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底层动员

本页目录 (点击右端按钮可隐藏)

中美洲难民

《与前往美国的拉丁美洲移民大篷车团结一致——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声明》

2018.11.3  作者: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


我们,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表示我们对从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来到美国边境,逃离贫困、暴力、迫害和独裁政权的移民/难民家庭和个人的大篷车的声援。我们了解他们的痛苦和磨难,他们的希望和抱负……我们今天在世界各地目睹的难民危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它不仅包括中东人和拉丁美洲人,还包括逃离贫困、迫害、战争的非洲人以及南亚和东亚人,尤其是罗兴亚穆斯林,他们是缅甸军政府发动种族灭绝运动的受害者。

委内瑞拉

2019年

《反对帝国主义干涉委内瑞拉的政变》

2019.1.23 作者: 墨西哥革命工人党

我们坚决加入全国和国际性的运动,谴责委内瑞拉这次政变阴谋和帝国主义干涉,这种干涉侵犯了最低限度的国家主权,这是我们美洲人民争取了两个多世纪的目标。我们呼吁发起最广泛的民众的、统一的、国际主义和民主的群众动员反对政变,这意味着无论对委内瑞拉现状抱有什么分歧、批评和反对意见,政府的民主合法性都该建基于民众的投票,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帝国主义用政变的手段推翻。让委内瑞拉人民自主,享有自由,主权和民主,来决定他们的前途。

《抵制委内瑞拉政变!用民主的方式解决委内瑞拉社会危机!》

2019.1.24 作者:第四国际执行局

确实有数量可观的委内瑞拉各民众团体——他们被极度恶劣的国内经济环境以及马杜罗政府之自相矛盾的错误政策所激怒——走上街头支持这场政变。但让人痛心的是,群众若将自已置于委内瑞拉寡头集团和国际上反动的甚至是新法西斯主义势力的摆布之下,是无法改善委内瑞拉国内的经济、社会和人权状况的。

《对第四国际执行局委内瑞拉声明的批判》

2019.1.26 作者: 鲍伯·莱昂斯(Rob Lyons)

这意味着组织和武装工人,独立于马杜罗政权的官僚,将生产工具从帝国主义和民族资产阶级手中夺走。

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中心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只有工人阶级才有足够的力量和能力将自己置于全民族的首脑位置,并将斗争贯彻到最后。

《美国停止干涉委内瑞拉!》

2019.1.26 作者: 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政治委员会

委内瑞拉人于2017年8月上街,回应特朗普的评论,即他会考虑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手段”。(照片来自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

以下这篇声明是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Socialist Action)针对委内瑞拉局势发出的声明。值得注意的是,该声明与他们对叙利亚问题、朝鲜问题的立场相似,都认为本国政府的问题不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而更多的强调要美国干涉的负面因素,提出的口号是停止美国的干涉,认为这些国家的问题是自己本国的事务,不容许外来势力的干涉。虽然反对美帝并没有什么问题,但社行这种强调“反帝”优先的立场在客观上很容易滑向“阵营论”和“第三世界主义”,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反专制反威权运动的立场不鲜明,容易被人认为有为统治者开脱的嫌疑。

《不许在委内瑞拉发动政变》

2019.1.28 作者: 法国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新反资本主义党内一个派别)

委内瑞拉上周三发生的事件只有一个名字:政变

没人能忽视南美国家的局势:近来所谓“玻利瓦尔革命”的现状,其官僚层的退却,以及地缘战争紧张局势。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政府已证明自己无法消除腐败与贫困。要对委内瑞拉人民的灾难处境、被迫逃离与流亡负责的正是马杜罗政府。委内瑞拉长期存在的经济危机与石油储备受阻的局面加剧了国家的官僚化。然而,马杜罗认同的国际资本主义不想再等了:几个月前,帝国主义支持了一场反对总统的未遂政变。

《委内瑞拉社会主义者谈当前国内危机和出路》

2019.3.9 作者:伊娃·玛利亚(Eva Maria)

但我还想补充的是,我们需要诚实地评估玻利瓦尔政府的性质,不要将与委内瑞拉人民团结一致和与马杜罗政府团结一致相混淆。作为社会主义者和反帝国主义者,支持马杜罗政府的阵营论(campist)立场,只会消减委内瑞拉人民群众对一个无法满足人民每日基本需求的国家的怨恨。

《拒绝政变企图,亦不支持马杜罗──来自委内瑞拉社会主义者的声明》

2019.4.30 作者:委内瑞拉“工人社会主义联盟”

委内瑞拉反对派头子胡安·瓜伊多

我们必须提出一个旨在打击帝国主义资本和寄生的民族资产阶级利益(无论是属于亲反对派抑或亲查韦斯派)的计划,因为这是我们能够战斗以赢得我们的要求并阻止美国的干涉欲望以及国际资本的掠夺的唯一途径。我们按照具有以上特点的计划,以自己的斗争方法击败亲帝国主义政变的企图,将使我们有更好的条件来对抗马杜罗。

古巴

2016年

《帝国主义势力在古巴的蔓延》

2016.4.2  作者:迭戈·达莱(Diego Dalai)


在3月22日对哈瓦那进行的历史性访问中,奥巴马实现了自己在“对话与合作”的战略下,巩固一个对古巴的新政策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 作为劳尔·卡斯特罗推动逐渐地重建资本主义秩序的一部分,奥巴马已经为被排除在古巴岛外超过半个世纪的北美资本的回归奠定了基础。

《古巴的性质》

作者:素侠云雪

古巴共产党七大会场

最近卡斯特罗的去世,使得古巴的国家性质、未来走向等问题在大陆激进左翼圈里又“热”了起来。有的人认为古巴已经复辟为资本主义,有的则认为古巴现在是斯大林主义的变态工人国家,也有人对古巴给予极高的赞誉。不同的判断其实也与要采取怎样的行动来面对当今的古巴密切相关。若认为古巴已经复辟资本主义,那自然可将古巴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相提并论,甚至是要努力推翻古巴的“资产阶级统治”;如果认为古巴是斯大林主义的变态工人国家,那自然是要号召举行政治革命来推翻极权的官僚统治集团;如果给予极高的赞誉,那自然又会主张无条件保卫古巴,包括其方方面面……

《美丽的哈瓦那,希望你能坚持住 ——古巴共产党“七大”一窥》

2016.4.29  作者:五叶

劳尔和菲德尔在古巴共产党七大会场

全世界工人阶级的节日——五一国际劳动节将近,古巴共产党中央官方刊物《格拉玛(Granma)》报上,一篇名为《古巴团结于五一(Cuba united on May Day)》[2]的文章表示,古巴工会运动及其下属单位将在五月一日举行游行,向全世界展示古巴人民的团结,以及他们对古共“七大”上达成的协议,以及全国人民选择的社会主义的独立自主道路的支持……

哥伦比亚

2017年

《哥伦比亚的片面和平》

2017.3.27  作者:凯文·杨(Kevin Young)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

哥伦比亚的和平协议给资本家带来利益的同时,也为基层的左翼开辟了新空间。在2016年11月,哥伦比亚议会批准了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游击队之间达成的和平协议,此举可能结束长达50年的武装冲突。在武装冲突期间至少造成220000人遇难——其中82%为和平居民,且大约七百万人无家可归。

巴西

2018年

我们的同志玛丽埃里·弗朗戈遇害

2018.3.16  作者:第四国际巴西支部


图片来源:http://www.psol50.org.br/mulheres-do-psol-marielle-presente/

LGBT运动与“世界妇女前进”(World March of Women)的活动家,巴西社会主义与自由党(PSoL)在里约热内卢的市议员,负责调查军队和警察对里约热内卢的非裔人群施暴行为的玛丽埃里·弗朗戈,于2018年3月14日夜晚被谋杀。

她今年38岁,政治学家毛利苏·桑多罗(Maurício Santoro)这样描述她:“当里约热内卢的多数政治领导人正在狱中或行将入狱时,(她)体现了复兴的希望。”

全球网上联署声明:我们要求为玛丽埃里•弗朗戈(Marielle Franco)伸张正义

2018.3.23  作者: Justice for Marielle


三月十四日,巴西最勇敢的社会领袖之一在里约热内卢的街道上被残忍杀害。玛丽埃里•弗朗戈,一名市议会女议员与人权卫士,离开一场青年黑人活动分子集会后不久即遭不明行凶者从路过的车上开枪击中头部四次。她的司机,安德森•佩德罗•戈梅斯(Anderson Pedro Gomes)也被杀害。

2016年选进里约市议会前很久,玛丽埃里就以不知疲倦又无所畏惧的非裔巴西人、LGBT人士、妇女与低收入群体权利支持者而广为人知。这位生在长在里约最贫穷社区之一的同性恋黑人女性,不屈不挠地进行反对贫民窟里正螺旋上升的警察暴力的运动。

《巴西极右派总统上台,人民仍需反抗》

2018.10.29  作者:法罗(Alistair Farrow)


巴西新总统博尔索纳罗

巴西极右候选人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周日(10月28日)晚上当选为巴西总统。

他获得大约55%的选票,在一个2.1亿人口的拉美大国胜选将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也表示全球极右势力崛起的另一个迹象,各地必须起而抵制这股逆流。

《巴西的热带特朗普——博尔索纳罗的上台》

2018.10.29  作者:迈克尔·罗伯茨(Michael·Roberts)


在巴西新任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获胜后,巴西政府在全球前20大国中成为最右倾的政权。博尔索纳罗说,他想要粉碎“共产主义”,恢复“法律和秩序”,办法是让军方控制街道,让最高法院里都是受他任命的法官。他希望放松枪支管制,打击同性恋和其它“犯罪”分子,支持特朗普总统的政策,开放经济和“适当开发”亚马逊雨林。

2019年

《巴西激进社会主义女议员玛丽埃里被杀一周年纪念——3月14日:为她伸张正义!》

2019.3.6 作者: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

因为传达了被剥削、被隔离、被边缘化人民的呼声,她惨遭毒手。

玛丽埃里——一位女性、一位黑人、一位LGBT以及一位巴西社会主义与自由党(PSOL)的市议员——在贫民窟人民的支持下进入议会,而她正是从贫民窟来、为贫民窟发声。这就是为什么她遭到谋杀。这是政治罪行。因为传达了被剥削、被隔离、被边缘化人民的呼声,她惨遭毒手。她代表的是从里约热内卢直到全国境内、极端不平等的巴西。在巴西,对贫民的压迫犹如一场战争。去年,在被谋杀的6万人中,超过七成是黑人,年轻人占比过半。这个国家有着世界上第五高的性别屠杀发生率,而且在2018年中,70%的受害女性是黑人。在巴西,每17分钟就有一名女性被强奸,单单在2019年头34天内就有126起性别屠杀发生。

阿根廷

2015年

《替代庇隆主义的左翼》

2015.10.22  作者:托德·克雷蒂安、克里斯蒂安·卡斯蒂罗


尼古拉斯·德·卡尼奥在竞选活动中

你在青年学生时代就是争取社会主义运动(MAS)的活动者,那时还是20世纪80年代初的军事独裁统治时期。为什么你决定在这危险时期参加到社会主义运动中?

对我来说,这就是我们那辈人。在80年代初,群众对独裁统治的不满快速增长,在1982年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后更是跳跃式地增长。在阿根廷的军事行动失败后,独裁统治明显虚弱了。在我的情况下,我参加到了高校中一个有数十人参加的地下团体中,且我们开始参政治感起兴趣来。

2017年

《阿根廷:养老金改革法案引发大规模抗议行动》

2017.12.19  作者:胡安·克鲁兹·菲雷(Juan Cruz Ferre)


阿根廷社会主义工人党(PTS)在示威中

经历了(2017年)10月份选举之后的民望短暂上升后,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领导的右翼政府面临着自2015年上台以来最深刻的危机和最为一致的反对。

10月22日的中期选举中,执政联盟Cambiemos(“让我们改变”(Let’s Change),又译“变革联盟”,是中间偏右党派──中译者注)再下一城,在全国普选中获得了42%的得票率。庇隆主义的所有变种在阿根廷全国范围内无可争议地遭受打击……

2018年

《作为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我们可以从阿根廷争取堕胎权的斗争中学到什么?》

2018.8.8  作者:弗里曼(Madeleine Freeman)、德普(Charlotte Richardson-Deppe)


2018年8月3日星期五,左翼之声网(Left Voice)与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纽约市分部(NYC DSA’s)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工作组和英国维索出版社(Verso Books)一起,与两位领导了阿根廷堕胎合法化斗争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进行了现场讨论。

塞利格(Nathalia González Seligra)是属于阿根廷“工人左翼阵线”(Left and Workers’ Front ,简称FIT)的众议员,也是社会主义工人党(Partido de Trabajadores Socialistas)党员。而阿特里(Andrea D’Atri)则是阿根廷女权主义组织“面包和玫瑰”(Pan y Rosas)的创始人,也是社会主义工人党党员。现场讨论谈到大规模群众示威导致国会下议院于6月14日通过了在阿根廷全国合法化堕胎的议案。

《38名阿根廷参议员无视大规模示威,投票维持危险和不合法的堕胎》

2018.8.9  作者:左翼之声


阿根廷参议院以38票反对、31票赞成、2票弃权,否决堕胎合法化法案

反动的参议院经过16小时令人反感的会议,否决了众议院6月13日通过的堕胎合法化法案。在表决时,全国有超过100万人上街聚集。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即使部分人已经散去,数以十万计的人们冒着寒风和雨水,在星期四凌晨3时为了表决走上街头。投票后,在某些地区,警察发射水炮和催泪气体,试图驱散群众。有8人被捕。有抗议者筑起街垒或纵火泄忿。

全球各地人士聚集起来之前阿根廷人的行动。在东京、悉尼、圣保罗、纽约、布鲁塞尔、圣地亚哥和其它城市,人们带着绿色丝巾走到街上以示支持。

《 “(阿根廷)工人—左翼阵线率先发起反对帝国主义干涉委内瑞拉的研讨会” 》

2019.1.29 作者:La Izquierda Diario

……这些基什内尔主义者要我们与其联合以便将总统马克里赶下台。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过是想继续换汤不换药地推行国际货币基金的改革方案,继续屈膝于帝国主义跟前。美帝国主义势力必须滚出委内瑞拉,必须停止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必须推翻瓜伊多和他的傀儡‘政府’!只有在委内瑞拉建立起一个工人阶级政权,方可解决委内瑞拉的社会危机。我们没有必要支持马杜罗政权!”

2019年

《阿根廷左派竞选联盟“工人左翼阵线—团结”发布了自己的20点纲领》

2019.6.25 作者: 工人左翼阵线—团结

2019年6月12日,阿根廷四个左翼组织宣布成立一个新联盟:“工人—左翼阵线:团结”。

2019年6月12日,阿根廷四个左翼组织宣布成立一个新联盟:“工人左翼阵线—团结”(FIT-Unidad)。这其中有三个组织——社会主义工人党(PTS)、工人党(PO)和“社会主义左翼”党(IS)——自2011年以来就是新联盟的前身“工人左翼阵线”(FIT)的成员党。FIT在上次总统大选共获得120万张支持票,目前在国会、各省议会及地方议会共获得40个席位。

如今,这三个组织与阿根廷“社会主义工人运动”(MST)达成建立“工人左翼阵线—团结”的协定,并共同提名候选人参加2019年10月的全国大选。该阵线提出了一份纲领性宣言,内容包括序言与二十点要求。为了便利英文读者,下文简要地译出序言,同时尽可能精确地译出全部二十点要求。

尼加拉瓜

2018年

《我们是否处在又一场尼加拉瓜革命的前夜?——桑地诺 “左翼” 政权的堕落与人民起义》

2018.4.24  作者:丹·博茨(Dan La Botz)


4月底尼加拉瓜首都马拉瓜民众上街悼念被警察枪杀的示威者。照片来源 :美联社

由曾经的革命者、现任尼加拉瓜总统的丹尼尔·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领导的政府,在过去的数天里,杀害了至少24名抗议者。这些抗议者反对政府突然宣布的新养老金法案,该法案对养老金制度作出了大幅调整,将导致数万人的收入和生计受到冲击。据国家人权委员会(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统计,约有200人被捕,20人失踪。还有很多抗议者,不少是大学生,受到了总统所属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Sandinista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Nicaragua,缩写为FSLN,译按:原文中FSLN指政党,Sandinistas指党人)所指使的警察和手持棍棒的暴徒殴打。

《尼加拉瓜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左派的错觉》

2018.5.18  作者:威廉•罗宾逊(William I. Robinson)


2018年4月23日在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人们上街要求总统奥尔特加下台。

20世纪80年代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FSLN)领导的大众革命的旗手——这是由尼加拉瓜总统丹尼尔·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及其支持者精心培育的形象。但是这个形象在这次爆发的大规模民众抗议活动之后几乎崩溃了。在这场抗议养老金改革的行动中,共造成数十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和入狱。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些抗议活动是由美国组织的、旨在颠覆一个革命政府的阴谋。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是对腐败和专制政权的大规模不满爆发。

《为尼加拉瓜的未来战斗》

2018.7.2  作者:威廉•罗宾逊(William I. Robinson)


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和妻子、副总统罗萨里奥,2016年。

在尼加拉瓜,当尼加拉瓜奥尔特加──罗萨里奥政权(Ortega–Murillo regime )开始没落,三股力量正在对反霸权(counter-hegemony)进行竞逐。

决定奥尔特加──罗萨里奥政权如何倒台的战斗正于尼加拉瓜进行,即使大部份所谓国际“左派”处于可怜幻想中,他们以为尼加拉瓜当前的政治危机是华盛顿颠覆革命所酝酿的阴谋的结果。

用很简单的话说,参与争夺目前的有三股力量……

《全球左翼活跃分子和学者联合声明:起来反对尼加拉瓜的国家暴力》

2018.7.30


这次政府称之为“清理”的行动,使尼加拉瓜政府扼杀一切抗议活动的行动进入了新的阶段。

由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和妻子、副总统穆利优(Rosario Murillo)领导的尼加拉瓜政权自今年过去的一个春天以来,持续对抗议声浪施以恐怖对待。人权组织报告指出有数百人被政府军和受政府指令的民兵组织谋杀、拘捕或“被失踪”。如今,著名的左翼作家、索摩查独裁政权倒台前共同创办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Sandinista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简称FSLN)的奥斯卡‧雷内‧瓦格斯(Oscar René Vargas),正面临被政府拘捕的威胁。

美国

20世纪

《卡车司机的造反》

作者:法雷尔·多布斯

图中人物为574分会领导人,从左往右分别为:格兰特·邓恩、比尔·邓恩、迈尔斯·邓恩、文森特·邓恩与美国共产主义者同盟律师阿尔伯特·戈德曼。

……我的故事开始于1933年11月的一个下午。我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的匹兹堡煤业公司的煤场工作。格兰特·邓恩,一个来自其它公司、此前未曾相识的司机,来这儿装燃料,领班安排我帮忙把煤铲到卡车上。我们铲到第十铲时,格兰特谈到了我们需要一个工会。他一心想加入国际卡车司机协会在当地的574号分会。我当时对工会所知甚少,却很容易接受他的一番话。对我到这个阶段所经历的人生轨迹写上寥寥几笔有助于解释这个原因。

《〈卡车司机的造反〉浅介》

一九三四年二月,明尼阿波利斯的天气和往年一样寒冷刺骨,气温降至零下。为了抵御寒冷,人们需要煤来取暖。可在二月七日这一天,人们却发现市场上无煤可卖。通过各种渠道得知,原来是明尼阿波利斯第五七四分会连同煤矿的工人发动了罢工。罢工于三天后结束,一切似乎又回归常态。然而,这次罢工仅仅是个开始。随后,事态的一系列发展,使美国工人运动史上出现了明尼阿波利斯卡车司机罢工这个著名的例子。

《明尼阿波利斯的故事》

作者:卡尔·斯科格伦德

图中居左者为斯科格伦德,居右者是坎农

今天,我想谈一谈著名的1934年明尼阿波利斯罢工。

那时,卡车运输行业中的司机和所有的雇佣工人都遭受着悲惨的境遇,1934年前的明尼阿波利斯一直如此。随着经济危机的到来,痛苦愈演愈烈。

司机及助工要从凌晨2点或3点开始工作,持续工作到晚上6点才下班,这是当地商品市场的惯例。他们的收入很低,有时不得不干上7天,没有加班费。稍有怨言就被解雇。

《明尼阿波利斯罢工时间轴》

图片为1934年明尼阿波利斯卡车司机罢工现场。

1934年
1月5日 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地区劳工局发起了574分会与煤场代表之间的会议
2月2日 574分会投票赞成在2月7日发动罢工,直至雇主承认工会
2月7日 罢工开始
2月9日 除雇主承认工会这项外,574分会放弃了其它一切要求
2月10日 罢工工人认为他们已获得雇主对工会的承认,复工
2月14-15日 煤场工会代表选举
3月上旬 公民联盟发起明尼阿波利斯雇主大会,要求警惕即将发生的工会运动
4月30日 574分会向11家运输公司提出要求。雇主组织了由166家公司组成的委员会,推举约瑟夫科克伦为发言人

《纪念弗莱德·费尔德曼(Fred Feldman)》

摄于1972年

弗莱德在费城长大。六十年代初,参加学生运动,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学生和平联盟开展政治活动。后来在马里兰州为黑人争取权利的自由之行运动中多次被捕。他于1964年末加入了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青年组织——青年社会主义者联盟(YSA)。随后加入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

他在党内主要从事写作,为社工党的周报《战士报》、理论刊物《国际社会主义评论》以及第四国际刊物《洲际通讯》撰稿,文章内容主要集中在国际问题。较为知名的有 1973年,他与乔治·约翰逊一起撰写的《论越南共产党的性质》(《国际社会主义评论》,第34卷第7期,1973年7月/ 8月,第63-90页)和《越南、斯大林主义和战后社会主义革命运动》(《国际社会主义评论》,第35卷,第4期,1974年4月,第26-61页)。这两篇文章有助于第四国际就这一主题进行深入讨论。

《杰克·伦敦的<铁蹄>》

作者:列夫·托洛茨基

毫不夸张地说,这本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不在于它的艺术性:小说的形式在这里只是作为社会分析和预测的护身甲。作者故意使用了有些贫乏的艺术手法。他关注的不是主人公个人的命运,而是整个人类的命运。然而,我丝毫不想用这来贬低这部著作,尤其是从“芝加哥公社”开始的最后几章的艺术价值。内战的场景有如一幅宏伟的壁画。然而,这不是它的基本特征。这本书对历史做出了大胆而又独到的预见,令我惊讶不已……

杰克·伦敦不仅创造性地吸收第一次俄国革命所带来的进步,而且再次大胆思索了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命运。那时正统派社会党人恰恰认为这些问题已不足为道:一极是财富和力量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却是痛苦和贫困的积累;社会困难和仇恨的积累不可避免地酝酿了血腥的剧变——杰克·伦敦无畏地觉察到了这些问题,人们不禁要带着惊讶的神情反复自问:这本书是什么时候写成的?果真是在大战前吗?

2014年

《快餐业罢工者说:15美元和工会!》

2014.10  作者:“反资本主义与革命”


反资本主义与革命:你所在的工会是如何想到组织快餐业工人的?

安·蒙塔古:我是社会主义行动党的成员,30年来一直是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SEIU)的基层成员。快餐业工人为争取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生活工资被组织起来进行示威,行动,罢工,这个工会为罢工工人提供了参谋和财政支持。

2016年

《伯尼·桑德斯的终结:有哪些经验教训?》

2016.6.11  作者:杰夫·麦克勒


社会主义行动党提名的候选人杰夫·麦克勒

美国大选初选的数据评论员,还有几乎所有的传媒公司,都坚持认为,并有很好的理由认为,伯尼桑德斯已经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中失败了。其实,6月7日,当他在加利福尼亚初选中得票低于希拉里·克林顿13%时——同一天,在六个州中有四个州初选失败,这是他的第二个超级星期四——就很少有人相信桑德斯能坚持斗争到7月25—28日民主党在费拉德尔菲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了;他与其坚持,还不如同美国的公司“协商”,做一些象征性的“让步”,这些公司足以安抚桑德斯的支持者,并让他们改投希拉里。

《大选中的阶级路线乃是原则问题》

2016.10.17  作者:摩西·德尔加多(Moisés Delgado)、杰夫·麦克勒


杰夫·麦克勒

本次大选,绝大部分的选民只看到了两个选择:要么克林顿,要么特朗普。主流媒体不断地用这两位候选人最近的新闻轰炸我们,但是鲜有提及共和党与民主党之外的替代选项。

大部分美国人都对作为社会主义者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的独立竞选人知之甚少。这些竞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只有社会主义才是唯一可行的候选项,也是我们的社会经济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法。他们的共性便是否认由资本运行并为资本服务的、通过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总体上进行资本主义和统治阶级主宰的现行政治体系。

2017年

《手握大权的特朗普:最初的一百天》

2017.4.30  作者:丹·拉·波特兹(Dan La Botz)

史蒂文•姆努钦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既不像一些他的支持者所认为的那样是工人阶级失败者们的民粹主义战士,也不是有些人担心的法西斯独裁者。由共和党建制派所指派的特朗普是一个危险的,专制的军国主义者,他的计划威胁着美国人民,世界和平以及整个地球的未来。

《塔夫茨的护士罢工》

2017.8.1  作者:厄尼·哥塔、斯蒂芬妮·莱斯

7月,大约1200名护士在塔夫茨医学中心罢工。在罢工和为期四天的封厂后,7月17日,护士在没有签订新合同的情况下复工。工会称这是马萨诸塞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护士罢工。

社会主义行动党近日采访了一名2008年入职的护士斯蒂芬妮·莱斯(Stefanie Reis),她此次罢工中加入罢工纠察队以声援罢工。斯蒂芬妮工作于波士顿联合建设工地,她同时也是马萨诸塞护士协会的一员。她还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波士顿执行委员会委员。

《夏洛茨维尔集会变得致命:建立粉碎法西斯主义的团结!》

2017.8.13  作者:史提夫·泽维尔

一位妇女在8月12日的汽车袭击中受伤,奇普·索莫德维拉/盖蒂图片社

希瑟·黑尔与我们同在!社会主义行动谴责极右恐怖分子杀害希瑟·黑尔的暴行!8月12日,针对所谓的“右派团结”游行,反法西斯抗议者举行了反动员,在抗议中,希瑟·黑尔被极右恐怖分子开车撞死,年仅32岁。就在同一天,另有三十多名反种族主义抗议者负伤。

在夏洛茨维尔从事律师助理工作的希瑟前往抗议现场表达自己对人性的热爱以及反对病入膏肓的资本主义制度呕吐出的法西斯和种族主义恶棍。表面上的凶手,20岁的杰姆斯·亚历克斯·菲尔德逃离了现场,但不久就被捕了。他所在中学的一位教师告诉ABC新闻说,菲尔兹“迷恋纳粹和阿道夫·希特勒。”

《新自由主义晚期的美国工人》

2017.8.18  作者:吉姆·穆迪(Kim Moody)


……5月3日,紧接着几天前的数万移民工人的罢工和游行之后,数百名铁路工人在全国各地的铁路站台集会,他们要求公平的合同,维护其医疗福利并倡导国家作为单一付款人的健康保险。随着谈判停滞数月,代表铁路工人的工会中的多数领导人都不愿采取行动,有着40000名成员的公路养护工人兄弟会卡车司机分会(BMWED)率先在公司所属的几个主要铁路站台召集了集会。这一小的、种族多元化的铁路工人工会在上世纪90年代见证了它的一个分工会中进行的一场基层改革运动,这场运动至今仍影响着一个分会……

2018年

书介:美国工运研究学者穆迪最新著作《新地形》。 工人运动死了,工人运动万岁!

2018.3.1  作者:詹姆斯·丹尼斯·霍夫(James Dennis Hoff)

基姆·穆迪(Kim Moody)《新地形:资本如何重塑阶级斗争的战场》(On New Terrain, How Capital is Reshaping the Battleground of Class War) 美国干草场出版社(Haymarket Books)出版,2017年12月出版。

基姆·穆迪的最新著作《新地形:资本如何重塑阶级斗争的战场》分析了当前经济和政治格局及其现在的历史,并对未来社会主义的组织工作作出总结……《新地形》可能是美国多年来出版的最重要和有价值的作品之一。然而,稍令人失望的是,这种涉猎广泛、见解辩证的文本对肯定会在未来几十年内由气候变迁造成的生产和组织的巨大变化却没有多少评述。这些变化将冲击大型城市,这表明进一步讨论气候变迁及其影响将不得不成为任何考虑未来斗争道路论述的重要部分。尽管如此,穆迪对生产和工人组织的变化以及他对美国政治体系薄弱环节的深刻而详尽的分析,对于希望了解新世纪的革命面临的挑战和前景的左派人士来说,仍是宝贵的资源。

立即释放美国被迫害的进步人士阿布-贾马尔

2018.1.3  作者:法国法农基金会

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1954年4月24日— )新闻记者,曾是美国黑豹党党员,被捕时是美国全国黑人记者协会主席。1981年11月9日被警察枪击后被捕,1982年以谋杀警察为名被判死刑。很多人认为贾迈尔的审判过程不公正,他被判死刑的真正原因是由于他是反对警察暴力、保卫工人权利的活跃分子。1995年宾夕法尼亚州州长所下的对他执行死刑的法令在上万人示威反对的情况下被迫取消。当年审判时的起诉方证人维罗尼卡·琼斯现在承认,她当时是在警察的威胁和引诱下提供证词的。有关组织要求宾州法院重新审理该案。目前贾迈尔仍是死刑待决犯。

《美国教师罢课现场 :“这是广大劳动人民的斗争”——记对工人组织者布鲁斯特的一次采访》

2018.2.4  作者:布兰克(Eric Blanc),布鲁斯特(Nema Brewer)

2018年3月30日,公共机构雇员在肯塔基州议会大楼集会。

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的基层劳动人民的反抗,肯塔基的学校罢课了。我们采访了一位参与组织行动的普通成员。

由于教师和公务员组织病假以抗议政府削减养老金,肯塔基全州的学校已于上星期五罢课,并将于星期一再次罢课。以下是美国左翼网站《雅各宾》(Jacobin)的布兰克(Eric Blanc)与布鲁斯特(Nema Brewer)关于这次强大运动的产生与发展的谈话,后者是费耶特县的一个学区员工和运动的组织者。

解决枪支暴力的有效方案(来自美国社会主义左翼的主张)

2018.2.23  作者:布鲁斯·莱斯尼克(Bruce Lesnick)


2月4日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在反民族主义的国际主义示威中

2017年美国共发生了346起大规模枪击事件;而在2018年的头两个月,这类事件又发生了34起:其中包括在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Parkland, Fla)发生的,导致17名高中生死亡、另外有15人受伤的惨案。在这些事件面前,许多人义愤填膺,痛心疾首。而主流政客们却畏首畏尾,想着如何能在不惹怒资助他们竞选活动的武器制造商的前提下,来应付这些枪击案的善后工作。他们一直在讨论是否要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和对特定型号的枪支发布禁令,但很少有措施被坚决地付诸落实。没有多少美国人相信国会考虑的这些隔靴搔痒的办法可以对杜绝此类流血事件有很大的帮助。

“我们受够了”:采访一位西弗吉尼亚教师

2018.3.1  作者:杰伊•奥尼尔(Jay O’Neal)、左翼之声


西弗吉尼亚州的教师们为何而斗争?他们如何组织起一场打破法律、震惊全国的罢工?

2月22日,西弗吉尼亚的教师们发起了一场改善薪资和医疗保险的非法罢工。州长拒绝让步,直到周二晚,他才提出上涨5%和成立“特别工作组”处理医疗保险问题。工会领导人很快接受了协议,并号召教师们周四回到学校。但到周三,超过一千名教师突然出现在州议会前,周四,全部55个区仍处于关闭状态。

左翼之声采访了西弗吉尼亚州查尔斯顿(Charleston)的中学英语教师杰伊•奥尼尔(Jay O’Neal)。他是这场罢工及先导事件的积极参与者。

《墙上的霉斑,街上的老师:采访俄克拉何马州的老师》

2018.3.31  作者:布赖恩·迪林


图片来自失落的奥格尔

受西弗吉尼亚州老师的鼓舞,俄克拉荷马州老师周一将罢工,抗议低工资和低教育经费。周四,法案通过了小幅加薪,但老师们坚持周一罢工的计划,认为加薪不足,他们应该获得足以养家糊口的工资。“左翼之声”采访了在俄克拉荷马州学校有13年工作经历的老教师布赖恩·迪林,同时也是这次争取教师权利的工会代表。

《妇女在领导美国的罢工浪潮,原因是……》

2018.4.10   作者:提·巴塔查里亚(Tithi Bhattacharya)


“这些罢工是为了薪资福利,但这都是源于受性别与种族不平等影响的社会状况。” 摄影:Sue Ogrocki(美联社)。

蔓延中的教师罢工是为了薪资福利,但这都是源于受性别与种族不平等影响的社会状况。 

美国公立学校正处于罢工浪潮之中。作为“国际妇女罢工日”(International Women’s Strike )的美国全国组织者,3月8日的罢工,让我要加句:
“终于发生了!”。

美国主流媒体普遍支持罢工。她们强调过去数十年新自由主义对公共教育支出的削减引燃了火花,也谈到薪酬停滞让教师无法追上健保费用的上升。但她们没有提到的是:罢工行动几乎都是由女性领导。

《西南的反抗:采访一名亚利桑那罢工教师》

2018.4.26  作者:左翼之声,塔提阿娜·寇萨莱里


亚利桑那教师罢工开始于周二,左翼之声采访了其中一名教师。

这篇访谈完成于4月26日亚利桑那州教师大罢工前夕,罢工是由“亚利桑那教育者联合会”中的积极分子组织的。塔提阿娜·寇萨莱里,既是一名教师,也是左翼之声的编辑,询问了萨·乔关于亚利桑那州公立教育的现状、反移民种族主义的角色与她是如何看待教师们现在的反抗。萨·乔是凤凰城的原住民,已经任教11年。她现在在教从幼儿园到八年级的音乐课。

《劳动者的新地形:在供应链企业集团工作》

2018.6.5  作者:吉姆·穆迪(Kim Moody)


20世纪70至80年代,大型制造商将工厂迁出底特律等城市,将生产外包给“州际公路”一线的小厂,以避免蓝领工人和工会的集中。而如今,他们又不得不把成千上万的工人集中在交通枢纽和仓储基地附近。这就是底特律今天的情况。照片: Davis Turner

近期的一场工厂火灾表明,作为全球经济核心的供应链是多么脆弱:单单一个供应商的火灾就迫使福特暂停了国内最畅销卡车F-150的生产。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能像这场大火一样行动,工人们将拥有多么大的影响力。

这曾是汽车行业大规模工人运动的运作方式。1936年末,新成立的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成员们组织了通用汽车几个工厂的罢工,以迫使资方承认工会。而一个月过后,罢工却未能使得通用汽车做出让步。但在1937年2月,密歇根州弗林特的工人占领雪佛兰4号工厂不到两周,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之一就投降了。

是什么让弗林特工厂占领运动比以往的罢工更强大?答案正是其战略地位:雪佛兰4号工厂是雪佛兰发动机的唯一生产厂,这场占领运动迫使通用汽车关停了其全国范围内的所有工厂。弗林特的斗争引发了全国性的静坐罢工,工会大获全胜。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成员在纽约赢得民主党初选》

2018.6.29  作者:史蒂夫·泽维尔(Steve Xavier)


图片来源: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from Facebook,via Mother Jones。

纽约州第14选区(包括布朗克斯区和皇后区的部分地区)的初选结果震惊了民主党。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前竞选工作者、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DSA)成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选举中击败了任职10届国会议员的乔·克劳利(Joe Crowley)。克劳利的竞选花费要高出奥卡西奥—科特兹18倍,她似乎准备挑战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民主党国会党团中的领导地位。

“妇女不再哑忍,现在她们知道要为自已发声” ──工会组织者安·蒙塔古谈上月麦当劳反性骚扰罢工

2018.10.16 作者: 斯坦·米勒(Stan Miller)

图片说明:为抗议连锁快餐业巨头麦当劳未充分解决长期存在的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全美十大城市麦当劳员工上月首度举行反性骚扰跨州罢工。他们在午餐尖峰时间走上街头。
问:麦当劳的员工组织了反对性别歧视的罢工。谁组织了他们?这次罢工与“争取15美元”(The Fight for $15)的活动有什么联系吗?他们的成功之处在哪?

今年10月初,位于美国中西部(伊利诺伊州、密苏里州、威斯康星州),南部(北卡罗来纳州、佛罗里达州、路易斯安那州)和西部(加利福尼亚州)的麦当劳工人走出去抗议性骚扰。规模最大和最激进的抗议行动发生在麦当劳公司总部的芝加哥……

统治阶级的积极分子: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另类悼词

2018.12.5 作者: 大卫·芬克尔(David Finkel)

乔治·H·W·布什终其一生都是一名忠诚于统治阶级利益的活动家。

雪片般飞来的对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 )的哀思唤起了美国政治中那个被称为更有尊严、更不野蛮和“部落般”的时代。确实,第41任美国总统自身散发着与他身份相称的特定优雅、自信甚至是幽默,这种身份使他相信他和他家人生来就要统治世界。

但乔治·H·W·布什从未满足于躺在不劳而获的特权上打盹。他终其一生都是一名忠诚于统治阶级的活动家。

2019年

《为了99%的女权主义而上街!——2019年1月19日美国妇女大游行发出“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的呼声》

2019.1.3

本声明其中三位联署人辛西亚·阿鲁兹(Cinzia Arruzza)、提·巴塔查里亚(Tithi Bhattacharya)和南希·弗雷泽(Nancy Fraser)合撰的新书《为了99%的女权主义》将于今年三月由英国Verso出版社出版。

按:2017年美国举行总统特朗普就职典礼之后,历史性的“妇女大游行”(Women’s Marches)已经成为首都华盛顿以至全国各地城市每年一度的大型活动。男男女女聚集在一起,反对特朗普政府推动的性别歧视政策以及针对移民、穆斯林、有色人种和LGBTQ社区的多重攻击。

去年(2018年)新兴的女权运动的亮点之一是麦当劳快餐业工人罢工要求终止性骚扰;捍卫女性生育权和反对关闭诊所,以及反对提名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为美国最高法官大法官的群众性动员。

这场争取女权的斗争远未结束。以下这份声明是由美国一批社会主义女权主义活动分子和多个社会主义左翼组织联合发出,旨在呼吁群众参加1月19日的妇女大游行而且在游行中发出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的独特的呼声。

《因为关心所以罢工:美国教师罢工的意义》

2019.1.14 作者: 提茜·巴塔查里亚( Tithi Bhattacharya)

洛杉矶三万多教师今天(1月14日)开始罢工。很多学校还会有工会组织的罢工,他们是教师助手、保育员、食堂工人、校车司机以及其他为校区服务的工会成员。洛杉矶罢工是全美国多起教师罢工的继续。2018年2月声势浩大的西弗吉尼亚教师罢工运动是这一罢工浪潮的发端,俄克拉荷马、亚利桑那、科罗拉多肯塔基、北卡罗来纳各州罢工也相继开始。

《动员起来对抗美国极右派 》

2019.1.21 作者:史蒂夫·泽维尔(Steve Xavier)

1月19日,头戴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帽子的天主教中学生嘲弄原住民活动家纳森·菲利普。(YouTube视频)

大规模的联合行动能够帮助工人和受压迫者感受到自身的潜在力量——既在街头,也在生产单位和职场中。少数人街头的单打独斗无法给予这些教益。相反,它们只会误导人们以为小团体可以取代广大工人和受压迫者的行动。大规模行动不但是建立有效的反法西斯运动方法的一部份,也是建立工人阶级为未来阶级战斗所需的信心和组织能力的方法。

《美国生态社会主义网络“绿色环保中的红色力量”自我介绍》

2019.3.2 作者:Red On Green

不是生态社会主义就是文明灭绝!

我们坚信,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气候危机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尽管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有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亮点,但即使是最基本的改良也不能靠乞求那些被大企业收买和雇佣的政客来完成。我们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和那些把危机成本转嫁穷人和工人阶级的所谓“解决方案”。

在前进的路上,工人阶级和被压迫者需要发起独立的大规模行动来终结这一制度。我们反对在美国民主党内部工作、企图改造美国民主党的路线。

《美国民主党人出卖了就绿色新政的象征式投票》

2019.4.2 作者: 罗杰斯(Graham Rogers)

“绿色新政,将会是社会上所有互相矛盾的利益冲突的竞逐场域。它将会吸引那些真正明白为了在未未的气候惩罚中生存下来,需要一场深刻社会重组的人。它也会吸引那些希望利用绿色新政作花招来吸纳环保人士选票的政客。”

(2019年)3月26日,美国国会的政治剧场又走过一场突如其来的表演。参议院大比数否决由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提出的法案,这仿照了参议员马基(Ed Markey)和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二月提出的、关于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主张的无约束力决议案。43名美国民主党人,包括所有参议院内的美国民主党参选人,对法案表示“在席”——即表示弃权,四名美国民主党人更联同全部53名共和党参议员投下了反对票。

《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

2019.7.6 作者: 尼克·贝克(Nick Baker)

社会主义行动党总统候选人杰夫·迈克勒(Jeff Mackler)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接受伯克利电台KPFA栏目的采访。

“美国统治阶层的亿万富翁精英有两个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带来战争、种族主义、贫困和环境破坏的孪生政党,”杰夫·迈克勒,社会主义行动党的2020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说。“我们需要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政党——一个以独立、振兴社会主义、民主为基础的群众性工人阶级政党,进行工会运动,并与被压迫和剥削的社群联合起来,在社会、政治和经济领域开展斗争。”

加拿大

2018年

《为什么我要参加多伦多市议会竞选》

2018.8.28  作者:彼得·德·伽马(Peter D’Gama)


我成为了社会主义行动党(Socialist Action)在10月22日多伦多市议会选举中的候选人,为的是把工人的议题带入市政厅。在过去的十年中,我看了在企业利润,尤其是金融部门的利润呈几何级上升的同时,不平等现象也随之增长。由于要面对高房价和高房租,我们不得不满足于只支付最低工资标准还要长时间劳动的工作。工人的生活因此变得更不稳定。许多工人陷入了岌岌可危的经济状况以至于流落街头。

玻利维亚

20世纪

《拉美工人运动历史文献:玻利维亚矿工的普拉卡约宣言》

1946.11.8  作者:玻利维亚矿业工人工会联合会

玻利维亚矿业工人工会联合会

1946年11月,玻利维亚矿业工人工会联合会(FSTMB,Bolivian Mineworker’s Federation,简称“矿工联”)在普拉卡约(Pulcayo)召开的一次非常大会上通过了一份著名的“普拉卡约宣言”。玻利维亚托洛茨基派革命工人党(POR,Revolutionary Workers Party,成立于1934年)的骨干,尤其是吉列尔莫·洛拉(Guillermo Lora,1922-2009)起草了这份明显受不断革命论影响的宣言。因此,在共产党领导拉美工人运动、推行其极端模式化的“民族团结”(national unity)战略的大环境下,这篇宣言确实是一个耀眼的特例。

直到今天,普拉卡约宣言依然是研究玻利维亚工人运动无法回避的重要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