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札记一则: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1848年2月21日—2018年2月21日)

林致良  著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共产党宣言》第二节:无产者和共产党人)。

注意,马克思和恩格斯这里是说“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而不是反过来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作者没有“只见集体、不见个人”,甚至也不是简单主张“集体优先”。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了防止劳动人民起来革命,故意曲解和丑化马恩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另一边厢,东方斯大林主义官僚层为了把自已的统治合理化,也把官僚社会主义国家说成是遵循科学社会主义。

可是,马恩二人并没有主张一种“没有自由的集体主义”、齐一化的“兵营式社会主义”。恰恰相反,马恩对圣西门、卡贝等“空想社会主义者”片面强调集体生产和生活的思想是有所反省的。(参考Hal Draper《社会主义的两种灵魂》,The Two Souls of Socialism, 1966)

从行文修辞看,我怀疑《共产党宣言》这里是用了突降法。宣言该节讲述了很多属集体性的现代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发展,并且提出了著名的十点无产阶级国家可以立即实行的措施。作者似乎有意避免给读者《宣言》过于强调国家和集体、一切要通过国家和集体(尽管已经是无产阶级国家)的印象,而笔锋一转,以“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收尾。这点儿突兀实在用得好。

后来,英国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对此有很好的阐述:“社会主义是通往个人主义的,这就是它的价值所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或随便用哪个名字来称呼它,这种主义化私有财产为公共财富,用共同经营来取代竞争,从而使社会回复到一种属于完全健康的有机体的良好状态中去,并保障了每一个社会成员的福利。实际上,它将会为生活带来稳定的基础和适宜的环境。但是要想让生活得到尽善尽美的充分发展,还需要更多的东西,这种东西就是个人主义。假如社会主义是独裁性质的,如果政府用经济力量武装自己,正如它们现在用政治力量武装自己,简而言之,如果我们得到的是一个工业暴政,那么人类的最终状况就要比它的最初状况更糟。”(《社会主义制度下人的灵魂》,The Soul of Man under Socialism,1891)。这里所讲的个人主义,是指自由发展个性,或者人的全面发展。

顺便说一句,马克思一直喜爱运用突降法。例如他在《资本论》第三卷第48章(死后由战友恩格斯编辑)里有一段话:“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他们的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变换。但是不管怎样,这个领域始终是一个必然王国。在这个必然王国的彼岸,作为目的本身的人类能力的发展,真正的自由王国,就开始了。但是,这个自由王国只有建立在必然王国的基础上,才能繁荣起来。工作日的缩短是根本条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5卷之下)这处,马克思从谈论社会主义“自由王国”的愿景一下子转到实现它的社会条件,从而把两者的关系深刻地揭示出来。

2018年2月22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