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革命现场文献之一——捷克布拉格之春讨论如何建立工人民主

茨比恩(Zbynėk Fišer)

马震寰  译、 季耶  校

按:这是一篇关于当前(1968年)捷克工人和学生对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争论和反思的文章,文章中描述了苏联可怕的官僚机构,这是茨比恩(Zbynėk Fišer)教授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它首先被刊登在6月14日《捷克日报》(Czech daily)的诺瓦斯沃博达(Nova Svoboda)栏目上。

该系列的第二篇文章发表在6月14日的《捷克左翼反对派新闻报》(Czech left opposition bulletin Informační Materiály)上。(这个有趣的系列的其它内容在第658期报纸上发表)编辑们说,该系列更进一步的内容会被报纸持续跟进。

文章由第四国际出版的每周新闻杂志《洲际新闻》(Intercontinental Press)翻译成英文。


布拉格之春

现在,我们来讨论民主化进程中的首要因素(尽管还没有被付诸实践):工人自我管理(简称工人自管,workers self-management)。从一开始,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观从根本上就是建立在工厂中工人自管的基础上的,它是工人在经济和政治领域权力的基础。

 

因此可以理解,在我们今天的发展阶段,工人自管的需要会再次出现。这一阶段的特点是试图实现民主化进程,创造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对保守分子和反社会主义者进行广泛的斗争。

 

对工人自管的需求不能去抽象地理解它。每个人都会说,即使是戴高乐政府也在提倡一种理念,即建立某种形式的表面上的工人自管。但工人自管的含义根据其所处的社会制度而有根本的不同。

 

一个并非不重要的历史实验——在南斯拉夫进行的——显示了市场经济及其需求占主导地位——这正是我们所谓的新经济体制所设想的条件——(按:奥塔•锡克(Ota Šik)教授所提倡的经济体制,它是以经济上的分权为基础的,利用“市场”的机制来调节经济。)工人自管的机构迅速成为技术官僚即工厂经理管理的工具。因此,在南斯拉夫的社会结构中,这些工厂经理的利益跟工人的利益实际上是不一致的。

 

南斯拉夫的工厂应该按照自管工人的意愿运作。然而,工厂的管理人员却解雇成千上万的工人,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他们对这个国家不断提高的失业率保持沉默。他们对外流的劳动力一无所知,从南斯拉夫的立场上看,这已经成为他们重建外汇平衡的主要手段之一。

 

在我们现在的情况下,工人自管的方案应该有完全不同的内容。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工人自管不应只是一个正规机构。我们不要忘记,对于马克思来说,工人自管原则只能在整个社会的政治制度掌握在工人手中,而不是掌握在他们的政治代表手中才有效,即使掌握在真正的革命党手中也不行。

 

在现在的发展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开始出现。问题在于,在工人自管的需求之上是否应该制定一个新的要求——只是第一步——为了争取实际的罢工权。事实上,如果按照奥塔•锡克教授提出的新经济体制付诸实践的话,工人将不会得到任何社会保障。(罗伯特·卡利沃达(Robert Kalivoda)在1968年5月5日的布拉格党代会(the Prague party conference)上正确提出过这个问题,参考捷克共产党机关报《红色权利报》Rudé Právo)。

 

必须坚持保障工人们的社会权利。事实上,如果不保证工人的经济利益得到满足,那么就不能保证他们的政治权力能够实现。公民的民主和政治自由如果不是基于真正最广大工人阶级的需要和切身利益,那么它既不会稳定,也不会持久。这样的民主和自由只会为社会特权阶级服务,它们不会是民主化进程中所期待的真正自由。它们不过只是一幅自由主义的漫画罢了。

第四国际出版的每周新闻杂志《洲际新闻》(Intercontinental Press)

这种“从上面“传下来的民主,不是为了激发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活力和主动性,它决不能维持下去,它永远无法满足今天我们每一个人对于民主的要求。捷克党中央对于社会主义的民主问题漫不经心,这种做法激怒了全捷克人民。事实上,我们目前主要看到各种迷失方向的自由派团体在加强活动,他们只代表了社会中的少数群体。

 

工人自管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必要前提。然而,它现在被实现的程度很低。工人们必须要有一个真正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只有这样的政党才能够代表最广大工人的利益。我们担心发展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进程的道路会被破坏,除非党的高层摆脱了他们内部的所有保守分子。

 

为了能够有效地抵御代表极少数人利益的右翼分子的攻击,党的领导首先必须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工人自管的建立可以有效地促进这一目标的实现。

 

工人自管也可能演变成一种危险的管理人员对工人进行操纵的方式。我们自己国家的经验告诉了我们这一点(例如现在的工会!),以及在南斯拉夫和波兰发生的事。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现在不单单要考虑工人自管的形式,还要考虑工人自卫(workers self-defense)的形式。

 

与工人自管同时进行的,为了促进人们主动性和创造性的努力,为了从根本上发展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化——即为了工人、白领工人、知识分子和农民等最广大阶级的民主——我们必须努力创建罢工基金。这已经在最先进的工厂里进行了。

 

毫无疑问,基于最广大人民的民主原则,被赋予最广泛有效权力的工人自管,是马克思和列宁所理解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然而,这并不是一种万灵良药,因为它本身并不能解决国家权力的问题。

 

这个问题只能由无产阶级的革命组织来解决。必须发展这样的组织。

1968年5月30日


原载《洲际新闻》(Intercontinental Press)1968年7月29日出版 

原文题目:Czechs Debate How to Establish Workers Democracy

原文连接:https://www.versobooks.com/blogs/3860-new-forms-of-struggle-selections-from-intercontinental-press-july-19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