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社会主义

一、科普文章

《 环境灾劫与生态公义(1)》

2014.11  作者:李伟才

《唤醒69亿只青蛙—全球暖化内幕揭露》书影

:人类社会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已经快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全球变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中国的空气污染对城市居民的生活和健康带来的威胁有多么严重,更由不久前柴静的纪录片《穹顶之下》所反映。

各方论者提出各种各样解决环境问题的对策,从“从个人做起”到“促进能源企业自由竞争”甚至“零经济增长”,莫衷一是。不过,要首先找出病源,才可以对症下药。下文指出,造成环境灾劫的病源在于那种把资本增值的冲动置于生态平衡和民众生存之上的资本主义制度。因此,要制止环境灾劫,需要贯彻生态公义的原则:反对大资本和发达国家制造的生态破坏由下层劳动者和贫穷国家来承受,不让大资本主宰社会经济。

《 环境灾劫与生态公义(2)》

2014.11  作者:李伟才

图:2011年气候大会时的游行者

……石油商和煤炭生产商为了阻碍大众认识生态灾劫多么严重,用了即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在普罗大众里面散播这个思想,说我们现在这个全球暖化是一个骗局,根本是假的;即使不是一个骗局,它还是一个科学家们仍然争论不休的、悬而未决的课题,所以大家不用那么担心。他们散播了许多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言论,令到广大人民对这件事情认识模糊“哇,是否真的那么的严重,你是不是杞人忧天,危言耸听”。但我要讲给大家听,当然不是!如果真是危言耸听,瑞典皇家学院怎么会在2007年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了戈尔和联合国的气候变化专家小组呢?

《环境灾劫与生态公义(3)》

2014.11  作者:李伟才

图:马尔代夫的水下内阁会议

我现在正在讲的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但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日我从香港理工大学聚会结束出来以后,那天的气温冻得我直打哆嗦,回到家一看天气报道,原来那天的气温只有3.4℃!这也并非很久以前,仅仅是三十几年前而已。但现在的香港我想真不会有3.4℃的天气出现,这真是令人想象不到的。其实也不用3.4℃了,就比如6、7℃,7、8℃,在过去的香港是很平常的,而现在却是根本没有机会遇得到的了。所以我们更加肯定的是现在的冬天是越来越暖也越来越短这个结论了。

《反原发与工人运动》

图:日本的反原发示威

原子能的开发已经有数十年的历史了,起初原子能作为一项高效新能源是颇受公众欢迎的,但反原发的斗争也从来就没停止过。二战时美国对日本所投的两颗原子弹所造成的巨大的和平居民伤亡向世人展示的原子弹的无情。而核试验常常会给试验地区造成长期核污染。因此早期反原发斗争主要是反对核武器开发。但后来像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的发生及其他一些核事故,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原先对原子能开发的认识。切尔诺贝利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在此不详列。此次事故后另一次比较大的原发事故是日本的福岛核电站事故,此次事故对整个亚太地区的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在这两次大的核电站事故中,各自政府在处理时的失当行为也都饱受诟病。

二、实践中的人们

《美国民主党人出卖了就绿色新政的象征式投票》

2019.4.2 作者: 罗杰斯(Graham Rogers)

“绿色新政,将会是社会上所有互相矛盾的利益冲突的竞逐场域。它将会吸引那些真正明白为了在未未的气候惩罚中生存下来,需要一场深刻社会重组的人。它也会吸引那些希望利用绿色新政作花招来吸纳环保人士选票的政客。”

(2019年)3月26日,美国国会的政治剧场又走过一场突如其来的表演。参议院大比数否决由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提出的法案,这仿照了参议员马基(Ed Markey)和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二月提出的、关于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主张的无约束力决议案。43名美国民主党人,包括所有参议院内的美国民主党参选人,对法案表示“在席”——即表示弃权,四名美国民主党人更联同全部53名共和党参议员投下了反对票。

《美国生态社会主义网络“绿色环保中的红色力量”自我介绍》

2019.3.2 作者:Red On Green

不是生态社会主义就是文明灭绝!

我们坚信,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气候危机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尽管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有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亮点,但即使是最基本的改良也不能靠乞求那些被大企业收买和雇佣的政客来完成。我们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和那些把危机成本转嫁穷人和工人阶级的所谓“解决方案”。

在前进的路上,工人阶级和被压迫者需要发起独立的大规模行动来终结这一制度。我们反对在美国民主党内部工作、企图改造美国民主党的路线。

《美国“绿色新政”倡议带来的挑战》

2019.1.16 作者:内勒(Kamran Nayeri)

十一月,“日出运动”( Sunrise Movement)的成员,协同加入其中的新当选议会代表奥卡西奥-科特兹(Ocasio-Cortez),来到议会代表佩洛西(Pelosi)的办公室,要求实行“绿色新政”(图片:日出运动)

两个月前,即(2018年)9月,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纽约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他告诉全世界,如果世界各国政府“直到2020年还不改变路线,我们可能会面临错过避免气候变化失控的节点的风险。”让我们记住,离现在只有两年了。很明显,世界正面临着气候紧急状态,而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主要污染排放国家在尽一切努力避免即将到来的灾难。

当今世界面临的生态和社会危机,实际上是以人类中心主义的工业资本主义文明危机的两个方面。

《资本主义对环境的破坏和生态社会主义替代选项》

2018年  作者:第四国际生态委员会

贝尔塔·卡塞雷斯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人类对地球系统施加的压力正日益增加。地质学家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新的地质时代,即人类世。在21世纪一开始,这种压力达到了极其令人担忧的程度,而且在所有领域都在恶化。一些领域已经超过了阈值,尤其是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这种日益增加的数量级的压力在世界上所有地方和绝大多数领域均可见到,会导致突然的(仅在几十年内)和大体上不可逆转的质变……从小处讲,除给其他活着的生物造成的后果外,向这一新机制转变的过程将危及成千上万的穷人,尤其是妇女、儿童与老人的生活。从大处讲,不排除这会导致人类灭绝。

《资本主义气候变化和我们的任务——第四国际第十六次世界大会决议》

2010年

眼前的气候变化,一般来说,并不是人类活动的产物,而是资本主义的生产主义产物,是自称为资本主义替代者的其它制度的产物。人类面临的社会生态灾难之危险是空前的,在人类时间表上是不可逆转的,而这个制度无法质疑其积累的基本逻辑,正在进行没有出路的危险的技术冒进。

《反资本主义与气候正义》

作者:埃斯特·维瓦

今天,气候变化是一个不可否认的现实。2009年12月的哥本哈根首脑会议的政治,社会和媒体的影响是一个很好的证明。首脑会议表明,资本主义制度对于它自身制造的危机,无法做出令人信服的回答。绿色资本主义提供的技术解决方案(核电,大气碳的捕获封存,生物燃料等),会有重大的社会和环境的影响。这些都是气候变化的虚假解决方案,试图隐瞒那些导致我们目前危机局势的结构性原因,引发资本的短期计算和生态平衡的长期节奏之间的矛盾。

《气候和反资本主义战略动员》

作者:丹尼尔·坦努乐

根据不同的重组所展示过去2000年的平均地表温度。每十年找一个平均值。特别显示2004年的温度来作参考。(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30亿人缺乏生活的必需品。需要增加物质商品的生产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因此,要增加能源消耗。今天,百分之八十的能源来自化石,这是导致气候系统失衡的一个温室气体源头。

但是,我们不能再允许自己让气候失衡。我们离一个“引爆点”可能不再很远,越过这一点,按人类时间表无法控制的和不可逆转的现象有可能启动,它可能导致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地球6500万年没有经历过的状况:一个无冰的世界。一个世界中,同今天的水平相比,其海平面将上升大约80米。

三、文献推介

新书书介:《作为真实乌托邦的民主生态社会主义》

2019.2.13 作者:﹝澳﹞汉斯·贝尔(Hans Baer)

《民主生态社会主义作为真正的乌托邦》封面

“气候与资本主义”网站编辑安格斯(Ian Angus)按: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1】,我将汉斯·贝尔的论文《将民主生态社会主义作为下一个世界体系》(Toward Democratic Eco-Socialism as the next World System)描述为“一个值得所有生态社会主义者学习和讨论的重要著作”。现在汉斯写了一本书,既阐述了他在那篇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又概述了一系列社会主义者在反资本主义和支持生态文明的斗争中的观点。

《作为真实乌托邦的民主生态社会主义》(Democratic Eco-Socialism as a Real Utopia: Transitioning to an Alternative World System)2017年由美国Berghahn Books出版社出版。以下大纲是作者为本网站亲自撰写的。与作者早期的论文一样,本书是对正在进行的生态社会主义(ecosocialist )发展和澄清过程的重要贡献。我希望它能激发大家广泛讨论生态社会主义的目标以及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西方生态社会主义的重要文献——贝伦生态社会主义宣言》

2018.12.7  作者:巴黎生态社会主义会议

生态社会主义联盟的标语字句:“生态社会主义或是野蛮状态:没有第三条路”及“要制度改变,不要气候暖化”。

我们无需再证明资本主义的残暴,这套寄生体制利用了人类和自然。它唯一的动机就是趋利,并因此需要持续地增长。它浪费性地生产了大量不需要的产品,滥用环境中有限的资源并报之以毒素和污染物。资本主义制度下,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就是每天、每月、每年卖了多少产品——包括生产了大量对人类和自然直接有害的产品、在生产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传播病害的商品,破坏产生我们呼吸的氧气的森林、毁坏生态系统,视我们的水、空气和土壤为丢弃工业垃圾的排水沟。

《生态社会主义新书书介:科学与社会主义的交点》

2018.7.27

《更红的绿荫》封面

我强烈推荐加拿大生态社会主义者伊恩·安格斯(Ian Angus)的新书《更红的绿荫》(A Redder Shade of Green)。这本论文选集由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出版,其中收录了一些对非专业人士来说很容易阅读的优秀文章,这些文章首次发表于2009年至2017年间。它们总结了关于环境状况的最新科学发现,并为反驳气候变化否定论者(climate change deniers)与环保改良派(environmental reformists)提供了有力论据。在书的封面之间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例,就是参与到现有的社会运动中来,这些社会运动正在做、而且现在可以做的事情以减少碳排放。反对石油管道的修建、反对对天然气的水力压裂开采、反对军事行动(所有这些都消耗了过多的碳基能源)就是最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