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泛化的小资产阶级概念

素侠云雪

 

人们即使不太明白“小资产阶级”具体指什么,也大抵听过“小资”这个词吧。不过,本文主要论述的只是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小资产阶级”。

现在“小资产阶级”这个词的使用严重泛滥,在中国的左翼里,动辄指责别的倾向为小资产阶级的行为屡见不鲜。如很多毛派说托派是“小资产阶级左翼”(可见张耀祖在红旗论坛中的讲座),也有的托派指责毛派是“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还有的会说一些中国当前宣扬国家主义的网站持小资产阶级立场。于是,什么臭帽子都可以冠以“小资产阶级”之名。因此为了理性看待这一问题,这里有必要对此概念做个澄清。

一、什么是小资产阶级

现代的小资产阶级由资本主义以前社会中的小农、小手工业者等发展而来。他们占有自己的生产资料,自己独立劳动而一般 不剥削别人。只要在生产关系中处于这样地位的人大概都可以说是现代的小资产阶级。放眼中国,农村的个体农民、摆地摊者、小商铺经营者、个体手工业者、独立的律师、独立从业的职业艺术家等,他们之间无论贫富,都算是小资产阶级。而我们日常生活中,甚至一些人严格的政治文章中是否也是这样来看小资产阶级呢?当然不是了。

在改革开放后产生的新职业,如民营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外资企业的管理和技术人员等也常被算成是小资产阶级[1],甚至学生也被看作是小资产阶级,还有的一些认识则有悠久的历史了,如将白领、高级知识分子等看作是小资产阶级[2]。也有的人看到现在很多企业,尤其是发达国家一些企业会让员工享有一些股份,所以这些员工也就被视为获取资本和劳动双重收益的小资产阶级。大体这些所谓用着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人都把自己的脚搁在了半空中,只留口中喷出的阶级观而已。

首先说一下企业管理人员。企业中多数管理人员并非企业生产资料的所有者,他们只不过是企业的官僚人员,很多低级和基层管理人员甚至自己本身也不享有太多特权。而高级的管理人员,则不仅有着高工资,有些还会有着相关企业的股份。他们中有些作为重要股东的,则是资本家俱乐部中的一员,而没有占据大量股份且股息收益不占收入主要成份的,则仍然算是无产阶级或半无产阶级。至于这些工人官僚与普通无产者的关系,在此不详论。

其二,说一下技术人员。有人会援引官方话语,说他们靠的是技术要素获得收入。但事实上,技术人员的高工资(所谓的技术要素收入)来自于他们在资本主义下所出卖复杂劳动,这证明他们同样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受剥削的人群,是无产阶级的一部分。在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中,随着劳动者普遍技术能力的提高,加上社会为培养复杂劳动而承担更主要的费用,复杂劳动与普通劳动的收入差距才会逐步消失。

其三,绝大多数学生尚未处在生产关系中,强行将他们划为某一阶级本身就很荒谬。还有人说,学生虽然不算是小资产阶级,但现在的学校却在力图将他们培养为小资产阶级,因为现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有技能者更容易独立谋生,且会有比产业工人更高的工资(也就是说毕业后会是小资产阶级),所以他们是小资产阶级的后备军,所以会具有小资产阶级意识。[3]这完全是不顾现代生产和生活的臆想。现在的学生,哪怕是到本科生、硕士生,事实上多数毕业后是去“找工作”而不是去小本或大本创业的。既然多数是出来工作的,那这些学生中的多数也就是去生产机构出卖劳动力去的。出卖劳动力,在资本主义经济下就是要将自己纳入到雇佣关系中。至于说收入高低等,前面已经讲过,这不是马克思主义语境下判断阶级的根据。这样看来,现在的学校主要不是在为社会培养小资产阶级,而是在培养无产阶级。这本应是我们鼓动学生为社会主义而战斗的一个重要理由。现在一些左翼分子将学生打入“小资产阶级”的预备军中,大体只是在帮资产阶级舆论的忙而已。

其四,占股份的员工算不算小资产阶级呢?一些现代企业为了“激发”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会给员工一些股份。(这种现象在发达国家较多些。像在谷歌上万员工持股。)看似这些持股员工也大小算是有产阶级了,或者像某些人所说的,算是同时获得资本和劳动两重收入的小资产阶级了。[4]但,这些员工能依据其所持的股份来决定企业的发展吗?他们就此摆脱了受雇佣的命运吗?都不是。这种对员工的股息分配本质是不过是他们部分劳动价值的再分配而已。更何况绝大多数的持股员工要用自己的收入来购买本公司的股票,这其实又是为企业的大股东们进行集资而已。加上那些现代管理学问会说员工持股会让员工更有归属感,进而会让员工更努力地去工作,去为企业效力。[5]这种明显是资本家对劳动者的一种剥削技巧。可惜,在某些左翼分子眼里,这样持股的员工也是小资产阶级或有产阶级。这种做法只是在割裂无产阶级力量而已。

当今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不断会有新职业产生,但这其中多数的职业一经产生就会被雇佣关系所统治。就连律师、会计师这样的老职业,其从业者也不过更广泛地被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大潮所浸染,从小资产阶级变为无产阶级。全国多数律师还是在律师事务所内打工的吧!

二、中国的小资产阶级与社会主义革命

“小资产阶级”这个概念常常会在政治上和经济上被当作是一个介入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中间阶层。从生产资料的占有情况来看,确实可以这么说。不过从实际的收入状况和社会地位来说,他们未必就处在中间阶层。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不仅从动态上讲,小资产阶级这个阶级极其不稳定,多数在资本主义的压迫下容易沦为无产阶级,少数则逐步积累起自己的资产,上升为资产阶级。从静态中说,小资产阶级极不平衡。在中国,有一些小资产阶级可以很富有,如一些职业作家和艺术家;多数则很贫穷,作为无产阶级的预备军而存在着。最明显者,要算农村的贫苦个体农民了。

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原来的农村人民公社解散,社员逐步变成要在日益发展的商品经济中谋生的个体小农——即农业小资产阶级,这使中国一下子成为一个小资产阶级大国。随着城市化、乡镇企业的发展与农业产业化的日益推进,越来越多的个体农民转而成为无产阶级(其中进城者又多数成为现在我们平时所讲的农民工)。而随着地产商和工业资本家的横行,农村征地越发厉害,又有很多农民因丧失土地而被迫成为无产阶级。当然,这期间也有些农民进入城市从事一些小商业、小手工业谋生,成为新的城市小资产阶级。但农村小资产阶级总体上是在向无产阶级转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现在的很多城市工人还同农村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使中国当前小资产阶级中最大的群体——农村贫农,这在很多方面同样受着资本压迫的群体,还受着农村官僚压迫的群体,难道不会有反资本主义诉求吗?而且不可忽视的是,这一群体有着好几亿人。

在城市中,多数的小资产阶级同样受着资本与官僚集团的联合压迫,比较常见的表现,便是城管对广大贩夫贩妇的打压。今年的“夏俊峰事件”则是压迫与反压迫的一次极端表现。从阶级性上讲,这些城市小资产阶级多数都有发财致富的意识,很多人都想扩大自己的摊子,但现实会打压他们,大资本会堵住多数城市下层小资产阶级的致富路。他们中的破产者,则会进入无产阶级的队列中。

由此可见,目前中国绝大多数的小资产阶级人员是受着官僚和资本集团压迫的群体,而不是简单的中间阶层,更不是有些人所说的“今天中国小资产阶级的主体意识和社会地位,在很大程度上更加接近于资产阶级”[1]

既然如此,是不是可以说中国当今的小资产阶级是无产阶级的天然同盟军呢?当然不是。小资产阶级的这个同盟角色,不是环境本身可以决定的,而是要靠无产阶级通过斗争来努力争取的。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小资产阶级虽然难以形成自己完全独立的阶级意识,但多少会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这些利益诉求和小资产阶级的意识,有可能导向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向,也的可能导向社会主义,但这都要看其最终会和什么阶级结成同盟,是受哪一个阶级的领导。如果与资产阶级结盟,受资产阶级领导,那么,他们会寄希望于资产阶级给予一个更安定和“公平”的社会,希望资产阶级能节制大资本,能增加社会保障,但不希望废除资本主义私有制。在意识形上,这种结盟可以表现为小资产阶级对爱国主义、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狂热追求,会寄希望于政治强权,以保护天然分散的小资产阶级利益。在更极端的情况下,这会导致极右翼和法西斯主义的兴盛——而很多小资产阶级和社会失望者会加入其中。而这时,这些参与极右翼并与大垄断资产阶级结盟(事实上只能是小资产阶级受垄断资产阶级的操控)的小资产阶级,就会对工人阶级的运动造成极大的破坏,这在法西斯主义发展史及其他一些有着民粹主义背景的极右翼发展史中,屡见不鲜。而一旦普遍发生这种状况,不能说是小资产阶级本身就会如此,就会支持极右翼。导致这种状况,一是由于资产阶级力量的强大,二则是因为无产阶级在某一阶段因政治错误而导致的战斗失败(如纳粹上台时的德国)。

所以,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应该善于领导无产阶级,去争取小资产阶级对社会主义革命的支持,应该同资产阶级展开一场争夺战。而要开展这样一场争夺战,一方面需要无产阶级本身力量的强大,需要工人组织和思想力量的加强,需要多数无产阶级成员对革命的支持;另一方面,要向广大小资产阶级,尤其是占其绝大多数的下层小资产阶级,说明无产阶级和下层小资产阶级之间在反抗资本主义压迫方面的共同利益,要说明劳动者的共同利益,要毫不留情地批判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等资产阶级意识,要让这些平日里受尽资产阶级和官僚压迫的下层小资产阶级,尤其是个体劳动者,能够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与无产阶级结成反资本主义的联盟,并一起为社会主义而奋斗。在革命高潮到来时,应该努力在工人代表会议的引领下,促使下层小资产阶级民主地组织起来,建立普选的劳动者代表会议。只有这样,才能在政治是真正引导全体劳动者向社会主义前进,才能打击资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结盟”的计划。

像《当代小资产阶级身份认同及其左翼想象》一文其实将小资产阶级当作了资产阶级的天然同盟军。这样做对促进无产阶级运动没有什么好处,只会将大量小资产阶级人员推向资产阶级阵营。而出于各种原因将学生、白领中个别人支持民族主义的行为当作“小资产阶级”举动,显然是胡乱扣帽子,就像不能因为某些产业工人参加反日游行就简单说产业工人是小资产阶级,或说他们是怀有小资产阶级意识。因为这整个是统治阶级意识形态影响下的结果。小资产阶级不会天然产生民族主义意识,准确些说,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在小资产阶级身上的折射。它有着一定程度的独立性,但并非坚不可摧。相反,它很容易变动。如一些二战后的新兴独立国家政权是由小资产阶级力量建立起来的(如埃及、叙利亚、阿尔及利亚等),他们实行国有制和一些社会保障制度,但他们的政策不会自发导向社会主义,也没有根本是废除本国的资本主义私有制,而是自觉为本国的民族资本主义积累资本。

三、所谓小资产阶级文化与情调

二战后资本主义社会中“第三产业”所占比重越来越大,这在发达国家表现得尤为明显。其中脑力劳动无产阶级的比重增长更快,而原来隶属小资产阶级的很多脑力劳动者,也更广泛地卷入了无产阶级大军中。工人和其他工薪劳动者的收入改善、总体工作时间减少也是事实。再加上,只要是一个还在发展中的资本主义国家,其教育水平一般也多少在提高。这样,社会便出现了大量的“有闲阶层”,而原来隶属中上层社会的一些文化情趣也逐步为更多人所吸纳。这些在中国也是日益常见的现象。这一定程度是导致了无产阶级内部的文化分化。如在中国,一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的产业工人,与一天可以基本按时上下班的白领,与业余时间更为充裕的一些教师,相互之间形成了文化鸿沟。

文化的这种鸿沟是资本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等要素及生产力水平联合作用的结果,本无关阶级性问题。但放在现实的政治中,很多革命的左翼便会对那种与现实中产业工人生活情趣相差很大的生活情趣与文化怀抱一种敌意,认为那是小资产阶级的情趣和文化,因而一个革命者如果在生活中有这种“小资产阶级情趣”偏向的话,本身就带有了一种非无产阶级性的“原罪”。事实上,基于对这种“原罪”的认识,在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史上,倒是不鲜见为此而进行的所谓“灵魂深处的革命”呢!这种“灵魂深处的革命”果真能带来所谓真正的无产阶级性吗?历史证明,不仅不能,还对社会主义运动极其有害。如在抗战时期,当延安知识青年经过一番脱胎换骨,使文化情趣变得同一,变得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性”,变得像个无产阶级分子时,也正是以毛为核心的官僚专权统治(在党内和解放区)正式确立起来时。

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不是应该去促使文化向“下”走,去变得和当前产业工人的文化情趣同一起来,而是应当促使社会公民的文化整体向上走,打破资本主义体制给产业工人及其他下层无产阶级文化的提升所设下的阻隘,应该积极投身到缩减劳动时间和劳动强度的斗争中去,应该努力提升社会教育水平,让产业工人及其他下层无产阶级的文化生活不再像今天这样贫乏,让那种“小资产阶级情趣和文化”不再为社会上少数人所专有。那种在文化情趣上向产业工人看齐的思想,毋论其在精神是表现得多么“崇高”,都不过是反社会进步、反共产主义的一种保守思路而已。那种现在被称为“小资情调”的文化生活方式,只要未有害于生态环境,没有替资本家进行剥削合理的宣传,没有对下层劳动者进行歧视的,共产主义者都不该去反对。应该反对的,是 “小资文化”中那些鼓励消费主义和资产阶级个人奋斗的内容。

而现实的资本主义社会,不会给小资产阶级以培养自己独立文化的土壤。那种表现小资产阶级意识的内容,如个人自由、社会平等,与整个小资产阶级的政治力量一样无比脆弱。小资产阶级文化作品,也不过是资产阶级文化大树上的旁系枝杈而已。

斯大林主义和毛主义还常常把无产阶级内部对个人自由的追求当作小资产阶级意识和文化的表现,这不过是官僚层为了压制无产阶级和其他社会阶层对民主的诉求而刻意进行的诬蔑而已。其宣传中很多压制个人自由发展及其以集体“自由”为前提的理论,都不过是官僚主义的修正理论而已,与古典的马克思主义截然相反,也与工人阶级现实中对民主的追求相悖。

官僚主义还常常会伴有一些小资产阶级式的保守性和摇摆性,即他们常常像小资产阶级一样缺乏真正独立的革命原则性。但不能说这样的社会主义就是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历史上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力量,在俄国有社会革命党,在中国四九前有农工民主党,都与官僚主义有不小有差别),相反,应该深刻提示其官僚替代主义的社会根源、经济基础,明确其作为工人官僚代表的本质。

 

总之,作为共产主义者,在阶级分析问题上应该切实从人的现实活动中入手,而不是要脱离现实活动,依靠马克思主义经典中有的论战词语乱给现实扣帽子,更不应该应和资产阶级学者为割裂无产阶级革命而进行那种“阶级分析”。

 

 


注释:

[1]《当代小资产阶级身份认同及其左翼想象》第二节第四段。见

http://www.weibo.com/2492559540/Ad2UNn4jl#_rnd1381339160921

[2]《简谈小资产阶级的社会存在与政治意识的关系》第八段。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4b01ad0101p3w4.html

[3]《当代小资产阶级身份认同及其左翼想象》第一节第二段及其注3。见

http://www.weibo.com/2492559540/Ad2UNn4jl#_rnd1381339160921

[4]《谁是小资——一个政治经济学界定的尝试》第二节第二条。见

http://www.weibo.com/2492559540/Adch9rORH

[5]http://finance.caixin.com/2012-08-10/100422273.html如该《上市公司员工持股计划管理暂行办法》中所显示的,至少在中国员工持股有着极大的限制。其他国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除了合作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