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工人运动史

本页目录 (点击右端按钮可隐藏)

国际工人协会( 1864 – 1873

第二国际( 1889 – 1915

共产国际( 1919 – 1943

第四国际(1938)

第十七次世界代表大会

(2018.2.25 – 3.2,比利时西弗兰德省)

导论

《第四国际第十七次世界代表大会会前情况简介》

第四国际标志

首先在此介绍一下第四国际的领导机构:世界代表大会是第四国际的最高权力机关,有权决定第四国际内大小各种事宜,按章程应每五年召开一次世界代表大会。其闭会期间的常设机构是国际委员会,一般每年召开一次全会。此外世界代表大会还选举产生申诉委员会,作为第四国际内的监察和申诉机关。国际委员会选举产生执行局,执行局负责日常行政事务,但无权作出重大政治决定。国际委员会还选举产生如生态委员会、女性委员会等事务委员会。

《阅读导言》

图片来自英国社会主义抵抗党网站

会议开始时,法国五月革命的学生领袖克里文致开幕辞。来自五大洲,共40个国家和地区的55个组织的约180多名代表和来宾与会,其中有115名有表决权的代表[②]。与十六大的200名代表与来宾数量相比,此次大会的参与人数有所减少,说明了第四国际组织整体的缩减状况(尤其是欧洲)。代表来自如下国家和地区(括号内写明组织数量):

正式决议与声明

《第四国际的作用与建党任务》

该决议由国际委员会提交给大会审议,以106票赞成,6票反对,3票弃权的方式通过。

第四国际希腊支部在2015年的反紧缩示威中

我们今天的任务是建设利于阶级斗争的党。这也就是说,这样的党要能集合力量,并能基于阶级斗争的方式和纲领决定行动,以影响和促进阶级斗争,这样的党的最终目标是明确地摧毁现存的资本主义体制,类似的概述可以总括这种党的特征。这个前景承诺第四国际的各力量要成为建设和领导这种新政党的整体的和忠诚的部分,而不是仅仅旨在吸收新成员或等待谴责最终的叛变。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建设群众性革命党和一个群众性的革命国际。

附:《第四国际的作用与目标》(草案)

《社会动荡,反击和可供替代的出路》(决议)

这份决议由即将卸任国际委员会提交给大会审议,以108票赞成,5票反对,1票弃权的方式通过。

加泰罗尼亚总罢工期间的游行

附:社会动荡,反击和可供替代的出路(草案)

《资本主义对环境的破坏和生态社会主义替代选项》

该决议主体部分由米凯勒·洛威(Michael Löwy)主笔,由即将卸任的第四国际生态委员会提交给大会审议,受到即将卸任的执行局的赞成。这份决议以112票赞成、1票反对、2票弃权的方式通过。

“农民之路”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人类对地球系统施加的压力正日益增加。地质学家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新的地质时代,即人类世。在21世纪一开始,这种压力达到了极其令人担忧的程度,而且在所有领域都在恶化。一些领域已经超过了阈值,尤其是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从小处讲,除给其他活着的生物造成的后果外,向这一新机制转变的过程将危及成千上万的穷人,尤其是妇女、儿童与老人的生活。从大处讲,不排除这会导致人类灭绝。

《资本主义全球化、帝国主义、地缘政治动荡及其影响》

该决议由即将卸任的国际委员会提交给大会审议,以109票赞成同,5票反对,1票弃权的方式通过。

2018年2月4日希腊首都雅典的民族主义示威,来源:视觉中国

进行的转型不断深化:它们展现出矛盾的方面,在各领域产生影响。我们并没有看到井然有序建立的一个稳定的新世界秩序。全球化的资本统治供养着不稳定。世界列强间的力量平衡的演变不是事先确定的,结局无法预料的巨大冲突将决定胜负。但是,有可能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变化进行评估,分析当前正在发生的动态及其政治影响。

《声援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第四国际第十七世界代表大会声明)》

2018.3.2

罗兴亚难民

……军政府残酷虐待妇女、儿童和老年人。他们肆意将人们斩首、弄残,烧伤并强奸妇女。受害的罗兴亚人为了求生越过边境进入孟加拉国,成为难民。他们开始在洪水频发的平原和易遭滑坡的山坡上搭棚。在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大约有一百万人过着非人的生活。孟加拉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给他们提供临时营地避难。但是这还不足以安排这群数量巨大的难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难民署试图满足人道主义的需求,但他们的响应微不足道。他们还有待筹集大量资金来应对这场危机……

第四国际各反对派向大会提交的决议草案

《让我们把握机会,建设革命与共产主义的国际》

2017.10  作者:第四国际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

加拿大社会主行动党(英语)/社会主义同盟(法语)

我们捍卫国际的现实意义,我们需要在当前局势下把握机会,建设革命与共产主义的国际。基于本文件的政治要点,我们希望同时在第四国际内外的革命派别中发起一场广泛的辩论。从这种观点出发,我们将同每一个第四国际的同志与支部发起辩论。我们希望这场辩论能够尊重分歧,并且在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背景下,此辩论的开展可以加强我们国际。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是建设一个尽可能广泛的政治派别,以保卫并确定建设革命与共产主义的国际的现实意义。

《新时代与革命者的任务》

2017.4.13  该决议草案以1票赞成,95票反对,16票弃权的方式被大会否决。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

争论文章

《反思“党的问题”(扩充版)——一份综述》

2017.3.27  作者:皮埃尔·鲁塞(Pierre Rousset)

西班牙“我们能”党(PODEMOS)

行动党的问题与非常总体的分析点有关(资本主义条件下的社会革命理论——这正是马克思主义的目的),但也与一些非常具体、各不相同的具体情况有关,这很难总结。因此,我将仅限于说一些简单的、介绍性的想法。

不用说,我是从反资本主义、激进左翼的角度来看待党的问题的。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可以说是从革命左翼的角度来的。我要说的是,改用形容词“激进”只是表明事态发生了变化……

《回应鲁塞同志《党的问题》 ——革命现状同鲁塞同志的悲观主义》

2017.5  作者:鲍伯·L

第四国际标志

本回应是为了答复法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多年来的战斗性历史领导人皮埃尔·鲁塞的文章,该文发表于第四国际(USFI)政治局(当是执行局——译按)所出版的网上刊物《国际观点》2017年5月号上。该文尤其是围绕国际特征展开的。

该文题为《反思“党的问题”(扩充版)——一份综述》,鲁塞表示写该文是“引起国际辩论,而不仅仅是在法国”。鲁塞并没有具体说明,这场辩论是为了转变第四国际当前领导人的方向,而该方向在“广泛性政党战略”名头下,旨在对组织的一系列切实可行和充满活力的部分进行战略性清理。我们可以假设鲁塞所写的内容反映了第四国际领导集团的思想,他对他们方向的理论解释代表了历史上形成的干部集团间的讨论。

第四国际的组织问题和政治问题、希腊局势、法国局势等议题的辩论文章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 成立宣言》

(批判了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多数派的“成立反紧缩政府”的诉求,而要求建立“强大的马克思主义与反资本主义组织”)

《第四国际当前应采取怎样的战略》

(代表了法国同志对第四国际多数派立场的批判,并指明当前有条件去建立革命的党)

《革命还是改良’的困境还在继续” ──访问希腊左翼科斯达斯·斯科苏利斯》

《希腊的反资本主义左翼和革命战略的挑战》

《第四国际在希腊》

《希腊,一个没有经激进左翼联盟歪曲的故事》

(批判了第四国际多数派在希腊支持激进左翼联盟的路线)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意义》

《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与希腊的反资本主义方案》

(这是两篇直接针锋相对的文章,桑尼特主张支持有较大影响的改良主义的激进左翼联盟,而希腊支部则支持革命阵线——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放在激进左翼联盟失败的今天,我们更能看出多数派立场的错误,而希腊支部则清晰地指出了激进左翼联盟“背叛”的风险)

《回应反对派政纲》

(此文主要集中于几处组织问题的讨论,为与第四国际执行局持同样立场的西班牙、法国、加拿大等国组织的行为辩护)

其他

《一份公民觉醒的呼吁 ——和一份生态社会主义的回应》(在大会召开前主动撤回)

这份决议是作为生态委员会文本《资本主义对环境的破坏和生态社会主义替代选项》的替代方案提交给世界大会的。

“农民之路”的国际会议

科学家一直认为,假如全球平均地表温度比工业化前水平上升2°C(我们已经处于0.99°C并且正在上升),将会引发不可逆转的后果,使全球气候系统超出人类控制。巴黎气候大会认为2°C的上限是不够的,并采取了更严格的1.5°C限制目标。即使这样,也足以融化世界上大部分的冰盖,继而开启全球无冰化的自然过程。随着冰川消融,海平面会急剧上升,全球将有数以千计的岛屿和沿海地区被淹没。南极西部冰盖的不稳定化使得海平面的上升可能达到六米,甚至七米。极端的天气事件(干旱、风暴、洪水和野火)将变得更加频繁和严重,最穷的人将受到最大的伤害。

《第四国际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PRI)在巴黎召开全球会议》

2017.11.22  作者:斯塔夫

纪念十月革命的讨论会

……很明显的是,在会议进程中,尽管确实有不同的观点和侧重点,但大家在整体的政治局势分析、改变第四国际领导层方向的紧迫性、我们这个时代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性与现实性,以及以此为基础而建设革命的工人阶级政党的不可或缺性等方面,存在着广泛的共识。能够这样乐观的现实基础是,除了会议组织者外,所有的与会者都承诺将会更加积极地推动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PRI)的前进。这些反映在就巴黎会议所通过的新版本文件而扩大的新署名名单上,署名者来自世界各地……

《纳韦尔·莫雷诺是谁?》

2017.1.25  作者:加布里埃拉·里斯特(Gabriela Liszt)

纳韦尔·莫雷诺(Nahuel Moreno)是阿根廷、拉丁美洲乃至于整个世界范围内最为有名的托派领导人之一的笔名。纳韦尔·莫雷诺是笔名,来自于土著马普切人语言中的“老虎”(“Nahuel”)一词和西班牙语的“棕褐色”(“Moreno”)一词……莫雷诺在62岁时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去世,此时他的争取社会主义运动(MAS- Movimiento al Socialismo)作为阿根廷左派中的最大党派而广为人知。

推荐阅读

《几个常见托派国际简介》

TF-FI标志

大陆关于托派国际的介绍(如曾淼的《世界托派运动》)有很多都严重不能反映当前托派国际组织的实际状况,有很多人津津乐道于托派组织“阿巴米虫式的分裂”,认为托派组织,包括托派国际就是在不断分裂中的。有些将各托派国际都统称为是第四国际内的不同派别,也不合实际情况。事实上与1938年成立的第四国际相承接的主要还是目前的第四国际,此外第四国际(重建国际中心)(即朗贝尔派)和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也仍以第四国际正统自居,三个主要的莫雷诺派国际则自认为是第四国际的一个派别,虽然其实际组织是独立的……在此就列一些较重要的托派国际,及虽然很小但在中国有点知名度的国际,作一简单介绍。

《社会主义革命与生态保护——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1991年第13次世界大会文件》

不管资本的政权代理人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资本主义的高经济增长是建立在对生态的近乎毁灭性打击之基础上的。

许多例子可以说明,环境的危害可以为人类和自然造成必然的、负面的后果;核子反应炉的意外事件可以使数以百万计的人有生命的危险。

工人运动的传统改良主义领导层,已经在它们大部分的历史中,忽视或者轻视生态问题。甚至在今天,研究过程还是可悲地缓慢、困难,而且常常只局限在环境的修补上。

从自我批评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指出,甚至工人运动中的革命派——包括我们的派别在内,在充分掌握后期资本主义生态问题的爆炸性潜力以前,也需要重新考虑它们的立场。
许多推行生态保护运动的不同团体和绿党,不顾工人运动对这个问题的反对,把它放回议事日程。他们所做的工作当然值得我们的认同。但是,在他们所建议的解决方法中,许多具有幻想的性质,因为他们无法认识到,环境的破坏,是与资本主义的利润动机或者与过渡社会中的官僚统治,有密切的关系。要严肃地看待生态危险,就必须超越利润动机或官僚统治,依靠民主地计划的社会主义社会。

《资本主义的垂死呻吟和第四国际的任务——第四国际成立大会通过的过渡纲领》(1938.9.3)

位于阿根廷的由工人集体民主运作的Madygraf厂

世界政治的整个形势,其主要特点在于无产阶级领导的一个历史性的危机。

无产阶级革命之经济的先决条件,一般的已达到了资本主义下所能达到的最高点了。人类的生产力停滞不前。新的发明与改革已不再提高物质财富水平。在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危机的条件之下,行情性的危机使群众承受越来越沉重的损失和痛苦。不断增长的失业又加深国家的财政危机并且破坏不稳定的通货制度。民主政府与法西斯政府一样,狼狈地从一个破产走向另一个破产。

《社会主义革命和妇女解放斗争——第四国际第十一次世界大会决议》(1979年10月)

2016年在巴西举办的黑人女性主义论坛上的参加者。

马克思主义对妇女压迫的基本立场,是第四国际纲领基础的一部份。但这个决议是第四国际通过的第一份全面的妇女解放决议。它的目的是拟定我们对妇女压迫性质的基本分析,和拟定这个反压迫斗争在我们对世界革命三个部门——先进资本主义国家、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世界,工人国家——的前瞻中所占的位置。

《世界青年的激进化和第四国际的任务——1969年4月第四国际世界代表大会决议》

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当中,从中学生到大学生的年轻一代人迸发出巨大的政治创造性与斗争热情。 图片来源:COMICS BULLETIN

一代崭新的革命青年登上了世界政治舞台,在世界政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过去十年,青年激进化运动,已经从对某些腐朽制度有反抗情绪的征候,发展成为一场世界规模的强有力的青年造反行动。

强大的学生激进化,作为在同一代的其它社会阶层中促进激进政治意识发展的传送带,显示出了它的能量。在某些国家,它带动了整个工人阶级的群众性行动。

新的一代日益增长的战斗力和革命锐气,在世界革命的所有3个地区,屡次得到了证实。在捷克斯洛伐克,1968年春夏发动的争取社会主义民主的斗争中,学生运动起了主要作用。

《托洛茨基临终时所说的“第四国际”是什么?》

托洛茨基和家人在阿拉木图流放地

托洛茨基在生命最后对美国托派成员约瑟夫·汉森这样讲:“请告诉我们的朋友……我坚信……第四国际……必胜……前进。”这句话一般人看到,差不多如多伊彻所讲,是“急忙给予他的追随者最后的鼓励”。关于其中的“第四国际”,一般人恐怕也会认为就是当时的第四国际。如汉森在其回忆中也说:“不过老人依旧在和时间赛跑,个人的生与死在他看来已经是无足轻重了。他希望第四国际能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传统继承下来。”

《帝国主义大战与无产阶级世界革命》(1940年5月)

1939年,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签署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在他身后的是莫洛托夫和斯大林。不到2年后,希特勒军队全面入侵苏联。

在第二次帝国主义大战进行到转折点的时候,第四国际(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党)召开了紧急会议。相互试探、进行准备与军事上相对消极的阶段早已过去。德国已经发动了全面进攻,将地狱的烈火全部倾泻到盟军头上;而同盟国也在用它们全部的破坏性力量回击。从现在开始,欧洲以及全人类的命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将由这场帝国主义大战的进程以及它所导致的经济与政治后果来决定。

《共产国际的演变——从世界革命的党到帝国主义的工具》(第四国际第一次国际会议文件,1936年7月)

托洛茨基在1921年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

编者按:要想彻底了解斯大林分子最近战术的变化,必须先知道斯大林分子蜕化变质的整个历史背景。我们发表在下面的文件提供了这种必要的资料。这是世界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正式文件之一,原来是为1936年7月29、30和31日在日内瓦举行的第四国际第一次国际会议起草的。以三十八个命题的形式包含在这个文件中的,是共产国际的兴起和后来蜕化的简明历史。它包括大约十七年的期间,即从共产国际在1919年3月建立起到1936年春。

《古巴革命及其教训》

1968年  作者:乌科·格兰沙里斯·马什科苏

古巴共产党七大会场

古巴革命和它产生的工人国家,同俄国革命、中国革命和其他类似的革命一起,是表现所有殖民地、半殖民地群众把他们自己从帝国主义剥削下解放出来,过比较美好的生活的愿望的积极的成就。

由于古巴是半殖民地国家的革命群众在正确领导下能够做出怎样的成就的一个榜样,指出它的教训、经验、指导意义,使殖民地、半殖民地的革命先锋熟悉它,是必要与有益的。

《美帝国主义的历史进程与争取社会主义美国的革命斗争》

1968年  作者: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

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来源:TIME

美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从创建日起,就致力于——在一出现这种历史性时机的时候——实现这一巨大变革。在第四国际志同道合者的合作下,它集中力量从事这样一项关键工作——建立一个具有取得胜利所必需的政治才干的领导,这一工作是可以通过自觉努力在事先准备好的。

世界上别的地方的革命者都没有象在美帝国主义心脏地带所碰到的如此巨大的障碍。美国统治阶级是至今为止人们看到过的最富有、最有力量和最残忍的统治阶级。它的政治领导人懂得,自从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的俄国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第一次给资本主义制度以沉重打击以来,社会主义就成为对他们制度的威胁了。他们决定尽量使用各种手段来杜绝这一威胁——如果可能,就采用政治欺骗和让步的手段;如有必要,就使用赤裸裸的暴力。

《争取黑人解放的过渡性纲领》

1968年  作者: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

1963年8月28日的“向华盛顿进军”,前领人士由华盛顿纪念碑出发,前往林肯纪念堂。

日益增多的美国黑人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在这个国家必须要有一个革命才能完成黑人的解放。因此,对如何进行革命,如何把目前的斗争和要求同变革整个社会的目标联系起来的问题引起了许多讨论。要回答这个问题,世界革命运动中的其他部分的经验可能是很有用的。这些经验指出,通向革命胜利最有效的道路是制定一个完整的群众斗争纲领和围绕为实现这个纲领的战斗行动,以及组织一个群众性的政党。

怎样才能把这些教训最好地应用到现阶段美国黑人解放斗争中呢?这就是这个文件提出讨论和回答的最重要的问题。

《1963年6月第四国际重新统一代表大会宪章》

以下是分裂了的第四国际在1963年6月召开的有26个国家的代表参加的重新统一代表大会所通过的基本宪章(两个文件),作为重新统一的基础。

埃内斯特·曼德尔,第四国际重要领导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无产阶级革命家

[……]必须认识到世界革命的这三种主要力量──殖民地革命、蜕化变质的工人国家的政治革命和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构成了一个辩证的统一体。每一种力量都影响着另外两种力量,反过来,它自己的发展也受到它们有力的推动或制约。一般说来,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推迟,无疑地已阻碍了殖民地革命,使它不能迅速地和自觉地走社会主义道路;如果在一个发达的国家中无产阶级革命已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的高潮,或是已取得了胜利,那么在这个高潮或胜利的影响下,殖民地革命本来是有可能出现与上述相反的情况的。上述的这种推迟的情况也使苏联的政治革命不能尽快达到成熟的阶段,这主要是因为它没有向苏联工人提供一个令人信服的榜样,说明要建设社会主义是有另一条道路可走的。然而,尽管殖民地革命和政治革命的高潮受到西方无产阶级革命推迟的妨碍,但这种情况却反过来推动了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去改变这种革命推迟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