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民族与移民

《与穆斯林同行,对仇穆斯林伊斯兰说不!打倒白人至上!》

2019.3.17 作者:新西兰激进左派“国际社会主义组织”中央委员会

难以相信,50人死,50人伤。数以百计,也许是数以千计的人们为此哀恸,遭受无法想象的损失。一切都是恐怖袭击造成的。我们的出发点是团结,与被伤害、被杀戮的人在一起,与他们的家人、他们所爱的人在一起,与南北岛所有的穆斯林和移民在一起。恐怖暴力种族屠杀想把我们分开,而这伤害使我们紧紧相连。

《与前往美国的拉丁美洲移民大篷车团结一致——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声明》

2018.11.3  作者: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

我们,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表示我们对从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来到美国边境,逃离贫困、暴力、迫害和独裁政权的移民/难民家庭和个人的大篷车的声援。我们了解他们的痛苦和磨难,他们的希望和抱负……我们今天在世界各地目睹的难民危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它不仅包括中东人和拉丁美洲人,还包括逃离贫困、迫害、战争的非洲人以及南亚和东亚人,尤其是罗兴亚穆斯林,他们是缅甸军政府发动种族灭绝运动的受害者。

《停止针对移民的非人道政策!——第四国际执行局声明》

2018.7.25

特朗普的美国将儿童与其家庭拆散,关押起来,成千上万人在越过地中海时淹死,萨尔维尼的意大利拒绝载有移民的船只停靠港口,维克托的匈牙利声称帮助难民是犯罪,在缅甸政府实施的另一轮军事袭击和屠杀后,37万罗兴亚人逃亡孟加拉国,来自海地和委内瑞拉的数以万计的经济难民遍布南美各国,逾五百万名叙利亚难民逃到国外,国内流离失所的人就更多了……为了对“移民”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和美洲的一切势力,萨尔维尼和马克龙,普京和特朗普——来自东西方的沙文主义者,法国自由派和德国警察……都联合起来了,结成一个包含右翼民粹派和传统社会民主派的广泛联盟。

《声援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第四国际第十七世界代表大会声明)》

2018.3.2

罗兴亚难民

……军政府残酷虐待妇女、儿童和老年人。他们肆意将人们斩首、弄残,烧伤并强奸妇女。受害的罗兴亚人为了求生越过边境进入孟加拉国,成为难民。他们开始在洪水频发的平原和易遭滑坡的山坡上搭棚。在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大约有一百万人过着非人的生活。孟加拉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给他们提供临时营地避难。但是这还不足以安排这群数量巨大的难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难民署试图满足人道主义的需求,但他们的响应微不足道。他们还有待筹集大量资金来应对这场危机……

《一个共产主义者的反思 ——写在“三·一”一周后》

需声明的是,本文并非为3·1而写,

事实上,“主流”与“极少数”的二元划分正中民族仇恨煽动者的下怀。他们最擅长用污蔑、夸大、双重标准等等龌龊手段抹杀“主流”与“极少数”在比重上的差异。社会氛围的变迁自有其规律,并不围绕部分人在智商/学识/逻辑优越感的高贵冷艳转移。只要迎合了不断保守化的社会情绪,在理智上看来再荒诞的论据论证也会被民众认真对待。

《中印边界对峙与藏南问题》

中国和印度间的领土争端已久,今年又因中方在靠近不丹与印度锡金邦的地方修筑公路而引发两国关系紧张。对于中印间的领土争端,官方自然是老调重谈,说那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一部分。而持其他思想的人多数也在藏南问题上坚持自己的爱国情怀。至于中印两国政府在领土问题上的秘密外交,目前我等自然也没有探求的必要,因为对中印两个大国来讲,这里主要存在的不是侵略与反侵略的问题,而是两国的外交交易。因而有必要从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立场原则上,从一种不以领土到底归属何方为视角,来谈一下两国的藏南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