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平等

《同伊朗女性政治犯、因反对强制带面罩等其它社会正义活动而被起诉的女性团结起来!》

2018年6月17日

本文是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写出的几位最出名的女权主义政治犯的小传,希望此举可以提高人们对于女性在当今伊朗的抗争当中的重要作用的意识,并促成与伊朗女权主义斗争及整个抗争运动的团结。

《作为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我们可以从阿根廷争取堕胎权的斗争中学到什么?》

2018年8月8日

美国可以从阿根廷争取堕胎权利的斗争中学到的东西是清楚的:工人阶级团结在妇女问题上取得的进展远远超过自由派或改良派政客或政党所能做到的。阿根廷超过一半的工人阶级现在由女性组成。长期以来,劳工斗争与男性有关,但实际上,劳工是,而且应该也是女性的斗争,就像男性的斗争一样。 像“面包和玫瑰”(Pan y Rosas)组织的成员这样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将妇女的斗争与阶级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

《38名阿根廷参议员无视大规模示威,投票维持危险和不合法的堕胎》

2018年8月9日

“女性对于这些为有权者服务的政客没有什么亏欠。我们获得的一切都是通过我们的斗争赢得的。我们没有工会官僚领导的支持,甚至要面对他们的公开反对,但我们仍然来到这时刻。我们违背了资本主义政党的议员来到这里。可是我们组织了大规模的动员,因为我们知道如果不斗争,我们永远不会得到任何东西。”

《叙利亚革命与妇女斗争:来自叙利亚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在美国左翼论坛上的演讲》

2018年8月25日

译按:2018年8月25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了左翼论坛(Left Forum)左岸分论坛的一场讨论会。题目为“社会主义女权主义抵抗的新方向:国际对话”(New Directions for Socialist Feminist Resistance: An International Dialogue)。四位讲者都是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讨论范围包括:为什么威权主义在全球崛起,以及它如何影响女性?反性骚扰Me Too运动如何挑战女性身体被资本主义商品化?“黑人的命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和反对父权制/同性恋恐惧症的运动两者有什么联系?西方和中东地区的妇女斗争有什么共同之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能否提供资本主义的替代方案?以下是讲者之一、来自叙利亚的凯特伯的现场讲稿。估计因为安全考虑,宣传品上没有贴出她的照片。