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走向何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危机

温格夫(Lee Wengraf)

至公 译

值班志愿者 校订

按:2007年的金融危机将世界带入了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期。资产阶级通过经济刺激、低息贷款和针对工人阶级的财政紧缩政策,希望摆脱资本主义的系统困境。尽管这些行动促进了一些复苏迹象,但是可以说,这是带着重重政治经济矛盾的、史上最疲弱的一次“复苏”。美国《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邀请了几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和发展趋势。本译文选译了其中温格夫(Lee Wengraf)的文章。

全球南方的经济被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尖锐矛盾破坏了。这些经济体不均衡地被融入世界经济 – 并且过度依赖初级商品的出口 – 以及极易受到产能过剩的系统性危机的影响。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之下的南方大部分地区 – 大卫·麦克纳利(David McNally)所称的“全球经济持续低迷时期” (period of prolonged global slump)- 严重依赖某大国经济的刺激来维持增长率的上升。 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其它地方一样,这些新高水平「增长率」只会加剧该地区的根本问题:逆向工业化,更尖锐的阶级分化以及政治不稳定。


采掘业发展

在千禧年之际,一种“崛起的非洲”的叙事成为了财经媒体的主旋律。燃料和矿产出口飙升了数千亿美元。高价格商品支撑了这一新的繁荣 – 从石油和采矿到大规模的土地掠夺 – 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和投资水平,以及非洲统治阶级和国际资本的巨额利润。但这种繁荣伴随着贫困的加剧。

与殖民时代相似,自然资源的开采主导了非洲经济。在新千年的第一个十年中,非洲与世界其它地区的贸易增长了200%。非洲吸引了巨额投资,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全球需求,特别是受到某大国大规模工业增长的推动。某大国使用了世界上大约三分之一的钢铁,40%的水泥和全球铜供应的40%;预计到2020年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2009年,中非贸易额超过了美非贸易额,某大国成为了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非洲的增长激增不仅取决于某大国的崛起,还取决于前一时代给非洲经济开放毁灭性的新自由主义。由于1970年代中期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急剧下跌, 1960年代非洲可观的4-6%的增长率,变成了经济衰退和整个大陆的债务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介入实施 “结构性调整” – 提供贷款,但是条件是私有化,取消关税和贸易补贴以及放松管制,还有社会服务的撤资,解散工会,并取消对食品和燃料等基本必需品的补贴。这一进程为二十一世纪 “投资者友好” (investor-friendly)的非洲经济奠定了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贷款中的“条件”要求各国将其经济定位于出口初级商品,通常是采掘业,而不是建立广泛的技术和工业基础,其具更广泛的经济发展和就业增长的潜力。 这些“出口导向型”经济体也被迫从西方进口成品,这是全球资本和国际金融机构在1970年代经济衰退之后恢复盈利的总体战略。 到二十世纪末,非洲出口主要由初级商品主导,占所有出口的80%,而“先进”经济体的初级商品出口仅占16%。【1】


重返落后

因此,撒哈拉以南的经济体现在的工业化程度低于刚独立后时期。 经济学家Dani Rodrik将这一过程称为“过早的去工业化”【2】。从1980年开始,在接下来的三十五年中,制造业在国民生产总值(GDP)中的份额从16.5%下降到10%。 安哥拉、尼日利亚和赤道几内亚等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现在依赖这些出口占其出口收入的90%以上,这一比例远远高于世界其它地区。 南苏丹是全球石油依赖程度最高的国家,其近100%的出口收入均以石油为基础。【3】

因此,虽然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投资和贸易激增,但殖民地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遗产已使非洲经济融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其高度不平衡和畸形的模式极其易受商品价格波动的影响。 因此,当油价翻了三倍,商品价格从2002年到2011年上涨了380%时【4】,该大陆的增长率达到了高于平均水平,实现了5-6%的增长。然而,到2010年中期,石油和原材料供过于求以及某大国经济实力下降引发了一场新的生产过剩危机。到2014-2015年,全球商品价格崩溃,为全球石油生产国带来重大预算危机。

今天困扰世界体系的产能过剩危机对包括非洲经济在内的全球南方产生了特别严重的影响。 2016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GDP平均增长率仅为1.3%,次年仅增长2.4%。世界银行预测2018年为3.2%,2019年为3.5%,但指出其不平衡的增长是由非洲大陆最大的经济体推动的:尼日利亚、南非和安哥拉。 非洲其它地区一直受到增长缓慢的困扰。 这次复苏的低迷性质推动了新一轮的危机和救助,其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领导迫在眉睫的紧缩政策的危险,以及某大国基建贷款的催款 -在大宗商品最繁荣的时候签署的贷款- 在另一次经济衰退时将出现违约。


新非洲争夺战

在国际金融机构的推动下,新自由主义政策为西方帝国主义国家提供了投资机会,可同时也无意中为其竞争对手,尤其是某大国,提供了投资机会。某大国京城在非洲大陆日益增长的经济参与从战略上提升了某大国的利益,他们从新自由主义中获益的能力只会加剧了帝国的竞争。在这种环境下,非洲资产阶级发挥了全球资本的热情“伙伴”的作用,寻求以自己的方式推动积累。 这种“伙伴关系”的一个组成部分越来越多地包括促进非洲大陆的军事化,从非洲之角(Afircan Horn)到萨赫勒(Sahel)及其它地区。

列宁和其它古典马克思主义者的对帝国主义的看法再一次被证实了。对市场和资源的加剧经济竞争产生了列强之争的新时代,尤其是美国和某大国之间的竞争。两个帝国主义列强都使用了所谓的“反恐战争”和政治不稳定等理由,在非洲部署部队和建立军事基地。奥巴马政府在乔治·W·布什于2007年启动美国非洲司令部(AFRICOM)的基础上,扩大了美国在该大陆的军事干预。庞大的军事基地,秘密行动和部队网络现在覆盖了非洲。

与此同时,某大国正在增加其当地的军事力量以支持其在东非庞大的一*一*(BRI)投资。 与左翼一些人的说法相反,某大国在非洲和其它地方的一*一*投资受到京城的帝国主义利益的推动,并只会加剧资本主义的产能过剩问题,特别是在全球南方商品出口产业。为了加强对东非的一*一*投资,某大国在吉布提这个小国家建立了一个新的基地,激怒了美国 – 美国莱蒙尼尔营(Camp Lemonnier)海军基地就驻扎在附近。 总而言之,这个列强对非洲新的争夺战 –以及世界争夺战 – 使非洲成为了一个更加不稳定和危险的地方。

沃尔特·罗德尼的经典著作《欧洲如何使非洲不发达》

这些帝国主义列强对大宗商品的预期收益的承诺并没有实现。 尽管非洲的最富的1%人口得到了前所未有的GDP增长率和财富,但非洲绝大多数人民的贫困状况正在恶化。世界银行的报告揭示了令人吃惊的现实:截至2012年,非洲的贫困人口相比二十年前增加了一亿。 正如圭亚那历史学家沃尔特·罗德尼(Walter Rodney,1942-1980)在他的经典著作《欧洲如何使非洲欠发达》(How Europe Underdeveloped Africa)中所说,资本主义及其帝国主义列强并没有“忽略”非洲大陆,而是通过奴隶贸易和殖民主义系统地掠夺它。 今天,美国和某大国再次参与对非洲的竞争性掠夺,将非洲的经济倒退到几种初级商品的出口,从而使其更容易受到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破坏和波动的影响。

注释:

【1】Patrick Bond, Looting Africa: The Economics of Exploitation, cited in Lee Wengraf, Extracting Profit: Imperialism, Neoliberalism and the New Scramble for Africa (Chicago: Haymarket Books, 2018), 70.

【2】Dani Rodrick, “Premature Deindustrialization,” November 2015, http://drodrik. scholar.harvard.edu/files/dani-rodrik/files/premature_deindustrialization_revised2. pdf.

【3】World Bank, “The World Bank in South Sudan,” May 3, 2018, http://www.worldbank. org/en/country/southsudan/overview.

【4】“Oil and Trouble: Tumbling Resource Prices Suggest the World Economy is Slowing,” Economist, October 4, 2014, https://www.economist.com/finance-and- economics/2014/10/04/oil-and-trouble.

END

原载美国《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2018年秋季号第110期。专题“资本主义走向何方?马克思主义者看世界经济”

原文题目:Sub-Saharan Africa and the crisis

原文链接:https://isreview.org/issue/110/where-capitalism-head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