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支持加泰罗尼亚人民的斗争——第四国际执行局声明

第四国际执行局  著

心左  译

10月1日加泰罗尼亚进行公投,支持独立的“是”获得了胜利,尽管西班牙人民党政府通过法律、法庭和警察施加的种种巨大困难,10月3日,还是爆发了罢工(主要是行政、运输部门和农村地区)以及其他居民阶层的全国性罢工(有中小型企业反对镇压的停工)。初步的成果是民众运动赢得了胜利,打败了拉霍伊政府,使它无法阻止这两起运动的大爆发。

在欧盟本身的大规模社会支持下,一场反抗开始了。这增强了走向加泰罗尼亚共和国的可能性,这个目标需要最大程度的民众自我组织,以及发展能够制止国王菲利普六世在10月3日的讲话中宣布的反革命的制宪进程。

公投的政治胜利,国家自困于镇压

绝大部分的加泰罗尼亚人表现出令人钦佩的决心,在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看来,他们设法和平抵抗,并使得1978年政权的策略在加泰罗尼亚遭受了重大政治挫败。这不仅是对拉霍伊的人民党的打击,也是从被称为过渡时期的弗朗哥政权的改革以来,对西班牙稳固的君主政体及其代理人的打击。西班牙工人社会党(PSOE)、右翼公民党(Ciudadanos)、军方、镇压和宣传的国家机器以及大资本的实际权力等结构,构成了无法被改良的权力联盟。

作为国家元首的君主菲利普六世,和拉霍伊,他的政府以及腐败的政党,在工人社会党和公民党,及主流媒体的支持下,发动了针对加泰罗尼亚民众运动造谣欺骗污蔑的运动。没必要对此蔑视;要考虑到这种因素:他们唆使西班牙的大众阶层,让他们反对加泰罗尼亚人民,用“西班牙民族团结”这个理由来威吓他们。这个权力联盟的目标是要让西班牙和国际上的人民觉得他们的行为是正当的:用新的更严重的镇压手段(会导致加泰罗尼亚社会上和政治上的领导人被捕),关闭或封锁一些还不能与政府保持一致的媒体,暂停加泰罗尼亚议会,延长西班牙政府控制的警察和军队驻扎在加泰罗尼亚的时间。

加泰罗尼亚共和国和制宪进程

摇摇欲坠的体制已产生裂痕,在政府的镇压行动下,必将带来激进化。很难预测它最终会采取何种手段方法,但对抗是不可避免的。有两个关键的因素:要尽可能努力维持非暴力的策略,避免挑衅行为,不给西班牙当局制造任何借口来发动更严厉的镇压并分化运动,他们对此以做好充分的准备来抓住机会;在加泰罗尼亚本地的工人运动中,并通过整个西班牙广泛的反镇压、争取自由的民主联盟,以及尽可能最广泛的国际团结运动来发展抵抗镇压的行动。

从双重合法性到短暂的双重政权

自9月6日和7日以来,有两种彼此对立的合法性和法律秩序。它们之间的裂缝只能不可逆转地增大。很大一部分左翼由于缺乏透明度、坚定的立场和决心,只能给反革命提供支持,并阻碍加泰罗尼亚共和国运动向左转。在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认同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的左翼有义务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他们面临的挑战是要推动加深整个国家的民主破裂的进程,需铭记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其它地方的形势和节奏有着不同。在加泰罗尼亚,他们将会为争取这个初期的反叛的政治领导权而斗争,将社会的、民主的、环境的以及解放的问题置于未来几周内将开始的立宪争论的中心。我们希望在西班牙其他地区,这项工作能尽快完成。国际左翼和工人运动也有义务组织广泛的运动,支持加泰罗尼亚运动,谴责统治阶级及其媒体发动的反对它们的运动。

总罢工,自我组织和升级行动

在这个关键时刻,工人阶级作为主角的积极参与对于确保有利于民众利益的进程来讲是必需的。工人阶级是否有可能用他们自己的议程推动斗争,从而实现一个新的反资本主义的社会领导权,这取决于:与其它阶级相比较,工人运动是否能够在政治上行动起来,解决这个巨大的民族问题;与社团主义和被动的经济主义相决裂。我们必须努力强行军以弥补必要之事和可能之事之的差距。

我们在10月3日目睹的群众动员和瘫痪加泰罗尼亚的总罢工,为有组织的工人运动不断介入政治进程以及邻里(保卫公投委员会现在可能转变成了保卫共和国委员会)、聚居地和其它工作场所的强有力的自我组织的普遍化奠定了基础。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大众化;直到上个月,民族主义政党,加泰罗尼亚国民议会和文化协会还独占着“独立进程”的领导权,现在正眼看着更具活力的工人和激进分子的崛起。

民主与1978年政权已不相容:我们必须打开第二战场

当前的危机不仅仅是加泰罗尼亚的反抗,也是一场政权危机,在这场危机中,目前一贯处于少数派的左翼(最主要的有,我们的反资本主义者(Anticapitalistas)同志、左翼工会的重要势力、社会运动,我们能党、追求变革的政党以及左翼民族主义流派)和极右翼为占领街头已展开了时间争夺赛。从短期来看,在西班牙其它地区,从这场危机中获利最多的势力有可能是后者。因此,新兴的左翼要主动反抗镇压,与1978年体制决裂,迫切要能打开第二战场来减缓施于加泰罗尼亚的镇压。控制着政权的权力集团本质上会积极与有效保卫自由和废宪/立宪的前景对抗。

在尊重法制和尊重扩大民主之间有着历史性的分歧。调和的态度和抽象的呼吁对话很难在政治行动者和市民之间引起真正共鸣。必须展现出左翼和加泰罗尼亚民众运动的联合行动,实现民主目标,反对镇压。

单边主义和团结,胜利的必要条件

加泰罗尼亚公投中所谓的“单边主义”并非同寻求西班牙和国际上的民主大众力量的团结与协同相矛盾。从这个意思上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如果整个西班牙的体制没有产生破裂,加泰罗尼亚的自决将遭到镇压,而不能用民主友好的方法来解决加泰罗尼亚的愿望,就不可能改变国家体制。

创造两个、三个,乃至更多的加泰罗尼亚

在切·格瓦拉(他是具有国际主义视野的革命者的榜样)遇难五十周年之际,应该认识到需要打破拖住欧洲和世界,影响世界上一切地区的反动辩证法。拉丁美洲的制度灾祸,欧洲和美国的种族主义和恐伊斯兰症的民粹主义,中东的法西斯圣战主义……都在威胁着整个世界,令人回想起早期的地缘政治混乱。

加泰罗尼亚进程是近十年来大规模非暴力反抗中的最令人钦佩的例子,它构成了21世纪公民革命的真正实验室;世界资本主义制度的堕落使我们陷入野蛮,但加泰罗尼亚的反抗有助于打破走向野蛮的螺旋,这就是为什么必须支持它的原因。在整个欧盟的资本家对民主权利进行严重袭击,工人和大众阶层遭受着它们带来的严重攻击的时刻,加泰罗尼亚人民的反抗象征着重拾被压迫和被剥削人民集体行动信心的希望。

古巴革命者在19世纪末打败了岛上的西班牙殖民军队,决定性地促成了第一波旁王朝复辟的毁灭,说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旗帜直接受到古巴革命者的旗帜鼓舞,并不仅仅是历史奇闻。加泰罗尼亚的斗争必定会打击到第二波旁王朝,共和国的胜利将允许我们想象民众运动的新崛起,并使加泰罗尼亚、西班牙和整个欧洲的反资本主义、生态社会主义的前景焕然一新。

团结和动员

我们号召一切工人组织、民众组织和民主组织支持加泰罗尼亚的斗争,谴责西班牙当局的镇压,向各自的政府施压要求承认正在发生的主权行为,承认最终公布的加泰罗尼亚共和国或独立宣言。

迈向加泰罗尼亚共和国。拥护大众的自我组织以及设立政权机构的民主进程的开端。

第四国际执行局

2017年10月4日


译自: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517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