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国际妇女节之后:迈向女权主义国际

国外一些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

冷漠 译

向东 校

国际妇女大罢工(The International Women’s Strike )是国际女权主义浪潮的一部分,全球妇女正在与反动的政治力量做斗争,并为最受压迫和剥削的人们挺身而出。

新的国际女权主义浪潮连续第三年呼吁在3月8日举行一天的全球动员:来自工薪阶层的合法罢工——例如2018年3月8日在西班牙举行的五百万人大罢工以及同年意大利和阿根廷的数十万人大罢工;为没有劳工权力和保障的妇女举行的自发罢工,针对无偿照护工作的罢工;学生罢工,此外还有抵制、游行和街头封锁。

全球妇女和酷儿群体连续第三年动员起来反对杀戮女性和所有形式的性别暴力,要求身体自决,获得安全和免费的堕胎,争取同工同酬、解放的性行为,以及反对边界、围墙、大规模监禁、种族主义、伊斯兰恐惧症和反犹太主义,反对剥夺原住民社区、破坏生态系统和气候变化。女权主义运动连续第三年在一个摇摇欲坠的世界中给予我们希望和一个更美好未来的愿景。新的国际女权主义运动,不仅在地理意义上而且在政治意义上,是由南半球塑造的,并且孕育于每一个冲突中的地区。这就是它反殖民主义、反种族主义和反资本主义的原因。

我们生活在一个普遍危机的时刻。这场危机绝不仅仅是经济危机;它也是政治和生态的。这场危机关系到我们的未来和生活。反动的政治力量正在增长,并将自己当作这场危机的解决方案。从美国到阿根廷,从巴西到印度、意大利和波兰,极右翼政府和政党树立起围墙和边界围栏,攻击LGBTQ+群体的权利和自由,剥夺妇女的身体自主权并散播强奸文化,所有这些都是以回归“传统价值观”和保护多数族裔家庭利益的名义进行的。他们对新自由主义危机的回答不是解决其根源,而是去针对我们中间最受压迫和被剥削的人。

新女权主义浪潮是针对极右翼崛起的第一道防线。今天,妇女正在许多国家领导着对反动政府的抵抗运动。

2018年9月的“Ele Não (不要他)”运动汇集了数百万反对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竞选的女性,他现在已成为极右翼的人类计划的全球象征和拉丁美洲反动势力的催化剂。抗议活动发生在巴西和世界各地的300多个城市。今天,博尔索纳罗正在向穷人、女性、LGBTQ +群体和黑人社区发动战争。他通过了一项苛刻的社会保障改革,放宽了枪支管制法。这个国家在2018年是世界上被杀害女性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 而被杀戮的女性人数正在飙升,其中70%被害女性是黑人。2019年已经有126名女性遭到杀害。巴西女权主义运动正在回应这些袭击,并准备在3月8日和3月14日即玛丽埃里·弗朗戈(Marielle Franco)政治暗杀周年纪念日再次动员起来。与此同时,有关博尔索纳罗的儿子与杀害玛丽埃里·弗朗戈的其中一名民兵之间关系密切的信息正在浮出水面。

同样,意大利的“一个也不能少”(Non Una Meno)是时至今日唯一一个回应右翼的北方联盟和五星运动的歧视女性和反对移民政策的有组织的运动。在阿根廷,女性一直领导着反对马克里政府的右翼新自由主义政策。在智利,女权运动正在反对将土著斗争定为刑事犯罪以及非常昂贵的教育系统中的制度性性别歧视。

女权主义运动也重新发现了国际团结和跨国倡议的意义。在过去几个月中,阿根廷女权主义运动使用了富有感召力的“女权主义国际”(Feminist International)这个名称来指代新女权主义浪潮的重塑国际团结的实践。在许多国家,如意大利,该运动正在讨论召开跨国会议的必要性,以便更好地协调并分享观点、分析和实践经验。

面对历史性的全球危机,女性和LGBTQ+群体正在迎接挑战并并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回应。在即将到来的3月8日之后,进一步推动我们的运动的时机已经到来,呼吁举行跨国会议和运动集会:成为能够阻止资本主义列车全速运行从而将全人类和我们所居住的星球掷向野蛮的紧急制动。


联署者:

Nuria Alabao (记者和作家,西班牙)

钦西亚·阿鲁萨(Cinzia Arruzza)(《99%的女权主义:一份宣言》(Feminism for the 99%: A Manifesto)共同作者)

Monica Benicio (人民权利活动贸子和玛丽埃尔·弗朗哥(Marielle Franco)遗孀,巴西)

提西·巴塔查里亚(Tithi Bhattacharya)(《99%的女权主义:一份宣言》(Feminism for the 99%: A Manifesto)共同作者)

Julia Cámara (三八妇女节行动全国协调员,西班牙)

Jupiara Castro (核心黑人意识(Núcleo de Consciência Negra), 巴西)

Lucia Cavallero (“一个也不能少”(Non Una Meno), 阿根廷)

Veronica Cruz Sanchez (人民权利活动分子,墨西哥)

Angela Y. Davis (批判反抗Critical Resistance发起人,美国)

Marta Dillon (“一个也不能少”(Non Una Meno), 阿根廷)

Zillah Eisenstein (国际妇女大罢工,美国)

Luna Follegati (哲学家和活动分子,智利)

南希·弗雷泽(Nancy Fraser)(《99%的女权主义:一份宣言》(Feminism for the 99%: A Manifesto)共同作者)

Verónica Gago (“一个也不能少”(Non Una Meno), 阿根廷)

Sonia Guajajara (关注巴西土著居民(Articulação dos Povos Indígenas do Brasil))

Kavita Krishnan (全印度进步妇女协会(All India Progressive Women’s Association))

Andrea Medina Rosas (律师和活动分子,墨西哥)

Morgane Merteuil (女权主义活动分子,法国)

Tatiana Montella (“一个也不能少”(Non Una Meno), 意大利)

Justa Montero (马德里女权主义大会,西班牙)

Antonia Pellegrino (作家和活动分子,巴西)

Enrica Rigo (“一个也不能少”(Non Una Meno), 意大利)

Paola Rudan (“一个也不能少”(Non Una Meno), 意大利)

Amelinha Teles (圣保罗妇女联盟,巴西)

2019年3月6日


原载英国Verso出版社博客(https://www.versobooks.com/blogs)

原文题目:Beyond March 8th: Toward a Feminist International

原文链接:https://www.versobooks.com/blogs/4259-beyond-march-8th-toward-a-feminist-internationa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