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北美

《纪念弗莱德·费尔德曼(Fred Feldman)》

2018年

在美国左翼运动史上,有两次较为重大的左倾现象,第一次是在19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资本主义经济大萧条时期,当时不少知识分子转向革命,其中有一些走向托洛茨基主义运动,这一代知识分子中的典型代表是乔治·诺瓦克,美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第二代领导就是出自这一代人。第二波则在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激进化高涨时期,这一代人受古巴革命、反越战、民权运动的影响走上左翼道路,更有不少在运动中崭露头角的青年加入当时的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投身托洛茨基主义运动,为党补充了新鲜血液,形成了美国托派运动的第三代领导团队,但这一代人主要是学生。弗莱德·费尔德曼则属于这一代人。

《劳动者的新地形:在供应链企业集团工作》

2018年6月5日

是什么让弗林特工厂占领运动比以往的罢工更强大?答案正是其战略地位:雪佛兰4号工厂是雪佛兰发动机的唯一生产厂,这场占领运动迫使通用汽车关停了其全国范围内的所有工厂。弗林特的斗争引发了全国性的静坐罢工,工会大获全胜。

《为什么我要参加多伦多市议会竞选》

2018年8月28日

我正在努力阻止房东和大型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以牺牲那些数目急剧增长且面临生活条件恶化的租户为代价来赚取巨额利润。住房是人权,不是特权。因此,我们必须通过强有力的租金管制和大规模公共住房建设以优先考虑人的需求而不是私人利益。我们需要一个开发城市土地的住房代理机构,并经由国有化建筑公司加快经济适用住房建设。社会主义行动党旨在阻止公共交通投资的急剧下降,建设轻型快速交通和一条市中心地铁疏导线(downtown relief subway line),同时要求免费和便捷的公共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