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左派竞选联盟“工人左翼阵线—团结”发布了自己的20点纲领

工人左翼阵线—团结  著

六轁 译

田七 校

2019年6月12日,阿根廷四个左翼组织宣布成立一个新联盟:“工人—左翼阵线:团结”。

阿根廷的四个社会主义组织建立了一个新的联盟。他们一致同意把这20点作为他们的纲领,提出了建立工人政权与国际社会主义的总要求。

2019年6月12日,阿根廷四个左翼组织宣布成立一个新联盟:“工人左翼阵线—团结”(FIT-Unidad)。这其中有三个组织——社会主义工人党(PTS)、工人党(PO)和“社会主义左翼”党(IS)——自2011年以来就是新联盟的前身“工人左翼阵线”(FIT)的成员党。FIT在上次总统大选共获得120万张支持票,目前在国会、各省议会及地方议会共获得40个席位。

如今,这三个组织与阿根廷“社会主义工人运动”(MST)达成建立“工人左翼阵线—团结”的协定,并共同提名候选人参加2019年10月的全国大选。该阵线提出了一份纲领性宣言,内容包括序言与二十点要求。为了便利英文读者,下文简要地译出序言,同时尽可能精确地译出全部二十点要求。

“工人—左翼阵线:团结”标志

序言

这一新阵线是在重大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建立的,它团结了阿根廷几乎所有左翼力量。资本家正试图使工人和贫苦大众为阿根廷的经济危机买单。毛里西奥·马克里总统的右翼政府继续偿还外债,它已同意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要求推行一揽子紧缩政策。

阿根廷工会官僚层一直与政府就紧缩政策进行谈判。与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Cristina Kirchner,阿根廷“爱国阵线”(Patriotic Front)创立者)眉来眼去的持中左立场的政治势力已提名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为总统候选人。爱国阵线虽然声称反对紧缩政策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但实际上它却与力推紧缩政策的各省总督结盟。基什内尔主义者们与巴黎俱乐部达成继续支付欺诈性的外债的协议,并决定与雪佛龙公司(Chevron)共同开发阿根廷天然气资源。

劳动群众不应该在“小恶”或“大恶”之间二选一,而是应当考虑由工人左翼阵线提出的第三条路:让企业主、银行家、大土地所有者与帝国主义为(它们搞出来的)这场危机买单。工人—左翼阵线为实现工人阶级的政治独立性而斗争,拒绝支持任何代表企业主利益的政治人物(包括那些自命为激进主义者的分子)。

 工人左翼阵线和社会主义工人运动虽然在纲领上存在显着分歧。然而现在,鉴于劳动群众所面临的社会灾难,它们有必要共同合作。

 工人左翼阵线—团结号召发动多种社会抗争与动员,以工人阶级的立场来解决当前的社会经济危机。这意味着必须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滚开,并大刀阔斧地重组阿根廷的经济体。

工人左翼阵线—团结向工人、学生与贫困民众提出以下诉求,以便在此基础上发动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马克里政府及各省总督的抗争运动——其最终目标是要建立工人阶级政权。

劳动群众不应该在“小恶”或“大恶”之间二选一,而是应当考虑由工人左翼阵线提出的第三条路:让企业主、银行家、大土地所有者与帝国主义为(它们搞出来的)这场危机买单。

20点要求

1.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裂,停止偿还外债;将还债预算用于提升工资、增加就业、改善医疗、发展教育与增加住房供应,而不是用来养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各大银行国有化,并实现对外贸易的国家垄断,以防止资本外逃,并保护小储户,并提供低息信贷。为此我们应建立工人阶级政府,在工人们充分辩论与直接管理的前提下推行这类面向工人阶级与贫困民众的经济计划。

2.立即增加工资和养老金。确保所有人的收入都能够养活自己的家庭。建立工资与养老金对应价格指数上涨的增长机制。

3.禁止裁员。对所有关停的公司实行社会征收和国有化;它们可以在工人监督下恢复生产。消除不稳定工作和账外工资。所有工人都必须获得永久合同。通过将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总量公平地分配给所有工人(失业的和已就业的)——同时不降低每位工人的劳动报酬——来实现全民就业。废除使工作外包合法化的劳工改革法案。

4.取消养老金改革。养老金须相当于工资的82%,并且与通货膨胀率挂钩,最低养老金必须能覆盖满足退休人员的基本生计。追缴被马克里、前总统卡洛斯·梅内姆和基什内尔削减的雇主捐款。

5.停止对普通家庭的生活必需品征收增值税。废除所得税。对所有巨富征收累进税。向主要的资本家(银行家、土地所有者和大企业所有者)征收临时税,以解决劳动人民最迫切的生计需求。建立价格管理委员会,保障生活必需品的供应。

6.停止年复一年地增加公共服务费。在工人与消费者(包括乘客)的共同监督、经营和管理下,将此前所有被私有化的企业重新收归国有,包括将各级铁路、地铁(客运与货运)重新国有化。无偿地将石油工业与所有石油企业重新国有化,以建立归工人控制与管理的统一的国有石油公司。推行由工人控制的能满足各家各户天然气与电力需求的国家能源计划。

7.征收土地寡头以及粮食、石油、乳制品和制冷行业的垄断企业。征收4000名大土地所有者的生产资料,尊重贫困农民、土著居民和小农场(牧场)主的权利。不允许将农民和土著居民被驱逐出他们的土地。不得让农村工人承担账外工作(off-the-books jobs)。

8.打倒大型矿冶企业,巴里克(Barrick)和雪佛龙(Chevron)滚出阿根廷。禁止使用水力压裂法(开采石油或天然气)。无偿没收这些企业(它们基本是帝国主义的企业),并修复被它们破坏的环境,确保矿冶企业的雇员同工同酬。

9.建立全国覆盖的、单一的免学费的世俗教育体系。停止补贴私立教育机构。禁止教会干涉教育。切实有效地实现政教分离。

10.建立国家管理的高质量的全国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实现免费的健全的国家医疗保障。无偿地将利用民众病痛渔利的制药实验室收归国有。免费为病人提供药品。由基层工会成员选出工人委员会,以此民主地管理职工保险体系,从而避免工会官僚再从中贪墨(因为在阿根廷,许多保险基金都是由工会掌握的)。

11.为全国各地的棚户区居民提供高质量的住房与社会公共服务。对炒房客的空置房屋征收重税。

12.堕胎合法化,提供自由的、免费的堕胎服务。推行性教育来增强女性的自主权,提供避孕器具来避免堕胎,实现堕胎合法化来防止女性丧命(译注:由于堕胎非法化,需要堕胎的阿根廷贫困女性一般只能去黑诊所)。将国家预算用于打击性别暴力,而不是供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捍卫女工的权利,实现同工同酬。

13.打击黑警。禁止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禁止对刑法进行反动的和压迫性的修改。警察不得对民间团体实施间谍侦察和渗透。解散监视工人和穷人的特务机构。废除《反恐怖主义法》。撤销针对6000多名工人和社运人士的指控。恢复所有政治犯的人身自由。

惩处谋杀圣地亚哥·马里多纳多(Santiago Maldonado,2017年被谋杀的社运人士)和拉斐尔·纳乌尔(Rafael Nahuel,2017年被谋杀的土著社运人士)的凶手,把须对胡里奥·洛佩兹(Julio Lopez,当局迫害暴行的目击者,于2006年被消失)和卢西亚诺·阿鲁加(Luciano Arruga,2009年被捕后消失)的失踪负责的有关人等逮捕入狱。囚禁杀害卡洛斯·富恩特阿巴(Carlos Fuentealba,2007年被警方谋杀的一名阿根廷教师)的凶手。当局的宪兵滚出工人阶级社区。

14.对下列人等判处无期徒刑:实施种族灭绝的军事独裁者及其在民间的同党,那些要为阿根廷反共联盟(Triple A,它是在20世纪70年代杀害了数以百计的社运人士的法西斯敢死队)的暴行负责的人士。

15.所有立法委员、公职人员和法官的收入不应超过一名熟练工人或一名教师的工资水平。选民有权罢免上述所有公职人员。

16.民选检察官和法官,选民有权罢免之。消除所有种族特权。由陪审团裁定法庭判决。

17.消灭工会中的官僚层。支持战斗性的工会主义。工会独立于国家和政府。让工人享有充分的民主与权利、不受国家机器干涉或控制地去实行自组织。以阶级斗争和工会民主为基础建立战斗性的反官僚主义的工会领导力量。我们支持工人的自组织来摆脱工会官僚层和代表资本家利益的政党的控制。

18.粉碎马克里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协议,打败支持这种勾结的各省总督。建立自主的代表国家最高权力的制宪会议,来讨论及表决落实能够满足工人阶级需求的迫切措施,并在新的社会基础上变革阿根廷。

19.把被剥削与被压迫的民众动员起来,共同建立一个由工人阶级与贫苦民众组成的政府。

20.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在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中的傀儡在委内瑞拉的政变企图,但同时不支持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政权。英国和北约退出马尔维纳斯群岛(帝国主义称之为福克兰群岛)。反对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和任何形式的帝国主义侵略。支持英勇的巴勒斯坦人民。打倒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的占领。

我们支持国际工人阶级反对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及其政府的斗争。我们向阿尔及利亚的人民起义和法国“黄背心”的斗争致敬,我们捍卫加泰罗尼亚人民的自决权利。

推行支持全球各地民众及工人阶级起身反抗的外交政策,消灭世界各地的帝国主义势力,实现拉丁美洲的社会主义统一,支持国际主义的社会主义。


2019年6月12日首发于《左翼日报》(La Izquierda Diario)。由纳撒尼尔·弗拉金(Nathaniel Flakin)翻译和改写,6月25日发表在英文“左翼之声”网站上。

原文题目:20 Points: The Workers Left Front in Argentina Presents its Platform

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