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还是改良’的困境还在继续”──访问希腊左翼科斯达斯·斯科苏利斯

《左翼之声》记者采访

素侠云雪 译

季耶 校

左翼之声[1]就最近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辞职后和“人民团结”(Popular Unity)党成立后的局势问题,采访了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OKDE-Spártakos)的领导成员科斯达斯·斯科苏利斯(Kostas Skordoulis)。

你如何解读齐普拉斯的辞职?这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政府的垮台是7月5日公投中群众性“反对”票运动的直接结果。62%的人投“反对”票,表明这是一场明显以阶级划线的投票。这是一场反对希腊和欧洲资本的战略选择——如新自由主义、紧缩政策、备忘录、欧元等——的投票。

我有很多充分的理由相信,齐普拉斯和他在党内的派别已经制定好了在“反对”票运动失败的情况下同三驾马车进行谈判的计划。他们错估了社会的变化。当齐普拉斯同意了第三份备忘录时,他很清楚这届政府在人民中已经丧失了合法性。

但事情不止于此。它还与激进左翼联盟这个党的阶级本性和所谓“左翼政府”传递的幻想有关。改良主义者认为国家是中立的机构,让一些左翼分子占据政府中的关键职位就足够了,这时他们可以利用国家去实施他们的政策。其实一个“左翼政府”不过意味着一群挂着左翼招牌的政客试图去管理一个资产阶级国家而已。这种架构从来就不能正常运转,或者更准确地说,从来就不能为工人阶级而工作。激进左翼联盟政府也不例外。“左翼政府”模式从其最初的构想开始,就注定要失败。

我说的最后一点是向所有支持激进左翼联盟和“左翼政府”理念的国际左翼说的。现在是时候让他们绘出一份关于此经验的亏损表并指明他们分析的基础了。

左翼平台(Left Platform[2]分裂出来后,激进左翼联盟会有怎样的未来呢?

在左翼平台分裂出来时,激进左翼联盟已经丧失了最后的左翼托词,而且现在可以看得出,它是有能力施行紧缩政策的主要政治组织。它迅速填补了由主要的资产阶级政党所制造的政治空白。希腊资产阶级政党的政治代表危机现在正转由激进左翼联盟来管理。事实上,这是作为一个我们之前所了解的左翼改良主义政党的激进左翼联盟已然宣告政治上终结。

从这点上,我可以补充说,激进左翼联盟正面临一场退党海啸。每天都有党的地方委员会和个人成员(及最近党的书记处)声明退党,不过他们没有加入原来党内左翼平台所建立的“人民团结”党。如果目前的退党频率在未来几周继续下去,那么到时激进左翼联盟的组织就濒临崩溃了。

人民团结[3]的成立对希腊左翼而言代表着什么?

不幸的是,由激进左翼联盟的左翼平台所组成的“人民团结”党的成立,会导致希腊左翼的重要重组。

两周前,一些著名的左翼战斗者(包括激进左翼联盟左翼平台的领导人拉法萨尼斯[Lafazanis])就代表十三个希腊左翼组织(其中有两个托派组织:国际主义工人左翼[DEA,美国国际社会主义组织(ISO)在希腊的姊妹组织]和“新开始”[Xekinima,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希腊支部],还有两个来自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Antarsya)的组织:左翼重组社[ARAN]和左翼反资本主义小组[ARAS])发表了一份声明,呼吁成立一个能够表达“反对”票意愿的广泛的政治阵线。

现在左翼平台改变了路线并宣布成立“人民团结”党。本周一,即8月24日,“人民团结”党向希腊最高法院递交申请,希望注册为一个正式的政党。前激进左翼联盟领导人和当前“B方案”组织的领导人阿拉法诺斯(Alavanos),也正式加入“人民团结”党。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阿兰·伍兹[Alan Woods]派)的希腊支部“激进左翼联盟的共产主义倾向”(Communist Tendency of SYRIZA)声明他们也将参加“人民团结”党。我不知道他们正式加入这个党是要战胜国际主义工人左翼的政策缺陷呢,还是说是他们打入战略的一部分。可以料到,在大选到来时,会有更多“个人”和组织申请加入“人民团结”党。

图:人民团结党在游行

人民团结党的纲领是怎样的?

“人民团结”党的抱负是通过保卫塞萨洛尼基计划(Thessaloniki program)[4](仅仅增加了批判欧元的内容),成为“好的”2012年版激进左翼联盟。“人民团结”党将自己定性为一个反备忘录、反紧缩和有条件地反欧元区的政党。

“人民团结”党的领导人则将该党定性为一个包括着从左翼社会民主主义到激进左翼的广泛性左翼政党。“人民团结”党的重要成员和激进左翼联盟政府的前部长科斯达斯·伊西荷斯(Kostas Isihos)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说,“人民团结”党将保卫“最初的”激进左翼联盟的纲领。

“人民团结”党的成员正在讨论应该将新党建成激进左翼联盟第二版、一个“好的”激进左翼联盟,还是要着手准备一份新纲领。

不过仅仅由于他们要参加议会选举的原因,头一种主张就会占上风。

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内有哪些政策分歧呢?

过去三年里,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简称反资左阵)内存在两种对立不断加深的政治方案:一种视反资左阵为一种向激进反欧盟的广泛性左翼阵线发展的过渡政治组织,其代表主要是左翼重组社和左翼反资本主义小组;另一种则视反资左阵为现存的反资本主义阵线,它必须深深地扎根工厂职场和社会运动中,其前景应该是在未来转化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群众性工人阶级政党。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OKDE-Spartakos)和社会主义工人党(SEK)在不同层面上支持第二个方案。我之所以说是在不同层面上,是因为社会主义工人党也是一个党,因此他们不过视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为一个由革命政党经营的反资本主义阵线而已。

有趣的是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内最大的组成部分新左翼潮流(NAR),该组织时常在这两种方案中间摇摆,其最终立场决定于其内部不同观点的总体状况。去年,新左翼潮流的多数派倾向于方案一,所以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与统一激进左翼阵线(ANTARSYA-MARS)竞选联盟成立了。

图: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在9月的竞选集会中

人民团结党和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有可能形成一个联盟吗?

反资左阵内不同的方案是国际上关于“广泛性政党战略”(the broad parties strategy)这一争论的曲折反映。

现在,反资左阵的方案一倾向向“人民团结”党的成立示好,并谋求与其结成某种形式的竞选联盟,或在代表十三个左翼组织的共同声明的基础上融合起来。方案二则倾向同“人民团结”党保持了距离,尽管社会主义工人党参加了同“人民团结”党的讨论而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没有参加。

上周,反资左阵和“人民团结”党举行了一次会谈。对反资左阵内的很多人来讲,现在还不清楚这次会谈到底是在回应反资左阵十天前向其他左翼组织发出的公开呼吁,还是反资左阵内部分组织同拉法萨尼斯开始的会谈的延续。会后发出的联合公报所讲的内容并未超出我们所了解的范围:会谈气氛是友好的,但纲领分歧主要集中在对欧元区的政策上。

反资左阵究竟是准备与“人民团结”党组成一个选举阵线;还是反资左阵中部分组织(左翼重组社、左翼反资本主义小组和他们在统一激进左翼阵线[MARS]中的卫星组织)会与“人民团结”党合并;或反资左阵或其一部分将由于内部各力量间的平衡,尤其是在新左翼潮流决定保持自主的情况下,决定保持自主?具体会怎样将在反资左阵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下周将召开的地方委员会等一系列会议后表明。[5]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会如何回应人民团结党的成立?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一直以来就主张独立的阶级政治、工人阶级运动和社会运动自主的政治表达,在当前的希腊,这些是由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的自主存在反映出来的。在一系列文件中,我们直接表明我们不同意“广泛性政党战略”,我们之所以反对激进左翼联盟的战略,是基于革命马克思主义的分析和第四国际的优良政治传统。可悲的是,我们的分析正被证实。激进左翼联盟将第三份备忘录强加给希腊的劳动人民,暴露了左翼改良主义的资产阶级政治属性。现在,“人民团结”党打算重蹈覆辙。他们想重建2012年时“好的”激进左翼联盟,并采纳了相同的纲领。我们当时没有参加激进左翼联盟,现在也不会参加“人民团结”党。事实上,我认为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urg)提出的“革命还是改良”的困境还在继续。以牺牲反资本主义纲领为代价,号召同改良主义者结成竞选联盟(选举阵线),简直就是在号召同现存的政治状态和解。我们支持组建围绕具体问题并且不要求形成内部各组织间纲领性协定的“联合阵线”。以此为基础,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反法西斯主义和反种族主义的局部斗争中,或者在其他社会运动的重要议题上,当其他组织都介入斗争并与我们汇合的时候,同包括“人民团结”党在内的其他左翼组织进行开放的合作。

2015年8月26日

注释:

[1]左翼之声:由部分支持第四国际-托洛茨基主义派(Trotskyist Fraction-Fourth International)的志愿者主办的英文网站。

[2]左翼平台:原激进左翼联盟内左翼组成的一个派别联盟。

[3]目前参加“人民团结”党的组织有:左翼平台(含国际主义工人左翼)、新开始—国际主义社会主义组织、“B方案”、社会主义左翼—Dallit(从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中分裂出来的组织)、左翼重组社、左翼反资本主义小组、共产主义倾向、两个分裂自希腊共产党的组织等。

[4] “塞萨洛尼基计划”是激进左翼联盟曾经提倡的扶贫方案,希望一年内希腊贫穷人口水电费得到减免,规模总计将达到18亿欧元。计划希望通过重组欧盟贷款和更加严厉的税收来得以实现。

[5]9月3日最新消息是:左翼重组社全部和左翼反资本主义小组多数成员退出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并加入“人民团结”党,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则拒绝与“人民团结”党联合竞选,而选择与工人革命党(EEK)联合竞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