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经济学

《作为理论家的斯大林》

1930年7月15日

在现实中,扩大的再生产的完成不仅靠由工业和资本主义农业的工人生产的剩余价值,还通过从外部——从前资本主义的农村、落后国家、殖民地等等——涌入的新物资。从农村和殖民地得到剩余价值,也只是在不等价交换或是在强行收取(主要是通过征税)的形式下,最后是在借贷(储蓄所、借贷等)形式下才是可能的。在历史上,所有这些剥削形式以不同的比例交织在一起,它们所起的作用不亚于对“纯粹的”剩余价值的压榨;资本主义剥削的深化总是与它的扩大齐头并进的。但是,马克思使我们感兴趣的公式严格地肢解活生生的经济发展过程,把一切前资本主义的因素和形式从资本主义再生产中剔除,它们伴随和滋养它,它靠它们而扩展。马克思的公式构造的是化学般纯粹的资本主义,以前,这样的资本主义从来就不存在,现在什么地方也没有。正是因此,它们提示了所有资本主义——但正是资本主义,也只是资本主义——的基本倾向。

《对前苏联经济体制和管理体制的简单描述》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看到了前苏联在斯大林统治时期以及之后的宏观经济运行方式和微观经济管理体制的主要特征,这对我们下一步的深入分析有很大的帮助。前面我们说到,劳动的自由程度是政治经济学衡量经济体制的标准之一,因此劳动的动力问题就是我们应该研究的首要问题。在前资本主义时期,劳动的动力主要来源于对人的依赖性,来自于对劳动力的直接强迫。在资本主义时期,劳动的动力主要来源于对物的依赖性,来自于对追求物质的心理动机,而在共产主义社会,劳动的动力来自于人自身的劳动需求。我们看到,在斯大林统治的时期,劳动的动力主要来源于物质激励与恐惧,再加上一部分精神激励,这远远没有满足马克思所说的劳动的自由。在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统治的后斯大林时期,恐惧的动力逐渐消失,精神激励也递减,劳动的动力越来越依赖于物质激励。而在戈尔巴乔夫改革后,前苏联走向了南斯拉夫式的市场社会主义。因此我们可以说,前苏联完全没有满足马克思所说的社会主义的条件。

《“长波”论初探》

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波是政治经济学里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它是分析资本主义的历史以及当代资本主义的一把钥匙。我们要理解资本主义,必须对“长波”理论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但资本主义的长波却不是这样,它根源于利润率的涨落,而不是供需矛盾,平均利润率长期大规模上涨就会产生扩张性长波,而平均利润率的长期下降会导致萧条性长波。这并不代表在一般的经济周期里就没有利润率的涨落,但长波却有更为根本性的原因,也是更为深刻的资本主义矛盾。它无法通过自身调节,而必须通过外部条件的变化来进行调节,这一点我们后面会讲到。

《滑向深渊的世界——浅谈中美贸易战》

2018年7月19日

7月6日,特朗普政府正式对来自中国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关税,标志着特朗普对华关税政策的正式落地。中国商务部其后在声明中指出,“美国违反世贸规则,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中国海关总署指,中方的报复措施将在美方加征关税措施生效后即行实施。

这次事件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很多人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这样的贸易战只能是双输的结果。然而,问题仅仅是贸易冲突这么简单吗?

《最早的纸币和通货膨胀》

通货膨胀并不是存在于纸币制度下的怪胎,而是一个几乎与商品交换同时诞生的现象——将这一概念作为前提并不是为通货膨胀在纸币制度下的存在提供合理性,而是试图从更宽的视野审视这一货币现象。比单纯地对于感性化地认识这一现象相比更重要的是,人们可以从历史当中获得经验,了解到表面之下更丰富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