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本页目录 (点击右端按钮可隐藏)

一、“你们这些好吃懒做的工人,你们这些不珍惜福报的捣乱分子”

《懒惰权(驳斥1848年“劳动权”)(上)》

1849年,梯也尔先生在初等教育委员会中说:“我想使僧侣拥有无上的权力,因为我指望他们去传播这样一种健康的哲学: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受苦,而不是去传播那种相反地劝告人们尽情享受的哲学”。梯也尔先生的这些话概括了资产阶级的道德,他是这个阶级的冷酷的利己主义和低下智能的代表。

当资产阶级在反对得到僧侣支持的贵族的时候,它举起了自由研究和无神论的旗帜。但是,一旦取得胜利,它就改变自己的腔调和态度;今天,它力图利用宗教来维持自己的经济和政治统治。十五至十六世纪,它兴高彩烈地重新抬出多神教的传统并颂扬曾遭到基督教斥责的肉欲及肉欲的享乐;而现在,它沉溺于纸醉金迷的生活,它摒弃了自己的思想家拉伯雷和狄德罗的教导,而向无产阶级鼓吹节欲……

《懒惰权(驳斥1848年“劳动权”)(下)》

西塞罗的同代人、希腊诗人安谛巴特洛斯曾颂扬用于磨碎谷粒的水磨坊的发明。按照他的看法,水磨坊将把女奴隶解放出来,将恢复过去的黄金时代:“珍惜你们的双手吧!磨坊的女工。放心地睡吧!让公鸡徒劳地去报晓吧!达奥已让山林水泽女神代替奴隶们的劳动;看,她们正在轮子上欢畅地跳跃,旋转的齿轮带动沉重的石磨一起转动。我们将和我们的父辈一样,过着悠闲的生活,尽情地享受女神赐予我们的礼物。”


  唉!这位多神教诗人所宣布的悠闲日子并没有到来。对劳动盲目的、可恶的和极其有害的热情把机器这个解放者变成奴役自由人的工具。机器的生产力使自由人变为穷人。

《如果资本主义必须终结,那么应该用什么来取代它?》

本文作者最近的一本书《工人阶级能改变世界吗?》

委婉地说,这些都是艰巨的任务。实现这些任务需要工人和农民在全球范围内的空前团结。必须刷新工会,彻底改造旧的工会;必须形成富于战斗性的、有原则的新的政治组织;激进的、批判性的教育必须成为所有斗争和组织的核心;必须与政府直接对抗,以赢得保障工人阶级更大安全的计划;以及必须发展直接行动和集体自助的形式,以提供基本必需品,并在资本主义的外壳内创造资本主义的替代品。

二、当代经济分析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十周年: 增长低迷、社会两极化与向左转的机遇》

2018年秋季 作者: 大卫·麦克纳利(David McNally)

这就是当下阶级愤怒进行传播的背景,如今的阶级怒火往往炙烤着那些主宰着日益增长的不平等的政治精英。然而,在工会和社会运动处于弱势的大背景下,右派经常利用这种愤怒,通过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攻击移民的方式来引导它的攻击方向,从而转嫁矛盾。不过,正如美国教师的罢工所表明的那样,工人阶级的挫折也有可能促进工人运动,这样的运动基于团结和集体抵制,从而有力地反抗新自由主义的经济紧缩。

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2007~2009年经济危机后的缓慢复苏最终将让位给新的衰退。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新的危机就会出现,伴随着的是未来的更大阻力。这样,全球经济的持续低迷将再一次从社会主义左翼的角度促进工人阶级的组织和动员。

《滑向深渊的世界——浅谈中美贸易战》

作者:阿迪

作为无产阶级,我们应该明白无论是短期的贸易战,还是长期的帝国主义争霸,都对我们的利益没有任何好处,更会使我们成为资产阶级博弈的砝码和炮灰。因此我们应该坚决反对贸易战。当然,这并不是站在中国资本一边反对美国资本发起的贸易战,而是同样也要反对中国资本对美国资本的报复性贸易战,这只会提高两国无产阶级的生活成本。并且在资本争夺战中,要反对民族主义思潮,明白资本无论在什么地方选址,都会剥削工人。是资本主义追求利润的逻辑造成了一部分人辛苦工作,另一部分人失业,而不是一部分工人抢了另一部分工人的工作。

《工人阶级不该押宝贸易战任何一方:来自北美社会主义革命派的联合声明》

2018.6.12  作者:美国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英语)/社会主义行动同盟(法语)( Socialist Action/Ligue pour l’action socialiste)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和德国总理默克尔6月9日在加拿大魁北克G7峰会上发表讲话。(照片:路透社Yves Herman)

最近美国对来自加拿大、墨西哥、欧盟以及其它地方的钢铁和铝制品分别征收25%与10%的关税,甚至早些时候对来自于某大国和韩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额外关税──以上种种行为均由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政府做出。

理解特朗普的意图并非易事。他的行动与其说是理性的思考,不如说是纯粹的虚张声势。他的言辞仅仅是为了迎合他的选民而不是为未来着想。“让美国再次伟大”(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和“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仅仅是他吸引民粹主义支持者的口号。

《 资本主义走向何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危机 》

2018年秋季 作者: 温格夫(Lee Wengraf)

全球南方的经济被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尖锐矛盾破坏了。这些经济体不均衡地被融入世界经济 – 并且过度依赖初级商品的出口 – 以及极易受到产能过剩的系统性危机的影响。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之下的南方大部分地区 – 大卫·麦克纳利(David McNally)所称的“全球经济持续低迷时期” (period of prolonged global slump)- 严重依赖某大国经济的刺激来维持增长率的上升。 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其它地方一样,这些新高水平「增长率」只会加剧该地区的根本问题:逆向工业化,更尖锐的阶级分化以及政治不稳定。

《从停滞到繁荣?──金融危机十周年看世界经济》

2018年秋季  作者:苏丝达(Lee Sustar)

美国激进左翼期刊《国际社会主义评论》2018年秋季号


大萧条(Great Recession)爆发10年后,全球经济正在复苏,美国经济表现平稳但增长缓慢,而其似乎将在2018年加速增长,部分原因是全球经济增长以及大规模减税和赤字支出所推动的结果。这种全球性增长不太可能在2015年开始的,当时某大国经济放缓导致了股票市场的动荡,以及一些依赖于某大国需求的大宗商品出口国的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8年4月指出,“2016年中期开始的全球经济增长已变得更加广泛和强大”(即使它对危机后遗症提出了警告——主要是“全球债务水平提高”和政治余震导致的“民族主义政策”)。 当然,IMF暗指世界经济的历史核心地区那些动荡的政治变化: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以及法国、德国和意大利老牌政党的危机和极右翼势力的崛起。……

《资本主义的现在和未来 》

2018年秋季 作者: 迈克尔·罗伯茨(Michael Roberts)

迈克尔·罗伯茨

资本主义的发展从来没有一帆风顺、和和谐谐过。从19世纪早期以来,资本主义经济便有着周期性的繁荣与萧条。但是,在2008-2009年,我们经历了自1930年代以来最大的经济衰退,这是在国际银行体系崩盘后发生的。

《全面放开药价——医疗自由名义下的健康绑架》

作者:邢焕帆

USA coins spilling out of broken capsule

……此次再次将药品推给市场,名义上自然一如既往会有各种替老百姓着想之辞,不过也只是说辞而已。这次作此改革才不会真是以百姓的利益为出发点,而有着执政者“开源节流”的考虑。我国现在经济不景气,经济增长速度在降低,政府财政压力也在加大。为此要节省财政开始,自然要首先从民生利益上下手,其次从国企私有化下手才好,不然其他的如行政经费、军费等都是硬骨头,为了执政大业,自然不会去动太多的。这种做法其实也就是国外已经在讲的“紧缩政策”。药品价格放开自然也主要为了财政和经济大局着想,小民利益在执政者眼里自然理当向“大局”让步。

《被否认的欠薪之耻与崛起中国的财富荣耀 ——由山西12·13讨薪命案引发的思考之一》

王倩怀抱母亲周秀云的遗像泣不成声

一个各方都确认的简单欠薪事实为何被否认?显然否认欠薪对有关资本家最有利,除了利益的原因外,恐怕还因为欠薪话题在舆论场越来越敏感,已经是公众声讨的负面信息。也就是说,欠薪早已是整个社会的耻辱。没有欠薪老板乐意被曝光在媒体的镁光灯下,被钉在广大网民口诛笔伐的耻辱柱上,既会被追究责任又臭了名声。讨薪命案的欠薪事实被有关地方当局忸怩纠结地否认,然而这一耻辱不仅存在于上述全国聚焦的极端个案,更在6000万建筑工人和涉及成千上万工人的跑路企业中愈演愈烈。可以说,欠薪之耻,早已成为当代中国无法回避的沉重阴影。

参考:《谁杀害了周秀云?》

《中国农村土地承包期再延长三十年的意义》

2017年

官方关于三权问题的漫画

当前中国大陆农村土地制度是从后期人民公社体制[发展而来,总的特点是所有权归一个个的村集体(生产大队)所有(除国营农场外,其余农地并非国有),农民依人口平均获得一轮三十年的土地承包权(即使用权)。在农村剩余劳动力还多束缚在土地上而未大量转从其他行业,尤其是进城打工之前,经营权与使用权基本合一。但随着几亿农民进城务工,或一些农民即使在村居住也不事农业,于是土地的经营权与使用权便无法完全合一。在这种情况下,不再务农的原土地承包者,要么将土地留给年老的父母耕种,作一种低效的经营;要么将土地撂荒,使土地价值逐渐降低;要么将土地租给其他专业务农者耕种,并从中收取租金。

《从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看损害劳动者的政策》

响应官方号召的漫画

对于给企业减税费方面,除一些政府乱摊派的收费外,其他税费减免都意味着庞大的财政开支要从劳动群众身上榨取。因此在企业税费问题上,笔者认为应支持规范税收,但不应在现在的基础上减税。现在应当减免的是庞大的行政浪费、贪污及超量的基建投资。若有基建投资,更多的应当置于新能源开发、普通铁路建设、乡村公路建设、城市污染物处理等方面。

三、经济史回顾

《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资本主义的矛盾(节选)》

1962 作者:埃内斯特·曼德尔

……在历史上,货币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资产阶级的典型是守财奴,他们萦绕脑际的也同样是这个安全问题。他们害怕的,不是资本的利润率,而是资本的存在

  真正的资本家,资本主义的企业经营者则不然。他们是在一个买卖双方各不相识的、不知是否成交的、也没有任何规定的市场上经营买卖,因此危险和不稳定笼罩着他们的企业。今天成功了,明天可能失败,这还不仅是由于竞争的原因,而是由于不受任何社会约束的生产本身。这样的生产使资本主义企业具有不稳定的性质,并迫使资本家在经常威胁其整个企业的危险面前,不得不在个别的买卖中,去追求最大限度的利润。

《战前日本经济危机及其后果 ——权贵资本主义案例研究》

作者:淳风

在日俄战争期间,由日本庆应大学的学生制作的宣传反俄思想的政治漫画。(来源:维基百科)

与政治军事上的夺目成绩相比,日本经济发展只能说差强人意,缓慢的内部资本积累进程使重工业部门尚未脱离萌芽阶段,对外贸易中日本所能供应的纺织品与杂货拓展市场也十分艰难,有限的创汇收入应付日俄战争时期借入的沉重外债也倍感吃力。及至1914年,该年日本外债存量近20亿日元,而央行掌握的硬通货扣除发行准备后不足1.5亿日元,已不足以支付当年到期的外债本息,从而形成了严重的国际收支危机,债务违约似乎已不可避免。

《最早的纸币和通货膨胀》

作者:长征

通货膨胀并不是存在于纸币制度下的怪胎,而是一个几乎与商品交换同时诞生的现象——将这一概念作为前提并不是为通货膨胀在纸币制度下的存在提供合理性,而是试图从更宽的视野审视这一货币现象。比单纯地对于感性化地认识这一现象相比更重要的是,人们可以从历史当中获得经验,了解到表面之下更丰富的内涵。

《对前苏联经济体制和管理体制的简单描述》

作者:阿迪

农业集体化早期:农民游行抗议

在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土地法令,废除了土地私有制,禁止土地买卖、出租和抵押。农民无偿获得了1.5俄亩的土地,完全不用交纳地租,约3亿卢布的地主财产都归农民所有。然后接管国民经济命脉,控制银行系统,并开始用工业国有化的准备措施引导工人在私营企业中监督生产和产品分配,以便使工人学会管理经济,同时对官方工厂实行国有化,1918年6月28日,苏维埃政权通过了大工业国有化的法令,宣布所有大企业和私人铁路无偿交给国家,城市公用事业由地方苏维埃管理。10月,所有部门的全部大工业都被收归国有。这一时期,苏维埃政府刚刚诞生,一切都处于新时期的美好憧憬中……

四、理论探索

《马克思200周年——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对马克思经济学说的回顾(迈克尔·罗伯茨)》

2018.6 作者:马丁·恩普生

Marx 200 Marx 200 – a review of Marx’s economics 200 years after his birth 2018年3月由lulu.com出版社出版,176页

罗伯茨首先研究了资本主义的三个运动规律——价值规律(the law of value)、资本积累规律(the law of capitalist accumulation)和盈利规律(the law of profitability),尽管正如罗伯茨所指出的,最后一个规律更适合被称为利润率下降趋势规律(the law of the tendency of the rate of profit to fall)。把这些规律放在一起,就形成了对全球资本主义如何运作的一个连贯的解释。更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是在资本主义尚未传播到全世界的时候发展出他的这种思想的。罗伯茨认为,这些规律“具有精确的表述并且始终正确”。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简论》

作者:埃内斯特·曼德尔

金融危机不仅席卷全球,而且已经影响所谓“实体经济”。但是,说到对危机原因的分析,主流意见往往只归咎于主观政策上的错误(过份宽松的货币政策和金融管理); 比较深入一点的,也不过是归咎于自由市场本身不会自动带来均衡而已。其实这只是拿病征来解释病征,都没有从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所固有的内在矛盾去解释。马克思的《资本论》才提供了真正有力的解释:资本主义的信贷膨胀和危机往往都是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副产品,而不是反过来; 所以经济危机要从资本主义为利润而生产这种制度来解释。马克思的《资本论》卷帙浩繁,而曼德尔这本《导论》以既有创见又深入浅出的方式介绍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可说是马克思《资本论》的入门读本。

《作为理论家的斯大林》

1930.7.15  作者:托洛茨基

集体化时期的宣传画

……斯大林同志出席马克思主义者—农业工作者代表会议——开辟了共产主义科学史上的新纪元。根据斯大林同志的讲话,我们必须重新审查我们的全部计划,并朝着斯大林同志所说的方向修改它们。斯大林同志的讲话给我们的工作以巨大的推动(波克罗夫斯在第16次代表大会上的发言)。

《论工人民主与市场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中的作用 》(转载)

1932.11  作者:托洛茨基

1919年的托洛茨基,莫斯科

…制定与执行计划的机关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监督计划的执行、并对计划加以调整呢?要让计划获得成功,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呢?

为了回答这三个问题,必须对下列三个方面进行一番简短的分析:(1)专门的国家机关,即由中央与地方的计划委员会组成的体系;(2)作为市场调节机制的贸易;(3)苏维埃民主,即群众对经济结构进行积极而即时的调节的机制……

《“长波”论初探》

作者:阿迪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波,“长波”理论有好几个分析框架,根据荷兰学者罗伯·温特的归纳,可以分为4种:“1.资本投资理论,和康德拉季耶夫自己有关,这种理论认为长波肇因于对资本财的投资,以及长久下来资本财的折旧,如铁路、运河和工厂。经济繁荣时,会产生对资本财的过渡投资,这便导致了衰退,而多余的资本即在衰退中被冲销……2.资本主义危机理论,和托洛茨基有关,主张长波是利润率下降趋势(最早期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即会描述过)的产物……进入新扩张期的转折点,是外生因素的结果(例如发现新的自然资源、扩张市场、或工人运动的历史性挫败)而使长期的条件变得更有利于资本积累……

《劳动价值论的罗陀斯(上)》

作者:郭鹭

图:托马斯·阿奎那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是根据笔者在1·24、1·25举行的“火花读书会”活动中所做的发言稿基础之上经过了一些修改整理而成。不得不承认,此前一段时间阅读罗纳德·米克所著《劳动价值理论的研究》一书之故,对于形成这一篇文章的总体结构以及一些具体材料的选取以至于关涉的细节要点的理解而言,起到了不容忽视的影响。故而,就这一层意义而言,笔者欣然承认,此文在形式上权可以视为对该书的某些主要部分的一次不算完备的梗概尝试。然而,笔者也需要指出,时至此时此刻,笔者对于米氏在原书中所表达的一些具体问题上的观点不再如此前一般赞同了,而个别地方甚至提出了针锋相对的反对意见——当然,这些都或直接或间接地表现在了文章中;但整个历史性叙述的框架是没有出现多大变动的。不过,笔者仍需提醒读者,值得注意的地方不在于是由谁表达出了什么内容,而是这一内容本身意味着什么。因此,某种近乎于教条崇拜的信徒心理在此是不会被允许保留一席之地的。最为需要的,是一颗无所畏惧的探寻真理的诚挚之心。同时,如若读者借由该文所展示出的些许内容,产生了一些认识论上的革新或者对以往固有观念的些许反思或清算,那自然是身为作者的笔者所乐见其成的,也是撰写本文的根本目的所在。

《资本运动导言》

作者:郭鹭

《资本论》德文版

整个《资本论》,或者说,整个政治经济学批判所围绕的核心,就是资本的运动

然而,资本并不是从来就有的。它整个的诞生经历了一个历史过程,并自萌芽到之后的发展,其中充满了矛盾。因此,想要真正弄明白资本的整个运动状态,就必须要先追溯到其胚胎形式,其未成形形式,其存在的可能性

W-W,一种最为简单的交换形式,产品交换。其象征着作为交换行为双方的互通有余、互补不足。这里不存在买和卖的概念,同时交换本身还作为一种纯粹偶然的社会现象表现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提高,然而还只是纯粹量的积累式提高。这时候,整个资本诞生的可能性都还未出现。

《皮克提资本理论的优与劣》

作者:阿列克斯·卡利尼科斯

皮克提(Thomas Piketty)所著《21世纪资本论》一书,在上周荣登美国亚马逊畅销书榜排名第二位。它惬意地跻身于畅销书之列——同期之中,有着关于患癌生活的催人泪下的故事小说,以及作为迪斯尼电影开发副产品的儿童漫画图书。

在英国,这一影响力却显得微乎其微。然而,它依然在印刷、电台、电视等媒体中占有重要地位。

在过去几周内所取得的惊人成功,对于一名迄今为止对英国读者而言还默默无闻的法国经济学家所撰写的这样一本标价29.95英镑的、各式统计图表充斥其间的煌煌700页巨著而言,这确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皮克提自己已然摇身一变为——用《金融时报》的一名美国编辑的话来说,一位“摇滚明星式经济学家”。

而作为一名经济学家,在其著作中关于经济不平等的主题也令他显得与众不同。

《自由放任思想在经济学中的演变》

作者:巡夜人

剩余价值理论,图片来源:网络

在经济学中,“自由放任”的思想意味着让市场最大程度地发挥作用,把政府对市场的干预降低到最小。这一思想常常用一种形象的说法来表述,即“看不见的手”。

在理论史中,常常有这样的现象,就是形式上相同的某种论断在实质上是完全不同的。“自由放任”的思想在经济学中从产生到现在的300年间,有许多流派阐述过类似的观点,但是他们的立场和诉求,实际上是差异极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