奥卡西奥—科特兹虽然对现在的民主党持强烈的批评态度,但她相信民主党是可以改变的。最近在接受格伦·格林沃尔德的采访时,奥卡西奥—科特兹承认,民主党人在与特朗普的斗争中“做得不是很好”,而且“如果首要任务是对抗本届政府,那么我们首先需要解决那些导致他崛起的体制问题……只要民主党继续与特殊利益集团、说客团体和企业合作,使美国的经济边缘化、社会边缘化与种族边缘化持续下去,我们就不会取得任何进展。”

她总结道:“如果不改变民主党,我们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然而,社会主义者和进步活动人士几十年来一直试图改革民主党。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就是建立在民主党可以被重新调整的理念之上的——然而这一愿景被证明是海市蜃楼。尽管活动家们一次又一次地试图改革民主党,但该党却依旧向右靠拢。

所有的社会主义者都必须明白这样一个基本事实:民主党为富人的利益服务。作为一个机构,它抵制变革,并将尽其所能维持其作为华尔街政党的地位。

民主党在扼杀工人阶级斗争中所扮演的角色,从工会官僚机构与该党的联盟就可以看出来。例如,在几年前的威斯康星州劳工运动热潮中,为了回击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签署破坏工会的法案,工会领导层和民主党将这一运动转移为罢免沃克的运动,削弱了不断增长的群众动员所积累的能量。相比之下,最近的教师罢工之所以取得了胜利,是因为他们蔑视那些假装成盟友的工会官僚和政客们。

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揭示了民主党在处理其与社会运动的关系时,是如何在胡萝卜和大棒之间摇摆的。一方面,民主党成员试图打入占领运动,有时甚至在抗议集会上占据主导地位,以便使参与者转而支持竞选活动;另一方面,这场运动被民主党市长召集的警察强行驱散。

参加民主党,而不是进行独立的竞选活动,将意味着即使是最有原则的候选人也会面临压力,他们将被迫为了“候选资格”而调整其立场。这一过程可能已经开始,奥卡西奥—科特兹放弃了她早先在移民问题上更激进的言辞。当特朗普指责民主党希望“开放边境”时,奥卡西奥—科特兹出现在国家公共广播电台上,表达了她对边境安全的支持。

我们知道,许多民主社会主义者党成员都想与这一制度作斗争,我们将在街头与他们并肩作战,争取工人权利,保卫移民、妇女、LGBT群体和受压迫民族并使其免受反动派的攻击。但与此同时,我们认为,工人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政治独立对于赢得斗争和建设社会主义未来至关重要。前进的道路不能穿过民主党政治的沼泽。我们需要与统治阶级政党彻底决裂。现在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有机会建立一个新的大规模工人阶级政党。

圣刘易斯的民主社会主义候选人接受警察协会的支持

在圣刘易斯,民主党州代表候选人,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DSA)成员西德尼·约翰·约翰尼(Cydney John Johnson)接受了圣刘易斯警察协会(POA)支持。约翰逊在推特上说,这一支持令他“受宠若惊”。约翰逊曾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圣刘易斯分会的联合主席,当分会因为他接受警察协会的支持而威胁要撤回他们对其的支持时,约翰逊突然退出了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

就在几年前,圣刘易斯警察协会(POA)因为在密苏里州的弗格森附近支持杀害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的凶手而登上了新闻头条。同时媒体也提到警察协会的首脑袭击了一位黑人女性抗议者,以及要求惩罚声援弗格森抗议活动的公羊足球队队员。2014年,有报道称,圣刘易斯警察协会继续对当地人实行种族隔离——一边归白人警察,另一边则归黑人警察管理。

一个社会主义的候选人不应该接受一个警察协会的支持,而是应该坚定地拒绝它,并利用这个机会清楚地解释不公正的刑事制度对黑人社区的破坏性作用。这反映了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的全面性质,即缺乏对作为成员的候选人的竞选活动的组织控制。在这种情况下,机会主义的危险是真实存在的。

这一事件让人想起去年发生的事情,当时警察协会的组织者丹尼·费通特(Danny Fetonte)当选为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的全国政治委员。费通特被选入该组织的管理机构激起了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内部的愤怒。许多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成员抗议警察的暴行,并见证了这些组织为暴力杀人的警察们辩护。

费通特为警察协会辩护,称其是社会正义运动的一部分,这既显示出欺诈,也表现出其对警察、法院和监狱在社会中的作用缺乏理解。

社会主义者拒绝警察是工人阶级一部分的说法。警察协会在劳工运动中扮演着破坏和反动的角色。警察、法院、地方检察官和监狱系统都是资本主义国家镇压机器的一部分。他们的主要作用是在劳动人民为争取权利而斗争时暴力镇压劳工运动和被压迫人民的组织。

和资本主义国家机器的其余部分一样,这些压迫性组织必须通过工人阶级与被压迫人民的行动来废除。社会主义者必须为被压迫者而战,决不妥协。接受警察的支持是不能容忍的。

 

2018年6月29日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8/06/29/dsa-member-wins-democratic-primary-in-new-york/

原文题目:DSA member wins Democratic primary in New Yor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