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劳工抗议/罢工有何诉求?在通向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上还有什么困难?这些困难又需要怎样的国际合作来克服?

阿发里(Frieda Afary)  著

纪海宁  译

冷漠  校

下文是阿发里(Frieda Afary)在2018年6月10号向国际劳工运动团体所作的报告全文

自2017年12月28日在伊朗爆发大规模抗议后,一系列较小规模的抗议与罢工在全国范围内继续。如此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是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的首次,伊斯兰革命爆发后很快走向了其对立面——伊斯兰共和国。

去年12月以来的抗议主要由小城市里失业的年轻人发起,他们要求推翻伊斯兰共和国,并将伊朗的军事和准军事力量从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和也门等国家撤出。

在此之前,工人、教师、护士、退休人员进行了一年多的持续抗议活动,同时还有政治犯的绝食抗议和多年来妇女反对性别歧视的各种形式的斗争。这些抗议是经济、政治和社会因素的结果,是受教育的年轻一代不满的产物。这些年轻人通过互联网了解世界,自己却在贫困、压抑、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中长大。

我今天报告的重点是劳工抗议,因为目前全国范围内如此规模的劳工罢工/抗议的确有可能将伊朗带向革命道路。同时,这些抗议也面临内部和外部的种种问题:残暴的资本主义政权;来自美国、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帝国主义侵略的威胁、男权社会的现状以及针对少数民族的歧视和压迫。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需要理解这些劳工抗议的广度和深度,并帮助他们克服这些困难。

劳工抗议的广度和深度

伊朗的8200万人口中,超过一半生活在贫困线以下;1300万伊朗工人中90%是劳动法规定下几无权利的合同工。据官方估计,伊朗有2800万非正式工作者,而上百万人仍在毫无保障地非法劳动。伊朗的真实失业率超过40%。伊朗(正因通货膨胀而日益缩水的)的最低工资标准是200美元,仅仅达到一个四口之家的贫困线的五分之一。

目前,铁路工人和卡车司机仍在进行全国范围的罢工。教师和医疗工作者的抗议随处可见。在胡齐斯坦(Khuzestan)省的城市阿瓦士(Ahvaz),4000名钢铁工人的大罢工已经发展为工人及其家人环绕城市的游行。防爆警察袭击并逮捕了50名工人。哈夫塔(Haft Tapeh)的制糖工人和石油工人仍在断断续续地罢工;在有着大量受歧视的阿拉伯人的胡齐斯坦省,情况同样严重。中央省首府阿拉克市(Arak)重型设备生产公司HEPCO大型设备生产工人在一系列罢工和静坐示威后,面临被监禁和逮捕的危险。两伊边境的库尔德搬运工人则抗议边境的关闭。

大多数劳工运动中,抗议的对象是工资拖欠、医疗保险不全和工作安全问题。许多人也在抗议所谓的国有企业“私有化”。主要问题还是不安全的工作环境,低质量的教育和惨不忍睹的医疗水平。农民要求用水权以灌溉他们的作物,并且对(在伊朗、土耳其和阿富汗)修建大坝所带来的严重缺水问题,向其它城市导流和一系列危害环境的政府政策和行为感到焦虑。他们的诉求也强调了目前劳工抗议的环境方面,这对于伊朗这样一个处于环境崩溃边缘的国家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

发生罢工和静坐的工厂和工业设施大多数负债累累,产量有限,即将无力支撑。伊朗的经济并不取决于这些奄奄一息的工厂,它们只代表国内产能的很小一部分,因此政府并不关心它们是否停工。然而,一旦抗议在更有价值的企业发生,影响了生产,政府的镇压会残酷得多。因此,当上个月一个对于经济和生活都十分关键的岗位——卡车司机开始全国罢工时,政府的应对要严厉得多,政府官员也发表了更多的相关言论。石油业、钢铁工人,或者汽车生产集团SAIPA、Khodro这样的大公司员工一旦罢工,同样会产生严重的影响。

一些国际劳工运动组织者可能会熟悉这些工人领袖的名字,比如德黑兰&郊区巴士公司工人联合组织的雷萨·沙哈比(Reza Shahabi)。他在过去六年里反复入狱,遭遇了毒打、单独拘禁和数场绝食抗议,在三月才被假释。他被释放意味着目前的抗议取得了成效,这是全世界的工人组织和工人运动团结一致的成果。上周,应几个法国组织的邀请,他和另外两位工人领袖达夫德·拉萨维(Davood Razavi)、罗格曼·菲西(Loghman Veisi)一同访问了欧洲。他们向国际劳工组织抗议,要求认证伊朗独立的工会而非国家赞助的官方工会。沙哈比反对资本主义。他2013年在狱中,是少有的几个不仅反对美国的经济制裁和伊朗面临的战争威胁,也反对伊朗对其它地区武装干涉的工人领袖。

另一个重要的工人领袖是帕文·穆罕默迪(Parvin Mohammadi),一位女工人,和贾法尔·阿西姆萨德(Ja’far Azimzadeh)一起担任伊朗工人自由工会(Free Union of Iranian Workers)的领导者。伊朗工人自由工会反对资本主义,大力支持女权,他们的无线电新闻频道在数个劳工罢工的报道中十分有影响力。在伊朗工人自由工会最近公布的一个观点中,她写道:

伊朗政府有着庞大的预算和大量不动产……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是拨给国内的宗教、军事设施的资金,在叙利亚、黎巴嫩打击抵抗组织和也门的战争经费等。更不用提每年被偷取、侵占的数十亿元……当一个政府用防暴警察来镇压、抓捕和驱逐饥饿的工人,这只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这个政府对于解决经济僵局、工人生活困难等问题无计可施……我们面临的任务是找回数百万工人阶级家庭失去的生活,给他们提供福利、医疗、住房、教育,总而言之,给他们提供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人应该有的生活。

在三位狱中的教师联盟领袖中,埃斯梅尔·阿卜迪(Esmail Abdi),穆罕默德·贝黑默德·兰格鲁迪(Mahmoud Beheshti Langeroudi)和穆罕默德·哈比比(Mohammad Habibi),最活跃的是埃斯梅尔·阿卜迪(Esmail Abdi)。他在最近一次狱中的言论中称:

这是伊朗革命以来的第四十个新年。1979年发生的革命,允诺结束独裁、建立民主、贯彻政府透明化以及防止财富聚集在少数阶层手中;一些宗教人士和政治团体宣称这场革命是和平和自由的先兆,会结束贫穷和歧视,会让人们得到免费的水和电,会赋予人们思想和言论自由、免费且公平的教育、建立组织和联盟、举行抗议和罢工和结社的权利,会保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这些口号从来没有化为实际。这场革命的真正受益者不是穷人而是富人、掌权者和骗子。掌控权力的那一批人用国家媒体向人民保证更好、更有尊严的生活。他们迎合民众的信念和价值观来获得选票,同时攫取国家财富肥了自己的腰包。现在好了,不同政治派别开始彼此揭发对方在革命时干的丑事了。(https://www.iranhumanrights.org/2018/04/teachers-rights-advocate-writes-scathing-letter-from-prison-on-revolutionary-irans-failed-promises/ )

除了这些知名工人领袖的言论之外,罢工内容的愈发激进体现在关于建立独立工会的诉求中。在胡齐斯坦的制糖业工人们更进一步,宣称如果他们的诉求不得到满足,他们将接管制糖公司的管理。在哈夫塔·塔偑(Haft Tapeh),阿瓦士钢铁公司和其它的劳工抗议中,下面的对话频频出现他们说我们的敌人是美国,但他们在说谎!我们的敌人就在这儿!”“别管叙利亚了,考虑考虑我们自己吧!”

上述的抗议,以及伊朗的女性和其它受压迫的少数群体(如库尔德人、阿拉伯人等)参与的全国范围内的抗议,都显示了进一步发展的可能。与此同时,尽管前总统马哈茂德·阿赫玛迪内贾德(Ahmadinejad)的右翼民粹主义者和亲美帝国主义圣战者仍不值得信任,但世俗的民族主义者和亲美君主制反对派确实在群众中有一定的影响力。世俗的民族主义者和君主制反对派主张打击腐败,提高行政效率和重建一个赋予女性公民权利、不参与海外军事干预的,非宗教的、高效的政府。类似“面向祖国,背弃敌人”(Face the Motherland and Turn Your Back to the Enemy)的民族主义口号在一些劳工抗议中出现。

通向社会主义革命道路的障碍是什么?

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是,虽然当下抗议的诉求有望为社会主义革命运动提供基础,但是他们还没有直接喊出社会主义的口号。

原因有几个。伊斯兰共和国从革命开始就用了“革命”、“反资本主义”和“反帝国主义”等口号。而且,在1979年的革命中,大部分伊朗的社会主义者信仰斯大林主义和毛思想。他们误解了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甚至支持霍梅尼为“反帝国主义者”。很快,这些社会主义者大多被政府处决或流放,剩下的则幻想破灭。

即使在今天,伊朗的大部分社会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在去年12月到今年1月的大量抗议中提出的两个关键点还是有问题的。

1、大部分伊朗社会主义者拒绝站在伊朗对外军事干预的反面。具体在叙利亚问题上,他们要么支持阿萨德,要么认为他至少比ISIS好一些。他们认为伊朗的对外军事干涉仅仅出于意识形态的动机:传播什叶派教义。他们没有正确认识到伊朗资本主义的战略利益、军事化和它的地区帝国主义之间的联系。

2、大部分伊朗社会主义者将资本主义的定义限制在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权上,并将国有经济视为一种进步性的转变。他们将目前生活水平的大幅下降归因于所谓的“私有化”。自2005年以来,大量国有资产被转交给半官方组织,例如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其它宗教机构,以避免支付员工应得到的大量福利。国有企业员工被解雇,成为半官方机构的合同工,拿着极少或干脆没有的工资。然而这些大部分经济产值仍被政府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大部分社会主义经济学家认为这不是国家资本主义,而是私人资本主义。他们不支持伊斯兰共和国,但是把深入国有化和国家调控视作经济问题的解决方法。

与此相反,一些社会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劳工活动家,尤其是年轻一代,在讨论一些替代方案,例如工人合作社(workers’ cooperatives)和工人委员会(workers’ councils)。一些马克思主义者认识到了工人合作社的局限性,并强调即使是工人委员会也只能在克服了工人阶级被资本主义异化的问题后,战胜了劳动的体力/脑力分化、大男子主义、性别歧视和同性恋歧视等问题后,才能有效地作。他们意识到战胜资本主义远远不止是工人们占领工作区域,更要求结束通过国际革命团结、全球合作来在全球范围内终结资本主义的生产模式。这是目前伊朗境内最有希望的社会主义观点。

总的来说,去年12月末伊朗发生的大量抗议提供了革命进展的巨大潜力。这些抗议以罢工、女权运动和反歧视运动的形式继续,然而当权政府以担忧美国、以色列和沙特的帝国主义干涉的威胁为借口镇压了抗议。另一边厢,支持西方帝国主义干涉的民族主义反对派则承诺用一个世俗化的、非扩张主义资本主义国家来改变抗议运动的性质。

需要什么样的国际合作?

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正在尝试联系全世界反威权的、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者,寻求团结起来,共同解决这些问题。我们需要反对专制的伊朗政权,反对笼罩伊朗的帝国主义战争阴云,支持上述的罢工/抗议,并且促进讨论如何找到符合人道主义的资本主义替代品。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表达对这些抗议活动的声援:

1. 抗议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Netanyahu)、沙特国王萨勒曼(Ben Salman)对伊朗的军事威胁和经济制裁。戳穿他们的谎言和花言巧语。对伊朗发动帝国主义战争只会给中东地区带来更多死亡和破坏,给世界的其它部分带来痛苦和压迫。

2. 给伊朗工人自由联盟写信(http://ettehad-e.com/),发送到k.ekhraji@gmail.com,或者写给Tehran和郊区巴士公司工人联合会(http://vahedsyndica.com/),发送到vsyndica@gmail.com,表达你对帝国主义战争威胁的反对和对他们诉求和抗议的支持。说出你觉得你们国家工人的抗争可以如何与伊朗互相沟通和帮助。

3. 如果你在工会工作,请组织一场会议来讨论你们可以如何表达你们对伊朗劳工抗议的支持。

4. 复印下面这篇关于美国教师抗议可以如何学习伊朗的教师抗议的文章。声援支持立刻释放三名在狱中的教师工会领袖、德黑兰教师协会领导人埃斯梅尔·阿卜迪(Esmail Abdi),穆罕默德·贝黑默德·兰格鲁迪(Mahmoud Beheshti Langeroudi)和穆罕默德·哈比比(Mohammad Habibi)。

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what-can-u-s-teacher-protests-learn-from-iranian-teacher-protests/

5. 表达你对“革命道路女孩”的支持,她们中的一些成员因为反对强制戴头巾而被判长年监禁。(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statement-group-international-socialist-feminists-solidarity-iranian-women/

6. 加入“支持中东政治入狱者统一战线”。(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14964/

22018年6月10日

参考文献

Abdi, Esmail. “Teachers’ Rights Advocate Writes Scathing Letter From Prison on Revolutionary Iran’s Failed Promises.” Center for Human Rights in Iran, April 12, 2018.

Afary, Frieda. “The Particular Features of the Islamic Republic’s Capitalism.” 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 June 2017

Darolshafa, Yashar. “An Analytical History of Iranian Labor History.” Critique. May 2018

Hakimi, Mohsen. The Transformation of Marx’s Communism: From an Anti-Capitalist Working Class Movement to the Ideological Party of State Capitalism. Tehran:  Akhtaran Press, 2017.

http://shahreketabonline.com/products/47/242463/%D8%AF%DA%AF%D8%B1%D8%AF%DB%8C%D8%B3%DB%8C_%DA%A9%D9%85%D9%88%D9%86%DB%8C%D8%B3%D9%85_%D9%85%D8%A7%D8%B1%DA%A9%D8%B3

Hosseinzadeh, Leila. “The Question of Democracy and Workers’ Right to Self-Organization”, Critique of Political Economy. May 2018

Iranian Student News Organization.  The number of official contract workers in Iran. Jan.2018

https://www.isna.ir/print/96110804692/%D8%AA%D8%B9%D8%AF%D8%A7%D8%AF-%DA%A9%D8%A7%D8%B1%DA%AF%D8%B1%D8%A7%D9%86-%D9%82%D8%B1%D8%A7%D8%B1%D8%AF%D8%A7%D8%AF-%D9%85%D9%88%D9%82%D8%AA-%DA%86%D9%82%D8%AF%D8%B1-%D8%A7%D8%B3%D8%AA

Maljoo, Moammad. “Privatization: The Direct Barrier to Liberation.” Meydan, September 2016.

Mashreghnews.  The real unemployment rate in Iran.  September 15, 2016

https://www.mashreghnews.ir/news/631505/%D9%86%D8%B1%D8%AE-%D9%88%D8%A7%D9%82%D8%B9%DB%8C-%D8%A8%DB%8C%DA%A9%D8%A7%D8%B1%DB%8C-%D8%A8%DB%8C%D8%B4-%D8%A7%D8%B2-40-%D8%AF%D8%B1%D8%B5%D8%AF-%D8%A7%D8%B3%D8%AA

Mohammadi, Parvin. “A Conversation with Parvin Mohammadi.” Free Union of Iranian Workers, May 1, 2018

http://ettehad-e.com/2018/04/30/%DA%AF%D9%81%D8%AA%E2%80%8C%D9%88%DA%AF%D9%88-%D8%A8%D8%A7-%D9%BE%D8%B1%D9%88%DB%8C%D9%86-%D9%85%D8%AD%D9%85%D8%AF%DB%8C%D8%8C-%D9%86%D8%A7%DB%8C%D8%A8-%D8%B1%D8%A6%DB%8C%D8%B3-%D8%A7%D8%AA%D8%AD/

Rais Dana, Fariborz, “The Results of Increasing Privatization.” January 2016

http://bield.info/%D9%81%D8%B1%DB%8C%D8%A8%D8%B1%D8%B2-%D8%B1%D8%A6%DB%8C%D8%B3-%D8%AF%D8%A7%D9%86%D8%A7-%D9%86%D8%AA%DB%8C%D8%AC%D9%87-%D8%AE%D8%B5%D9%88%D8%B5%DB%8C-%D8%B3%D8%A7%D8%B2%DB%8C-%D9%87%D8%A7%D8%8C-%D8%A7/

Zamaneh. “Interview with Mehdi Kuhestani.” May 1, 2018

https://www.radiozamaneh.com/392988

Zamaneh, Unemployment  in Iran.  November 2017

https://www.radiozamaneh.com/368446

萨门内(Zamaneh)关于伊朗抗议的每日报告数量太多,不一一记录。

译自: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what-are-irans-labor-protests-strikes-demanding-what-are-the-barriers-to-a-revolutionary-socialist-direction-what-kind-of-international-solidarity-is-nee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