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们筹备大进击,纪念反马克龙运动挺进第四个月份

作者: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译者:田七

校对: 众人附和未必真实

2019年3月12日,星期二

2019 年1月在巴黎的“黄背心”抗议行动

法国“黄背心”运动者和来自多个工会的有组织的工人正面临巨大考验。

“黄背心”运动拟定在本周六发动全国性的攻势,预计在巴黎的行动人数将会创史上新高。同时马克龙虚伪的“大辩论”也会在这天前结束(译注:马克龙曾在2019年1月“邀请”法国民众参与在各地市政厅举行的社会问题辩论,原定于3月15日结束;话题限定为:税务和公共开支、政府和公共部门管理、生态转型、民主和公民角色,但并未提及法国大资本家普遍的偷税漏税问题。马克龙政权试图以此转移公众视听,并对“黄背心”运动施压)。

“黄背心”运动者形容马克龙在辩论会中的发言为“华而不实的空谈”(“big blah blah”)。

法国“黄背心”运动至此已坚持了四个多月。

在这段时间里,从抗议燃油税开始,“黄背心”运动逐步成长为对抗马克龙政府新自由主义的、偏袒资本之政策的重要平台。

人们围绕低工资、私有化、社会不平等、女性权利及其他各项社会议题提出了他们的要求。与此同时,“黄背心”运动一直在抗击那些始终想渗透进来的极右翼势力。

“黄背心”们迫使马克龙不断作出让步,而最初对“黄背心”运动持轻蔑鄙弃态度的法国工会领导层也不得不转而对运动者提供(有限的)支持。

四大工会以及多个学生联合会还拟定在下周二发动全国性罢工。

上周六恰逢“黄背心”运动进入第十七周,那天的活动被视为接下来的3月16日行动(译注:即计划中的周六攻势)的预热。

女性

数以万计的女性抛开学校假期,在恶劣的天气下依然参与到“黄背心”行动中。在很多地方,女性领导了作为国际妇女节示威行动后续的抗议活动。

上周六,一位叫阿格尼丝(Agnes)的姑娘参加了“面包与玫瑰”(Du Pain et Des Roses。译注:“第四国际—托洛茨基主义派”的女权组织)法国支部在图卢兹的示威抗议。她在接受英国《社会主义工人报》(Socialist Worker)的采访时说:“任何时候女性都不该袖手旁观,我们希望为‘黄背心’运动留下深刻的影响。女性是最受生活成本上升与低水平工资影响的社会群体。”

“我们始终将反对性别主义和其他社会斗争运动结合起来。”

在多场抗议游行中,人们举起了阿尔及利亚的国旗,以此表明与阿国内的群众反抗运动团结在一起。

一些“黄背心”运动者目睹了法国警察对示威抗议者的施暴,他们呼吁公众关注亚当·索里(Adam Soli)和法蒂赫·卡拉库斯(Fatih Karakuss)的案件——两人在被法国警察追捕的路上不幸出车祸身亡。

根据上周由法国内政部国务秘书劳隆·努涅斯(Laurent Nunez)公布的数据:自“黄背心”运动开始至今,法国警察以及国家机器的其他镇压力量使用型号为LBD的(以及被称为“flashball”的)枪支共计发射橡胶弹13095发。

根据记者菲利普·杜夫雷内(Philippe Dufresne)汇总的数据,法国警方的殴打袭击已造成至少202人受伤、21人单眼失明,有5人的手被炸断。其中大多数伤情是由警方使用型号为LBD的枪支所造成的。

即便是欧盟委员会也谴责了法国警方使用LBD枪支的暴行。联合国人权事务专员在上周敦促法国当局“全面调查”警方涉嫌违规使用暴力的行为。


原文标题:Yellow Vests gear up for big push to mark four months of a movement against Macron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worker.co.uk/art/48017/Yellow+Vests+gear+up+for+big+push+to+mark+four+months+of+a+movement+against+Macr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