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

尼克·贝克(Nick Baker)  著

Catty  译

素侠云雪  校

社会主义行动党总统候选人杰夫·迈克勒(Jeff Mackler)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接受伯克利电台KPFA栏目的采访。

“美国统治阶层的亿万富翁精英有两个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带来战争、种族主义、贫困和环境破坏的孪生政党,”杰夫·迈克勒,社会主义行动党的2020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说。“我们需要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政党——一个以独立、振兴社会主义、民主为基础的群众性工人阶级政党,进行工会运动,并与被压迫和剥削的社群联合起来,在社会、政治和经济领域开展斗争。”

迈克勒是在2019年4月13日举行的社会主义行动党全国委员会全体会议上发表上述讲话的。这次会议投票选出了总统和副总统的候选人,旨在促进群众性劳工政党的发展,开展独立的社会运动,在美国资本主义对工人阶级生活方方面面的压迫和近期的威胁地球未来生活的气候灾难面前,挑战资本主义制度的正当性。

迈克勒是社会主义行动党的全国书记,他和全国委员会成员希瑟·布拉德福德(Heather Bradford)一起被该党的全国委员会批准,成为总统候选人和作为竞选伙伴的副总统候选人。

迈克勒也是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社会主义行动党候选人。他是反对美帝国主义战争和干预的资深人士,也是一位领导环境保护和维护社会正义的活动家。从越南战争时期到现在,他一直是全国和地方反对美帝国主义战争的动员活动的主要组织者。最近,他是旧金山海湾地区“结束战争联盟”的创始人和领导人。该联盟于2019年2月和3月展开了动员,反对当下美国对委内瑞拉政权更迭的帝国主义干涉。

杰夫·迈克勒

迈克勒是美国全国反战联盟的创始人和行政委员会成员。这个联合阵线式的群众行动联盟最近在3月30至31日发起了在华盛顿特区和加州奥克兰市的双海岸抗议,亮出口号“反对美国干涉委内瑞拉!反对北约!反对美国对国内外劳动人民发起的一切战争!”在过去八年里,他也反对美国和北约对叙利亚内战的帝国主义干涉,并且是定期抗议活动的发起人和组织者。

作为北加州气候动员组织的创始人之一,迈克勒在组织旧金山湾区气候变化抗议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在2015年联合国发起的不负责任的巴黎气候会议前夕,动员了1万人的西海岸集会。

作为一名教师工会的前领导人,迈克勒长期被选为美国教师联合会(AFT)和加州教师协会(CTA)在加州海沃德市的地方负责人和组织者。他是美国教师联合会在阿拉米达县的大会主席,也曾在十一年间担任阿拉米达中央劳工会议代表。他是北加州的解放穆米亚·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运动的领导者。4月6日,他在伯克利组织了一次由400名活动人士参加的集会,支持阿布—贾马尔重新为正义和自由而战。迈克勒著有大约25本关于劳工斗争、美帝国主义战争、社会历史、政治、公民自由、经济与环境问题的书籍和宣传小册子,定期为《社会主义行动报》等国内外出版物撰稿。

副总统候选人希瑟·布拉德福德

希瑟·布拉德福德是社会主义行动党的全国委员会委员,她将代表该党成为副总统候选人。布拉德福德是社会主义行动党在明尼苏达州德卢斯市和威斯康星州苏必利尔湖地区支部的负责人。布拉德福德作为妇女权益的支持者,在家庭暴力庇护所做全职工作,并在流产医院做兼职工作,也是公立学校的兼职代课老师。她是美国州县和市政工人联合会的人类发展中心书记、德卢斯市中央劳工团体的代表和一个工会管事。

副总统候选人希瑟·布拉德福德

她是女权主义者正义同盟(Feminist Justice League)的创始人之一,这是一个总部位于德卢斯市的女权主义组织,是为了回应反堕胎组织“为了生命的40天”而成立的。她也是民间流产募捐组织“不要妨碍属于她的决定权”的积极成员。布拉德福德长期积极参与LGBT、环境保护和反战运动。

民主党提供了21位百万富翁候选人

现今,民主党至少有21名百万富翁候选人参加总统初选。这是一场传统的初选,将决定他们的执政党中哪一位代表将被指定成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所有这些人都与美帝国主义的利益至上、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制度的特权紧密相连,如果他们成为资本主义的头面人物,就会或多或少地作出一些改良的承诺。

就像2018年中期选举一样,当喧嚣和骚动平息,当“左派、右派或中间派”的政治辞令不再被关注,所有人都将团结在初选赢家身后——就像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2016年所做的那样。像往常一样,他们将把他们的前民主党初选对手、现在的同伙,塑造成不可或缺的“不那么邪恶”的替代品,以取代共和党的种族主义、好战、仇视伊斯兰的偏执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种情形与以往所有由企业和媒体精心策划、耗资数百万美元的装模作样的竞选游戏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当下,一种重要的新元素在美国政界崭露头角。在美国资本主义长期和不断加深的危机的推动下,史无前例的数百万工薪阶层和年轻人开始意识到他们长期以来所面对的罪恶——种族主义、贫困、无休止的战争、环境破坏、无法偿还的债务、房屋被没收、大规模但在统计上被隐藏的失业,对养老金、社会保险和工会权利的攻击等等绝非偶然,不是哪个资产阶级政党或者候选人当权就能解释的,而在于资本主义本身以利润为第一要务的内在方面。

统治精英及其智囊团经常在人民真正行动前就已对他们了如指掌。他们全面覆盖的财政紧缩政策、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所导致的将部分学生推向监狱的发展途径,史无前例地大规模监禁被压迫者,以利润为中心,近乎奴隶的劳工和监狱式生产基地以及全国范围内肆意和“合理的”警察谋杀,开始使数百万人质疑资本主义本身的合理性。

大多数年轻人更喜欢社会主义

多次民意调查告诉我们,包括最近《纽约时报》、《盖洛普民意调查》和《皮尤民调》的结果显示,越来越多的30岁以下的年轻人和黑人社区全年龄段内的56%的人,相较资本主义更喜欢社会主义,新思想正在这个国家内酝酿。

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感到有必要声明,民主党人不支持社会主义。特朗普总统则没有那么克制,喊出美国将“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他几乎这样说——假设发生这种不测,他忠诚的警察和军队将是他的最后担保人。这简直是杰克·伦敦1908年的反乌托邦小说《铁蹄》的直接印证,一个地方寡头执政者便预示着法西斯主义将降临美国。

近年来,相对于更人道的社会主义制度,民主党中更喜欢资本主义的人数比例已经下降到23%。官方登记的无党派人士占43%,是投票者中人数最多的群体;登记在册的民主党人占32%,共和党人占23%。

社会主义行动党对赢得2020年大选不抱幻想。但它确实试图赢得数百万人的精神支持,这些人正在寻找一种政治选项,以取代一个只给他们带来悲伤和痛苦的体系。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美国,选举是亿万富豪的游戏。劳动人民在这场游戏中没有参与权。我们没有亿万富翁或百万富翁候选人,没有投资商的赞助,也没有财团媒体。我们不指望选票。在这场被操纵的选举把戏里,我们不能把握任何一方面。但是社会主义者的竞选活动可以在另一层面上获胜——并在最终发展成为决定性的胜利。我们可以利用这个人们对政治兴趣高涨的时机,推动这属于99%的人的斗争,属于这绝大多数苦于资本主义固有罪恶的人的斗争。

社会主义行动党旨在组织资本主义的受害者独立反对统治阶级富人的政策。在每个可能的前线上,我们都是最好的争取自由新局面的斗争者之一。我们致力于成为独立的、民主的、群众性行动的联合阵线动员的一部分并领导群众运动,也帮助其他所有旨在扩大工人阶级权力,提升自我组织能力、自我意识、信心、凝聚力和团结的行动。

革命政治还是资本主义改良?

我们的目标是在这场向1%的精英富豪发起的斗争中成为主要组成部分之一——不仅挑战抽象的1%,而且反对他们所有的权力机构。与伯尼·桑德斯和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所混淆的概念相反,社会主义是一项真正的革命方案,也是一项必要的方案。

尽管口头上侃侃而谈,但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科尔特兹、桑德斯和所有其他的民主社会主义者都表现出了自己的实际立场,他们团结在每一位参选的民主党人——从该党的种族主义“蓝狗”保守派,到最近的一批“进步人士”——身后。所有改良主义者的忠诚,更不用说他们的资金,都是为了资本主义制度,为了维护拥有和控制社会绝大多数财富和企业实体的少数精英的权力。

在美国和其他任何地方发生的社会主义革命,将在人类历史上开辟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创造国家和世界的财富的大多数人将以他们自己的名义民主地通过他们自己的公共机构,为所有人的利益做决定,而不是像当下的执政精英一样支持私有化利润至上的企业并违背全人类的利益。

资本主义美国的选举骗局

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选举是亿万富翁的特权。这对孪生党——共和党和民主党——以及他们的地方、州和国家的选举机构和司法机关制定、解释和执行他们的排他性选举法律。他们利用财团控制媒体宣传,有效地排除了对除他们自己之外的所有观点的报道。

就算付出很大代价,社会主义者顶多能在少数州取得合法的投票状态。即便如此,无论我们在竞选活动上付出多大的努力,也会被有意识地排除在新闻报道之外。当完全相同的一群统治阶级早就选出了他们的执政代表,又操纵着舆论时,选举结果还能有什么突破吗?

迈克勒总结了2020年选举中的不安定因素:“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不满情绪在广泛的社会群体中爆发,特别是在年轻人、劳动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中。去年的‘红色州’(共和党控制之下的州)教师罢工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基层教师打破了所有从前被迫接受的礼貌的集体谈判规则。他们不顾工会官员的反对,在全州发动了罢工。在一些情况下,他们持续罢工直到自己的条件得以实现,甚至被前所未有地满足。例如,在弗吉尼亚州西部,他们坚持要求立即撤销立法机构在过去10年里对用于公共教育和社会服务的大部分资金的预算削减。”

“此外,他们还坚持要求,这同一批原始用途相同却以减税和其他福利的形式被企业精英纳入囊中的资金,不仅要在未来归还给公共教育等被搜刮的社会项目,还要用于缓解对所有公职人员的广泛剥削。在这一行动中,他们的行为获得了全州劳动人民的情感支持、思想认可和团结。他们有力地诉求‘对富人征税,而不是工薪阶层。’他们的胜利为未来世界各地的斗争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

当下的两党选举游戏和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在选举时使用的核心手段,再一次促进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广大工人阶级将愤怒转移到实际斗争方面。

“我们竞选活动的核心,”希瑟·布拉德福德告诉笔者,“也是我们参加选举的关键原因,是利用这个机会告诉劳动人民一个朴实的事实:资本主义无法通过改良来真正解决社会问题。它必须由这个国家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来废除,由他们自己的工人阶级机构组织起来,独立于统治精英及其政党,并反对他们。这是实现根本变革的唯一途径。”


原文题目:

Jeff Mackler for U.S. president in 2020: Socialist Action campaigns for socialism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9/07/06/jeff-mackler-for-u-s-president-in-2020-socialist-action-campaigns-for-socialis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