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在领导美国的罢工浪潮,原因是……

提西·巴塔查里亚(Tithi Bhattacharya)  著

日土兀  译

“这些罢工是为了薪资福利,但这都是源于受性别与种族不平等影响的社会状况。”
摄影:Sue Ogrocki(美联社)。

蔓延中的教师罢工是为了薪资福利,但这都是源于受性别与种族不平等影响的社会状况。

美国公立学校正处于罢工浪潮之中。作为发生在3月8日的“国际妇女罢工”(International Women’s Strike )在全美的组织者,让我补充一句:“这事儿终于发生了!”。

美国主流媒体普遍支持罢工。她们强调了过去数十年的新自由主义对公共教育支出的削减是如何引燃了罢工的导火索,也谈到了薪酬的停滞让教师的收入无法赶上医疗支出的增加。但这些媒体没有提到的是:罢工行动几乎都是由女性领导。

花了很多时间和罢工教师们讨论,和她们在州议会大楼内一起叫喊口号。我们要承认这是一场女权主义运动,所以女权主义者应该和她们站在一起。

这是因为:

1. 全国公立学校教师有77%是女性。在某些州份这一比例更超过八成。

2. 在教育界女性占多数的事实还被更复杂的因素强化了。教育被视为“女性的工作”(women’s work)。

在美国殖民地时代,大部分教师是男性,教师队伍的女性化始于1900年代初。某些学者确实相信教师队伍的女性化是因为随着公共教育的普及与学期的延长,学校不愿意向女教师支付像男教师那样的高薪。又有些学者论述了女性的优势如何“强化了对教师行为的行政控制,并且“降低了教师职业的技术要求”。

这种恶性循环何等滑稽!由于教师被视为是适合女性去做的工作,所以就得低薪。因为大部分教师是女性,这昔日是男性的工作突然变成了女性的工作。

3. 因为教育被标签为女性的工作,教育也被视为“照护工作”(care work)。我的朋友、经济学家兰茜·福尔布雷(Nancy Folbre)曾就照护工作的贬值进行几项广泛的研究,并列举教师、护士和儿童照护工作者是这种贬值最明显的例子。

4. 妇女无论是否获得薪酬,都是家庭和社区实际照护的主体。这可以在教师如何看待罢工得到反映。罢工者的共同主题为她们是为了学生而罢工。来自亚利桑那州的教师丽贝卡·加雷利(Rebecca Garelli)形象地解释了要求加薪两成的原因:“我们的工作条件就是学生的学习条件。”

但对这些教师来说,“照顾”不只是在教室。大部分发生罢工的地区都是美国最贫穷的地区。很多学生在校内一天只能吃到一顿热餐。在罢工各处,教师们组织起来,让学生吃得上口热饭。

在罢工取得成功的西弗吉尼亚州,来自布拉克斯维尔(Blacksville)小镇的教师杰基(Jackie)告诉我,在罢工过程中,她们开放了市政厅,让小孩子来吃饭。她们也与教会合作,准备热菜,送到居民家中。

这是家长和学生都站出来声援教师的原因。奥利维娅·莫里斯(Olivia Morris)是西弗吉尼亚州查尔斯顿(Charleston)一位罢工领袖告诉我,当一位支持罢工的学生家长告诉她“现在别放弃。你是为孩子打一场硬仗。别放弃!”时她有多振奋。这让她坚持下去,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些议员天天的吹毛求疵会打垮你”。

5. 由于女性是家中的照护者,一切对健康保障与子女照护制度的攻击都是关乎女性的事务。

我们知道在罢工仍然持续的俄克拉荷马州,多年来精神医疗事业方面的拨款一直被削减,最贫穷家庭的劳动所得税抵扣制度(earned tax credits)也被取消了。目前,在儿童时期不良经历(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的严重性评估上, 西弗吉尼亚州和蒙大拿州位居全国前列。

在肯塔基州,引发罢工的法案除了计划削减教师退休金外,还计划削减托儿所的资助、家庭资源中心的拨款等等。而触发西弗吉尼亚州罢工的是教师医保计划的额外收费:自付额增加了四倍,但教师薪酬丝毫未增。

教师也要戴上智能手表,把各种身体运作数据,包括性行为都输入在内。她们的保费视乎数据表现而定。

6. 要记得教师不只是女性劳动者。在课堂结束钟声响起后,她们还带着性别身分回家。

多年来,在罢工发生的州份,当地政客所作所为深深显示了他们普遍仇视女性:

俄克拉荷马州女性在囚比率全国第一;

亚利桑那州因其反堕胎法被主要反堕胎组织“美国生命联合会”(Americans United for Life)名列第一;

肯塔基州全州只有一家堕胎诊所;

在西弗吉尼亚州,制定导致罢工法律的同一批议员,正草拟把堕胎权从州宪法中删除的法案。

在亚利桑那州,丽贝卡(Rebecca)不只是罢工领袖,也是三名年龄不到四岁的小孩的母亲。西弗吉尼亚州的卡罗尔·罗斯科斯(Carol Roskos)担心那些生活在家暴环境中的孩子,但州政府却削减了为受家暴小孩提供庇护居所的经费。一名在肯塔基州的代课老师在脸书的秘密群组留言:“我呆呆地坐着,想到家中15个月大的女儿,我为她的未来感到不知所措。”

这些罢工确是为了薪资福利,但这都是源于受性别与种族不平等影响的社会状况。因此,罢工领袖不但是受工作条件塑造,性别也在她们身上烙下了印迹。

从最宽泛的意义上讲,这些妇女正为她们的尊严与安全而斗争。对这场罢工而言,她们的性别身份不是附带的东西;她们对家庭与健康恐惧的言说,并非仅仅是一场争取薪资罢工的“背后故事”。

是时候让这些“背后故事”成为罢工浪潮的核心组成部分了。

2018年4月10日

原文刊于2018年4月10日英国卫报(Guardian)

原文题目:Women are leading the wave of strikes in America. Here’s why

作者提·巴塔查里亚是美国普渡大学历史系教授,也是美国“国际妇女罢工日”(International Women’s Strike )的全国组织者。她也是新近出版的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理论论文集《社会再生产理论:重绘阶级,重思压迫》(Social Reproduction Theory:  Remapping Class, Recentering Oppression)的主编。《惊雷》公众号已介绍过这本论文集,见http://mp.weixin.qq.com/s/0ePAmmwNjahwKtvwelLvpw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8/apr/10/women-teachers-strikes-america

提·巴塔查里亚的个人网站,见http://www.tithibhattacharya.net/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