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的现在和未来

迈克尔·罗伯茨(Michael Roberts) 著

祟艺 译

值班志愿者 校订

按:2007年的金融危机将世界带入了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期。资产阶级通过经济刺激、低息贷款和针对工人阶级的财政紧缩政策,希望摆脱资本主义的系统困境。尽管这些行动促进了一些复苏迹象,但是可以说,这是带着重重政治经济矛盾的、史上最疲弱的一次“复苏”。 美国《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邀请了几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和发展趋势。本译文选译了其中迈克尔·罗伯茨(Michael Roberts)的文章。

资本主义的发展从来没有一帆风顺、和和谐谐过。从19世纪早期以来,资本主义经济便有着周期性的繁荣与萧条。但是,在2008-2009年,我们经历了自1930年代以来最大的经济衰退,这是在国际银行体系崩盘后发生的。

衰退的结果是,世界上所有主要经济体的国民收入都经历了巨大下降。为了应对危机,政府采取了削减福利和公共服务的措施——也就是所谓的“紧缩”政策。数以千万计的工人失去了工作和房屋,难以维生。大衰退对人们福祉造成的损失是永久无法弥补的。

这次从大危机中的复苏难以置信地疲弱。大部分国家的产出、就业和国民收入尚未恢复到2007年的水平,根据麦肯锡(Mckinsey)管理咨询报告,26个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三分之二家庭2015年的收入水平竟然低于2005年。因此,这不是一次“正常的”衰退(Recession),而是萧条(Depression)。


迈克尔·罗伯茨著作《长期萧条》

大萧条

在大萧条中,复苏如此疲弱,以至于经济体在很长时间内无法达到过去的产出水平和增长率。这种情况并不是经常发生。在资本主义发展史上,只发生了三次大萧条——十九世纪晚期,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和现在。

1930年代的大萧条始于1929年美国股市的崩盘,与2007年美国房市和信贷市场的崩盘相似。1929年崩盘之后,国家有一个长时期的低增长、高失业期。这种情况直到美国参加二战才有所逆转。政府的大规模投资,最后产生了“战时经济”。

从1945到1960年代的短时期是个例外:这是被称作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golden age)。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都有较快经济增长,也或多或少地达到充分就业。许多国家都建立了福利国家体制,诸如免费教育、医疗服务、住房计划、养老金等等。

利润率下降导致的危机

资本主义经济的健康程度取决于资本盈利能力的变化。二战结束后的欧洲,由于大量的旧机器和工厂的破坏,以及大量廉价劳动力的供给,利润率如火箭般蹿升。同时,欧洲也从美国得到了低息(甚至无息)贷款。

日本也是同样的发展情况。新技术结合高利润以及高素质劳动力实现了经济快速增长。在充分就业条件下,劳工运动可以获得来自资本家阶级的社会让步,而资本家也负担得起(这种让步)。

但是资本主义会持续积累资本,这将导致利润率的下降趋势。危机的发生将越加频繁和严重。这是马克思的危机理论(Theory of Crisis),从1960年代中叶开始,利润率开始逐渐急剧下降,直到1980年代早期为止。

1970年代中叶和1980年代早期的大衰退压垮了制造业就业和劳工运动,劳工运动在危机中受到束缚和挫败。随着公共支出的削减、私有化、劳动保障的取消、全球化,资本主义撤销了“黄金年代”的大部分政策成果。这段年代也就是所谓的“新自由主义时代”。

新自由主义扩张与金融化

由于发达经济体的生产部门盈利能力仍然相对较低。因此,资本逐渐转移到利润率更高的金融业部门(即使最后证明是虚幻一场)。生产性投资占产出的比例下降了。“金融化”是提升生产资本利润率的无力现象。

在这一时期,美国作为经济力量相对衰落。首先,其制造业份额被德国夺过,然后是日本,最后是某大国。甚至在服务业和科技业,美国也现在正逐渐失掉霸权。但是其仍然拥有庞大的金融部门,控制着全世界的货币资本。美国还有迄今为止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这些就是给了美国持续维持霸权的基础。但是大萧条标志着“自由贸易”和资本全球化时代的结束。现在大经济体之间的竞争愈加紧张,特别是某大国和美国之间。

资本主义最终将逃离当前的萧条。过去,资本主义总是可以找到获得更高利润率的路径,即使在二战后和十九世纪的萧条期间。但是,那意味着更多不再有利可图的旧资本的毁灭。该体系需要摆脱在长期萧条中积累的大量债务。那意味着以牺牲就业和生计为代价的进一步的衰退。

摆脱长期萧条

如果劳动人民不推翻资本主义,以社会主义取而代之,资本主义体系将获得新的生机。他们可以开始使用新技术——机器人、人工智能、互联网等等——以提升盈利能力。他们可以去世界上仍然有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地区拓殖剥削。

但是,即使发生了以上情况,资本主义也不能解决其终极问题。在接下来的二十余年里,资本主义将面临一系列重大危机。生产力的增长将长期呈下降趋势:资本主义无力扩大生产以提供大众所需。

并且,全球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已经达到了马克思写《资本论》以来我们从所未见过的程度。这已经加剧了社会矛盾、主流资本主义统治力受到削弱、滋长了“民粹主义”。然后是全球气候变暖也日益威胁着人类社会和地球一代人的未来。

对于资本来说,想要恢复元气获得新生,难度已越来越大。世界上尚未被资本主义体系剥削的土地已经越来越少。作为变革先锋和资本主义的掘墓人的工人阶级,在历史上从来没有比现在更为国际化的发展。资本主义正在走向它的“最佳使用日期”内的末段了。

END

原载美国《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2018年秋季号专题“资本主义走向何方?马克思主义者看世界经济”

原文题目:Capitalism: Now and in the future

原文连结:https://isreview.org/issue/110/where-capitalism-head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