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中的欧洲

《一厂社会主义?──记法国五月风暴影响下一次占厂斗争》

2018年6月7日

这反过来又动摇了工厂里现存的结构体系。尽管以前工人们被限制在工厂中自己的位置上,现在他们可以互相走访各车间了。一个女罢工者报道说:“这会儿,没有哪个车间或办公室里你连一个人都不认识。”工人们换掉了由外来承包商运营的食堂,而且“以明显要低的价格提供相似的饭菜”;不仅如此,食堂成为了“满载讨论、争吵与同志情谊的地方”。

特别对女工来说有巨大的改变。大约一半的雇工是女性,她们中许多属非技术性人员,终日双手沾满油,在炎热与噪音中工作。她们常常还得承受家庭的双重负担,而她们在集会上又不习惯发言。但是通过尝试改变坏境她们也开始改变自己,于是女工的角色迅速变化。先前从来没有过经验的妇女们走遍法国,在公共集会上发言。

《瑞典选举结果“证实了欧洲趋势”》

2018年9月12日

9月9日瑞典议会选举的结果证实了欧洲的普遍趋势:右翼民粹主义抬头和社会民主的衰落。几十年来瑞典作为一个进步的社会民主福利国家的传统图景正在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