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风暴震荡工会,工人立场何在? ——从味全、日月光工会的危机应变行动反视工人阶级的团结策略

陈普劳 著

 

鬼岛、血汗、惯老板、22K……这些词汇对台湾劳工而言,再熟悉不过,这些话语反映了台湾的劳动环境,也形塑了我们的认识、以及反抗的方式。例如,下面这段话时有耳闻:“待遇这么差还不辞职?太奴了吧?就是因为有这种劳工,才会养出惯老板!”拒绝烂工作,就是一种反抗。然而,在台湾劳工的言谈中,“工会”几乎完全不存在,而且大家对之也非常陌生。那么,“工会”究竟是什么?它很重要吗?为什么大家对它这么不了解?这些问题,值得我们好好想想。

谁应与谁为敌?──民众抵制黑心资方、工会抵消民众抵制,资方仅是再次从中获利

在媒体上,我们也难得看到跟工会有关的新闻,但很不巧,最近刚好就有一则,那就是10月15日,味全公司工会在发表公开信后,召开了记者会,这场记者会起因于味全公司使用的油品近来三度出包,涉嫌将不可供人食用的“饲料油”混充,制成食品饮料卖给消费者,情节十分恶劣,引起社会大众发起抵制味全产品的运动。工会代表们在民怨沸腾的此刻跳出来,以6000名员工的“工作权”为名,呼吁社会大众“停止抵制”,否则产线停摆,公司获利减少,势必对员工裁员减薪。

除此之外,在去年的12月18日,日月光半导体公司的工会代表们,也带着联署书,前往高雄市政府陈情,日月光半导体在去年,以狡诈手段蒙骗稽查单位,偷排有毒废水进入高雄后劲溪,含金属的废水毒害农田、农作物,对台湾的自然环境造成极大伤害,因而面临高雄市环保局的“停工处分”。就像味全一样,日月光工会也诉诸高雄K7厂5000名员工的生计,请政府不要对公司做出停工的处罚,否则一旦上游公司转单,造成业务紧缩,公司更有可能裁员,导致员工工作不保。

而社会大众怎么看这些工会呢?不意外的,工会的行动引起了强烈反感,消费者缺乏监督大企业的管道,只有消极拒绝购买的自由,这是消费者惩罚黑心商家的唯一武器;对营收总额动辄上亿的大厂,数十万的罚款根本不痛不痒,只有勒令停工,才能达到吓阻的效果,这也是在彻底稽查前,确保没有更多有毒废水被排放的必要手段。基层劳工的生计固然重要,但不可否认,工会简直公然与食安和环保为敌,还阻挠这些恶质企业受到惩罚,也难怪身为受害者的社会大众会恨得牙痒痒。更荒谬的是,自称代表“员工”的工会,竟然表现出对“企业”生死相许,劳资之间的利益真的这么一致吗?

工会敌友不分,如何保卫工人阶级利益?

味全和日月光工会的做法,对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工会”究竟是什么?工会,是由在同一间公司工作,或者从事同一产业的劳工,彼此串联,为了保护劳工权益而形成的组织。工会所需的经费,来自会员入会时缴纳的入会费,和从每月薪水中提缴的经常会费,工会的运作,则有赖全体会员经民主程序,一人一票选出的干部执行,而且工会所做的重大决定,例如与资方谈判、签订契约、以及发动准时下班、集体请假或直接罢工等行动,都必须交由工会全体成员,经过会员大会讨论和表决才行。

也就是说,工会是劳工团结意识的结晶,也是劳工集体力量的展现,劳工不团结就不会有工会,而没有工会的劳工就没有力量。工会干部则是受会员的委托,为全体劳工的利益把关,对外代表工会,对内则向会员负责。然而,工会就像所有其他类型的组织团体一样,光是有工会的存在还不够,如果会员没有选贤与能、积极监督,工会代表没有坚强的意志、没有会员的支持,那么在资方长期的压力下,工会未必会做出最符合劳工利益的决定。

当工会碰上不肖资方,制作黑心食品、偷排有毒废水,导致产品被社会大众抵制、工厂被政府勒令停工时,站在坚决捍卫劳工工作权的立场,究竟该有怎样的作为呢?面对政府、资方、社会大众三个不同的对手,谁是暂时的朋友?谁是永远的敌人?这些都要根据具体情况做分析,怎样的行动对劳工最有利,没有一定的公式,工会的做法适不适当?应该接受劳工的批评检讨,批评工会绝对不等于反对劳工争取权利,而是真正为劳工发声。

面对黑心资方毒害人民,政府、社会大众岂可孤立工会置身事外!

以这次味全事件为例,工会在全民对油品掺假义愤填膺的关头,奋不顾身的发表公开信呼吁停止抵制,对此我们至少可以有以下几点思考:

一、对政府,在媒体舆论、社会大众强大的反黑心企业压力下,行政部门的执法势必从严,工会该做的,应是将社会焦点转移到企业在未来可能非法解雇、不当删减员工福利,要求政府勿纵容黑心企业转嫁成本给劳工。在去年的日月光事件中,高雄市政府劳工局官员原本对外发言,说只要停工超过一个月企业就可以合法解雇员工,在社会一阵挞伐之下,劳工局局长转而亲上火线,在媒体前高调发言,要求企业不可因受罚停工而裁员,否则依法究办。显然这是个可行的策略。

二、对资方,无论是景气衰退、经营不善或违法遭到处罚,产品销路一旦遭到打击,生产在线的机器停摆已成定局,第一个想到的必定是将“被迫闲置”的员工全部开除,这是以资本盈利为优先考虑的必然做法,除非受到非经济因素的干扰,例如积极介入的政府、强大的工会,否则资方无情缩减人力的计划是不会改变的。在味全事件中,产品信誉已被企业破坏殆尽,抵制运动也已萌芽,工会这个时候跳出来呼吁停止抵制,事实上早就来不及了,与其将自己和黑心资方绑在一起,更应该团结所有劳工,向资方展现抗争的决心,让对方明白如果执意裁员,将付出可观的代价。

三、对社会大众,劳工也是社会的一份子,两者间的利益不该冲突。退一步想,如果黑心企业任意将食品掺假,危害社会大众的健康,却没有受到抵制,那么企业岂不是食髓知味,员工未来势必活在社会大众的不谅解之中。让无良资方逃过社会的制裁,绝对不是长久之道,劳工应该支持消费者采取必要的行动,如果消费者也能因此支持劳工向资方争取不被解雇的权利,这才是双赢,否则就是让黑心企业渔翁得利的双输。

以上,才是真正保护劳工工作权的做法!

以员工生计为名盲目向资方输诚,只会让政府单位懈怠,让社会大众对工会不满,在媒体的目光转移之后,基层劳工的权益仍然危险,工会这样做,唯一从中得利的就是资方,如果工会在面对这次食安风暴时,有让厂里所有员工广泛讨论,集众人之力,最后形成一个大家都愿意接受的行动方案,想必不会做出这么不明智的决定吧。

工会的现代意义何在?──“团结就是武器”从来不是陈腔烂调!

为什么要思考工会?虽然大多数人对工会不了解,但工会代表劳工的团结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就算台湾今天没有强大的工会,但这仍然是我们努力追求的目标。台湾过去的发展,可以说是一段劳动阶级被扭曲、被压制的历史,从1950年代的威权政府以来,当权者限制人民的民主权利,任何民间自发性的结社都被当作潜在的叛乱组织,工会当然也不例外,政府单方面制定各项劳工保护法令,其中一层用意也是防止劳工运动的萌芽。在民众运动风起云涌的1980年代,好不容易争取到了民主权利,但是却又迎来了资本全球化、产业外移,有组织的劳工再一次受到重挫,台湾的劳工运动真可说是命运多桀。

有人说,劳工依赖资本家提供就业机会,若不是资本家投资创业,劳工连22K都没有。这种说法对,也不对,如果一间雇用100个劳工的公司,只有1个劳工被开除,那么资本家确实是坚不可摧的,但是如果有50个劳工一起放下手上的工作,商品和服务的生产停摆,那资本家连一毛钱的利润也赚不到,原先的投资也将血本无归,这时后资本家就必须接受劳工的要求,停止做出会伤害劳工的事,提供可以接受的薪资待遇和工作条件。

所以究竟是谁依赖谁?端看劳工团不团结而已,而劳工团结,就是工会的意义。

小结:开展工会运动为监督食安的全民出路

不论未来台湾的产业结构如何变化,只要社会上一切食、衣、住、行、育、乐等基本需求,仍然是由受薪阶级的辛勤劳作来提供,这种潜在的力量就永远不变,关键就在于我们对工会的想象,能不能超越今天环境的限制,那么工会就能成为我们对抗惯老板的有力武器,而不再只能选择默默走人,或躲在暗巷骂个两句了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应该不断反省、检视工会,不要把每件跟工会有关的事都当成别人家的事,而要当作跟自己切身要紧的事来关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