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理论前沿:深化我们对社会再生产理论的理解

提西·巴塔查里亚、苏珊·费格森  著

冷漠 译

季耶 校

提西·巴塔查里亚(Tithi Bhattacharya)与苏珊·费格森(Susan Ferguson)主编的“社会再生产理论”丛书正准备由英国冥王星出版社(Pluto Press)出版。在这篇博客文章中,两位主编介绍了“社会再生产理论”的基本内容,解释了为何在当前政治形势下这一丛书有迫切的出版需求,并鼓励有意愿者提交他们的论著。

《社会再生产理论》书影

当我们启动“社会再生产理论”(Social Reproduction Theory , 简称SRT)的研究项目时,我们脑海中浮现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一句话:“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在阶级社会中,由于促进与抑制生活的社会关系网络贯串于“生存”和“创造历史”,马克思主义一直都对这两方面进行理论研究。实际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历史唯物主义试图阐明在阶级社会当中生存资源的获取或缺乏如何塑造历史。 “社会再生产理论” 非常严肃地看待生存的问题,该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发展里程碑。

但究竟什么是“生存”( life-making )呢?

人们可以从劳动力的范畴或劳动能力切入进行回答。资本主义制度是两种社会过程的统一:商品生产过程生产这些商品的工人自身的再生产。工人的“生产”有两重含义:生理意义上的再生产和劳动力承担的生产。 “社会再生产理论” 关注这两种“生产”过程涉及的动态变化。

工人并不会“自动地”去到工作场所生产剩余价值或协助资本主义国家的运作。换言之,出售自己的劳动力给资本并不是人的“本性”。为此,工人及其劳动力必须不断地再生产出来。食物、住所、学校、公共住房和水资源,都是劳动力“再生产”的要素。但是,对这些资源的获取,不仅受到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剥削性经济关系的调节,更重要地是它受到了多重社会压迫关系的调节。工人阶级必须努力克服这些压迫造成的紧张感与不公平感。反过来,形式各异的资源获取途径又塑造了工人阶级。

资本对生活资源的束缚制约了这些相互关联的关系。例如,要想知道跨性别者为何会对现存社会秩序构成威胁,离不开了解顺性别妇女(cis women)在家庭中生育与抚养儿童的历史。异性恋的顺性别女性(cis-gendered women)长期为资本承担社会生殖劳动。顺性别者不但是最常见的,而且由于大部分抚育劳动是无偿的,对于资本而言这也是再生产下一代工人的成本最优模式。医疗、法律与教育系统的整个体制都支持人们对异性恋的顺性别规范进行心理—社会投资。跨性别者群体代表了破坏这种秩序的可能。

不过跨性别者也揭示了社会再生产的另一方面:人们在谋生的过程中,可以不必听候资本的差遣。我们已经知道,工人们会团结起来抵抗他们在工作场所的异化,并且以许多有创意的方式向雇主夺回时间、工资与尊严。如果这不正是坚持生活优先于资本,那又会是什么呢?事实上,人们在工作场所以外的生计活动时常与资本的最理想愿望相冲突。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大部分社会再生产劳动是由私人承担的,是无偿的。这些劳动是在社区与家庭进行的,而不是像在工作场所那样,由管理者监督工人使用物料与投入时间。这一区别,为工人阶级提供了许多额外的自由活动空间,使他们得以创造新的生活方式。

而且,由于社会再生产的目的是为了生存,所以这一过程是为了满足需求,而不是产生利润。因此,它激发了一种心理—社会投资,就像跨性别者一样,触犯并逾越了资本主义制度下为劳动力再生产必需的社会秩序。人们始终在个人层面上为满足人类需求而投入。睡觉、在没有生病时打电话请病假、进行不为生育的性行为、教导我们的孩子对抗权威,等等。但我们也集体满足需求,共同帮助彼此,并对国家和资本提出要求,以便更好地获取生活资源。

“社会再生产理论” 有助于我们探索社会生活的这些内部过程及其矛盾。在提·巴塔查里亚主编的《社会再生产理论:重绘阶级,重思压迫》(Social Reproduction Theory: Remapping Class, Recentering Oppression。编者注:参看书介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mia-chinese-marie-christine-20180405.htm)当中,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发展 “社会再生产理论” ,并将其融入到广义上的古典马克思主义传统。判断 “社会再生产理论”的有效性,要看它能否不仅回答一些问题,而且又能够启发对其它问题的思考。“社会再生产理论”能够胜任,但我们仍然想知道能否使用这套理论来研究环境,或资本主义国家机器。在“社会再生产理论”的研究过程中,我们逐渐发现它能够成为历史唯物主义的核心组成部分。

例如,我们可以考虑生活问题,因为它也适用于生产关系。人类生产活动的独特之处在于其理想形式,即其无限的可变性。无论是组织人类与自然之间的代谢相互作用,还是可以满足需求和创造新需求的方式,或者调解这些关系的劳动过程,都没有特定的方法。对于在任何特定社会形态中进行的劳动过程,所需要的只是两件事物之间的结合:劳动力和生产资料。但这恰恰是阶级社会里统治阶级介入的地方: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其显著特征是劳动力与生产资料的强制分离,这个过程在过去现在都充满暴力。在直接生产者和他的生活手段之间,存在着整个社会关系网络,充满了异议或暴力暗示的可能性。所有那些抑制或协助生活实践的社会关系都是“社会再生产理论”感兴趣的方面。

当时我们很快就意识到仅凭一本书,甚至几本书,哪怕论述得多么详尽,都无法探索清楚“社会再生产理论”丰富的理论脉络。因此, 我们决定推出一套丛书。

我们认为这套丛书的目的是想运用“社会再生产理论”的观点,深入理解商品生产与劳动力再生产之间的密切关系,以及其过去和现在的内部矛盾。 这套丛书应包括对种族、性、健全能力(ability)、性别等社会压迫方式的实证调查,以及为资本创造劳动力的过程所形成和塑造的方式。同时,他们将对社会再生产进行批判性探索,并就今天挑战资本主义所需的理论和政治工具进行辩论。

我们如何参与阶级斗争取决于我们如何理解阶级。

如今,教师罢工、向以色列施压的“抵制、撤资、制裁”(Boycott, Divestment, Sanctions,BDS)全球性运动,争取堕胎权的行动,从阿根廷到爱尔兰、从巴勒斯坦到墨西哥,这些斗争运动再一次开始照亮了我们的街道。我们想借助“社会再生产理论”的研究,赶上群众性抗争的步伐。

2018年7月21日

原文链接:https://www.plutobooks.com/blog/deepening-our-understanding-of-social-reproduction-theory/?from=groupmessage

原载英国冥王星出版社博客(https://www.plutobooks.com/blog/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