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苏丹的总罢工

史蒂夫·泽维尔(Steve Xavier)  著

土日兀  译

素侠云雪  校

苏丹民众包括总罢工在内的、反对独裁政权的斗争,代表了苏丹劳动阶级及其同盟挑战紧缩及私有化、建立自身独立政治工具的一个政治机会。

“罢工是我们革命的责任!”

苏丹政府在持续两日、震撼全国的总罢工、要求过渡到文人政府后,以暴力作回应。6月3日据媒体报道,军队闯入首都喀土穆静坐场地,杀死了至少36人。

即使在行动首日面对被解聘以及军方袭击报社的威胁,报社与银行职工全员参与了5月28、29日的罢工。第二天,公交车司机罢工。红海沿岸的港口由于船坞工人拒绝工作被迫关闭。专业人士、政府部门、工厂、电讯业、医护工人都参与罢工。电厂工人也加入了。航空公司职员以及气象局员工停工导致国内线航班取消。

罢工组织者视此次罢工为“前所未有的成功”,全国各经济部门的参与率有80%至100%。不只是首都喀土穆(Khartoum),达尔富尔(Darfur)、青尼罗河省(Blue Nile state)、红海省(Red Sea ports)、杰济拉省(El Gezira)、塞纳—马恩省尔省(Sennar)、南北科尔多凡省(North and South Kordofan)和卡萨拉省(Kassala)都有工人参与罢工。根据苏丹共产党的声明,四名码头工人罢工领袖被捕了。

罢工第二日在正规军和民兵部队试图驱散聚集在军方总部和国防部外的群众时,有两名示威者被射杀。被称为“快速支持部队”(Rapid Support Force)、由军政府副主席领导的民兵组织,被指与达尔富尔的种族屠杀有关。

据消息来源显示,罢工第二日结束时主要静坐地游行的群众遭安全部队开火射击,造成一死八伤。面对示威,执政的“过渡军事委员会”(Transitional Military Council)代表指会对“不法分子”予以镇压。

我们上月曾报道,苏丹工人、青年、妇女的大动员在很短时间内推翻了两任总统。经过数月动荡,4月11日,掌控一个反动的伊斯兰政权30年的独裁者巴希尔(Omar Hassan Ahmad al-Bashir)被军方解职。面对示威升级,军方委任的继任人奥夫将军(General Awad Ibn Auf)不到48小时就辞职了。军方在进行表面上改变的同时,仍然试图维持让巴希尔掌权数十年的国家机器。

5月21日,军方与文人反对派力量的谈判由于先前同意的朝向文人管治的三年过渡政权的性质破裂了。反对派坚持过渡时期由文人统治,军方则希望维持对国家的控制。问题核心是文人还是军人在过渡性的“最高统治委员会”(sovereign council)占有多数控制权。

反对派“苏丹专业协会”(Sudanese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SPA)发出了总罢工的号召,起初并没有明定行动日期。反对党之一的乌玛党反对发动罢工。伊斯兰主义政党支持由军队控制的过渡政府,害怕沙里亚法被废弛。

苏丹专业协会声明明确指出:“要达至全面胜利,我们呼吁准备好一场总罢工……这罢工是我们革命的责任,参与静坐……是达到革命目标的关键保证。”

在爱尔兰和英国的苏丹医生协会响应了罢工的号召,声明“苏丹人民比何时都更团结。我们响应苏丹专业协会向所有工会、民间社团及小区领袖发出的号召,签下为总罢工与政治不服从而准备的‘花名册’。”

苏丹民众包括总罢工在内的、反对独裁政权的斗争,代表了苏丹劳动阶级及其同盟挑战紧缩及私有化、建立自身独立政治工具的一个政治机会。在半殖民地国家,是不可依赖资产阶级政治力量去执行朝向民主前进的斗争的。它们与外来帝国主义利益的联系会使它们牺牲民主革命的目标。

当然,帝国主义力量惧怕革命的蔓延多于一切,会寻求方法解决情势,以维持资本主义统治。西方帝国主义也惧怕中、俄帝国主义就必需的矿产石油资源的竞争。

要完成争取民主的斗争,只有独立于资产阶级政治力量的劳工阶级可堪依赖。这种斗争为推翻资本主义、争取工农以自己名义统治开创可能性。要达到这目标需要建设一个可以在为受压迫者和剥削者解决大爆发扮演决定性角色的革命党。

2019年6月3日


原载美国社会主义行动网(www.socialistaction.org)

原文题目:General strike shakes Sudan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9/06/03/general-strike-shakes-sud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