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叔鹤小传

素侠云雪  著

臧叔鹤,字丙兮,山东省诸城县人,与诗人臧克家同宗。宅名“砚香堂”[1]。生于清宣统二年(一九一〇年),卒于民国廿八年(一九三九年)。民国十九年六月毕业于诸城县立初级中学[2],民国十九年九月入山东省立第二师范(曲阜师范)就读[3]。叔鹤因工诗文,通书法,善乐律,故号之曰“圣人”。

时中国国民党改组派、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第三党、无政府主义者皆在校内设立分支,故政见交锋,势同水火。叔鹤渐心向共产主义,又恶中共“干部派”之蛮横,故暗近左派反对派。梁公衡(后名梁贻)素与叔鹤善,一日公衡语于叔鹤曰:“吾已入托派,汝有意否?”叔鹤初难以置信,已而环抱公衡,曰:“吾早有此意。”故入之。因叔鹤颇孚名望,故慕左派反对派者更众,俾校内建小组三,有员十数。[4]

民国廿一年(一九三二年),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于济南召开山东省代表大会,叔鹤当选代表。会后,初与代表数人于济南商讨托派文件,寻为安全计,之梁公衡之乡博山县赵家庄以继之。会梁公衡之二祖父卒,叔鹤书挽联以悼之,其联章草而就,文采甚佳,得乡民称赞,故“臧圣人”之名亦闻于赵家庄,经数十年而未湮也。[5]

叔鹤毕业后,入诸城府前小学任教导。民国廿四年(一九三五年),叔鹤之北平考大学。中国立北平师范大学,然自以才不祇此,深以为耻,故不入学,仍归府前小学从教。数年耕耘,于诸城教育界显有令名。裴溥言忆叔鹤曰:“国语文法以图表释之,历史课则授以故事。学生须记诵哀民艰苦之诗。亦授以弘一之曲,弹《马赛曲》以娱学生。校歌、毕业歌之词曲,皆自创也。学生有患肺疾者,臧老师亲为延医。有刁生所居甚远,寒暑假则请其居己家也。”[6]其自创曲有《桑妇谣》(郭沫若词)、《春回来了》(田汉词)、《慰劳歌》(田汉词)等。[7]桃李遍植,馨气长存。

民国三十六年,日军南下山东,韩复榘未战而败走。民国三十七(一九三八年)年正月,诸城沦陷,府前小学解散。此后叔鹤先至徐州。徐州失守后,至高密、潍县,与国民党军之抗日。民国三十八(一九三九)年夏,叔鹤与毛利因(或为中国共产主义同盟诸城宣传委员)同至诸城八路军办事处,以共图抗日。初,中共鲁东南特委命诸城县委送二人至特委仕事,然叔鹤于省立第二师范时之同窗程照轩时任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长,闻讯后即令鲁东南特委拘捕托派臧叔鹤。叔鹤因是被执,且惨遭特委社会部之威刑逼供,同行毛利因亦不免焉。后此案牵连甚众,至中共党内之干部,如特委农救会会长乔志、日照独立营政委周建桥、诸城县委宣传部长刘力等皆以“托派”之罪被执。后鲁南特委欲将叔鹤、利因解往中共山东分局保卫部,未至,以避日军扫荡为由,坑杀于途。[8]至今不明其遇难所在也。

公元一九八六年,中共诸城县委为臧叔鹤平反。[9]然其从身托派之事,非蒙冤,实情也。

论曰:臧叔鹤因以托派之身而遇害,故与之往还者莫不毁迹以避害,俾其但遗传闻,但乏实物,如民国廿四年后诸城组织之发展,鲜有左证。

诸城波臣忆臧叔鹤有自领游击队之事,刘平梅《中国托派党史》亦采此说。然或不确,时叔鹤虽出入行伍,亲临战阵,然未亲将兵马也。有以叔鹤“名波臣,后改名叔鹤”[10]者,更误,波臣乃梁贻之号也。


[1] 璧鸣:《五彩云霞的憧憬和眷恋——深切勉怀和纪念本刊前主编王印泉先生》,《音乐大观》,2015年第一期。

[2] 《核准诸城县立中学第五级毕业生臧叔鹤等十三名履历一览表》,《山东教育行政周报》,1932年第208期,第19页。

[3] 《核准省立第二师范师范部第五级一二两班及初级部第九级一班转学生臧叔鹤等十二名履历一览表》,《山东教育行政周报》,1932年第187期,第21页。

[4] 波臣(梁贻,即梁公衡):《回顾(1918—1948)》,http://marxists.anu.edu.au/chinese/reference-books/marxist.org-chinese-memory.htm

[5] 同上。

[6] 陈毓贤:《战乱走出来的学者:裴溥言与糜文开》,见: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06114

[7] 璧鸣:《五彩云霞的憧憬和眷恋——深切勉怀和纪念本刊前主编王印泉先生》,《音乐大观》,2015年第一期。

[8] 高克亭:《高克亭回忆录:鲁东南时期(三、关于退出泰石路北及“肃托”错案)》,http://www.wphoto.net/qianbei/article/ts/show/articleid/6541/

坑杀之说,见波臣(梁贻,即梁公衡):《回顾(1918—1948)》,http://marxists.anu.edu.au/chinese/reference-books/marxist.org-chinese-memory.htm 其称:“臧叔鹤,赵庄人以圣人怀念他。所以相距离然六开百里,也打听了他的消息,说他的游击队被消灭后,他本人被活埋了。”又见陈毓贤之《战乱走出来的学者:裴溥言与糜文开》:“可惜这位老师1939年参加游击队,被诬告为共产党托派遭活埋。五十多年后两岸通邮,裴教授跟那位刁姓同学连络上,想替臧丙兮修座衣冠冢,却因人人都怕扯上关系,连他生前衣物都找不到一件;只好找健在的同学写些纪念文章刊登在诸城的文史资料上,聊表心意。”

乔志后亦被杀,周建桥乘隙出逃。

[9] 见:http://www.zhzsjp.com/news_view_67_147.html

[10] 《明清以来山东诸城臧氏名人录(二)》,http://m.2jiapu.com/wenhua/wenhua-20170715-3410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