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普通人:反剥削反压迫斗争

在分析“美国社会问题”时,检验自媒体究竟在实事求是地分析,还是虚伪的、煽情的说教,可以观察它们是否同时坚持以下立场:

(1)是否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具体地分析与批判美国帝国主义。实际上,一些自媒体只是在用吸引眼球的图文来调动读者的情绪,用经不起推敲的逻辑去制造“我们所认为的美国形象”,它们无力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经济根源、政治表现以及如何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等问题进行冷静的、具体的、系统的分析。同时,它们在揭露“美式民主”时,表现出对美国历史的极度无知。例如,在美国,既存在资产阶级政客与帝国主义走狗所炮制的打着“民主”旗号的意识形态(对全球各地的劳动民众斗争一直进行着血腥的、虚伪的干涉),也存在数百年来美国民众通过自主的斗争、所赢得的值得我们尊重的民主权利。有相当的美国民众从祖辈以来就意识到了美国资产阶级政府的伪善,他们比我们国内的一些“自媒体美国通”更善于、更懂得揭露“资产阶级美式民主”的真相。在这些清醒的美国民众,不乏同情或支持马克思主义、要求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人。因此,我们要客观地观察与总结美国底层民众的民主斗争,向他们学习如何观察与评论“美国社会问题”,而不是跟在“自媒体美国通”的屁股后面,将这些底层斗争一棍子抹杀。在官方政策的框架下,自媒体本该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所以,当一些自媒体在实际写作中抹杀坚持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立场的美国民众的经验时,他们的真实立场与动机就很费解了;

(2)是否坚持国际主义的立场。全球各地的评论文章在思想上是多元的,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评论文章要想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就要时刻记住马克思主义与国际主义是不可分割的,与“打着爱国旗号谋少数人私利,却忽视同胞集体利益”的狭隘民族主义是水火不容的。实际上,由于全球各地在经济文化上的交流日益频繁(即便是疫情或人为刻意营造的敌对氛围,亦无法抵消这一事实),在生产生活与维护自身合理权益的斗争上,全球各地劳动民众的利益是息息相关的。因此,马克思主义立场的评论文章,应当一视同仁地、积极地关注世界各地的反剥削反压迫运动。

《快餐业罢工者说:15美元和工会!》

2014年10月

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拥有约220万名成员。多数成员在美国,还有一些在加拿大和波多黎各。有超过一百万的工人在医疗保健业工作,包括护士,化验员,养老院护工,家庭护工。另外一百万人就职于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公共服务部门,或受雇于学校,比如汽车驾驶员,托儿所服务员。也有22.5万人在物业服务部门工作,在商业及居住办公大楼担任安保人员和保洁员。工人中56%是妇女,40%是黑人和拉丁美洲人。与美国的其它工会相比,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更能代表移民工人。

安·蒙塔古:2012年,一个名叫“纽约改革社区”的团体正从事于纽约经济适用房的项目。他们与快餐业工人进行了对话,很快认识到这个行业工人甚至住不起廉价的公寓。工人们睡在收容所内,或者友人公寓的地板上。因此,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开始组织关于快餐业工人低工资的会议。工人们很快就决定提出15美元时薪以及参加工会的要求,并且打算发动罢工。

《手握大权的特朗普:最初的一百天》

2017年4月30日

尽管反对特朗普政府的运动已经遍及整个社会,并且有许多社会团体也参与,但这场运动却没有一个明确而独立的政治立场。民主党,依然是彻底的站在企业和新自由主义的立场上,因而是不可靠的——正如其未能支持单一支付者医疗保健(“全民医疗保险”)一事所证明——已经取得了大部分抵抗运动的领导权,特别是在那些具有较多政治表达的活动中。如果运动想要在阻止特朗普和共和党,乃至反抗企业的民主党,更重要的是反抗资本主义制度中取得胜利,我们将需要建立一种创造自己的政治认同的运动,即使我们没有自己的政党。

《塔夫茨的护士罢工》

2017年8月1日

厄尼·哥塔(Ernie Gotta):为什么塔夫茨医学中心的护士要罢工?

斯蒂芬妮·莱兹:我已经在马萨诸塞护士协会的网站上列出了关键因素以及我对每一个问题的看法:

1)改善护士人力分配,使整个医院可以为护士更安全合理地分配病人。

2)需要更多的静脉注射护士和临床资源护士。

3)每个单位在班次开始时都需要有无患者任务的护士长。

4)提高工资的需求,将使医院市场具有竞争性,从而提高护士的招聘率和保留率。

5)提高养老保障的需求,这可以让医院市场更具有竞争力。塔夫茨拒绝同马萨诸塞护士协会进行协商,并准备大幅削减养老金。

《新自由主义晚期的美国工人》

2017年8月18日

自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新自由主义时代早期,在美国和世界各地,资本主义经历了一系列的令人费解的危机,空间“修复”和持续重组让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中有组织的劳工变得无所适从。

然而自那时起,盈利和竞争的问题持续不断,改变了美国资本主义和工人阶级的结构,从而为新的阶级斗争奠定基础。因为工会积极分子、非工会工人、武装移民和城市低收入工人日益面临着不断恶化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并不断向美国城市边缘的劳动力聚集。

《美国教师罢工现场:“这是广大劳动人民的斗争”——记对工人组织者布鲁斯特的一次采访》

2018年2月4日

西弗吉尼亚向我们证明了,如果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就可以充满战斗力。人们可以看到,如果他们团结在一起就一定可以争取到更好的机会,而不是独自奋斗——或者只是在脸谱网上发发牢骚。从我们开始组建脸谱群,就一直在有意识地行动。我们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和坦率。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战斗,那么这个小组不是为你而准备的。

对加入者,我们有两个条件:不要破坏罢工的叛徒,也不欢迎当选议员。我们赶走了大约二十五名试图潜入的议员。我们叫他们出去,然后把他们开除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我们不会让人们在党派路线上互相争斗。这是一个无党派的问题,我们关注的是直接影响到我们所有人的问题。

《解决枪支暴力的有效方案(来自美国社会主义左翼的主张)》

2018年2月23日

那么这些枪击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贫穷、异化和暴力文化——例如我们所谓的国家领袖所表现出来的暴君形象。正如马丁·路德·金所解释的那样,贫穷就是暴力,剥削和不公正也是暴力,这些暴行是由上层的统治者施加给底层被统治者的。

在生活幸福健康、得到关爱、受到良好教育并积极工作的群体中,极少会有人成为伤害无辜群众的枪击犯。然而,正所谓“上行下效”,个人易于受到位高权重者的言行的影响:大企业和政府的所作所为正是那些在街道暴力事件的模板。看看我们当前所处的社会:无休止的战争、帝国主义干涉、政府对华尔街和其他大企业的违法行径视而不见,超级富豪的“成就”被包装为神话来吹捧,工人阶级的贫困则被漠然然对待。而如果我们的民主制度和外交政策是立足于和平、公正和团结的话,那么它们所营造出来的社会氛围将会有极大区别。

《书介:美国工运研究学者穆迪最新著作<新地形>——工人运动死了,工人运动万岁!》

2018年3月1日

尽管历史是如此的惨痛,但是正如穆迪在他的新作《新地形》中描述的那样,“阶级斗争的战场”(battleground of class war)充斥着矛盾,并非所有事情都像它看起来那样希望渺茫。穆迪认为,资本主义剥削性质的转变(企业日益整合,依赖精益生产方式(lean production)以及供应链的敏感性)已经使其越来越容易受到来自下层的干扰。同样,过去几十年间全球资本主义的疯狂剥削和对劳动人民的政治背叛导致了反资本主义的强烈抵制情绪,社会主义观念再次成为吸引人的替代选择。事实上,如果穆迪的书中有一个清楚的结论,那便是工人及其组织仍然是革命的主要推动者,并且在不久的将来,工人阶级具有在国内乃至国际上发动猛烈的工人起义以及持续的、战略的政治运动的巨大潜力。

《“我们受够了”:采访一位西弗吉尼亚教师》

2018年3月1日

首先,我想要清楚地说明整个州的教师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确保我们所有的孩子在罢工期间吃上饭。西弗吉尼亚是个贫困州,所以教师们知道孩子们都要依靠学校伙食。因此县里送来了装满食物的包并通过教堂和社区中心组织起来保证孩子们有饭可吃。

罢工期间,我们有些成员待在学校,有纠察队员在外向社区散发消息。教师们轮流换班。像我在查尔斯顿,我们中许多人整天都会去州议会大楼,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里的旁廊上显示我们的存在。我们还有大量人手在议会大楼里外边的圆厅区,造成了喧闹但也让他们知道我们仍然在这里。他们在里面开会时就有数千的人在外面放声大唱。

《西弗吉尼亚州教师罢工:工人运动的战斗模范》

2018年3月7日

西弗吉尼亚州的老师给工人上了一堂课,教授了工人运动中早已失去的东西。存在阻碍工人组织的反动法律无关紧要。一个州或者是“保障工作权”或者是完全禁止罢工也无关紧要。美国最高法院的法规有利于大财团也无关紧要。如果工人们能像西弗吉尼亚州的老师那样团结起来,就能利用他们的力量来转动整个世界。

《被压榨到濒临崩溃,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护士在争取成立工会:左翼之声采访了一位在巴尔的摩卫生保健组织第一线的护士》

2018年3月23日

我要说,我为在霍普金斯工作感到自豪。我为我科室的护士们感到自豪。我们为一个非常困难的人群服务——那些患有慢性疾病的人,一直以来都被医疗系统所辜负,并且有过糟糕的经历。当我们处理一些棘手的病人时,真的会使我们殚精竭虑。尽管很难保证提供良好的结果,但我看到护士是真正关心患者,并不存在什么偏见。患者得到高质量的护理,是因为护士的努力工作,是因为那里每一个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而不是什么条条框框的政策。

管理者是机器中的一个齿轮。医院是商业化的。他们不去琢磨怎么更高效地管理医院,而是整天想着,我们在患者濒临崩溃之前能从他们身上榨出多少?那就让我们把他搞到崩溃呗。以及:我们能从护士身上榨出多少?能榨出多少就榨出多少呗。

《墙上的霉斑,街上的老师:采访俄克拉何马州的老师》

2018年3月31日

我过去一门课要教一年,现在是一学期。我教1754年到1877年的美国历史,我有93个专题,但我只有89天的时间把内容全部拉一遍。我大楼里的28位老师中,我知道其中有10位明年可能会离开这个州。我可以向北开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车程到堪萨斯州威奇托市,多赚9000美元;我可以去阿肯色州的本顿维尔,多赚13000美元。为什么我在这里?因为这个地区需要优秀的教师,但我不知道在这么糟糕的环境下工作我能坚持多久,人们通常不理解这一点。我们的建筑物里遍布着黑色的霉菌。这是多么糟糕。

我喜欢教学;我不想离开这个职业。但问题是,我可以去一个加油站,连大学学位都用不上,赚的钱比教师还多。自1992年以来,我们的国家刚刚通过了历史上最大的税收增长,但这还远远不够。我得到了加薪,但总量也就仅有2亿美元,不够分。

《西南的反抗:采访一名亚利桑那罢工教师》

2018年4月26日

另一个问题是特许学校,那是一个人们可以将由财政拨款的教育券带到私立学校的地方。越来越多的教育资金流失到了私人教育产业,包括宗教学校。多达9300万美金的教育资金以教育券的形式流入到了私立学校中。“自由择校”(无论公立还是私立)已经建起了一个两级系统……这已经造成了学校的中产阶级化与“白人逃离”。公立学校的教师工资情况不容乐观,并且不愿留下来。

《劳动者的新地形:在供应链企业集团工作》

2018年6月5日

是什么让弗林特工厂占领运动比以往的罢工更强大?答案正是其战略地位:雪佛兰4号工厂是雪佛兰发动机的唯一生产厂,这场占领运动迫使通用汽车关停了其全国范围内的所有工厂。弗林特的斗争引发了全国性的静坐罢工,工会大获全胜。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成员在纽约赢得民主党初选》

2018年6月29日

然而,社会主义者和进步活动人士几十年来一直试图改革民主党。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就是建立在民主党可以被重新调整的理念之上的——然而这一愿景被证明是海市蜃楼。尽管活动家们一次又一次地试图改革民主党,但该党却依旧向右靠拢。

所有的社会主义者都必须明白这样一个基本事实:民主党为富人的利益服务。作为一个机构,它抵制变革,并将尽其所能维持其作为华尔街政党的地位。

《为什么我要参加多伦多市议会竞选》

2018年8月28日

我正在努力阻止房东和大型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以牺牲那些数目急剧增长且面临生活条件恶化的租户为代价来赚取巨额利润。住房是人权,不是特权。因此,我们必须通过强有力的租金管制和大规模公共住房建设以优先考虑人的需求而不是私人利益。我们需要一个开发城市土地的住房代理机构,并经由国有化建筑公司加快经济适用住房建设。社会主义行动党旨在阻止公共交通投资的急剧下降,建设轻型快速交通和一条市中心地铁疏导线(downtown relief subway line),同时要求免费和便捷的公共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