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大游行的勇气

第四国际执行局  著

伯尔尼库斯  译

第四国际向在加沙地带参加#回归大游行的成千上万巴勒斯坦人的视死如归的勇气、决心与创造力致敬。我们与他们完全团结一致。他们已经为巴勒斯坦的事业迈出了一大步,将70年的剥夺与持续的浩劫重新带回世界眼前——后者已经被证明是太过于愿意分散注意力。

对于以色列来说,#回归大游行是真正的“被压迫者的回归”。这是一个关于几百万巴勒斯坦人不会死亡、消失或者被遗忘的不和谐提醒。只有这才能让以色列那完全不均衡与罪恶的回应本质容易理解:几十次的射击与杀戮人类的罪行就在边境线几百米附近发生。而在着罪恶面前,世界的被动展现了它是如何广泛参与共谋的。

第四国际参与国际舆论,谴责:

·以色列的统治阶级显然是主犯:不光光是组成现政府的右翼与极右翼党派,而且还有所谓的“中—左翼反对派”,尤其是工党与犹太复国主义联盟,它们共同为使用实弹攻击毫无还手之力的示威者进行辩解;

·美国统治阶级:不仅包括特朗普政府,而且还包括除了像伯尼·桑德斯这类的光荣例外的绝大多数民主党政客,他们继续组成着一个不可动摇的军事与金融基石,并用此来支持犹太国;

·欧盟的政府与政治体制:无效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秘密讯息调查的呼声——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对此否决,保护他们免受任何后果;同时,它们继续着与以色列的军事、科研合作和自贸协定,使得欧洲成为保护以色列经济与支持以色列地区霸权的主要堡垒;

·几乎所有的阿拉伯地区政府:特别是埃及——以色列在扼杀加沙方面一贯的盟友——与沙特王国——现在缓慢逐步地成为了以色列的公开盟友,并公开摒弃了巴勒斯坦人民;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其在每次新的暴行面前不可饶恕地继续着与以色列的“安全合作”,并且已经对加沙人民进行了数次攻击,成为了以色列的忠实帮凶;

·世界各地的其他政府与政治、经济机构:他们都对以色列的罪行口头谴责,然而实际上一点也没有帮助巴勒斯坦人。

面对着世界统治者的共谋与被动性,加沙的巴勒斯坦人与其余的巴勒斯坦人除了团结与社会运动外无所依靠。这些运动至少不会让巴勒斯坦人失望。游行者的勇气必须引起国际团结与动员质的升级。如果不是现在,更待何时?

“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就是抵抗的主要组成部分。虽然BDS行动还没有对以色列经济造成重大影响,但他们已经取得重大进展,使以色列及其国际盟友视BDS为最有力的威胁之一。由于联合国与一般受以色列控制的“国际群体”的无用变得越发明显,政治、公民社会与工人运动机构必须被迫承担他们的责任,去切断犹太复国主义巨头们的经济社会生命线。

加沙的游行者给了BDS运动者更多有力的论点,去支持运动的三项核心要求的不可断性,这就像巴勒斯坦民间社会2005年呼吁的那样:不仅结束以色列对1967年土地的占领,还要争取巴勒斯坦人、犹太人与历史上曾生活在巴勒斯坦其它地区的所有人的完全平等权利和在70年前被赶走的巴勒斯坦难民回家的权利。这些需求是第四国际一贯坚持的,也是公正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核心组成部分。以色列犹太人抗议以色列军队在加沙地带的杀戮行动虽小,但对于在平等和团结的基础上建立公正解决方案保持希望仍然很重要,也是BDS运动三项核心要求一直在试图争取的。加沙的巴勒斯坦人现在以生命的代价明确了:巴勒斯坦的斗争不能也不会停止,直到每一个要求都被满足。

2018年4月20日

译自《国际观点》2018年第4期,总第519期。

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5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