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伊朗群众:洪水灾害、军事化的国家资本主义当局与美帝国主义制裁

作者:Frieda Afary

常语 译

文2 校

本文将尝试分析目前伊朗洪灾的成因及其灾难性影响。这场灾害不仅仅归因于大自然因素和当局的治理不善,还归因于伊朗压迫性政权的资本逻辑。

在过去两周,伊朗大多数省份都遭受大范围的洪灾,不少居民住房、建筑物、道路及农田被淹没甚至摧毁。根据伊朗官方统计:洪水蔓延至国内269个城市及5148座村庄,一些村庄已然完全被洪水毁灭;至少70人遇害。单单是在胡齐斯坦省,就有40万名群众无家可归。

伊朗民众失去了大部分粮食农作物与牲畜。由于排污系统过载,居民饮用水遭到污染,从而导致传染病案例不断攀升。在德黑兰省的一些地区,被洪水淹没的土地可能会发生坍塌。

受洪灾影响最严重的地方为伊朗北部里海沿岸的格勒斯坦省、南部的洛雷斯坦省和波斯湾沿岸的胡齐斯坦省;在这些地方暴风天气仍然持续。胡齐斯坦省是石油产区与工业省份,也是罢工运动发生最多的省份——特别是自打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期间发生了要求推翻伊斯兰共和国政权的多场大规模劳工示威。

洪灾加剧了本就为害不轻的深重经济危机的影响与美国经济制裁的巨大压力。伊朗当局对洪灾几近手足无措,而在洪灾爆发后的最开始两周时间也没能得到多少国外的援助。在过去几天,一些救援设备与食物取道德国、法国、科威特及土耳其偷运至伊朗境内。而欧盟所允诺的价值12亿美元的援助尚未见踪影。

鉴于伊朗当局对救灾工作的无动于衷或是无能为力,各个灾区的民众为了集体的生计,开始尝试搭建临时性的防洪屏障,并展开自救行动。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与民众之间爆发了多起冲突,前者要么撤出当地,要么变得更加暴力。例如在胡齐斯坦省的Dasht-e Azadegan,当地民众搭建起临时性的防洪屏障来保护他们的农作物与牲口。但伊斯兰革命卫队却拆毁了这些屏障,理由是:这些新搭起来的屏障物会让洪水改道,冲垮当局的石油与天然气设施。在洛雷斯坦省的Poldokhtar,革命卫队的一名指挥官在一则视频中透露:“没有哪位政府官员敢走进这座城市,因为民众已然非常愤怒,局势很不乐观。”

这场洪水及其造成的灾难因何而起?

气候变化所造成的天气规律中的极端因素并非是这次洪灾唯一的主要原因,洪灾成因还包括多年来政府主导下的森林开采(将森林夷为平地以便开发房地产)、建造用于发电的水坝以及临近河岸、海岸建造建筑物(甚至是在会直接堵塞洪水通道的情形下)。

这场洪灾并没有缓解超量使用以及破坏地下水存量所导致的严重干旱问题。大部分洪水都回流到里海、波斯湾、未被泥土阻塞的河流或是地下水层。将农田拆建为房地产项目导致土地的表层土壤流失,从而无法发挥有利于自然环境保护的吸水作用。

在洪灾面前,伊朗当局以及国内大多数反对派力量都将问题归咎于“治理不善”。但他们所避而不谈的是伊朗社会主义者所作的关于自然灾害与资本逻辑之关联的深入分析。事实上,资本——无论是私人所有还是伊朗国有——都不过是利用劳动民众与自然环境来满足其贪得无厌的价值增殖要求。这一“资本逻辑”(而非仅仅是“治理不善”)解释了为何竟会占用有数百年历史的洪水通道来盖房地产项目。

如果把目光转向有着高效的资本主义经济的国家,我们会发现管理良好的资本主义经济体依然会日益频繁地发生环境灾害。在某大国,空气、水资源和土壤都受到严重污染;在美国太平洋沿岸,由于气候变化以及森林被夷为平地(用于盖高档住宅),火灾次数在攀升。火灾又进一步破坏植被,导致下雨天时容易发生泥石流灾害。美国中西部地区也同样遭受洪水侵害,因为当地的农场和商铺都太靠近河岸。在美国南部,新奥尔良市尚未完全从2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中恢复过来——在这场飓风中,受害最为严重的是穷人与有色人种。(详见:Smith Micth和John Schwartz所写的Hard Choices in the Midwest as Levee After Levee Drowns,登载于《纽约时报》,2019年4月1日)

要想帮助伊朗民众,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这场洪灾加剧了伊朗国内严峻的阶级分化和当局对境内少数民族与少数种族的歧视(例如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和卢尔人)。对于已然承受“二等公民待遇”的伊朗女性而言,生计更加艰辛了。无家可归者不断增加,食物短缺与传染病蔓延的状况不断恶化。

伊朗政府依旧将数十亿美元用于对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和也门的帝国主义干涉,却不将资金用于为国内受灾的26省民众提供最起码的援助。与此同时,美帝国主义对伊朗制裁(理论上不包括食物与医疗物资)造成所有银行交易被冻结,因此救援物资设备难以运到伊朗。

开展国际性联合来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权和美帝国主义势在必行。

我们要发起行动,要求将救援物资运抵伊朗受灾民众手中,同时要求必须伊朗当局释放在押的女权主义者、工人、教师、受压迫的少数群体和环保活动者。此前有八名环保活动者被指控犯间谍罪并被判处死刑。

我们应当协助将目前伊朗国内的阶级斗争运动转向真正的社会主义性质的道路上。否则君主主义者和其他右翼的民粹主义者会利用洪灾所激发的群众盛怒来为己谋利,这些人所能提供的替代方案无非是“治理完善的资本主义”。

2019年4月8日


原文标题:Iranian Masses Crushed by Floods, Militarized State Capitalist Regime and U.S. Imperialist Sanctions

原文链接: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iranian-masses-crushed-by-floods-militarized-state-capitalist-regime-and-u-s-imperialist-sanction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