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行动的原则和内讧主义

本页目录 (点击右端按钮可隐藏)

日本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  著

楽天  译

素侠云雪  校

 

编者按:此文最初刊发于《桥梁》周刊[①]1999年2月15日号。日本新左翼内部长期存在“内讧主义”,包括中核派、革马派、革劳协、联合赤军等在内,长期内部清洗,各组织间互相进行暴力攻击。此文章为反对此种作法而写。

1978年3月的三里塚抗争,当时中核派与日本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一同参与(有“第四インター”、镰锤图样的为当时日本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第四国际日本支部),“共青同”为日本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的青年组织“共产青年同盟”)

 

 

(1)

对立党派之间和群众运动内部不同意见者之间相互使用暴力的行为被称为“内部武斗”(内讧)。这种现象,对于左翼运动,尤其是日本左翼运动,造成了多大的危害,从现今参与劳工运动和市民运动的人几乎将其视之为“常识”可见一斑。

1980年以来至今,工会、市民运动、个人,以及我们左翼政党们所共同参与的运动有:反战、呼吁和平、反天皇制等,主题各不相同,积累至今。现在为了达到新指导原则下开展的“反安保斗争”胜利和反军事合作法案这两个目标,我们展开了斗争。我们有为了使运动前进而做出正面推动的自信。

然而在联合运动的经验中,有一个理所应当被确立的原则,那就是“不能使用暴力手段来解决意见不同”。而且,对于那些使用暴力手段,且将其手段正当化的组织,不允许其参与到联合运动中来。

但是在以上原则在群众运动中被确立下来之前,我们有必要用一定的耐心来讨论一个问题。“党派之间的内讧的确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是如果是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党派之间的内讧呢?这样也行那样也行,反正和自己无关,那么自己作为看客加点木头进去使火势更旺似乎也没关系,稍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因为这样的风潮一直存在,所以有必要进行讨论。

内讧的思想和实践,并不单单存在于“对立党派”之间的斗争。使用暴力手段进行斗争的党派,在群众运动中也会企图使用暴力支配运动,强行夺取自己党派对运动的主导权,从而使独立、批判思考、实践的人远离运动。他们对于运动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由多人发起的自主联合运动发展到后来,内讧是实际存在的。这和上面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所想象的情况完全不同,且这是在实际经验中得出的,共通的,广泛存在的现象。

意见不同与群众运动如影随形。而且随着意见对立而产生的生气蓬勃的争论的发展,是能够推动运动前进的。但是内讧主义却是用暴力将这生机蓬勃讨论完全抹杀。让争论自由发展,将争论中被质询到的课题进行深入发散,理论上是可以让群众运动上升到一个新台阶的。而内讧,却是对其广度扩展起妨碍作用。

反对内讧主义,作为群众运动的原则,必须再次重复进行确认。而我们,亦会在接下来一个又一个的联合运动中,以此点作为合作前提,再达成联合行动的意见一致。

(2)

但是今天,在包括冲绳斗争和新原则反抗斗争当中的许多群众运动中,搞“内部武斗”而使许多活动家以及周围的人被受伤遇害的党派们却往往会隐藏自己的主张,掩盖自己的过去,宣称“现在完全不存在内讧!”一边挤出笑容,一边跑过来寻求“联合斗争”。这种现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些党派虽然知道实际的情况,但会故意混淆视听地说:“过去的事情就别再计较了。不要一直抱着党派对立的思想。”然后他们就会欺骗性地呼吁“大同团结”。而那些轻易就被他们骗了的人也存在。而另外一种党派,过去虽然也承认“批判内讧”这个共同原则且参与联合运动,但现在又同时有意地去寻求与内讧党派合作进行联合斗争的党派也是存在的。

我们认为将“不把内讧党派作为联合对象”这一主张片面、反面地理解为“这是固执排外行为的逻辑”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理解,并明确责令其改正。中核派[2]在自己内部依旧把内部武斗、恐怖主义称为“正义的暴力”。革马派内部也是如此。

1985年三里塚运动中的中核派

和中核派相似使用暴力手段的绝不仅只有将“法西斯分子=现代纳粹”的革马派[3]。事实上,在三里塚斗争中和我们相争的他们突然翻脸对我们发动了恐怖袭击。这一点绝对不是我们能够容忍的事情。所以再次声明,决不把“党派斗争”当作利害关系的重要点,而是将群众运动中自身的防卫和发展当作原则性的主题。

当然,在内讧主义者和市民运动融合进行的嵌入式背景下,内讧主义者是不可能单独的策划一个只有他们才信奉的“党派主义”群众运动的。控制内斗、促使他们进行自我反省、全体群众运动高潮的退却,都是现在客观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而且在这中间,还有由于党派力量的减少而使内讧事件客观减少,从而让参与群众运动的人有内讧负面影响得到了有效控制的感觉。

但是群众运动高潮的退却,才是现在最为重要的主题。而对待内讧主义采取容忍态度是使其衰弱的诱因。群众运动反抗、批判的源泉——道德,在此原因的影响下,逐步走向堕落。

(3)

在这里,我认为有必要再次提一下我们参加三里塚斗争运动的同志和热田派反对者同盟支持者所遭到的恐怖主义袭击和恐吓。1982年12月,三里塚芝山联合机场反对者同盟因决定对公团建造的二期工事发动袭击来争取二期工事中被征用土地的解放而发起的“大地共有运动”,即一平方共有运动,此后却被中核派污蔑造谣为“倒卖土地”,“为了再次转卖给公团搞的”,“收了黑钱罢了”。此污蔑广为流传,以至于引发了三里塚反对者同盟的分裂。

在这之后,中核派还对热田派反对者同盟和支持其的“一平方共有运动”进行纠缠不清的、固执的骚扰。并趁机对支持者们的公司和家里,用恐吓信的方式,进行了中核派他们自己所宣称的文字“说服”行动。最后,他们终于对身处热田派反对者同盟中心支持势力的我们,以“反革命”、“公团与日帝政权的走狗”为口号对我们,于1984年的1月和7月对我们八名同志的住宅发动了恐怖袭击,致使我们的同志重伤至头盖骨骨折、双手骨、脚骨骨折等。甚至其中一人单腿完全残废。

对于这件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中核派用“不得已的正义行动”来美化修饰它。甚至在袭击我们的时候,将抢夺过来的印有我们同志真名的文件和信件发表到其党内机关刊物上,故意泄露给警察,让警察以此逮捕镇压我们。甚至,对于某些群众运动团体,中核派也秘密使用暴力手段让其四分五裂。

我们,对于中核派这种歪门邪道行为,在呼吁清除群众运动中所有内斗行为的同时,也果断表示不会采取同样的恐怖主义暴力行为来进行反击。对于中核派的恐怖主义行为,我们虽然联合了许多人以发表共同宣言的行为对其进行了批判,但是中核派仍然将热田派反对者同盟称为“掉队者”,并继续宣称要将其“肃清”,他们仍旧这样为自己的行为做着正当化的掩饰。

而且,中核派为对“一平方共有运动”发动恐怖主义袭击所提供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去年在自己的机关刊物《前进》和《三里塚周刊》上发表这两个突然的,完全没有任何说明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化的评价。中核派以前把“一平方共有运动”批判成“向公团转卖土地的黑心运动”和“为了搞到钱的手段”,而如今却评价人家是“为了阻止二期施工必不可少的积极斗争手段”了。而且还厚颜无耻的对以前遭到他们恐吓和恐怖主义袭击的一平方共有运动的参与者发出这样令人震惊的荒谬“申诉”——“实施暴力是为了绝对坚守人民正义,是使三里塚斗争胜利必不可少的举措。”他们对于以前的犯罪行为完全沉默,翻脸不认账,完全“转变”成另一副样子。

他们的所谓“路线调整”是完完全全的机会主义行径,突然的搞“重新转变”,也有很大可能性搞内讧了。

现在,他们之所以会对“一平方共有运动”发出“停止”一切敌对行为和内斗袭击的命令,也只不过是因为这个政策当前对他们有利罢了。以上的行为,是绝对不可能停止的。

(4)

内斗主义的暴力,最近的发展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尤其对于革马派、中核派、革劳协[4]等“新左翼”党派来说,为了达到所谓“革命战略”的位置,他们开始进行有目的有意识的计划性杀人和恐怖主义袭击。这种行为的典型便是在1970年左右,发生在政坛顶点的几个党派之间的内讧,以牙还牙。但是在左翼运动中,是绝对不能有这样堕落的、使我们身陷囹圄的主义和行为的。因为其到目前为止,内斗已经夺去了三名同志的生命,出现了以上数量十倍的伤者,导致数不清的人对运动绝望,从而远离运动。内讧的党派之间一边互相痛斥对方是“法西斯分子”、“当局的走狗”,一边将恐怖袭击和杀人行为合理化。

在左翼运动当中,将持有不同意见的人打成“人民公敌”和“反革命”,元凶是夺取俄国革命和苏联权力的斯大林进行的大规模、体系化的内讧。而且,在斯大林的统治下,内斗性的恐怖主义行为以国家规模展开的同时,各国的斯大林主义政党和共产党官僚,对威胁到自己权威的反对派使用不断升级的暴力来进行镇压。这对革命运动和群众运动造成了极大破坏,且给了资产阶级等支配阶级对无产阶级运动进行镇压一个极好的理由。集中力量主要打击社会民主主义,拒绝工人联合阵线的斯大林主义的犯罪性错误,直接促使了纳粹这种夺取政权行为的出现。

在托洛茨基和左翼反对派,以及第四国际的斗争中,必须要同斯大林主义的内斗主义斗争到底,但是要在运动内部将民主主义贯彻到底的困难也存在。其中一个便是托洛茨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正酣的1940年被斯大林用恐怖主义手段杀死在流亡之地。

(5)

日本的部分新左翼党派,虽然高举着“超越斯大林主义”的牌子,但是究其根本仍旧是和斯大林主义如出一辙的对待群众运动采取官僚主义的支配统治态度。而这种支配统治态度也犹如附体一般,寄生在日本左翼的内讧党派体内。而革马派和中核派就是其中最极端的实践者。从中核派让人深感荒谬的“群众运动应该服从我们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独裁领导”言论中可见一斑。(译者注:中核派全称为“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全国委员会”)。

我们,从激进青年——学生运动最初燃遍全国的1968年开始,就一贯坚决主张在日本新左翼党派当中批判内讧主义,进行民主主义防卫建设。

当初,我们这样的主张并没有得到许多人的理解。视“暴力党派斗争”为理所应当的风潮在新左翼派系的活动家中不断蔓延。我们的立场反而被许多新左翼看作是“党派斗争中的观望主义”。但是,联合赤军[5]悲惨的“内部肃清”和内部武斗负面影响的无限制增长,让人们逐渐自觉意识到废弃“内讧主义”已经刻不容缓。这一认识也逐渐成为共识。“反对内讧主义”的原则逐渐被多数的社会活动家所共同承认。

但是,对“反内斗原则”能够在群众运动的大义思想中有何种程度的正当性的怀疑也屡见不鲜。由于自己也处于群众运动相关者的立场上,所以姑且先不使用暴力看看,停留在这种想法上的人也并非孤例。

以“大同团结”和“有必要组成大的联合斗争框架”为借口,完全没有对自己内部进行的恐怖主义式内讧有所反省的党派,而对待这些党派采取融入团结式的态度也进一步增加了本来就困难的群众运动局面的危险性。对待那些把“意见相左就要使用暴力解决”这一行为依旧正当化的团体,应当贯彻“不把他们作为共同行动的对象”这一原则,这对从陷入困难境地的群众运动的具体状况出发,增强群众运动自身的防卫性,对群众运动是否能够健康向上发展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

为了使群众运动重新充盈活力浴火重生,让我们遵守统一行动的原则,向未来出发。

译自:http://www.jrcl.net/framege1.html


[①] 《桥梁》周刊(「かけはし」)是日本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JRCL)与国际主义劳动者全国协议会的联合机关报。二组织均是第四国际日本同情组织。

[2] 中核派全称“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全国委员会”,机关报为《前进》,武装组织为人民革命军,主要工会基础是“千叶动劳”。不过总体以学生运动为主。

[3] 革马派全称是“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革命马克思主义派”,机关报为《解放》,主要在学生中活动。

[4] 革劳协全称革命劳动者协会,源自原社会主义青年同盟解放派。1981年分裂出现代社派,1999年分裂出解放派,几派同原革劳协互相进行暴力清洗活动。

[5] 1970年,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BUND)赤军派成立,1971年,留守日本的赤军派成员同日本共产党革命左派神奈川县委员会统一组成“联合赤军”。联合赤军主张以武装暴力来推翻日本资产阶级统治。1972年时,其成员在秘密营地里开展大规模暴力批斗,导致十几人被折磨致死。在浅间山庄事件中,联合赤军的五人武装小组被警方全部逮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