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阿萨德说不,向一切帝国主义说不,声援叙利亚的平民阶层!

约瑟夫·达希尔(Joseph Daher)  著

日土兀  译

季耶  校

被化学武器袭击的叙利亚儿童

2018年4月13日,美国政府联同英、法当局,对叙利亚发动空袭。这是对4月7日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在东古塔地区(eastern Ghouta)杜马市(Douma)使用化学武器的正式回应。

阿萨德政权的化武攻击造成至少70名平民死亡、数百人受伤,使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民兵武装“伊斯兰军”(Jaysh al-Islam)在数日后和阿萨德政府达成协议,往北撤退。在政府军收复东古塔后,约6.6万人(多数是平民)被迫疏散,前往伊德利卜省(Idlib)和阿勒颇省(Aleppo)。联合国估计尚有十万至十四万人滞留在东古塔地区,其中有五万至七万人滞留在杜马市。

据称,美、英、法的轰炸目标集中在大马士革和霍姆斯(Homs)的三处地点,叙利亚当局被指控在那里开发、制造和储存化学武器。

轰炸没有造成人员丧生,因为大部份设施数日前在俄国警告下已完成撤离。美、英、法声称轰炸行动并非针对叙利亚防御力量或促使“政权更替”,目的只是阻止阿萨德使用化武。三国表示行动是“一次性的”。俄国外长拉夫罗夫也声称在美国轰炸叙利亚目标前,俄国当局已向美方告知叙利亚哪些地区是自己的“红线”,而美方的军事行动也没有触及这条红线。

这一次空袭行动在很大程度是复制了一年前(即2017年4月)美国轰炸叙利亚某基地(同样在空袭发生数小时前已疏散)的模式,那一次轰炸发生在阿萨德政权在叙利亚西北部的汗谢洪(Khan Sheikhoun)发动化武攻击之后。

尽管美俄在4月13日三国空袭后的言辞更加激烈,不过在4月20日的电话通话中,美国特朗普总统还是邀请了俄国总统普京访美,并表示乐意在白宫跟普京会面。

空袭行动并没有改变地面战争的整体势力平衡。阿萨德政权仍然掌握了叙利亚过半领土以及超过八成人口,并持续向控制区外发动攻击与轰炸。在西方联军空袭后一晚,叙利亚空军对由各反对派武装控制的伊德利卜(Idlib)和哈马地区(Hama)发动突袭。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和空袭此后在各地持续,目标包括被伊斯兰国占领的、尚存300至1000名平民的耶尔穆克难民营(Yarmouk camp)。联合国表示:自4月19日针对“伊斯兰国”的攻击开始起,留在难民营的6000名平民中的5000多人逃难到邻近的村庄亚尔达(Yalda)。即使不再受炮火威胁,他们仍急需支持。联合国“近东及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 Works Agency for Palestine Refugees in the Near East , UNRWA)发言人冈尼斯(Chris Gunness)表示,很多新抵达亚尔达的人“乞求药物,并露宿街头。”

换言之,阿萨德政权及其盟友能够继续使用“常规”武器屠杀平民。

对化武攻击的质疑

由于叙利亚和俄国当局实施管制,直到4月21日(即事发两周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z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OPCW)的专家方才获准进入杜马市开展调查。多名医生声称受到叙利亚政权施压,被威胁如果敢向媒体或调查人员透露任何资料,便会受到报复,并被强迫销毁所有可取得的样本。

《真主党:黎巴嫩真主的党的政治经济》书影

要记得,在2017年11月,“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和联合国安理会在进行调查的一个月后,总结指出大马士革的阿萨德政权在叙利亚西北部的汗谢洪发动的沙林毒气袭击,造成了至少83名平民死亡。俄国随即阻止更新他们刚到期的委托书。

根据报告,自2014年起,“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已调查了370起化武攻击报告中的70起。这些生化武器攻击除了部份是由“伊斯兰国”(ISIS)发动,其余几乎都是叙利亚所为。

有人对阿萨德政权使用化武表示怀疑,认为以目前叙利亚政府的军事优势,没必要用上它。但这说法至少是说服力不足的。以色列在军事上比巴勒斯坦强,但仍然对巴勒斯坦人使用白磷弹。而美国呢?已经能够证实它在伊拉克的摩苏尔、可能还有在叙利亚的拉卡、在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使用白磷弹。使用化武的主要目的是要在当地和其它地方的民众当中散播恐怖。

向一切帝国主义与地区强权说不!

欧美列强的军事介入,只是为这些统治精英在国内外的政治利益服务。美、英、法统治者对叙利亚平民以及地区内的平民阶层的死活毫不在乎。在过去,美、英、法在世界各地进行军事干涉,在阿拉伯地区支持独裁政府,已经表明它们没有考虑平民与人权被侵犯的问题。近期的例子有2003年英、美入侵并占领伊拉克,导致数以百万计的民众丧生。英、美统治阶级没有大量地接纳叙利亚及其它国家的难民,相反,统治阶级却经常以种族主义和安保政策对付难民。欧盟把地中海变成大坟场,数以千计的人在尝试经由海路前往欧洲时丧命。

更一般地讲,我们必须反对一切与叙利亚民主变革的前景相冲突的外来干涉。不仅反对俄罗斯、伊朗、真主党参与这场针对叙利亚平民的、支持阿萨德政权的残暴战争,也反对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土耳其当局的做法,它们声称自己是“叙利亚人民的朋友”,实际上却在支持反对派当中最为反动的力量【特别是那些反对叙利亚民众起义(爆发于2011年3月)的最初目标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

我们不仅必须谴责对叙利亚的多方军事入侵:土耳其领导入侵阿夫林(Afrin),并且侵犯了当地的人权,特别是针对库尔德族的平民;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对叙利亚与伊拉克的轰炸,造成平民丧失,俄罗斯在伊德利卜(Idlib)和其它地区发动针对平民的轰炸,而且我们还要反对阿萨德的军事行动。阿萨德当局的进攻,让许多地方遭受破坏,让平民流离失所。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反对诸如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 Sham)、“伊斯兰国”(ISIS)等反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团体。在阿萨德政权的控制区以外,这些反动势力同样在侵犯平民的人权。

站队某一个帝国主义或专制主义势力,反对其它帝国主义或专制主义势力,实质上都是在确保资本主义制度的稳定,以及对各民族的剥削和压迫。

有人认为我们不应谴责驻扎在叙利亚的俄国和伊朗军队,因为它们是受到阿萨德政权邀请的,而非像美国那样擅自入境。从国际法角度来看,确实能够证明美军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而非叙利亚政权)的行动是非法的。但是,俄国和伊朗军队的进驻,即使是受到阿萨德政权的邀请,也不会比美军的行动更具合法性。因为如果我们接受了这种“受邀即合法”的逻辑,那么沙特军队和“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介入巴林当局对人民起义的镇压行动,就应被视为是合法的,因为这是受巴林麦纳麦政权邀请的。

要想反对一切形式的干涉,针对任何国际或地区强权进行政治宣传与反抗行动,就不能选择性地反对帝国主义(Selective anti-imperialism)——这只会削弱此等宣传和行动,尤其是在选择性地否认或掩饰独裁者罪行的时候。

作为进步力量,我们无法忽视要支持民众为自身解放而起来斗争,尽管民众仍然是少数派。我们必须反对一切外国帝国主义、地区强权和专制集团。

面对阿萨德政权每天犯下的罪行,以及企图在叙利亚划分势力范围的国际与地区强权的沉默与合谋……我们必须与叙利亚的平民阶层团结一致!

2018年4月27日

文章原载“叙利亚永远自由”(Syria Freedom Forever)博客:

https://syriafreedomforever.wordpress.com/2018/04/27/no-to-assad-no-to-all-imperialism-and-solidarity-with-the-syrian-popular-classes/

原文题目:No to Assad, No to all imperialism, Solidarity with the Syrian popular classes!

作者约瑟夫·达希尔是瑞士—叙利亚社会主义活跃分子、学者,也是“叙利亚永远自由”博客的创办人,《真主党:黎巴嫩真主党的政治经济》(Hezbollah: Political Economy of the Party of God,英国冥王星出版社(Pluto Press),2016年出版)一书的作者。

原文链接: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no-to-assad-no-to-all-imperialism-solidarity-with-the-syrian-popular-classes/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