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罗莎:英语版罗莎·卢森堡全集简介

彼得·胡迪斯(Peter Hudis)著

向东 译

马小红  校对

近几年来,对罗莎·卢森堡的生活和工作的兴趣在显著地增长,数本关于她的新书以及众多论文、书籍章节和会议报告将她的理论遗产与目前正在进行的有关社会主义理论、女权主义,后殖民理论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争论联系起来。这主要是因为新一代社会主义激进分子和理论家们需寻找理论资源来帮助他们发展解放的、对资本主义的可替代性方案。随着资本逻辑越来越多地侵占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正如我们所知,这个星球上的生物可持续性正被置于危险之中,这使得对一种可行的、解放的、对资本主义的可替代性方案的需求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卢森堡以既反对资本主义,又批判改良主义者和作为社会主义变体的威权国家主义者而闻名,她可以为那些在二十一世纪寻求革命性新起点的人提供诸多启迪。

然而,如果我们不能接触到思想家的所有作品,就很难对她的思想进行批判性的评价,更不用说进行恰当的评价了。卢森堡是社会主义传统里的最多产的作者之一,她写作了大量的、不同维度的作品,而这些作品多年来一直未能全部出版。尽管著名卢森堡学者安妮利斯·拉施扎(Annelies Laschitza) 在几十年前编辑了她的德文版文集 (Gesammelte Werke, 柏林迪茨出版社), 但是直到过去的几年里, 卢森堡以前从未发表的2000页德文文章才被陆续发现并作为补充卷出版。与此同时,原本是用波兰语创作的几千页其它稿件至今甚至还没能有德语版本。

而对于英语世界来说,她的全部作品难于接近的程度则更为惊人。虽然,她的主要政治著作(如《改良还是革命》、《群众罢工、党和工会》、《俄国革命》)早已有了英文版本,但仍有数十篇随笔、演讲和数百篇文章还尚未翻译。她最重要的经济理论著作之一《国民经济学入门》(The Introduction to Political Economics)直到几年前才有了英文版(《罗莎·卢森堡全集》Complete Works of Rosa Luxemburg第一卷)。此外,尽管卢森堡的信件长期以来一直吸引着那些被她的个人和政治气质所感染的人,但在她的全部信件中,只有不到20%是用英语写就的。总之,她的全部作品中至少有三分之二是英语读者无法接触到的。

为了填补这一空白,Verso出版社与罗莎·卢森堡基金会以及Dietz出版社合作正在发行《罗莎·卢森堡全集》英文版。《全集》将囊括她毕生写过的所有作品——书籍、随笔、文章、演讲、手稿和信件,很多材料是近几年才被发现或经确认是由她撰写的(她在报纸上写的文章经常并不署名)。以前问世的英文材料将被重新翻译,并且将首次从德语,波兰语和俄语的原文直接翻译成英文。

《罗莎·卢森堡全集》英文版第1卷
《罗莎·卢森堡全集》英文版第2卷
《罗莎·卢森堡全集》英文版第3卷

《全集》将分为三个主题:“经济著作”(三卷)、“政治著作”(九卷)和“书信卷”(五卷)。到目前为止,《全集》已经出版了三卷。2013年出版的第一卷主要包括以前没有英文版的经济著作,如《国民经济学入门》和一系列关于前资本主义社会以及经济史的手稿,这是她1907-1914年在德国社会民主党党校工作时撰写的部分著作。2015年出版的第二卷包括她最重要的两本著作的最新英译本:《资本积累论》和《反批判》,以及一篇关于马克思《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的文章。不久即将出版的第三卷经济著作,包括了最近才为人所知的一些手稿。“政治著作”部分则是按主题编排的:论述革命问题的一共三卷; 有关组织问题的争论有两卷; 讨论民族问题的共三卷; 关于殖民政策与帝国主义问题的有一卷,文化及其他杂评报章一卷。在论述革命问题的三卷中的第一卷里,收录了1897年至1905年底的作品,这一卷将于2019年1月作为《全集》的第三卷出版。

第三卷里的大部分著作都是关于现代最重要的革命之一——1905年的俄国革命的文章、报告和评论。这些文章并非卢森堡从远处对一场革命的理论化,而是她在这场革命展开过程中的每日实时播报。就一场革命的发生进行逐日的、详尽的叙述,这对于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而言并不寻常。因为,同时代其它卓越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倾向于用一种抽象的图式来“预测”革命“不可避免”的发展进程,并以此来论述革命的“意义”。然而,卢森堡则试图睁大眼睛来捕捉革命的肌理和节奏,也正因如此,我们也才能感受到革命的律动──感受它的急速前进和偶然倒退,感受它因不同层次的民众参与而产生的历史进步,以及它面临邪恶镇压出现冲突时而遭遇的困难。通过阅读这些在德国和波兰媒体上发表的报道的译文可以看到,“革命”不再是一种抽象物,而是以其全部的偶然性向前迈进的进程。这些文章都为她后来的理论著作,如《群众罢工、党和工会》贡献了经验素材。目前,仍在筹备中的第四卷和第五卷,则将分别收录她在1906-1909和1910-1919撰写的有关革命问题的文章。

此外, Verso出版社还于2011年出版了该系列丛书的增补——安妮利斯·拉施扎 (Annelies Laschitza)和格奥尔格·阿德勒(Georg Adler)编辑的 《你最真诚的罗莎》(Herzlichst Ihrer Rosa)的译本,即《罗莎·卢森堡书信集》(The Letters of Rosa Luxemburg)。这本600页的书是迄今为止以英文出版的她最为全面的书信集,其中的大部分书信对英语世界而言都是首次见诸于众。从这些书信中,我们可以清晰地、颇令人动容地看到罗莎独一无二的性情,看到她向各色朋友和政治同僚透露自己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想法和感受。

这本600页的《罗莎·卢森堡书信集》是迄今为止以英文出版的她最为全面的书信集。

卢森堡大概最以她的国际主义闻名于世了,那么用几句话作结来说明我是如何参与到编撰她的英文版《全集》这个艰巨的挑战可能是颇为合适的。当我第一次接触卢森堡的作品时,我被她的独立精神和理论的严谨性所吸引,当时的我正在为陷入理论干涸和宗派主义的美国左翼寻找一种新鲜的声音。然而,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当我研究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哲学家拉亚•杜娜叶夫斯卡娅(Raya Dunayevskaya)撰写的一部有关卢森堡的著作时,我才真正对卢森堡的作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在拉亚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担任她的秘书)。许多年后,当我开始撰写更多有关卢森堡的文章时,我被邀请去德国、中国、巴西、南非参加研讨她思想的会议。在南非,我遇到了一些来自乡镇的青年,他们也在读卢森堡,而且想知道如何才能读到她更多的作品。我在与一些研究卢森堡的学者共进晚餐时,讨论到了这个问题,罗莎·卢森堡基金会的阿尔恩特·霍普夫曼(Arndt Hopfmann)说:“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部英文全集!皮特,你为什么不能来做呢?”这个想法乍听起来有点奇怪——这样一个项目所需的资源该从何而来呢? 多亏了与基金会成员们的多次讨论,这个项目终于开始成型了,在这里,要特别要感谢埃费林· 威蒂克(Evelin Wittich),没有他的帮助和支持,我们的工作是不可能完成的。

在保存、记录、研究、编辑和出版罗莎·卢森堡的著作方面,没有人比安妮利斯·拉施扎(Annelies Laschtiza)做得更多了。她投入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来传播卢森堡的遗产,我们所作的一切都应归功于她。没有她的不懈努力,就不会有《罗莎·卢森堡全集》。她于2018年12月的去世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我们只能希望我们能够忠实于她所做出的努力。

2019年1月9日

注释:

虽然罗莎·卢森堡基金会为我们的项目提供了重要的支持,但我们当中没有人得到任何经济报酬。筹集的所有款项都用于支付翻译费用。如果你能够帮助资助翻译经费,欢迎向托莱多翻译基金(Toledo Translation Fund)捐款。

作者彼得·胡迪斯是美国奥克顿社区学院(伊利诺伊州德斯普兰斯)的哲学和人文教授。他是《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替代概念》(Marx’s Concept of the Alternative to Capitalism, Brill, 2012)和《路障哲学家–弗朗茨·法农》(Frantz Fanon, Philosopher of the Barricades  ,Pluto,2015)的作者。他编辑的著作包括《消极性的力量:黑格尔和马克思辩证法选集》(The Power of Negativity: Selected Writings on the Dialectic in Hegel and Marx),拉亚·杜纳耶夫斯卡娅(Raya Dunayevskaya, Lexington,2002); 《罗莎·卢森堡读本》 (The Rosa Luxemburg Reader , Monthly Review, 2004);《罗莎·卢森堡的信件》(The Letters of Rosa Luxemburg , Verso, 2013);《罗莎·卢森堡全集》,第1、2、3卷(The Complete Works of Rosa Luxemburg ,Verso, 2013、2015、2018)。


原载德国罗莎·卢森堡基金会(The Rosa-Luxemburg-Stiftung)网站

原文题目:Rosa in Translation

原文链接:https://www.rosalux.de/en/news/id/39819/rosa-in-translation/

罗莎·卢森堡牺牲一百周年纪念系列之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