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女权主义者领导着全球阶级斗争

玛丽·克里斯汀(Marie Christine) 著

土日兀 译

季耶 校

“我们是女权主义的、跨性别女权主义的、反种族主义的、反法西斯的浪潮,将会占据﹝意大利北部城市﹞维罗纳(Verona),开启由国际妇女大罢工(International Women Strike)的全球力量产生的解放空间!”

这句话总结了3月31日让三万名女权主义者和其盟友走上街头、抗议在当地举行恶毒地反性小众(anti-LGBTQI )、反堕胎的世界家庭大会(World Congress of Families ,简称WCF)的行动呼吁。

世界家庭大会提倡被波兰、匈牙利、俄罗斯等欧洲非自由政权以及怀有羡慕之情的欧洲右翼政党和美国大型福音派团体视为理想的“传统价值”。

维罗纳被选为今年会议的主办城市,是由于2018年五星运动以及马迪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的极右北方联盟(现称联盟党)胜选,以及维罗纳极右市长史波里纳(Federico Sboarina)成功争取立法让维罗纳成为“护生”城市,并要求寻求堕胎的妇女要先咨询反堕胎顾问的意见,又为坚持怀孕提供财政资助。

世界家庭大会

现任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是会议的主旨讲者,同场的还有家庭与残疾人部长丰塔纳(Lorenzo Fontana)以及教育部长布塞堤(Marco Bussetti)。直到活动开始前数天、在民众义愤之下被迫退让之前,地区政府为活动提供支持。一份旨在反对移民、推高欧洲生育率、反对生殖权、同性婚姻和性别流动的极右议程为为会议定调(marked the day)。意大利的法西斯组织新力量党(Forza Nuova)在维罗纳所在的地区全程举行示威和集会支持会议,使意大利人回想到维罗纳在墨索里尼时期曾经是法西斯主义的堡垒。 

意大利最古老的主流同性恋权益组织Arcigay的负责人强调,这是世界家庭大会会议第一次在属社会保守的前苏联国家以外,也是第一次在西欧举行。对选举右翼和法西斯右翼的会议和游行准备就绪的维罗纳跨性别女权主义者以及国际妇女大罢工在意大利的附属组织“一个都不能少”(Non una di meno) 在3月8日的国际妇女节罢工得到力量,反对极右“传统”思想的日常化,反对禁止或弱化堕胎、离婚和家事法律,以及庇护性暴力、性别暴力、恐同暴力和跨性别暴力受害者的社会制度的计划。

她们尤其动员反对联盟党推行的、将会让离婚法律倒退回黑暗时代,并改变子女监护权、家庭暴力以及因离婚产生的对儿童经济的支持规定的皮隆法案(Pillon law)。

女权主义者组织“一个都不能少”(Ni Una Menos)的游行队伍

国际妇女大罢工

2019年3月8日,“一个都不能少”动员了数以十万计的女性参与罗马公共交通业、机场地勤、市政府和学校职工长达廿四小时的罢工。在米兰,交通工会发出要求,包括停止针对女性的暴力、性别歧视、不稳定就业以及福利私有化;享有免费及可取用公用服务的权利、普及无条件的在职与在家收入、同工同酬,以及产假和侍产假共同支持政策。

她们在2016年目睹波兰妇女捍卫堕胎权利的罢工以及同年十月在阿根廷的同名组织运用全国和地方集会的组织工具呼吁“女性罢工”,以响应十六岁少女露西亚‧佩雷兹(Lucía Pérez)在马德普拉塔(Mar del Plata)被强暴后刺死的案件后开始组织起来。“一个都不能少”此后在阿根廷各地迅速发展,很快又传到巴西、智利、玻利维亚、巴拉圭、萨尔瓦多、墨西哥、土耳其和西班牙。

2017年,国际妇女大罢工(International Women’s Strike, 又名Paro Internacional de Mujeres)网络把这些运动更正式地联结起来,并定于三‧八国际妇女节为全球妇女行动日,不但反对性暴力、追求生育正义、结束歧视,更反对一切对劳工阶级在社会薪资以及就业的新自由主义重构方面的攻击,这对妇女和性小众打击至为沉重。

国际妇女大罢工网络海报


运动从全球南方发展到欧洲南部,再扩展到全球超过五十个国家,决非偶然。这反映了面对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影响最残酷一面的地方的反抗——对负债国家的紧缩要求,以及地方精英为响应国际货币基金会及其它债主命令而作出的削减和极端的亲商政策。

2019年,运动至今全球的外溢效应超越了过去数年。单单在西班牙,至少有共百万人响应总罢工的号召,在马德里、巴塞隆纳和萨拉戈萨(Zaragoza)的示威人数分别达到35万、35万和20万人。二月在美国巡回演讲的西班牙三八妇女节行动全国协调员朱莉娅·卡马拉(Julia Cámara)形容组织把移民妇女网络,北非、中东和中美难民,工会的女干部,与不稳定工作压力斗争的无所属工会女性,以及抵抗性暴力的年轻女性动员起来。

她们走在一起,不但是要恢复享有她们迫切需要的社会资源,例如面向女性—不论是顺性别或跨性别—的住房、保健、教育以及尊严,这些都由于经济危机以及传统劳工阶级组织和政党缺乏足够的反应而面临威胁。 

女权主义活动家和年轻女性如何激进化、发展出一套对政治秩序的系统性批判,以及作为促进整个劳动阶级的推手的自我发现,当中的一些洞见,可以由召集国际妇女节游行前各种集会发出的呼吁和文件中搜集得到。

在阿根廷,运动源于对一宗性谋杀的响应,反对向警方求援的所谓“监狱女性主义”(carceral feminism),认为性暴力与国家的经济暴力无可避免地连系在一起,也拒绝与透过种族化警务和狱政保卫利润的刑事司法系统结盟。她们反对马克里总统针对当地劳工法例的一切攻击以及向银行偿还债务,宣布:

“在这场罢工,我们收集了女性主义历史上所有罢工的历史并创造自己的历史,因为我们站在反抗反动右翼、新自由主义计划,以及帝国主义政权干预的前线。”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3月8日的行动以一场具战斗精神但有纪律的对峙展开,双方分别是警方以及来自可口可乐、波萨达斯医院(Hospital Posadas)、被占领的马迪格拉夫印刷合作社(Madygraf)以及其它工作场所的有组织女工。集会也得讨论资产阶级选举主义路线在斗争中的角色: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纳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的支持者曾试图领导行动,但最后撤销在财政上支持罢工的音响系统和舞台支出。另外,排斥跨性别的批判女性主义者(trans-critical feminists)希望把跨性别女性(trans women)排除在外的干预行动被挫败了,文件支持一个全面包容的运动。【1】

迈向女性主义国际

今年3月8日前夕,来自阿根廷、巴西、智利、西班牙、意大利和美国的国际妇女大罢工运动的联署人在英国维索图书(Verso book)网站发表了《超越三月八日:迈向新女权主义国际》。她们指出:“新女权主义浪潮站在抵抗极右崛起的第一线。现在,女性正在多个国家领导对反动政府的抵抗。”【2】

创造了“女权主义国际”(Feminist International)一词的阿根廷女权运动解释说,这词语是要唤起对起协调、分享实际经验和深化分析作用的国际团结和跨国会议新的紧迫感。4月6日,瑞士的活跃分子将要赞助来自美国、南非、印度、突尼西亚和比利时的国际女权主义讲者的聚会,筹备6月14日在日内瓦举办的女性罢工,并讨论推进真正国际协作的方式。

相对于在欧洲,在美国响应全球女性倡议的、可超越争取法律上的平等,争取实现社会的系统性转变的斗争的、新女性主义运动的号召,是一大跃进,这是因为在美国劳工运动薄弱、美国民主党主导很多社会运动,以及整体阶级斗争的层次较低。可是,国际妇女大罢工的观点是革命社会主义的,他们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将全球运动的经验带入工人阶级妇女和学生中,使之激进化,从而扩大其在国际主义中的政治想象,并为阶级斗争的女性主义的未来打下基础。

我们鼓励支持者支持国际妇女大罢工在各地的巡回活动、举办论坛和教育活动,并开始协助组成联盟或大会,准备2020年3月8日的活动。很多支部也与国际妇女大罢工合作,将会组织读书会,研读由辛西亚·阿鲁兹(Cinzia Arruzza)、提·巴塔查里亚(Tithi Bhattacharya)和南希·弗雷泽(Nancy Fraser)合撰的国际妇女大罢工新文件:《为了99%的女性主义宣言》(Feminism for the 99%: A Manifesto)【3】。欢迎大家参加。

2019年4月9日


注释:

【1】译按:排斥跨性别的批判女性主义者,一般被称作“排除跨性别的激进女性主义者”(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 TERF),意思是在百花齐放的众多女性主义流派中,属于激进女性主义者当中的一部分具有排除跨性别,特别是排斥跨性别女性意识形态的人。她们本身认为这名词是一种诽谤,偏好自称为“性别批判女性主义者”(gender critical feminist)。可参阅介绍文章:http://transfeminists.blogspot.com/2018/01/101.html

【2】译按:本公众号已译出,见https://mp.weixin.qq.com/s/QGHzDJw5XNSKEiBwR6DmQg

【3】译按:见本公众号介绍:https://mp.weixin.qq.com/s/dZoWzJwy4zXkMZ9f6_GuzA


原载美国社会主义行动网(www.socialistaction.org)

原文题目:Feminists lead in the global class struggle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9/04/09/feminists-lead-in-the-global-class-strugg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