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提资本理论的优与劣

阿列克斯·卡利尼科斯[1]  著

郭鹭  译

宋治德  校

 

皮克提(Thomas Piketty)所著《21世纪资本论》一书,在上周荣登美国亚马逊畅销书榜排名第二位。它惬意地跻身于畅销书之列——同期之中,有着关于患癌生活的催人泪下的故事小说,以及作为迪斯尼电影开发副产品的儿童漫画图书。

在英国,这一影响力却显得微乎其微。然而,它依然在印刷、电台、电视等媒体中占有重要地位。

在过去几周内所取得的惊人成功,对于一名迄今为止对英国读者而言还默默无闻的法国经济学家所撰写的这样一本标价29.95英镑的、各式统计图表充斥其间的煌煌700页巨著而言,这确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皮克提自己已然摇身一变为——用《金融时报》的一名美国编辑的话来说,一位“摇滚明星式经济学家”。

而作为一名经济学家,在其著作中关于经济不平等的主题也令他显得与众不同。

不平等现象,作为金融危机所导致的结果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反对1%”运动,已成为当代主要的政治问题之一。

皮克提重新彰显了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源自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的古典传统,这代表了将政治经治学作为历史和道德范畴内学科的态度。他感兴趣的是实证性地研究经济趋势,而非如主流经济学家那般热衷于构建数学模型。

《21世纪资本论》的核心,是内容丰富与趣味性兼而有之的经济社会学。不幸的是,皮克提构建的理论基础和由此所做出的政治结论,却远非强而有力。

优点

就许多方面而言,这本书最大的优点、缺点都集中于其对财富的论述。

对不平等的许多研究似乎主要着眼于收入的差异。但皮克提感兴趣的是——在这一点上,他无疑是正确的——财富的分配以及它如何改变。毕竟,我要回到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富人之所以富有,是缘于他们掌控了经济资源,并可以据此要求比其它人更高的收入。

皮克提作为一个国际研究小组的成员,帮助编纂关于收入和财富的统计资料,他也出色地利用了这些研究资料。他的祖国法国在这一方面的有关资源尤其丰富,这源自于18世纪90年代法国大革命期间实行的财产税。这也意味着,这些连续性记录数据所覆盖的时期跨越超过2个世纪。同时,美国、英国和德国也在他的研究中扮演了主要角色。

皮克提的结论驳斥了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由西蒙·库兹涅茨(Simon Kuznets)所建构的“规律”:它声称收入不平等趋势的上升只存在于工业化的早期阶段,其将随着经济发展日趋繁荣而逐渐消失。

皮克提的资料则描绘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

就拿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英国来说,在1900~1910年,位居社会顶端的10%拥有90%的财富,而在顶端最上层的1%拥有近70%的财富,其余群体则事实上一贫如洗。

虽然不太明显,然而在法国和德国也能找到相似的画面。尽管大家都是经历过工业革命的社会,在这里财富的主要形式却仍旧保持着长期的土地所有制,生产力仍然相对较低。

简.奥斯汀(Jane Austen)和巴尔扎克的小说里所描绘的上层阶级状况深深吸引了皮克提。这些人依靠巨大的物质差距,将他们与其仆人隔绝开来,而所享受的生活方式平均高于今天生活标准的2~3倍。不过,在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大萧条时期和数次政治动荡的摧毁财富之后,国家的作用和税收水平得到极大的提高。在法国,位居社会顶端的10%所分享的财富在1950~1970年之间跌至60~70%,最上层的1%所据有财富则降至20~30%。

然而,天平开始向富人倾斜。在英国,例如2010年,上层10%拥有70%的财富,最顶端1%则拥有20~30%。在美国这样一个移民社会,在20世纪初时财富是较少集中的;在1914~1945年,财富分配也较少受到挤压。而在2010年,前10%却拥有超过70%的财富,1%则坐拥35%。

相似点

收入分配也遵循了一个相似的趋势——尽管不像财富不平等分配那么严重。它自1914年之后开始缩小,但现今却急剧扩大。例如,在美国,那1%所占国民收入的份额,已由70年代的6~8%上升到2010年接近20%。

然而,构成不平等的实际部分已经发生了变化。对于富人而言,土地不再是一个重要的财富来源,而高薪资则在收入不平等方面发挥着更大的作用。皮克提驳斥了通常的一种解释,也即是技术变革推高了高学历员工的工资。他将其所称之“超级经理的崛起”——尤其是在美国和英国出现的高管,归咎于任人唯亲的企业驱动了一个“最高收入的爆炸式增长”。

皮克提谴责了他所谓的“极端精英管理主义”、“现代社会——尤其是美国社会——显然需要指定某些个人为‘赢家’”,并给予他们大手大脚的奖励。

皮克提说道,在19世纪末的欧洲,资本价值相当于6、7倍的国民收入;而在20世纪上半叶则跌落到2~3倍,但现在在英国和法国却回复到了5倍。他声称这足以在他所谓的“资本主义的第二基本规律”的基础上作出解释。当资本回报率高于经济增长率,富人可以靠储存足够的收入以此积累比任何时候更多的财富。根据皮克提所言,这些情况盛行于1914年之前,而在今天又再次出现。

不过事情从一开始就错了。对于皮克提而言,资本可以具备任何一种财富形式——可以是一块土地,一台机器,一幢公寓或者一纸债券。已有批评指出,这与我们在主流经济学中所看到的对资本的定义,就本质而言并无差别。

差异点

相比之下,对于马克思而言,资本是一种社会关系。更具体地说,它是一组社会性关系的集合:即允许资本家使用他们的金钱,以此控制生产数据并进行生产。这促使他们强迫工人去创造价值和——也是最重要的——剩余价值,也就是他们利润的来源。

马克思认为,确定资本对一切商品的占有正是拜物教的极致。

如同皮克提所指出的,20世纪一个最大的社会和经济性变化是,更多人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屋。但这并没有给他们以榨取剩余价值的权力。

皮克提对资本的错误概念削弱了他对资本长期趋势的预估,而这与他对马克思的矛盾态度是有关联的。他将自己的书命名为《21世纪资本论》,意味着想要延续马克思伟大著作的野心——尽管他声称自己从未读过它。他赞扬马克思对不平等现象加剧的“关键洞察”。但皮克提对马克思的大部份评论是负面的,或是不准确的。例如,他说︰“马克思的理论所隐含着的是依赖于对生产率长期零增长的严格假设”。

马克思的看法实际上是相反的:生产力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但也经常令它陷入危机。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以一个奇怪而带怨恨的脚注作为结尾,攻击与马克思主义关系密切的三位著名法国哲学家——萨特、阿尔都塞和巴迪乌。

皮克提看到不平等扩大的必然趋势,他的政治解决方案是财富税。他指出,美国和英国需要对税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要像20世纪40年代般对财富和(高薪)收入的“近乎没收式”的征税水平。

但是他忽略了明显的一点。

随着钟摆摆向资本,尤其是新自由主义在20世纪80年代的进攻,税务制度被改造得更有利于富人。只要资本主义依然存在,那么不平等也将一直延续下去。

皮克提让我们更深入地理解了什么是资本主义的冷酷引擎所驱动之下的不平等的真实面目。但与他的意图相反,其所促进的将不是改良的推行,而是革命的进程。

 

《社会主义工人》第2403期2014年5月13日

 


注释

[1] 阿列克斯·西奥多·卡利尼科斯(Alexander Theodore Callinicos,1950~),英国政治理论家,活动家,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成员,《国际社会主义》刊物编辑,伦敦国王学院教授。著有《马克思主义与哲学》、《卡尔·马克思的革命思想》、《托洛茨基主义》、《帝国主义与全球政治经济》等书,译成中文的有《反资本主义宣言》、《新自由主义世界中的大学》、《创造历史》等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