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民主、制宪会议和转型的挑战

纳迪尔·哲尔穆尼(Nadir Djermoune)  著

六韬  译

素侠云雪  校

“民主”、“制宪会议”这个政治问题正在构建名为“HIrak”的人民抗议运动的行动和辩论。从2019年2月22日以来,即占领街头和阿尔及利亚公共场所的运动出现之日起,这种需求很快就从道德层面导向了政治问题层面;即从拒绝又老又病的总统第五次连任总统起,导向了巩固这一不许他再次参选的成果,巩固与阿尔及利亚政府的组织和民主训练有关的成果。

目前此利害攸关的事情非常清晰与准确:一方面,掌权势力体现为军事机构和已辞职的总统所留下的政府体系,他们要求延续现行的权力结构,通过强制手段来严格并正式执行现行宪法(尤其是第102条),以尊重对现行制度;另一方面,有反对派呼吁打破现政权并承诺向新的政治结构转变。

但是这支反对派在组织上是分散的,对“决裂”概念的需求各不相同,因而对我国民主未来的设想也有所不同。有一些势力呼吁组成传统式政府,以组织新的总统选举并开始新的改革。这种势力我们称之为“改革派”。还有一些人主张一种自下而上的道路,即通过制宪会议来达到真正的民主性决裂,并产生一种新的权力构架。这种力量可以称之为“革命派”。这些正是在转型过程中带来的问题。

但是在检验与转型有关的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转到阿尔及利亚这次人民性与历史性运动中来。

运动的意义

无论有多少障碍与困难阻碍着前进的道路,从2月22日开始的这场运动一直向阿尔及利亚社会真实的未来和民主的可能性尽情地开放。基本的自发意识克服了内战、痛苦和对黑暗未来的恐惧所遗留下来的令人忧心忡忡的失败主义残余。一次火山喷发可以喷散屡战屡败的重负。在这场人民运动中,行动从过去悲观情绪的重压下解放了出来。这场运动在一步跃向一个共同体,跃向将示威转为愉快和庆祝的一种交流。

运动的力量体现在它的参与人数、地方的与全国的部署中。这种力量在于反抗者希望主宰他们自己的生活和历史——不仅体现在政治决策上,而且也体现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之中。“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Blad dyalna, n’dirou Rayna”)是游行示威中的主要口号之一。只有这种力量才能保证争取到更美好的未来,并切实阻止野蛮的浮动和黑暗的倒退。

在这场运动中,英雄和天才是一个集体。运动没有伟大的领袖和官方的领导。但是领导人物中——无论是理论家还是行动中的男女——并不就此缺少天才、广度和才干。就像所谓“Silmiya”(和平)策略就成了一种很好的斗争方法。妇女,男人和儿童用躯体和声音阻止了警察每次采用暴力的企图,他们在政治对抗中引入了一定的道德维度,尽管强大的镇压力量仍然待在阿尔及利亚街头,但这种力量在整个示威过程中保护了“Casa d’EI Mouradia”【1】。

运动的力量还在于运动参与者一致谴责了有组织的盗窃和广泛的“系统”性贪污。“噢,小偷,你掌控了国家”(“Edditou blad ya serraquin”)是另一个象征性的口号。虽然此谴责首先在道德层面上,通过声称尊严与自由的权利来表达出来,但游行中的争论和批评揭示了这种有组织的窃国者的深层根源和经济支柱。经济自由主义者和在各个领域的全行业私有化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责备。对国家财富的主权征用是标语当中的其中一种要求。它还预示着关于如何走出危机的争论的内容。

然而,这种集体的和自发的力量有其局限性。这场运动不得不产生出自己的领导,并使之成为一种替代性力量。这是发起革命的必要条件,或在适当条件下,以适当的方法对体制进行改革。虽然这种可能性包含在运动本身中,但它的出现需要一场有着批判性理论的行动,以在其要求层面上赋予它意义和民主的与社会的未来。

改革还是革命?

一些理论批判者把他们自己限定在对没有革命色彩的运动的强调上。之所以称他们是改革派,是因为其社会组成部分——中产阶层和年轻人,或是因为缺乏能从外部带入必要的觉醒的先锋党。他们太容易被操纵了,甚至受到国内外阴谋的摆布。

这些知识来自静态逻辑与形式逻辑。因为就其定义和本质来说,这里没有所谓的“革命”运动。结局无法预知。批判不能通过先验的拯救和谴责进行下去。

这些抗议运动通常由自发性的意识来承担,总是开始于直接的社会、文化、经济或政治诉求,而不会解决使现行体制“改革化”还是“革命化”的问题。如果他们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那么运动可能在时间和空间上得以延伸,但不会有政治上的质变。这也是目前法国黄马甲运动的情况。他们可能一开始非常激进,到后来逐渐减弱。这也是发生在2001年卡比利的情况。同样,他们可能通过政治步骤达到革命性突破,不带预判革命的范围和性质,就像2011年发生在突尼斯的情况一样。

最重要的是,在批判性意识的驱使下,政治精英和先锋队在“改良”还是“革命”的词语中构想他们的替代性方案。这些构想都是对必要的构建的假设,既可以从预先建立起来的哲学体系开始,也可以从与现实的直接接触或对局势的现实主义批判(即要改变现实的观点)出发。

从这种观点来看,受到阿尔及利亚示威者激烈谴责的现“体制”力图从服务于其政治和意识支撑的宪法模型开始来维持自己的统治。就像我们前面指出的那样,在运动中,由临时政府来重新组织总统选举的诉求让位于激进改革派的领域。反对派政治势力,尤其是新自由主义和寡头政治势力要求对现行宪法增加附注,以便在新总统当选后很快恢复局势,如有必要就推行改革。因此,他们拒绝任何打破现“体制”的革命。他们在各种各样的借口下拒绝制宪会议的口号,尤其是借口缓慢的制宪进程将导致“外国势力插手”或“伊斯兰野蛮主义”。事实上,这种拒绝避免了就广受诟病的现“体制”问题同所有社会阶层展开广泛而透明的辩论。

这正是当前最高制宪会议口号的革命性所在。因为这个口号在这些条件下为激进地与真正民主地变革现“体制”开辟了一条道路。

民主,一项持续性的建设

另有一种声音还没考虑到要以制定过渡性政治替代为目的——不管是一场总罢工,或更小些的制宪会议;因为游行者至今没有明确制定挑战现存社会秩序的计划,也没组织起替代性革命力量。这种声音告诉我们:现在还不适合进行民主的或革命的变革;当前必须等待那些能领导人们夺取政权的先锋党的建设;与此同时,我们应该以我们自身的诉求——从当前政权获取民主、经济与工会自由——为基础。换句话说,根据这种解读,这是一个要求上百万示威者放弃他们的政治诉求,支持改革派分子,或远离我们面前真实发生的事情的问题。

有必要摒弃这种同义反复。为了摆脱他们,“yetnahha-w gaâ”这个作为数百万抗议者的口号中的要求,就有效地摆脱了改革派,也摆脱了窃国者,同样也是为了摆脱压迫和剥削,必须要有能带来这种批判性意识的先锋党。但是运动自身会创造一种属于它自己的政治、社会和文化解放的条件。这种条件来自于抗议,在抗议中可以形成一项方案及能够实现此方案的格局。仅仅通过一个从外部带来解决方案的党派组织还不足以创造这种方案和结局。

在这里,它还意味着制宪会议所赋予自己的全部意义。因为通过重建共和国的目标,第二代甚至是第三代会觉醒,它需要一个广泛而透明的辩论,以构建起制宪会议的组织。

但制宪会议不是最终的出路。它是民主出路的起点,特别是面对这场运动所带来的危机的情况下。同时由整场运动所规定的这种民主的或“第二共和国”的形式不是由一种先验的理念定义的。这是一个结构。预先指出应该选择的道路将会掉到乌托邦的陷阱中。

民主并不表现为一种普遍形式。在今天,在我国表现出的不平等是由无往不胜的和殖民主义的资本主义背景下,由欧洲人民在18—19世纪所谓“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革命进程中留下的遗产。这些城市结构和管理制度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这种民主化管理形式可以普适于全人类,那么它就是在呼吁变革。它已经从有限的选举权发展为全民选举权,从白人男性的权利发展到妇女和有色人种权利,从自决权发展到社会和文化权利。我们还知道其他一些直接但短暂的形式,即“人民委员会”。

但是新的结构不可能被无中生有创造出来。如果说男男女女们通常不是在他们自己选择的条件下创造自己的历史,那么阿尔及利亚人现在创造了自己的历史的背景是:在经济危机中,一个后发资本主义国家依赖于其他全球资本主义。这也是一个围绕制宪会议的辩论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我们不断向前推进的科技和生产现实还没有真正克服资本主义所带来的问题和矛盾。新的东西是人们意识到存在交流方式和集体行动间的联系。多亏了大众媒体的全球化和扩张,一次觉醒就可以塑造运动。

方法问题——作个总结

任何政治变革的先决条件,无论它是什么形式,都开始于德国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关于艺术作品的问题:“不问:一部作品和时代的生产关系情况怎样,是和生产关系一致的吗?是反动的吗?或者它力图变革生产关系吗?是革命的吗?——不提这个问题或者至少在提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提另外一个问题。……而想问:作品在生产关系中处于什么地位?”【2】同样的问题可以决定我们的行为:在当前不同力量间政治关系的特殊方式下,在全球范围和制宪会议的口号中,民主的地位是什么?这就是我们在这场献身的运动中尝试去解释的东西。

2019.4.28


注释:

【1】在此次抗议期间流行的一首歌曲,表达对布特弗利卡总统的愤怒。

【2】见本雅明:《作为生产者的作家——1934年4月在巴黎法西斯主义研究学院的讲话》,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walter-benjamin/mia-chinese-walter-benjamin-19340427.htm


本文作者纳迪尔·哲尔穆尼(Nadir Djermoune)是阿尔及利亚社会主义工人党(Parti Socialist des Travailleurs,第四国际阿尔及利亚同情组织)的领导成员。

译自: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6046 

法文原文:https://npa2009.org/idees/international/debats-en-algerie-la-democratie-la-constituante-et-lenjeu-de-la-transi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