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是埃里克·欧林·赖特(Erik Olin Wright)智识生涯的关键主题

阿列克斯.卡利尼科斯(Alex Callinicos)著

宋治德 译

编者按:感谢宋治德先生允许使用其译文。卡利尼科斯在这篇简单扼要的悼文指出赖特的主要贡献在于“将马克思的阶级理论与主流的社会科学的实证和定量方法结合起来”,并且提出“矛盾的阶级位置”的著名论题,把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讨论推向深入。可是,正如卡利尼科斯指出,赖特的阶级理论是建立在放弃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之上的。赖特只是不同意罗默(两人同属分析马克思主义学派)的剥削理论放弃了劳动价值理论而代之以工人收入差异来界定阶级,并非不同意放弃劳动价值理论。赖特抛弃劳动价值论使他不同意资本主义利润率下降导致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规律,认为资本主义不可能被革命推翻,只能被“驯服和削弱”,从而滑向改良主义。赖特晚年的《真实乌托邦》系列研究,虽然自称是反资本主义,其实是改良主义的反资本主义。尽管如此,《真实乌托邦》系列提出的新社会制度部分设计蓝图,例同合作经济、全民基本收入,仍然有一定参考价值,可以作为更新的革命过渡纲领的借鉴。

埃里克.欧林.赖特

美国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家埃里克.欧林.赖特(Erik Olin Wright, 1947.2.9-2019.1.23)上周因白血病逝世,享年71岁。他在生命最后的数月里,在自己博客留下的文字,思路清晰,心境坦然,平静沉思后写下了“我终会如星尘般消散,返回到更一般的物质状态”。

尽管我们在1960年代末,都是同一所牛津大学的学生,但我是到后来才知道埃里克的。我特别记得,2009年6月,他和我都参与了由凯特.阿历山大(Kate Alexander)组织的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University of Johannesburg)举行的一个有关阶级的研讨会。

阶级确实是埃里克智识生涯的主题,他主要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Madison-Wisconsin)教授社会学。他试图要做的,就是将马克思的阶级理论与主流的社会科学的实证和定量方法结合起来。一般情况下,马克思会在这样的尝试中消失了,但这却不适用于埃里克的例子。

他从未忽视马克思的核心主张,即阶级是一种社会关系,其建立在社会中的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剥削之上的。尤其是在这三本出色的著作:他的博士论文《阶级结构与收入分配》(1979)(Class Structure and Income Distribution)【1】、《阶级》(1985)(Classes)【2】以及《阶级的重要》(1997)(Class Counts)。他的著作的特色,以宏大且精确的概念与严谨的实证结合了起来。

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出版了《阶级》中译本

或者,他最著名有关阶级的创新理论,就是“矛盾的阶级位置”(contradictory class locations)。埃里克认为,在现代先进的资本主义社会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劳动力同时享有某部分资本家和某部分工人的财产。这是真实的,例如经理和主管级别的人员,他们属于受薪雇员,但他们代表资本以确保对大量工人的剥削而行事。对于埃里克来说,这表明资本主义的阶级结构比马克思所预测的更为复杂,因此,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将更为困难。

无论这个理论的政治后果如何,在我看来,矛盾的阶级位置的概念是卓有成效的。遗憾的是,在1970年代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们之间对于是否放弃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labour theory of value)所掀起的一场争论,其对埃里克产生了负面的影响。这里有两个方面。首先,马克思自己对资本主义剥削的分析,是建基在劳动价值理论之上的。他认为,所有新的价值都是由劳动创造的,但资本家将其中一部分——剩余价值——作为利润私占了。

放弃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

如果你放弃这个劳动价值理论,那你对剥削必须提出不同的解释。埃里克从经济学家罗默(John Roemer)那里得到启发。例如,罗默说技术工人剥削较低技术的工人。更一般而言,这种方法倾向于将阶级化约为收入差异,而不是在生产关系中的位置,这正是埃里克从一开始要拒绝的那种主流的阶级论述。值得赞扬的是,他通过其智识生涯而抵制了罗默的剥削理论的这一意涵【3】。

第二方面,劳动价值理论亦是马克思此一论点的基础:资本主义本身容易受到利润率下降趋势的经常性经济危机的影响。相反,埃里克对此认为(这情况就如他和布里格斯(Harry Brighouse)与我,针对我的《论平等》【4】,“资本主义是一种具有相当大灵活性和能力的社会体系,能够应付过去”。

我们在这方面的分歧,在约翰内斯堡研讨会上再次出现,该会议举行【5】正好是由2007—08年全球经济崩盘后所引发的全球性经济衰退的高峰期间。我认为埃里克低估了它的意义。

他相信,改良资本主义的空间比起革命社会主义者所说的(如我认为的),要大得多。埃里克的后期岁月,主要的智识焦点集中在探索可能的改良和实现这些改良的策略。《真实乌托邦》(2009)(Envisioning Real Utopias)【6】一书便是致力于此。他在美国《雅各宾》(Jacobin)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名为〈今日如何成为一个反资本主义者〉(2015)(How to Be an Anticaptialist Today ),概括了其复杂的论点,他呼吁社会主义者“放弃摧毁资本主义的幻想”,并且集中于“驯服和削弱资本主义”。

埃里克的这类文章,与他的其它所有作品一样,都是非常谨慎和精巧地进行论证。他显然是一位勤恳的模范老师,深受学生们的爱戴。我对他的家人、朋友和学生,致以慰问。所有社会主义者,都应该为失去了一位非常有创造力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而哀悼。

2019年1月29日

注释:

【1】应为《阶级结构与收入决定》(Class Structure and Income Determination)。——译者

【2】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出版了中译本。——译者

【3】作者是指罗默放弃劳动价值理论而代之以工人收入差异界定阶级的剥削理论,但含蓄指出赖特是同意放弃劳动价值理论的。——译者

【4】台湾唐山出版社2018年出版了中文重译本(Equality)一书的辩论。——译者

【5】上文已提及是2009年6月。——译者

【6】台湾群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了中译本。——译者


原载于英国《社会主义工人报》(Socialist Worker)网页之文章。

原文题目 :Class was the key for Erik Olin Wright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worker.co.uk/art/47807/Class+was+the+key+for+Erik+Olin+Wrigh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