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养老金改革法案引发大规模抗议行动

胡安·克鲁兹·菲雷(Juan Cruz Ferre)  著

杉畑  译

季耶  校

阿根廷社会主义工人党(PTS)在示威中

(2017年)12月19日,阿根廷议会以128对116票通过了一项严厉的养老金改革法案。随着有关投票的辩论正在进行,该国最大的工会CGT进行了24小时的大罢工,波及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片地区。下面,我们转载网刊“左翼之声(Left Voice)”早前的文章。


经历了(2017年)10月份选举之后的民望短暂上升后,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领导的右翼政府面临着自2015年上台以来最深刻的危机和最为一致的反对。

10月22日的中期选举中,执政联盟Cambiemos(“让我们改变”(Let’s Change),又译“变革联盟”,是中间偏右党派──中译者注)再下一城,在全国普选中获得了42%的得票率。庇隆主义的所有变种在阿根廷全国范围内无可争议地遭受打击。最重要的是,以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参议员身份参选的前总统克里斯蒂娜·伊丽莎白·费南德兹·威尔海姆·德基西纳(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简称CFK)排在了执政联盟Cambiemos的候选人埃斯特万·布里奇(Esteban Bulrich)之后。这番拙劣表现葬送了CFK领导和庇隆主义联合的希望。

毛里西奥·马克里恃着看似合法的个人总统职权,以及反对派的主要力量群龙无首,以为他已手握进行所有“必要”改革的绿灯。从他的观点,同时也是资本的观点来看,阿根廷需要降低劳动力成本才能恢复“竞争力”。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选举一周过后最近一次来访阿根廷期间慷然指出的方向之一。我们知道这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即更廉价的产品才能在全球市场上卖得更好,所以工人们理应勒紧裤腰带,降低他们的期望——这是挽救经济的唯一途径。

这样的劳工改革方案势必引发工会激进派的强烈反对。此外,彻底官僚化了的阿根廷全国总工会(General Labor Federation))内部的一个派别撤回了对该法案的支持。该法案搁置到了下一年。

掠夺退休人员和穷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开的另一个马克里当局将会采纳的药方,是政府减少社会保障方面的开支。由于受到社会保障大幅削减影响的选区的民众并不都拥有有组织性的劳工那样足以炫耀的动员能力。因此,这种策略是攻击弱者。

一旦养老金改革法案通过,700万领取着国家儿童补贴(Asignación Universal por Hijo,AUH)的退休人员和福利政策的受益人将遭受波及。AUH是一项为有子女的贫困家庭提供的有条件的现金资助。这个提案将推出一个新方法,即根据通货膨胀情况来调整养老金发放,最后大大地降低了受益人最终所得。这个新药方将能使2017年的养老金半年间增幅预期从12%降至5.7%[1]

该法案迅速得到参议院通过并提交众议院。执政联盟表面上得到众议院庇隆主义者的支持,将其转化为法律。11月下旬,23个省中的22个的省长与联邦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其中包括增加省份在国家收入中所得的份额。为了换取这种好处,省长们还额外承诺在政治上支持政党领导的代表提出的养老金改革法案。

第二轮

但当12月14日星期四法案推出后,原本的支持态势化为乌有。工会、学生组织和政治团体在国会外大规模动员,给里面召开的讨论蒙上了一层阴影。当荷枪实弹的宪兵用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压制抗议者时,积蓄已久的紧张局面演变成彻头彻尾的丑闻——国会广场变成了战场。

国会讨论被迫推迟到本周初,但此前造成的损害已经无可挽回。政府的支持率开始自由落体式下跌。

12月18日周一,又有数万民众聚集在国会对面的广场,抗议该法案的通过。几个工会组织呼吁在国会前进行动员。 就连CGT都威胁称:一旦该法案获通过,就发动全国总罢工。

中午时分,有数千民众挤满了国会广场,并占据了五月大道(Avenida de Mayo)等街道。警察镇压了示威者,造成数十人受伤、四十多人被捕拘留。在街道上,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石块 ,双方再次发生冲突。

傍晚时分,成群结队的民众自发地走上城市的街头,打砸打翻锅碗瓢盆宣泄不满。这景象让人联想到2001年的经济崩溃和政治危机之际,在数个城市的街区之间蔓延的敲锅游行(cacerolazos)[2]。在笔者写这句话的时刻,来自不同游行队伍的数千名抗议者正聚集在国会之外。此时此刻在国会大楼里,关于草案的讨论还没有结束。

工人左翼阵线(the Left and Workers Front (FIT))的议员尼古拉斯·德尔·卡尼奥(Nicolas del Caño)谴责了街头的镇压行径,并称该法案是对“退休者和穷人”的掠夺。其它国会议员拒绝街头镇压,但国会方面最终结果还远远没有确定。执政联盟占据了257个议席当中的108个,他们要依靠来自反对派的绝大多数成员(绝大多数属于庇隆主义的不同派别)的支持来通过该法案。

最令人意外的是,透过国会通过养老金改革的尝试引发了普遍的反弹,显示了马克里的脆弱统治。2001年12月爆发经济和政治危机的时候,恐慌在集体意识层面上表现地十分明显,但当年并没有发生什么抗议活动。

 

本文原址http://www.leftvoice.org/pension-reform-mobilizations-buenos-aires

译自美国《社会主义行动报》2017年12月刊。


[1] 阿根廷当局养老金改革主要有以下要点:

1.养老金改革后将取代之前的每半年调整一次,养老金的涨幅将基于70%的通货膨胀率以及30%的工资涨幅,但在此之前,养老金数额中的工资比例占据50%。

2.以每半年调整一次变为每季度调整一次。短期来看,这意味着在2018年3月,养老金就会再次调整,而不是7月份再调整。也就是说,比如七月份进行了上调那么按照原来,到了12月份养老金将会上涨12%,但是如果按照改革后的来计算,是在九月份增长5.7%。以目前的养老金计算公式来看,现在1万比索的工资,在2018年3月将增加1200比索。但是相比之下,如果进行了改革,则只能增加570比索。

3.在私营企业工作的工人可选择在70岁时退休,但国有企业部门并不适用这一条款。

4.缴纳30年养老税金的女性可以选择在60岁时退休,不满足这个条件的必须在65岁时退休。

[2] 敲锅游行运动可参考中文维基词条: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5%B2%E9%94%85%E6%89%93%E9%93%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