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的反抗:采访一名亚利桑那罢工教师

塔提阿娜·寇萨莱里、萨·乔  著

伯尔尼库斯  译

吕杨鹏  校

亚利桑那教师罢工开始于周二,左翼之声采访了其中一名教师。

这篇访谈完成于4月26日亚利桑那州教师大罢工前夕,罢工是由“亚利桑那教育者联合会”中的积极分子组织的。塔提阿娜·寇萨莱里既是一名教师,也是左翼之声的编辑,她询问了萨·乔关于亚利桑那州公立教育的现状、反移民种族主义的角色及她是如何看待教师们当前的反抗。萨·乔是凤凰城的原住民,已任教11年,目前在教从幼儿园到八年级的音乐课。

亚利桑那学校的现状如何?

我会说很多学校的物质条件很差。霉菌、开裂的墙皮、过时的课本、少之又少的后勤物资……这些基础设施的问题仍在那些地方存在。另一方面,就教师而言,我们很多人已经筋疲力竭了。我们工作时间很长,并且花在学校上的时间未能得到相应回报。后勤员工境况甚至更差。提高他们的工资也是我们的诉求之一。

亚利桑那的工资全国最低。不同的统计数字将我们在最低工资排名上排到第43至48位之间。各地之间差距甚大。当我开始教书的时候,我每年赚30000美金。为了多赚一点点,十一年间我搬出了州又搬了回来。我认识的多数教师要么住在家里,要么合宿。我们千禧一代还为学生贷款所困。我不得不背负着债务。除了工资全国最低这一事实,我们还缴纳了最多的州退休金。部分问题在于他们多年来削减对养老金的拨款,而现在又设法从在职的和年轻的教师那拆东墙补西墙。

最要命的一点是亚利桑那二十年来一直是“自主择校”。我们创建了一个特许学校的系统,将所有这些荒唐引入了公立系统中。如同那些大企业一般,很多大型特许学校会威胁说一旦发现任何胆敢投身社会运动的教师就会立即开除。所有那些教师都属自由雇佣关系[①]。——他们不被允许加入AEA(亚利桑那教育协会)。

整体来说,特许学校比州立公校投入要少。特许学校的教师试图加入这场运动,但是他们是真的被吓到了,我也不想责怪他们。并且我们有很多接受教育券[②]的私人学校与教会学校开始侵蚀公立教育的预算。

除了财政拨款与工资之外,还有哪些体制问题影响着亚利桑那的学校?

这里有特别多的体制问题。例如语言课程的课程结构就有很大问题。多年以前,亚利桑那州通过立法要求学校只能用英语授课,并要求所有人都通过标准化考试。孩子们因在教室使用西班牙语被训斥。作为教育者我们知道一点:用孩子们自己的语言去教他们是最好的,然而亚利桑那州决定了我们不能那么做。

我所在的校区有96%的人是拉丁裔,他们本应在这场运动中发出更大的声音。但他们大部分人都并未被档案记录,并因为害怕被遣送而不能参与这场运动。昨天,我看到一位学生泪流满面,因为她全家要被遣送出境。我们拥有着关于谁能住在这里而谁又不能的荒唐法规,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为这些希望让自己孩子拥有良好教育然而却面临着所有这些障碍的家庭们发声。这些都是体制问题——教育,也是移民权利的问题。

同时,对学校的资金投入与学校的级别挂钩。这些政策等于将学校按照种族与收入水平重新隔离,而这在三十年前的特许学校运动开始之初与“仅用英语授课法”时就开始逐渐积累了。如今,整个公立学校系统像某些人所谋划的那样在缓慢地解体。这其中既有那些希望看到整个教育系统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私有化的共和党人,也有那些不认为一些学生值得被教育的一群人。

我们正在与这些系统性问题做斗争。预算仅仅是更深层问题的一个症状。值得庆幸的是,人们多少已经有了一些阶级意识,观念也在不断进步。

有色人种对州里的多数立法机关而言无关紧要。贫弱的孩子也无所谓。特别是印第安学生,他们对政府一文不值。给他们的经费微不足道。在这个州存在着严重的系统性种族问题,而教育只是其中之一。

在俄克拉荷马州,教育预算在过去十年里被砍掉了28%。在西弗吉尼亚也有类似的经费削减。在亚利桑那州,教育经费发生了什么变化?

自2008年以来,我们的教育经费就停止增长,直到现在也没回到正轨上。仅仅按照绩效付费,自301法案的收入中支出。

亚利桑那州人口正在激增,而学校系统尚未获得足够资金来去应对人流涌入,也没有恢复到经济衰退前的资金投入水平。尽管管理层高层在涨薪,我们的工资却没回到之前的水平。

州长曾经因为发售亚利桑那州政府债券而被起诉。在亚利桑那州宪法中明确写到:教育必须得到足够的经费。最近两年里,亚利桑那教育协会(AEA)支持了123号法律修正议案,以解决这场诉讼。

另一个问题是特许学校,那是一个人们可以将由财政拨款的教育券带到私立学校的地方。越来越多的教育资金流失到了私人教育产业,包括宗教学校。多达9300万美金的教育资金以教育券的形式流入到了私立学校中。“自由择校”(无论公立还是私立)已经建起了一个两级系统……这已经造成了学校的中产阶级化与“白人逃离”。公立学校的教师工资情况不容乐观,并且不愿留下来。

你们的要求是什么?

我们完整的诉求可以在网站Arizonaeducatorsunited.com上找到:

1. 所有教职工加薪20%;

2. 对所有类别的员工提供有竞争力的薪酬;

3. 学校经费回复至2008年的水平;

4. 直到亚利桑那州学生的人均消费达到全国平均水平,不实行新的减税政策;

5. 每年加薪直到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6. 直到亚利桑那州学生享受的人均财政拨款达到全国平均水平,不实行新的减税政策;

7. 每年提升教师收入至全国平均水平,眼下意味着不少于20000美元。

你们是怎么组织起来的?

这发生得很快。我们很多人很久以前就有这种想法了。我们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没被工会所代表。考虑到他们之前运作的方式,这是可以理解的。

大部分组织工作仅仅花了我们六周。这证明了亚利桑那教师对现状是多么不满:我们在六周内就聚集了四万人。辅助员工从一开始就同我们站在一起。周四是我们罢工的日子。

两周前,我们开始在学校里进行步行集会(walk-in)。很多的亚利桑那媒体帮我们传播了这个词并给予正面报道。这会是一场宏大的社会媒体和口碑宣传运动。

亚利桑那是一个“工作权立法”的州,意味着你不需要加入工会就可以在学校工作。部分原因是由于亚利桑那教育协会(AEA)的会员资格很低。这是一个普遍保守的州,有很多教师未曾考虑加入工会。万幸的是,一位当地的音乐教师诺亚·卡韦利斯(Noah Karvelis)发起了一场叫做叫做亚利桑那教育者联合会(Arizona Educators United, AEU)的草根运动。AEU汇集了各式各样的人,发出了惊雷般的声音:有超过四万人在这里说出自己的想法,以及他们认为哪些事不对。AEA的主席乔·托马斯,曾被问及工会要做什么。他说:“开始行动吧!”这正是我们在做的。

AEA作为支持者加入了这场草根运动——但并不是在一个领导者的位置上。尽管AEA曾组织过一些类似“感恩教师周”的活动,但它从来没能发动像今天这样的大规模运动。在一个组织活动极其困难的州里,这已经做得挺好了。很多人参加了这场运动,因为这场运动是无党派的,并且专门关注教师。

其他教师运动是怎么影响到亚利桑那的教师的?

我想说,看到西弗吉尼亚发生的事情真的很振奋人心。西弗吉尼亚州改变了一切,俄克拉荷马也是。看看拥有相同政治面貌的其他州——特别是保守州——并且说“我们能够做到!”这真的鼓舞了我们。教师们现在为了什么是正确的而站了出来。我们的孩子应当在安全的、拥有着齐全设备的建筑之中,由想教他们的教师给他们上课。所以看到别人为了正确的事情站出来真的鼓动起很多人。

我们也从俄克拉荷马的经验中学习。最重要的一堂课就是不要被局势所吓退,并且不要做出错误的让步。州长正想让我们接受在2020年前涨薪20%的条款。这不能满足AEU的要求,也不是长久之计。这是挪用其他公共服务——例如老兵服务与残疾人服务——的资金。州长想让教师们背黑锅,说教师们很坏,因为如果给他们加薪,会断绝其他有需求的人的路。教师们如今正在被口头诽谤,州长在玩政治手腕,指责我们,故意放出假消息。

这不是冲刺。这是一场马拉松。他们能够威胁我们,但如果他们这么做,他们就不会有任何员工。我们现在有权让立法机关做正确的事情并给学校拨款。如果他们不这么做,我们就会在整个夏天115℉[③]的高温下为拨款法案争取投票。我们认为人们会投票支持它。即使立法机关目前不这么做,我们也会去这么做。

我有一种想法:是时候开始一波新的美国工人运动了。如果需要教师来开这个头,我们就去做。我希望这类的运动能够带动一些工人阶级、保守人士,树立起某种阶级意识,更有利于建立工会,不让商业统治我们。美国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现象,声称每个人都只是一个暂时窘迫的百万富翁。这不是真的。我们是工人阶级。

在周四会发生什么?

周四与周五,所有,或者说几乎所有的州内学校都会关闭。教师们将罢工。音乐教师会组织一个乐队,并且我们都会去州首府。在那里我们会等待——这就是我们能做的所有了。直到周四,我们会来回奔走并且在社区进行游说。我们也会和教师们在周四前沿着公路两旁行进。我们会深入到社区内的家庭中来让他们理解我们在为了他们这么做。

我所在的地区还是很支持的,而其他地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有些教师被告知如果他们罢工,将被视为旷工并遭受惩罚。

所以你认为在一些管理层公开反对罢工的学校,教师们会无视他们并且继续罢工?

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有其他每个人的支持,人们对自己的饭碗并不感到担心。他们还能雇佣谁?很多没有教师执照的人干着需要执照的工作,教师数量十分短缺。对一些教师的威胁报复根本是虚张声势。他们怎么惩罚上千名教师?他们总不能把我们都炒了啊。

2018年4月26日

原文标题:Rebellion in the Southwest: Interview with a Striking Arizona Teacher

译自 http://www.leftvoice.org/Rebellion-in-the-Southwest-Interview-with-a-Striking-Arizona-Teacher


[①] AT WILL,所谓自由雇用,是指雇用不设期限,双方不需任何理由可以随时终止雇佣关系。

[②] vouchers:指州政府给学生和家长的补贴,即教育代金券。

[③] 即4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