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托洛茨基主义政党呼吁建立一个统一的社会主义革命政党

作者:阿根廷社会主义工人党1

英译者按:以下这封公开信由阿根廷社会主义工人党(PTS)中央领导层递交给阿根廷工人党(PO)中央领导层、阿根廷社会主义左翼党(IS)中央领导层、阿根廷国内工人阶级与社会主义左翼的各个组织、独立的工人阶级战斗者、学生运动者和女权运动者,以便为在阿根廷建立一个统一的革命政党而推动商讨与协调行动。

阿根廷“工人—左翼”阵线民众集会
阿根廷社工党(PTS)民众集会

让我们为建立一个由工人阶级与社会主义左翼组成的统一政党而展开讨论与共同行动吧。

致工人党和社会主义左翼党的各领导同志;正是有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工人—左翼阵线得以建立;

致工人阶级与社会主义左翼的各个组织;

致工人阶级中的独立战斗者,致学生运动者和女权运动者:

在今年10月6日于阿根廷青年体育馆召开的社工党大会上,尼古拉斯·德尔·卡尼奥(Nicolás Del Caño)公开向大家提议:为建立一个由工人阶级与社会主义左翼组成的强大的统一政党而开展讨论。这项提议首先是基于眼下日益动荡的国内外局势。就在这次社工党大会召开的第二天,雅伊尔·博索纳罗在巴西总统大选的第一轮投票中获得46%的选票,这个数字表明极右翼势力在巴西这个南美洲最重要的国家中取得了新的扩张。博索纳罗迫不及待地列出了他的内阁班子人选:银行家、地主和指望博索纳罗胜选的退伍将军们。博索纳罗正在策划对巴西工人阶级及其他被压迫者宣战,并企图进一步将巴西与美帝国主义绑在一起。博索纳罗的胜选将会是继推翻了迪尔玛·罗塞夫政权的精英式政变(institutional coup)后,巴西右翼势力所取得的实质性新进展2。博索纳罗政府将会直接和巴西安全警卫部队及巴西军队勾结在一起,并将其统治建基于带有法西斯主义色彩的运动——威胁、进攻巴西工人阶级、公民社会和民主自由主义者的所有组织。博索纳罗政权会想尽办法力图决定性地击溃巴西工人阶级和其他群众的抗争力量,包括将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私有化、以白菜价的水平出卖巴西石油资源,外加一系列反动的改革措施。如今,博索纳罗还在用蛊惑人心的说辞掩盖着这些反动政策的真实意图。博索纳罗代表着南美洲社会局势更为严重的转折性恶化,这一趋势已经体现在当前的拉美右翼政权上——阿根廷的毛里西奧·马克里政府和智利的塞瓦斯蒂安·皮涅拉政府。

博索纳罗所取得的进展固然得益于由巴西司法—政治—媒体精英的共谋(即“洗车行动”刑事调查3)——先是囚禁了巴西前总统卢拉·达席尔瓦,继而禁止他参加今年的总统选举——所创造的政治局势,但也离不开卢拉执政时期的巴西劳工党政策。在以往的数年时间里,巴西劳工党和资本家携手统治,推行资产阶级的腐败统治手法,恬不知耻地吹嘘它是如何保证资本家攫取前所未有之利润的。巴西劳工党希望以此证明自身依然能够侍奉好资产阶级。迪尔玛在其第二个任期中,开始推行针对巴西工人阶级的紧缩政策。但这只能是毁掉劳工党的社会基础,并导致让米歇尔·特梅尔政权得以上台的政变。而特梅尔又继续加紧对巴西工人阶级的进攻。

巴西劳工党的战略纯粹是满足于议会斗争,即规避阶级斗争,并将社会不满引导至选举竞争的场域内。从而当那场精英式政变袭来时,劳工党政权已无法作出有效的抵抗。一旦处于被挑战的境地,劳工党发现自身要应对被“洗车行动”中的司法伎俩以及大型公众媒体Grupo Globo所煽动起的社会不满。但由于对司法系统和议会斗争抱有幻想,劳工党最终未能阻止巴西极右翼势力步步紧逼。如今,这场被严重地操纵的巴西总统选举从其本质上讲,会尤其有利于渊源已久的巴西独裁主义势力的蔓延;其目的是要蛮横而又反动地清洗巴西国家机器的人员。我们同样痛恨博索纳罗,并且立志与之作斗争;但我们的目标是面向所有具备革命民主意识(politically conscious)之工人和青年,推动落实我们所主张的核心任务:将这种痛恨落实到唯一可以使我们取得胜利的社会场域——阶级斗争。唯有诉诸阶级斗争方可对抗政变阴谋,方可反击所有反动势力的来犯,并让资产阶级为他们所造成的社会经济危机埋单。

对抗博索纳罗及其所代言的施政计划,不仅仅是为了巴西劳动群众的利益,也是为了我们阿根廷劳动群众的利益。工人阶级与社会主义左翼的所有力量都有责任站在这场抗争的最前列。博索纳罗之流的半法西斯主义退伍军官有赢得巴西总统选举的现实可能,这本身就表明:工人阶级与社会主义左翼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应该联合起来,特别是左翼当中的骑墙派(the center left)已经投靠了巴西堕落政权的统治制度——从而表明他们自身无能力主导阶级斗争。工人阶级和穷苦群众不可能从这些人身上找到自己的出路。

在我们阿根廷,一场新的历史性的对工人阶级的进攻——被称为“洗劫”(the looting,西语为saqueo)4已经完全蔓延开来了。总统马克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勾结在一起,将阿根廷社会甩进一场摧残性的衰退当中:通货膨胀导致实际工资不断下降,公共消费品(饮用水、电力、煤气,等等。译注)的价格漫天疯涨,失业率和贫困率持续攀升;与此同时,教育、医疗和退休的社会福利支出不断遭受削减。所有这些措施都是为了推高美元汇率,从而偿还更多欺诈性的、不合理的也不合法的公共债务给国际资本。与此同时,急速的本币贬值不仅让那些侵吞阿根廷社会财富的市场投机者、污染我们土地的地主、出口商人以及那些将他们数以百万计的资产转移到“避税天堂”的人坐享到丰厚的利润,也使得代表百万富翁与公司董事会的阶级利益之马克里政府的大部分成员获益不少。

在“零赤字”口号的掩盖下,他们力图在2019年阿根廷政府预算案5中强化紧缩政策(这就像过去Fernando de la Rúa和Domingo Cavall在任时所做的那样)。其目的是为了掩盖占阿根廷GDP约8%的赤字额,这部分赤字会用于继续偿还债务给市场投机者。

但正如我们工人—左翼阵线所一贯指出的那样,马克里政府无法仅凭自身的力量推行紧缩政策:它必须依靠和那些愿意在其辖地推行紧缩政策的各省省长相勾结,包括萨尔塔省(Salta)省长Juan Urtubey和圣克鲁斯省(Santa Cruz)省长Alicia Kirchner;此外,庇隆正义党(PJ)已经支持了马克里所推行的100多条新法案;各派系的工会官僚也可耻地配合马克里政权,包括推行“星期日罢工”(只是呆在家里,没有发动任何活跃的群众动员。西语为paros dominguero)、制止各种有计划的严肃斗争,以及将那些在街头上抗争的工人孤立起来。全国劳工联合会(CGT)的官方领导层由于一分为三而不断衰弱,越来越将自己出卖给马克里政权。而运输工会联合会的新任领导人Hugo Moyano及其党羽则前往Luján大教堂(为纪念阿根廷天主教圣徒而建造),以恳求天主教势力的庇护。与面对政敌时作出软弱无能的让步之巴西劳工党类似,阿根廷的基什内尔主义者一边在电视媒体上公开反对马克里,一边却在工会中把工人的权益出卖给当局(他们在电信业工会中就是这么做的),并保证会配合马克里政权“维护阿根廷的社会秩序”(他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地铁工会中也是这么做的);这些基什内尔主义者还贪图马克里当局施舍的些许利益,背叛了有上万名师生参加的许多场大学抗争活动。

庇隆主义的不同政治派别,包括基什内尔主义者,都鼓吹要等待2019年大选的翻盘机会。这种想法意味着默许“洗劫”灾难可以继续蔓延开来,这种消极的政治态度恰能最好地帮助马克里政权落实其紧缩计划。相反,对紧缩计划的斗争必须在当下就进行:不是我们失败,就是他们灭亡。我们先是在独裁时期的种族灭绝恐怖中遭到残忍打击,后来又经历了1989—1991年的超级通货膨胀;在2001—2002年的经济危机中,数百万人沦为贫困人口,实际工资大幅下滑,数以万计的小额储户被洗劫一空。但如今的我们并不注定要重蹈以上覆辙。我们有力量对抗并最终击败统治阶级。我们都同意必须强迫工会官僚采取一个切实的落地的斗争计划——从一次开展大规模群众动员的罢工开始,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指使的蛮横预算案讨个说法。我们务必组织数百万群众上街斗争,并发动一场名副其实的总罢工,以击溃马克里、国际基金组织与各省省长的攻势。

新的力量

我们提议建立统一政党亦是基于新的群众力量的存在。它们在与最新一轮紧缩攻势的抗争中,既反对基什内尔主义者,也吸取了后者的经验教训。事实表明,这些力求击败掠夺性紧缩政策的群众力量都是自下而上形成的:“绿潮”(支持堕胎合法化的群众头戴绿色头巾。译注)活跃在阿根廷的街头斗争中,要求获得合法的、安全的与自主的堕胎权利——这意味着既要对抗天主教会,也要对抗代表资本家与文职官僚利益的马克里政权;此外,学生运动正有影响力地扩展到阿根廷各地,工人们正在与紧锁政策作斗争(特别是来自Astillero Río Santiago shipyard6、Hospital Posadas、内乌肯省的Agua Pesada (Heavy Water) Industrial Plant、the Río Turbio coal miners和Télam的工人7)。

在争取堕胎权利的斗争中,我们目睹了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8是如何鼓动民众“不要埋怨天主教会”的9,但正是阿根廷天主教会在参议院关于堕胎合法化的投票表决中起到了关键性的反对作用!但考虑到克里斯蒂娜一贯反对女性获得堕胎权利,且在她担任阿根廷总统期间未曾采取任何措施推动政教分离,这样的鼓动不足以让我们惊讶。而与此同时,大学师生在他们的抗争中已经尝到了被阿根廷大学教职工联合会10与Conadu大学工会的庇隆主义及基什内尔主义领导层背叛的滋味11:工会官僚不顾师生们的抗争如火如荼,且全国范围内学生运动的介入势头不断升温的有利态势,反而和政府达成妥协,同意将教职工工资增长率限制在远远低于通货膨胀率的水平上;更有广泛意义的是,所有与基什内尔主义者沆瀣一气的工会官僚集团都会去到Lujan教堂跪求天主教会势力的垂怜12。综上可知,如果我们坐等2019年总统选举时这些基什内尔主义者重新上台(而且只是有可能而已),那么只能是死路一条。这些改良主义势力在对抗社会危机时,从未要去克服阿根廷的依附性质与发展落后的状况;当此前他们还掌握政权时,就坚持偿还公共债务,温驯地服从外国资本对阿根廷经济的操控,并任由社会公共服务置于私有化政策制定者和大豆厂商的摆布中。

我们有着共同的立场

我们的提议并非信口开河。之前我们也发表过相关的声明。基于对上述社会问题的共同认识,自2011年起我们就建立起工人—左翼阵线,以作为我们的合作平台,并共同发表了若干份纲领性声明。

自诞生之日起,工人—左翼阵线就体现出高度激进的担当。尽管彼此之间存在分歧,但社工党依然和工人党与社会主义左翼党的同志们并肩战斗,并致力于在坚持工人阶级政治独立性的前提下形成一个政治反对力量,和资本家的各个利益代表作斗争。这些行动都是基于这样一种纲领:我们要建立与资本主义决裂的工人阶级政权,它是摆脱阿根廷不发达状况与全国性衰退的唯一出路。

一些左翼团体已经投靠了基什内尔主义者,而另一些左翼团体加入了先是围着皮诺·索拉纳斯(Pino Solanas)转、后来又蜂拥在路易斯·胡厄斯(Luis Juez。都是阿根廷政客,译注)身边的中—左翼联盟。相反,工人—左翼阵线坚持自身的政治独立性,以反帝国主义的、反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的纲领和上述支持现有社会制度的不同势力对抗。当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它最终接受了欧洲“三驾马车”的紧缩政策来对付希腊的劳动群众)和西班牙的“我们能”党(它只求当好西班牙资本主义的管家)引起了广泛的支持热情时,我们阿根廷工人—左翼阵线就已经揭露了它们不过是谎称要颠覆资本主义。由于采取了这种判断正确的政治立场,越来越多的工人、女权运动者和青年人成为了我们的支持者。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并非提议去建立一个“改良主义者和革命者”的杂烩型政党,也不是要建立一个由所谓“反资本主义者”组成的广泛性政党;我们所提议组建的统一政党的成员是那些同意建立一个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革命政党之斗争战略的人士。

因此,在工人—左翼阵线诞生七周年的今天,我们何不考虑达成更高层次的联合呢?这种联合将会鼓舞无数位同志的士气。

考虑到统治阶级正在对我们宣战,而博索纳罗在巴西的上位已经给我们阿根廷工人敲响警钟了——统治阶级会如何狠毒地来强推他们的反动政策,这种联合确实有着客观上的必要。我们务必准备好迎接局势的新一轮发展,在地区层面和全国层面都会发生更为严峻的阶级斗争。

我们需要集中成千上万群众的力量,以共同建设好阿根廷左翼先锋党(激进的、投身阶级斗争的)这个能够确保我们取得胜利的政治工具。无论我们是工人、学生还是女权运动者,都不能满足于仅仅是为了我们的眼前诉求而开展动员与斗争;我们必须形成激进的战斗性力量(militant force),确保我们可以从官僚层(它们是工人自组织的常见敌人)手中夺回阿根廷工会的领导权,确保我们可以在阿根廷街头上部署数百万人的力量来终结这个剥削与压迫的社会体制。

因此,我们不仅将这份公开信递交给工人—左翼阵线中的伙伴(工人党和社会主义左翼党的同志),以及阿根廷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左翼的其他力量,而且还递交给数以万计的正在与紧缩政策作斗争的工人,递交给工人—左翼阵线的无数支持者,递交给女权运动和青年运动内部的左翼团体。

我们务必要迈出建设一个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的、反资本主义之强大政党的步伐。这一政党将处于对抗“洗劫”局面的前沿阵地,并要求建立阿根廷工人阶级政权以消灭资本主义统治秩序与资本主义剥削;它同时也是一个国际主义政党,即始终与帝国主义干涉作斗争,和我们在巴西的兄弟姐妹并肩战斗,通过阶级斗争与政治斗争来击败巴西的政变阴谋集团(the golpistas)及博索纳罗右翼势力,以避免形成新一轮地区性的反动潮流,并最终实现拉美的社会主义团结(一体化)。

我们意识到大家彼此间存在着若干分歧,而且在过去的一些时候,我们阿根廷不同的左翼力量之间在政治行动与斗争策略上有着差异。这固然是需要我们讨论协商的地方。但我们为何不能在一个共同捍卫与立足的纲领之上讨论这些分歧呢?(就像我们在工人—左翼阵线中的实践那样)。而一个统一的政党将会直接吸引到数以千计的渴望加入我们队伍的新同志,因为他们迫切希望看到一个由工人阶级与社会主义左翼组成的统一政党。

建设统一政党的工作实际上已经体现在工人—左翼阵线纲领所体现的一些重要共识上,例如2011年的纲领性宣言13以及后来的更新版本。14这些文献将构成一份有着明确的反帝反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纲领之基础。出于同样的考虑,我们会将在今年7月社工党例行大会(programmatic conference)上提交的我党纲领草案提供给大家讨论。

我们提议建立这样一个的统一政党:它拒绝和中间偏左立场的势力签订只求保存现有社会制度的、机会主义性质的协议;它可以依靠自身活跃的战斗力取得工人运动与学生运动的胜利,并且不会另行寻求与任何类型的官僚集团达成机会主义的妥协;它会以开诚布公的、友好的方式讨论内部成员之间的分歧,并在此基础上达成一致的行动,齐心协力地投入到阶级斗争当中。

我们明白这些目标不可能立刻实现。但在斗争进行的同时,如果我们在工厂、办公室、社区、中学和大学内更密切地推动这方面的讨论,我们将会不断往建立一个左翼与工人阶级之统一政党的目标迈进,并避免有着数百人参与的阶级斗争以新一轮的惨败告终。如今,我们更需要建立这样一个有足够能力、有正确斗争策略与合适纲领去夺取胜利的政党。

如果我们都同意这一目标,那么在如何一步步地落实的问题上我们将不难达成更多共识。

首先,工人—左翼阵线内部的各个政党(我们先是向它们提出建立统一政党的提议)应着手推进这一目标。在工人—左翼阵线的全国圆桌会议上,我们达成了对抗阿根廷社会危机的共同行动计划:包括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政治抗议、示威和圆桌研讨会。这一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发起在今年10月24日针对国会2019年政府预算案表决展开共同行动的倡议:工人—左翼阵线号召开展一场包括示威与大规模群众动员在内的全国总罢工,以反对国会通过这份预算案。我们也同意以独立的政治立场起草一份针对巴西总统选举的声明,并在今年10月20日(星期六)在巴西大使馆外开展一次大规模的国际主义抗议活动——而在同一天,在巴西会开展主题为“#不选他!”(#EleNao)的群众动员活动。

综上所述,我们社工党希望进一步地与诸位围绕这封公开信中的提议交换意见,并已委托克里斯蒂安··卡斯蒂略同志代表我们社工党参与日后所有的相关讨论与协商活动。

社会主义工人党(工人—左翼阵线)中央委员会

2018年10月13日


原文链接:http://www.leftvoice.org/Trotskyist-Party-in-Argentina-Calls-for-a-Unified-Revolutionary-Socialist-Party

首发于:http://www.laizquierdadiario.com/Avancemos-hacia-un-partido-unificado-de-la-izquierda-de-las-y-los-trabajadores-y-socialista

  1. (1)阿根廷社会主义工人党全称为Partido de los Trabajadores Socialistas,为托洛茨基主义派-第四国际(Trotskyist Fraction – Fourth International,缩写为TF-FI)的阿根廷支部。2016年,该党有29113名成员;(2)阿根廷社会主义左翼党全称为Izquierda Socialista,为国际工人团结-第四国际(International Workers’ Unity – Fourth International,缩写为IWU-FI)的阿根廷支部。2016年,该党有28535名成员和1名省议会议员;(3)阿根廷工人党全称Partido Obrero,为争取重建第四国际协调委员会(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the Refoundation of the Fourth International,缩写为CRFI)的阿根廷支部。2016年,该党有29851名成员和2名国会众议员。以上三个政党均为托洛茨基主义政党,并于2011年共同组建阿根廷政党联盟工人—左翼阵线(Frente de Izquierda y de los Trabajadores,简称FIT)至今,在阿根廷国会众议院和地方议会拥有多个席位。
  2. http://www.laizquierdadiario.com/Declaracion-Bolsonaro-es-el-avance-del-autoritarismo-heredero-de-la-dictadura-militar
  3. 英文为Car Wash,西语为Lava Jato。
  4. 英译者注释:El saqueo (the looting)被用来形容阿根廷的如下社会状况:急剧的货币贬值、失控的通货膨胀、食物短缺。最近的两次El saqueo分别发生在1989年中期(当时抗议、暴动和超市抢货骚乱导致阿根廷总统劳尔·阿方辛提前下台)和2001年12月(阿根廷比索的严重贬值导致阿根廷工人的实际工资下降了30%)。详见:http://www.leftvoice.org/Argentina-The-National-Crisis-and-the-Proposal-for-a-Constituent-Assembly
  5. https://www.laizquierdadiario.com/Video-Presupuesto2019-migajas-para-educacion-millones-para-la-deuda-y-el-FMI
  6. https://www.laizquierdadiario.com/Jose-Montes-Cada-lucha-es-un-punto-de-apoyo-para-unir-a-los-trabajadores-hay-que-impulsar-la
  7. http://www.laizquierdadiario.com/VIDEOS-Las-luchas-del-Posadas-Telam-y-Rio-Turbio-dijeron-presente-en-Argentinos-Juniors
  8. 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于2007—2015年任阿根廷总统,其丈夫内斯托尔·基什内尔于2003—2007年任阿根廷总统。两人都是阿根廷庇隆主义的正义党(胜利阵线)的成员。
  9. https://www.laizquierdadiario.com/Derecho-al-aborto-hablo-Cristina-Kirchner-y-pidio-no-enojarse-con-la-Iglesia
  10. 即FEDUN,西语全称为Federación de Docentes de las Universidades
  11. https://www.laizquierdadiario.com/Escandaloso-la-conduccion-kirchnerista-de-Conadu-acepto-una-perdida-salarial-de-casi-el-20
  12. https://www.laizquierdadiario.com/Se-lanzo-el-triunvirato-combativo-entre-la-marcha-a-Lujan-y-las-elecciones-de-2019
  13. http://www.pts.org.ar/Declaracion-programatica-del-Frente-de-Izquierda-y-de-los-Trabajadores
  14. 例子包括:http://www.laizquierdadiario.com/Declaracion-del-Frente-de-Izquierda-y-los-Trabajadores-ante-la-situacion-naciona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