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公有制模式之探讨

迈克尔·罗伯茨(Michael Roberts)  著

祟艺 译

值班志愿者 校订

今年二月英国工党举办一个讨论公有制模式的特别会议。

我刚刚参加了英国工党举办的一个讨论公有制模式的特别会议。会议的主旨论,如果工党在下次大选中上台,工党政府如何建立公共部门的计划。

会议的核心是一份由工党领导层委托的报告,去年秋天已经以《可替代的所有制模式》(Alternative Models of Ownership)为名出版(奇怪的是Public一词在报告中遗漏了)。

工党的金融事务发言人,约翰·麦克唐纳(John McDonnell)(一位“公开承认的”马克思主义者)在会议上提出了报告中几个关键的想法——这个报告是由一些学术专家撰写的,包括格拉斯哥大学的安德鲁·库姆伯斯(Andrew Cumbers),其就公有制问题写过大量的文章。而来自We Own It的卡特·霍布斯(Cat Hobbs),在会议上也对过去私有化的失败和浪费给出了令人信服的解释。

从许多方面来说,麦克唐纳尔的演讲鼓舞人心,因为在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和麦克唐纳将领导的下一届工党政府,真诚致力于恢复资金充足和资源丰富的公共服务,扭转过去被保守党和工党在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校按:2009年)之前的30年新自由主义时期所推行的关键经济部门的私有化政策。

麦克唐纳和其报告都强调了一系列未来公共国有资产和服务的模式:合作社(Cooperations)、市政服务(municipal serives)以及国有化关键部门与公用事业如卫生保健、教育、水、能源和交通——所谓的“自然垄断”(Natural Monopolies)。

报告引用了大量的事实,清晰地呈现出过去三十年推行私有化以来,所宣称的目标“更有效率、更高产、更有竞争力以及更加公平”,无疑是失败的。事情走向了完全的对立面。英国生产率的增长已然下降,并且许多研究指出(可以看我过去的文章),私有化的产业根本没有表现出更有效率。

私有制产业下,大量企业为了赚取快钱暴利,以牺牲投资、顾客服务和工人待遇(养老金、工资和工作负荷)为代价。的确,英国私有化后的水、能源、铁路和邮政,就是以“短期功利(盈利)主义”(short-termism)为宗旨——例如推动股价、支付管理层高额奖金、支付巨额股息分红,而不是为了所有人的长远社会发展计划而投资(积累)。

即使在主要的资本主义经济体中,国有企业(产业)事实上也是成功的经济模式。工党报告援引了事实,即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中的国有企业比率,从2005年的9%上升到2015年的23%(尽管这主要是中国国有企业崛起之结果)。东亚经济体成功的历史部分,是由于国家主导和拥有的部门,其通过实行现代化、投资和保护主义以对抗美国跨国公司(虽然它也有廉价劳动力,压制工人权益和采用外国新技术)的结果。

很多作者,如马里安纳·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指出,国家资金和研究对于主要资本企业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国有产业(的发展)和经济增长经常是在一起的——工党报告指出“很少受到讨论的欧洲成功的案例是奥地利,它在1945年到1987年间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经济成长第二快的(次于日本),其有着很高的国有经济的份额”(Hu Chang)。

报告也指出,(新的公有制模式)不应该回到二战以后那种旧式的国有化模式。那些国有企业建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经济现代化,以及提供基础产业以补贴扶助资本行业部门。旧模式中,政府、国企中工人没有投入,没有民主,甚至也没有为了更广泛的投资和社会需求计划而进一步的整合规划。这就是所谓的以右翼工党领袖赫伯特·莫里森(Herbert Morrision)命名“莫里森模式”,他负责战后英国的国有化监管管理。

报告援引了其它可选择的民主问责制国企体系的例子。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董事会的三分之一席位由其员工选举产生。或者说要更切题的话,战后法国的电力和天然气部门的董事会中,四人是直接由国家政府部门委派、四人来自技术专家组(其中包括两名代表消费者权益)和四人为工会代表(B Bliss)。

所有这些都是非常正面的讯息,工党的活跃分子非常热情、期待着实现“由工人管理公共服务的不可逆转的改变”(麦克唐纳)。工党领导人的目标是扭转过去的私有化进程,终结所谓公私合营融资(private-public partnership funding)之恶;止将公共服务外包给私人承包商,以及将市场从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中剔除出去。他们愿意考虑这些想法,这是非常好的,包括不仅仅是对以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来代替未来因自动化造成失业的这个错误观念,而且考虑更为进步的全民基本服务(Universal Basic Services)的理念,像健保、社会服务、教育、交通和通讯等公共服务将免费提供使用——也就是经济学家所说的公共商品(Public Goods)。

但是,对我来说,问题仍然是当杰里米·科尔宾在2105年首次赢得工党党魁竞选时,我当时第一次提出“科尔宾经济学”(Crobynomics)的问题。如果公有制仅仅局限于所谓的自然垄断或是公用事业,而不扩展到银行和金融部门,以及关键的战略性产业(经济“制高点”),资本主义将继续支配投资和就业,价值法则和市场仍将起主导作用。工党有关国有投资银行和国资主导投资支出的计划,其将对英国的GDP总投资增加约1—2个百分点。但是,现在资本部门的投资接近12-15%,仍然保持在银行、药业、航天业、技术业和商业服务集团占主导地位。

这次会议,没有讨论如何控制(以上)部门,甚至也没有讨论如何控制五大银行——我之前在博客上提过,我代表消防职业联合会(Fire Brigades Union)做了一个研究(这是英国工会大会(British Trade Union Congress)提出的正式政策)。若不能控制英国的金融业和经济中的战略部门,不仅工党为其口号“不为寡头为众人”(for the many not the few)所做出的努力将会受挫,更严重的是,国家面对另一场不受市场变化和价值规律的保护的全球大衰退之冲击。

2018年2月24日

END

原文题目:Models of public ownership

原载作者的个人博客 Michael Roberts Blog

原文链结: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18/02/10/models-of-public-ownershi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