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25日,革命者在巴黎教育大会开会

巴里·韦斯德  著

素侠云雪  译

为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和国际主义而激动地欢呼

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Anti-capitaliste et Revolution)是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内的一个派别。新反资本主义党内包括了第四国际在法国的支持者。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代表着工人阶级的政治独立与革命党的建设,是新反资本主义党内最活跃的部分。他们同新反资本主义党内的其他一些派别一起,在去年赢得了党的多数,并赞成在2017年的总统大选中单独提出候选人。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当前在反对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政府的劳工法和亲紧缩政策的运动中发挥着领导作用。

6月24—25日,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在巴黎举办了一场教育大会,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派[①]受邀参加。伊丽莎白和我同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②]的丹·P同志、西班牙革命反资本主义左[③]翼与意大利工人共产党[④]的同志,及来自法国各地的80名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的同志参加了会议。与我们在工作上关系密切的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OKDE),第四国际的希腊支部没能与会。

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有大约160名成员。其核心领导盖尔·基朗德表示,对政治教育大会和新成员的整合感到满意。

大会的讨论主题有:1、马克龙当选总统后,“社会阵线”的任务,或如何组织反抗。2、新反资本主义党下次代表大会中利害攸关的形势——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的任务。3、第四国际的内部争论,还有关于《让我们把握机会,建设革命与共产主义的国际》[⑤]的讨论。4、俄国革命的经验。5、布尔什维克党可以在当今革命党的建设方面,教给我们什么内容。

演讲的质量非常高,介绍了每一项主题及包括了普通成员的讨论。这反映出法国与欧洲的阶级斗争和战斗的水平。

人们对传统的左翼政党——社会党和共产党,还有右翼——特别是共和派的不满很强烈。这导致了最近这些党的崩溃。年轻的“局外人”马克龙淡化他所喜爱的那支持他的大企业背景,最会利用大量人反对勒庞种族主义的国民阵线的形势。但弃权率仍非常高,在国民议会第二轮选举时高达57%。马克龙的党现在在国民议会中占有绝对多数,即他将推动削弱工会的立法,并在最低工资法中撕开一个大洞。工会联合会,如法国总工会(CGT)[⑥]、劳工总联合会—工人力量(FO)[⑦]、法国民主劳工联合会(CFDT)[⑧]和其他联合会承诺会反抗这一攻势,但实际上它们并不开展群众行动。然而,压力自下而上发展起来。仅仅在6月2—7日,就发生了190场罢工。与一年前相比,罢工活动量有巨大增长,尽管因为劳动部长不再公布罢工统计资料,使我们难以掌握确切的数字。政府更喜欢谈论“社会对话”的例子。马克龙说他将终结产业冲突,提出紧缩政策,以法令来统治法国。

现在正进入普通运动都日益激进化的时期。这是由15名突出的战斗者发起的,包括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的领导人、遭受围攻的邮政工人盖尔·基朗德同志,他正由于他那坚持的、创造性的和有影响的活动而面临解雇和监禁。在法国,工人经常占领他们的工作场所进行抗议。他们甚至将老板锁在办公室里好几小时乃至好几天,这有时增加了绑架案的数量。

社会阵线,一场群众的、激进的、草根的运动,在总统选举中坚持着,但这斗争主要是在街头,而不只在选举的展台上。大选前,社会阵线在巴黎组织起了大规模的演示,它还在全法国动员起成千上万人来反抗紧缩政策,反对延伸紧急状态的法律(即未经许可的示威属于非法行为),并反对攻击工会。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的同志们认为,社会阵线成立后,通过其宣传和行动,超过十万名工人观众寻求替代改良主义左翼,包括社会民主主义的让—吕克·梅朗雄和不屈服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平台。

我在大会上发了三次言。我谈了第四国际内部问题、不断革命、加拿大的阶级与民族特点等问题。伊丽莎白代表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派/社会主义行动同盟向会议表示祝贺。丹·P,还有西班牙与意大利的同志也发了言。法国同志将他们的议程译成我们的语言,也将我们的内容译成法语。会议在欢快的音符中结束。这份报道中有相关照片。

休会后,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法)、革命反资本主义左翼(西班牙)、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派、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的领导人一起开会评估此次聚会,并考虑未来的计划。这包括11月时在巴黎召开我们国际倾向的成立大会。纳入考虑的有,一场国际运动的可能性,推进工人阶级的利益,将我们在实践中的不同组织团结起来。关于全球行动的主张包括:保卫委内瑞拉并反对右翼的打击;支持以色列监狱中巴勒斯坦犯人争取自由的斗争;废止反劳工的法律;停止警察的暴行与杀戮。

来自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的丹同志发表演讲

巴里·韦斯德在会上谈论党的建设与国际

与会者

伊丽莎白·毕斯代表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派/社会主义行动同盟向大会致贺词

1968年5月学生起义开始的地方

泽维尔在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大会中

6月24—25日,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在巴黎召开大会

会议结束


[①] 加拿大的第四国际支持组织,目前英语部分打入到加拿大新民主党中活动。法语部分称社会主义行动同盟。

[②] 第四国际美国同情组织。

[③] 西班牙第四国际支持组织,2015年被反资本主义者开除后成立。

[④] 意大利托派组织,重建第四国际协调委员会意大利支部。

[⑤] 这份文件是第四国际反对派的宣言,载于《惊雷》第十三期。

[⑥] 法国的总工会之一,是目前法国最大的工会,其领导层主要受法国共产党影响。

[⑦] 法国的总工会之一,约有五十万会员,二战后从法国总工会中分裂出。朗贝尔派主要在此工会中活动。

[⑧] 法国的总工会之一,约87万会员。1964年成立,分裂自法国基督教劳工联合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